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洞庭湖重現兒時的模樣——何大明

ADVERTISEMENT
關注中國綠發會,訂閱綠色未來

【與豚結緣,棄漁從“戎”】

ADVERTISEMENT

(與豚結緣 傳為佳話)

何大明祖輩三代都是洞庭湖上的漁民。他從8歲起便跟隨父親在洞庭湖捕魚,親眼見證了洞庭湖40多年的滄桑變化。

2003年,何大明救助了一對江豚母子。當時,一隻小江豚被網子纏住了,一隻母江豚在網外不時地將小江豚頂出水面呼吸,即使何大明靠近也不離不棄。何大明被江豚的母愛感動了,把網子剪開將小江豚解救出來。令何大明感到意外的是,此後每當自己的漁船外出捕魚時,就會有一對江豚遠遠地遊過來,跟隨在自己的船旁。江豚是捕魚能手,何大明每每根據江豚的行為下網,總能捕到很多魚,他也總將捕到的一部分分給這對江豚。“江豚有情,漁家有義”的故事一時間在洞庭湖傳為佳話。江豚在何大明心中從此留下深深的牽掛,他開始觀察記錄洞庭湖江豚的一舉一動,漸漸地成為了洞庭湖上的“江豚通”。

(最漫長的告別——2016年12月10日攝)

2006年,洞庭湖遭受前所未遇的大旱,湖區水位驟降,漁民們捕不到一條魚,甚至有的水域漁民們連水都喝不上了。洞庭湖生態環境在惡化,江豚數量減少的事實讓他開始反思漁民們作業的方式,這一刻骨銘心的經曆徹底喚起他對洞庭湖保護的決心。“沒有了洞庭湖,漁民們靠什麼生存?保護洞庭湖,就要先從漁民們做起!”

【洞庭湖江豚保衛戰】

從此,何大明組織幾位漁民組成了巡湖隊,在洞庭湖上義務開展巡湖工作,救助受傷的野生動物,向漁民宣傳生態保護,勸導漁民放棄非法的捕撈手段。

2012年,作為“嶽陽市江豚保護協會”的創辦人之一,對洞庭湖頗為了解的何大明主要負責一線巡護工作,2012年帶領巡湖隊協助漁政抓捕了54條大型電魚船。

ADVERTISEMENT

2014年春節巡湖隊員合影

2015年5月,何大明成立了嶽陽市東洞庭生態保護協會,與非法捕撈鬥智鬥勇,為江豚保護全面護航。一年365天,他們有300天以上是在湖上度過的。今年春節,他們已經數不清這是第幾個在湖上度過的春節了。“離江豚更近一些,在湖上更久一些,巡護的範圍更大一些”。他們就是用這種堅韌而又樸素的方式,在洞庭湖樹起民間生態保護的大旗。

2015年秋在扁山島合影

從協會成立至今,和抓捕非法大型電魚船100餘條,勸阻非法電魚船(含背包式小型電魚)百餘次,和拆除非法網圍1500米,和拆除滾鉤6000米。和清除迷魂陣5000米。

ADVERTISEMENT

夜間巡湖抗擊非法捕撈時,被電魚者持刀威脅

對破壞洞庭湖生態環境的事件,不管遇到怎樣的阻力,何大明總要死磕到底。一起人大代表的大型圍堤,面積達2萬畝得到拆除;調查曝光環洞庭湖數個大型垃圾堆場,嶽陽君山島內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破壞,南洞庭湖大型鋼絲網圍等多個生態環事件,在社會各界的努力下,均已得到解決。

中華江豚保護地(東洞庭湖)暨民間首個流動江豚守護站授牌

為了更快地響應江豚險情救護、更頻繁地巡護打擊非法捕撈、更近距離地觀測江豚數據,在社會各界的幫助下,洞庭守護者們在洞庭湖深處安家設站,紮下了四個守護站,由守護者7×24小時全天候值崗守護:扁山島江豚觀測站、天鵝湖候鳥守護站、煤炭灣江豚流動守護站、位於東洞庭和南洞庭的候鳥守護站(在建)。

根據他們的觀測,洞庭湖江豚的數量由2012年的90頭增長到120頭左右。東洞庭湖的非法漁業捕撈已得到明顯的遏製。

2017年元旦生態假期活動

在這場保衛戰里,盡管戰果累累,但他們從不滿足;盡管困難重重,他們也永不疲倦,永遠在探索實踐著更多的可能,向他們在洞庭湖所見的每一處“生態失地”發起衝鋒:舉辦生態假期公眾活動,開展環境教育課堂,組織民間江豚保護研討會,引導漁民轉產轉業……他們始終在釋放著自己每一份潛能。

他一直有一個夢想,他希望洞庭湖生態環境能恢複到他兒時的模樣:那時魚豐草美,湖水清澈,漁舟唱晚,那時候鳥成群,江豚歡悅……他經常在夢中回到這里,這才是他熟悉的洞庭湖,我們都向往。

整理/飛 審/卡秋 責編/小梁

—環境投訴—

—投稿、建議、項目合作—

關注我們
ChinaGreenExpress

戳原文,更有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