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到流鼻血的“穿山甲公主”歸案 她會受到啥處罰?

ADVERTISEMENT

原標題:吃到流鼻血的“穿山甲公主”歸案 她會受到啥處罰?

ADVERTISEMENT

“穿山甲公子”事件風波未平,“穿山甲公主”炫耀常年吃野味,吃到流鼻血事件,又遭到網友的微博爆料。昨天據深圳市城市管理局官方微博稱,該“穿山甲公主”已經歸案接受調查。

最近這兩起“穿山甲事件”持續占領各大頭條與熱搜榜,如何保護野生動物的話題再度掀起民眾的熱議。“穿山甲公主”與“穿山甲公子”會受到什麼處罰呢?

關鍵問題來了:吃野生動物犯法嗎?

吃野味犯法!管好吃野味的嘴!從某種程度上說,嗜吃野味的人才是殘害那些野生動物的罪魁禍首。

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2017年1月1日起實施,第三十條規定:“禁止為食用非法購買國家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及其製品。”

第四十九條規定:“食用非法購買國家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及其製品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野生動物保護主管部門或者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按照職責分工責令停止違法行為……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也就是說從2017年1月1日開始,隻要有人食用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及其製品就要受到法律追究,明確給食用野生動物劃出了法律紅線。

這是野生動物保護法自1988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1989年實施至今26年來首次修訂。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經濟法室副主任嶽仲明表示:這是我們這次野生動物保護法往前邁的一大步。從立法上完全禁止食用,這樣的規定在其他國家現在還沒有。

據了解,全球絕大多數法治國家都不追求野生動物保護的嚴刑峻法,處罰大多為較為輕緩的自由刑+高昂的罰金刑組合。

*西班牙破壞動物資源犯罪的刑罰為“6個月以上,2年以下有期徒刑”(類似的還有芬蘭、瑞典、法國等),並處8個月到24個月工資的罰金;

ADVERTISEMENT

*美國《瀕危物種保護法》(The Endangered Species Act)的自由刑僅為最高1年有期徒刑,同時可以處以最高10萬美元罰款的罰金刑(組織若犯法,罰金將高達20萬美元),這反映了美國對待動物一貫的態度。

我國給食用野生動物劃出法律依據,既為保護野生動物提供了法律依據,也為生產、經營的企業、商家等立下了規矩,更為那些垂涎野味的吃貨們敲響了警鍾。

敲響警鍾還不夠,如何“掌”嘴呢?

新版中國《野生動物保護法》,處罰的對象依然偏重於捕殺者、交易者;《刑法》也規定,非法獵捕、殺害,或非法收購、運輸、出售國家重點保護動物,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而那些花千元吃一斤穿山甲,受教育程度、社會及經濟地位,高高在上的吃客們卻明顯還是被忽視了,事實上非法食用野生動物,與捕獵、販運等行為一樣惡劣,對於如何管好吃‘野味’的嘴,法律方面尚無十分明確規定。

部分地方相關法律規定:

*《廣東省野生動物保護管理條例》規定,明知是非法加工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或其產品而食用的,處1000元到10000元罰款。

*《深圳經濟特區禁止食用野生動物若干規定》第八條規定,食用禁止食用的野生動物,由林業、漁業行政主管部門對食用者每人處以一千元罰款,對組織食用者處以二千元以上一萬元以下罰款。

這些食客才是法治面最剽悍的“勇夫”。正是因為他們的敢吃、會吃、能吃,才使得越來越多的野生保護動物,在市場上更加珍貴,才有了非法捕獵、販運野生動物的產業鏈。

野生動物真的“很補”嗎?

吉林省營養學會理事張佳霖說:“食用野生動物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從營養的層面來講,它的蛋白質,氨基酸組份,還有其他的營養物質,並沒有我們家禽家畜中的營養成分好,跟很多的魚類相比,都有一定的差距。”野生動物不僅不補,反而會帶來疾病。安全的風險比獲得的風險大。

ADVERTISEMENT

由於野生動物長期生活在野外,一些病毒往往潛伏在野生動物身上,人們對野生動物的生活環境和來源不了解,即使是衛生檢疫部門也難以檢驗出其體內的病原體,可以說是無法進行有效的控製,也很難采取預防措施。隻要條件適合,潛伏在野生動物身上的病毒就有可能侵入到人群之中。

已經證實的埃博拉、猴天花、艾滋病、禽流感都是野生動物傳染給人類的疾病。還有案例顯示,有人吃早獺肉感染了鼠疫;喝了蛇血、蛇膽混合的酒後患了鞭節蛇蟲病;吃涮鼠肉和狗肉後感染了旋毛蟲病等。

國際野生生物學會的專家指出,野生動物體內有多種寄生蟲、病菌和有毒物質並與人類有共患疾病——狂犬病、口蹄疫、結核、N病毒、日本I腦等100餘種,濫吃野生動物會得各種怪病。

貪婪的食客加重了動物瀕臨滅絕的趨勢。

據國家林業局2014年公布的中國最新野生動物資源調查數據,我國消耗較嚴重或瀕危程度較高的野生動物有252個物種,仍處於瀕危的有104個物種,還有一些物種低於最低存活數量,需要進行搶救性保護。

據野生動物保護組織粗略統計,全國上餐桌的野生動物有近三分之一是在廣東被消費掉的。

深圳人平均每天要吃掉近20噸、多達30多個種類的野生動物;

廣州市每日蛇肉買賣交易量竟高達10噸左右;

上海,每年有近1000噸的野蛇、50多噸野生蛙類和5萬多隻野鳥成為盤中“美餐”;

這些食客的獵奇心理,催生了餐飲企業烹飪野生動物的暴利。有消費,就一定有市場,在國家明令禁止食用非法購買野生動物的情況下,很多餐飲企業仍鋌而走險,把烹飪野生動物作為謀取暴利的一種手段。

不僅在經濟發達地區極易找到所謂野味餐廳,就連窮鄉僻壤野生動物也會成為人們的口中食,盤中餐。“福建屏南縣的一個村子里,村民喜歡把鴛鴦當成下酒菜,他們不知道,這種中國傳統文化里的“愛情鳥”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