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與人腦智力比拚誰的棋下的更久

ADVERTISEMENT

  【IT168 資訊】(記者 李碧雲)1 月 28 日,人工智能AlphaGo在完全公平的情況下以5:0的成績擊敗歐洲冠軍,職業圍棋二段的樊麾。消息一出,輿論嘩然,科技粉心里五穀雜陳,社會學家們則又孜孜不倦地開啟了新一輪的“人類文明保護說”。那麼誰的文明會更長久呢?

 

  競賽一旦開始,就不會輕易停下。穀歌公司及這位媒體寵兒AlphaGo又向韓國圍棋名將李世石下了一道戰書,雙方將於3月9日在首爾舉行比賽。李世石表示自己有信心贏得比賽。而不同群體的看官們說法不一,網絡界較看好AlphaGo,“他是智能的,在圍棋方面的的知識和經驗正獲得指數式增長。”圍棋界人士則表示,“so what?人工智能隻會學習,可是圍棋手一直在進行有想象力的創造。”

  

  本世紀以來,隨著互聯網大數據的興起,信息爆炸式增長,深度學習等機器學習算法在互聯網領域的廣泛應用,人工智能再次進入快速發展時期。世界各大公司包括穀歌,Facebook,百度,騰訊,阿里巴巴紛紛加大人工智能的研發和應用,另一方面與人工智能,機器人,虛擬現實相關的泛智能創新創業公司也不斷湧現。

 

  為適應互聯網大趨勢,對人工智能進行更全方位的研究,探索其未知的秘密。2016年2月26日,(AIE Lab)人工智能與互聯網進化實驗室在科學院大數據與知識管理重點實驗室等科研機構以及諸多專家的支持下成立。

 

  AIE 實驗室研究課題的第一項重點研究課題為:人工智能是否能最終超越人類智慧?

 

  何為人工智能

ADVERTISEMENT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縮寫為AI。人工智能是研究人類智能活動的規律,構造具有一定智能的人工系統,研究如何讓計算機去完成以往需要人的智力才能勝任的工作,也就是研究如何應用計算機的軟硬件來模擬人類某些智能行為的基本理論、方法和技術。著名的美國斯坦福大學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尼爾遜教授對人工智能下了這樣一個定義:“人工智能是關於知識的學科DD怎樣表示知識以及怎樣獲得知識並使用知識的科學。”而另一個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溫斯頓教授認為:“人工智能就是研究如何使計算機去做過去隻有人才能做的智能工作。”這些說法反映了人工智能學科的基本思想和基本內容。

 

  從其誕生起,伴隨著的人工智能威脅論聲音就一直存在,從學術界到坊間大眾都在關心這個關乎人類生存的問題。

 

  而本次研究課題的重要內容為:一、人工智能威脅論究竟存不存在?如何從科學角度判定人工智能能否最終超越人類智慧?,如果超越,對人類社會的威脅和影響有哪些,如何防範?如果不能超越,導致不能超越的原因是什麼,如何解釋這個原因。二、能否建立人工智能與人類通用的智商評估體系,對人工智能與人類的綜合智慧能力發展水平進行定量分析,從而為解決人工智能是否最終超越人類智慧找到定量方法?三、人工智能與人類社會未來發展究竟是什麼關係?如何充分利用人工智能帶給人類的好處,如何防範人工智能過快發展對社會就業產生的負面衝擊。四、生物進化有無方向,這個問題的探討對於人工智能,機器人和人類的未來發展會有哪些影響。五、關於人工智能是否最終超越人類智慧課題所涉及到的其他問題。

  進化先進的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威脅論甚囂塵上

  

ADVERTISEMENT

  人工智能在其發展前期,利用其自身的優勢為人類解決了很多難題。而隨著其功能不斷進化,帶來的麻煩也越來越多。後宮戲里皇帝不喜歡太聰明的女人,互聯網社會里發展到有自主意識的人工智能更讓人類心生恐懼。

 

  作為體現智力高低重要工具之一的遊戲,圍棋此次為人類和人工智能提供了一個合理競爭的平台。而此次AlphaGo與韓國選手的比賽,李世石的輸贏不僅關乎科技愛好者們的下的賭注能否收回,更會讓人類學家們緊張得手心出汗。

 

  人工智能最淺層的意思是人造的智慧,這也是人類最初的目的。但是實際上最核心,大眾最關心的問題是這台機器是否擁有自主意識。在很多科幻影片里,導演們經常預設在未來的某一天,智能機器在不知不覺中悄然變成地球的主人,而自以為是、懶惰肥胖的人類則被趕到外太空去生活。離開了地球的人類恍然大悟,懺悔後反思錯誤再一次淚流滿面地回到故鄉。編劇導演們的創作畢竟隻是戲劇,電影散場後一切又都重新來過。但是時間絕不可倒回。霍金擔憂人工智能會導致人類滅亡,比爾・蓋茨則說人類需要敬畏人工智能的崛起。

 

  穀歌技術總監雷・《奇點臨近》作者庫茲韋爾(Ray Kurzweil)預言人工智能將超過人類智慧。他在書中寫道”由於技術發展呈現指數式的增長,機器能模擬大腦的新皮質。到2029年,機器將達到人類的智能水平;到2045年,人與機器將深度融合,那將標誌著奇點時刻的到來。”

 

  人工智能不會發了瘋

   

  在人工智能威脅論熱度日益高漲的情況下,人工智能領域科學家對人工智能威脅論也提出了反駁意見。Facebook人工智能實驗室主任,NYU計算機科學教授Yann LeCun 2014年4月在接受IEEE 《Spectrum》采訪時發表了對人工智能威脅論的看法,他認為人工智能研究者在之前很長的一段時間都低估了製造智能機器的難度。人工智能的每一個新浪潮,都會帶來這麼一段從盲目樂觀到不理智最後到沮喪的階段。

ADVERTISEMENT

 

  科學院院士譚鐵牛在 2015中國人工智能大會上表示“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甚至有的時候是魔鬼,走的好把握的好了魔鬼就不會出現。所以這個我認為非常重要。所以盡管在我看到的未來人工智能還難以超越人類,但是它對人類社會影響反響很大。這是大的科技革命。”

 

  平線科技創始人、人工智能專家餘凱相信:“即使到2029年,人工智能的進展也不會對人類產生威脅。因為那時的機器還沒有好奇心,沒有情感,沒有自我意識。它們是智能的機器人,但不是智慧的機器人。智能是偏工具性的,而智慧會創造。”

  

  所謂強人工智能,即有自我意識,主體擁有的多條意識可以互相確認為同一且排他。根據目前的人工智能機器,它沒有感覺和欲望,並且它不具備人類擁有的邏輯推理能力。一切行為的產生都來自於命令的下達而不由自主意識來支配。所以,人類不用擔心一手培養起來的智能機器發了瘋。

  交流學習 更要掌握主動權

  風箏線在人類手里

 

  總體看,目前包括圖靈測試在內的各種方案中還存在無法定量分析人工智能發展水平的問題,隻能定性的判斷一個人工智能系統是否和人一樣擁有同等水平的智力。但這個系統和人類智慧進行對比,高低程度如何,發展速度與人類智慧發展速度比率如何,目前研究沒有涉及到可具體執行的思路和方案。

  存在即是合理,用黑箱理論解釋,作為環境的一部分,人類和螞蟻,桌子等事物共同在自然屬性上平等。那麼由人類創造的智能軟件、智能軟件創造的智慧有機體、或者人類直接創造的智慧有機體,都是環境的“自然產物”,擁有“合法”身份。但是人類要保證其運行在可控範圍內,不要脫離正常軌道。

  人類對待人工智能的心理像極了國王對待親信大臣,既想讓他本本分分的干活,又擔心有一天對方造反,會將自己趕出城堡。的確,人工智能的出現相當於人類擁有了神奇的“第三雙手”,可以幫你打掃客廳、照顧幼兒,但是請不要擔心他在你不在的時候悄悄把你的孩子塞到馬桶里。因為隻要你的繩子牽得夠緊,每一道編程都完美的無懈可擊,他做的每一件事都逃不掉你的手掌心。

  “短期的輸棋不重要,關鍵是在未來要把握好棋盤的方向。”一位科技專家表示。

  對待人工智能機器,隻要你的繩子牽的足夠緊,材料經常被維修,那麼繩子不會斷、風箏不會飛。人工智能不會出現獨立意識,它的智慧永遠低於人類。在本次AIE研究課題里,研究者們也將在這一領域繼續深入探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