你別過來!我有毒!你再靠近我我我——就毒死我自己!

ADVERTISEMENT



密恐慎入

相比寒冷海域里生物質樸而務實的生存策略,那些棲息在熱帶珊瑚礁區域的物種,保命手段近乎於“炫技”。稀缺的海洋資源和多樣的物種分布,使它們為了贏得生存競爭不得不絞盡腦汁整出各種“幺蛾子”,永無休止的“軍備競賽”也帶來了五彩斑斕的珊瑚礁眾生相。

今日主角,粒突箱魨。圖片:baanreef.com

粒突箱魨[tún]就是這樣一種外表浮誇的小魚,它的殺手鐧是賣得一臉無敵好萌,使發現它的天敵無不內心融化而後心生憐惜(霧)。

珊瑚叢里的藝術品

粒突箱魨Ostracion cubicus),魨形目箱魨科箱魨屬魚類,英文俗名“yellow boxfish”,小黃盒子般的外形恰如其名,在水族市場又俗稱“木瓜魚”。粒突箱魨是一種活躍於熱帶、亞熱帶的海水魚,主要分布於印度洋、太平洋以及紅海的潟[xì]湖或珊瑚礁區域。

注:潟湖,是海灣被沙洲所封閉而演變成的湖泊。

珊瑚叢中的幼年粒突箱魨。圖片來源見水印

粒突箱魨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它別致的外形和辣眼的體色,魚身近似正立方體或長方體,鱗片特化成骨質盾板,衍生出了四棱狀的堅硬外殼,表皮粗糙,就像充了氣然後又石化了一般。魚口較小,唇厚而向前突出,一副“憋說話,吻我”的表情。主要依靠體側和尾部的小鰭來敏捷地遊動並保持身體穩定。

“憋說話,吻我” 。圖片:2.padi.com

粒突箱魨迷幻鮮豔的色彩造型像極了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的波點藝術。極簡的超現實抽象表現力,無窮的圓點和豔麗的色彩重疊成一片海洋,在絢麗多彩的珊瑚叢中,混淆了真實空間的存在,只有陣陣眩暈和不知寄身何處的迷惑感,活生生能把天敵看傻的節奏。

草間彌生的《南瓜》。圖片:cdnews.com.tw

路易威登中的波點元素,一般物種是駕馭不了的。圖片:stylepantry.com
歲月啊,是把鈍了口的刀

粒突箱魨幼(仔)魚的頭部及身體呈現鮮豔的明亮黃色,周身均勻散布著許多與瞳孔大小相仿的黑色斑點,外殼的棱角還不明顯,神似一顆黃底黑斑的小球,直徑只有1~2cm。

瞧這憂鬱的小眼神。圖片:farm7.staticflickr.com

隨著幼魚漸漸長大,黑色斑點的比例也漸漸變小,鮮亮體色逐漸趨於暗淡,轉變為暗黃的芥末色;鱗片特化成的骨質盾板的外殼輪廓越發清晰,寬寬的帶有圓角,身形也漸漸拉長。

稍大一些的幼體。圖片來源見水印

再大一些的幼體。圖片:myfishgallery.com

成年的粒突箱魨,魚身呈黃褐色或藍灰色,體甲每一片中央都有鑲黑緣的淡藍色、白色斑塊或黑色斑塊。雄魚個體偏藍灰色,骨板接縫處鑲有淡黃色,雌魚體色則略帶橄欖色。粒突箱魨最大體長可達45cm左右,不得不感慨,時間就是一把憂傷的銼刀

亞成體雌性粒突箱魨。圖片:fishesofaustralia.net.au成年雄性粒突箱魨。圖片:fishesofaustralia.net.au

珊瑚叢中的生存高手

粒突箱魨的繁殖期一般在春季,一條雄魚通常會擁有2~4條“後宮”,親魚交配產出浮遊性的魚卵。孵化出的仔魚經過一段時間的隨波逐流漸漸遷徙至內灣或半遮蔽的珊瑚礁坡上。

孵化不久的粒突箱魨。圖片:petballoon.co.jp

幼魚喜歡棲息和藏匿於珊瑚叢比如鹿角珊瑚Acropora spp.)的陰暗處。主要以有機碎屑、藻類、海綿、小蠕蟲等為食,成魚一般在岩礁邊緣近沙地的半遮蔽或洞穴附近出沒,除了上述獵物也會攝食甲殼類或小型魚類。



正啃食珊瑚礁的幼魚。圖片來源見水印

粒突箱魨通常獨立生活,尤其是幼魚生性膽小,但對於禦敵它們也很有一套。體表那種明亮色彩和斑點對於任何潛在的捕食者都是一種警告色,因為當它們感受到壓力或受到傷害時,會迅速由皮膚釋放一種箱魨科魚類特有的神經毒素(Pahutoxin),這種溶血性毒素存在於它們體表的黏液中

米點箱魨(O.meleagris)誇張的警告色。圖片:picssr.com

有意思的是,這種神經毒素對於附近水域的任何魚類都是致命的,當然也包括自身。如果它們身處相對封閉的水域,例如在水族箱內,毒素達到一定濃度就可能造成整缸魚的“團滅”。正常情況下,為了不讓自己中毒,它們都是現合成現用的。



毒都是現做現賣噠。圖片:myfishgallery.com



是嘛,那你很棒棒哦。繪圖:翼狼Elang

除了裝備了凶險的毒器,箱魨們的身手也極其出眾,雖然速度不快,卻幾乎可以算是珊瑚礁區域最敏捷的魚類之一,它們整日在錯綜複雜的珊瑚枝杈和礁石縫隙中騰轉飛挪,遇到一絲絲危險它們就能在極小的空間內近乎零半徑轉身,輕盈地飛掠到隱蔽處,仿佛一架外星飛行器。



高機動的粒突箱魨。圖片:olegif.com

遇到天敵追捕或受到驚嚇時,它們還會迅速衝刺一段距離,在敵人還未反應過來之際,立刻“拉起手刹”,猛打方向再“油門踩到底”,如同彎道漂移一樣,猛地一頭紮進陰影之中。然而箱魨的身形看起來既不修長也不流線,端莊笨拙得像一整塊吐司,這種體型在遊動時會增加不穩定性和水流阻力,到底是什麼機製保證了它們遊動時的穩定性和機動性?

藍帶箱魨(O.solorensis)。圖片:ryanphotographic.com

藍尾箱魨(O. cyanurus)。圖片:photos.smugmug.com

原來這一切都得益於它們那些看似很不起眼的魚鰭,特別是尾鰭和胸鰭。箱魨遊動時會持續地、協調地同步擺動它們的魚鰭;如同輕盈的蜂鳥翅膀一般,擺動的魚鰭可以給運動提供足夠的穩定性,同時還能保證高機動性,讓箱魨平穩得簡直像一架陀螺儀。

擺動的魚鰭清晰可見。圖片:wikimedia commons

以箱魨為代表的魨形目魚類,在漫長的演化曆程中拋棄了普通魚類那些標誌性特征,犧牲了閃電般的速度和流線型的體態,卻換來了毒素、盾甲、棘刺和自由膨脹身軀等另類的生存技能,以賣萌的姿態,享受著珊瑚礁間的生活。

物種日曆

ID:GuokrPac

果殼·萌物物種日曆發售中!

關注日曆娘,2017每日一賣萌~~

本文來自果殼網,謝絕轉載

如有需要請聯系sns@guokr.com

(歡迎轉發到朋友圈~)

誰,誰給我點讚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