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遊戲說要保護未成年,聽起來和淘寶打假一樣難……

ADVERTISEMENT

防止青少年沉迷遊戲,打擊假冒偽劣,消滅虛假廣告,是騰訊、阿里巴巴和百度的三塊心病。這種關係到切身利益的事兒,向來是聲音大雨點兒小。

ADVERTISEMENT

這次發聲的是騰訊遊戲。2 月16 日,騰訊對外正式公布了“騰訊遊戲成長守護平台”系列服務。這個平台的目的是協助父母對孩子的遊戲賬號進行監護管理,未成年人的父母登陸該平台實名綁定子女遊戲賬號後,便可實時獲知孩子在相關遊戲產品中的登錄與消費情況,也可以主動設定限制孩子在遊戲中的登錄和消費行為。

配合這一平台的發布,騰訊高級副總裁馬曉軼還發布了一封公開信(文末附全文),語言用詞非常誠懇親切,充滿了社會責任感。

但你應該注意一下騰訊這個動作的發布背景:

2017 年 1 月 6 日,文化部發布了一份《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征求意見稿)》,這一草案要求網絡遊戲服務提供者禁止未成年人接觸不宜其接觸的遊戲或遊戲功能,禁止未成年人在每日的 0:00 至 8:00 期間使用網絡遊戲服務,並要求公共上網場所安裝未成年人上網保護軟件。

更早一些,2016 年 12 月5 日,在《文化部關於規範網絡遊戲運營加強事中事後監管工作的通知》里,明確規定了網絡遊戲運營企業應當嚴格落實“網絡遊戲未成年人家長監護工程”的有關規定。提倡網絡遊戲經營單位在落實“網絡遊戲未成年人家長監護工程”基礎上,設置未成年用戶消費限額,限定未成年用戶遊戲時間,並采取技術措施屏蔽不適宜未成年用戶的場景和功能等。該通知會從 2017 年 5 月 1 日起正式施行。

網絡遊戲未成年人家長監護工程內容:

一是網絡遊戲經營單位建立專門的服務頁面,公布專線谘詢電話,開通專門受理渠道,介紹受理方式。

二是家長需要了解、引導、控製孩子遊戲活動的,由家長向網絡遊戲經營單位提供合法的監護人資質證明、遊戲名稱賬號以及限制措施等信息。限制措施包括:限制每天或每周玩遊戲的時間長度,限制玩遊戲的時間段,或者完全禁止。

三是網絡遊戲經營單位按照家長要求對未成年人的賬號采取限制措施,並持續跟蹤觀察,及時反饋該賬號的活動,為家長提供必要協助,製止或限制未成年人的不當遊戲行為。

也就是說,這次大張旗鼓發布的“騰訊遊戲成長守護平台”,其實是為今年 5 月 1 日正式執行文化部的通知做個鋪墊。

但從文化部的通知和騰訊的“平台”細則來看,防止孩子沉迷遊戲這事就像是淘寶打擊假冒偽劣一樣,政策和平台製約的初衷美好,效果難說。

ADVERTISEMENT

未成年防沉迷,對未成年進行限制這個在很久之前就有之,比如,有些小遊戲晚上八點以後服務器會限制未成年人賬號登陸。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孩子們解決這一問題有不少破解方法,比如拿親戚或者父母的身份證去注冊,甚至從淘寶上通過隱晦的關鍵詞搜索來購買遊戲賬號。公告雖然很誠懇,但其實對孩子的限制作用有限——畢竟現在的小朋友可比過去要聰明多了。

而且,遊戲畢竟還是騰訊的印鈔機啊……

今天,我們正式發布“騰訊遊戲成長守護平台”系列服務(網址:htttp://jiazhang.qq.com)。希望能夠通過這一平台,協助父母們對孩子的遊戲賬號進行健康行為的監護,以便讓他們放心給孩子體驗遊戲。這是騰訊公司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步,可以說是最重要的決定之一。

遊戲在娛樂的同時,也同樣能給孩子們帶來啟蒙與幫助。我生於70年代,小時候,我的父親就對我接觸遊戲持寬容態度。盡管他們那一代對遊戲沒有任何概念,根本不知其為何物。但是在他的理念中,始終把遊戲當作一種科技發展的新鮮事物。他不但允許我玩遊戲,甚至有時還會加入進來,與我一起交流心得。

同時,父親也沒有把我完全推給遊戲。通過對我具體娛樂時間的限制——當然,這是在與我討論後達成的一致(笑)——讓我在玩遊戲的同時,也同樣保證了課內外的學習、鍛煉與實踐,得以全面成長。

因為父親的開明,遊戲成為了我成長的一部分。《魂鬥羅》、《三國誌》、《沙丘》、《文明》……紅白機、Game Boy、個人電腦……它們在陪我度過童年和青年的同時,也讓我產生了對遊戲背後科學技術和相關文化、藝術知識的好奇。興趣是最好的人生導師,我能夠一直保持對這些科技、對文化和藝術的熱情,與我從小在遊戲上的興趣是密不可分的。

時至今日,雖然遊戲的形態和載體發生了很多變化,但它本身的價值與意義沒有改變。

一方面,遊戲長期以來都是最前沿科技的結晶,能夠非常直觀的向孩子體現科學技術的點滴進步。過去數十年,無論是計算科學還是音視頻技術,都因為遊戲的普及而獲得長足發展。而今天的人工智能、VR、AR等科技成果,也許孩子們並不理解其理論如何,但通過遊戲帶來的直觀體驗,一定可以激發他們進一步探索的興趣。

另一方面,遊戲也擁有著不同於傳統文化藝術形式的獨特親切感。我看到有一些孩子因為《王者榮耀》而特別喜歡李白。我並不能肯定他們之中有多少能夠背熟李白的作品,但可以肯定的是:李白——這位偉大的中國唐代詩人,因為遊戲,與1300年後的我們產生了特殊的羈絆。某一天,當這些孩子們在書本和網絡上接觸到“俠客行”、“將進酒”等詩作時,我想,他們定會感到異常親近吧。

所以,當我成為父親後,也希望讓孩子有節製的去玩遊戲,並通過接觸遊戲,培養出對科技和文化的興趣。因為,持續的學習與投入一定是基於興趣而產生的。我會對孩子的遊戲時間和消費進行主動管理,我會和他一起玩,告訴他每一款遊戲背後有趣的知識點。必要時,我也會付費為他購買一些遊戲中的道具、皮膚等,作為他取得各種進步的獎勵。

事實上,許多與我同時代的父親也都有著類似做法。最近有一名清華建築系的女生,就是在父親的引導下喜歡上遊戲,在考上清華的同時,還成為一名優秀的遊戲主播。她的這種經曆,她的父親的教育方式,讓我感到了深深共鳴。

ADVERTISEMENT

關於未成年人對於包括遊戲在內的互聯網各種應用的接觸,一直都會引發一些擔憂。孩子因為沉迷遊戲影響了學習和生活,這種例子確實存在。而孩子在遊戲上的不理性消費,也讓整個遊戲行業——包括我在內——都感受到很大的責任和壓力。作為一個父親,我同樣相信,任何的娛樂,都應該有所節製,我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享受遊戲,並有所收獲,而不是沉湎其中。

我始終深信,不該將孩子與遊戲、與互聯網強行割裂開來。這既不可能做到,也絲毫不利於他們在現代社會中的成長。為此,合理的節製和引導必不可少。如何與各位父母一起,幫助未成年人有節製的玩遊戲,這是整個遊戲行業都面臨的課題。

騰訊作為目前國內最大的互聯網企業之一,在我們數以億計的用戶中,也包含著數量龐大的未成年人。所以我們應有所擔當,去嚐試和探索,幫助未成年人更加合理的進行遊戲體驗。作為企業,我們必須在這一點上,主動踏出第一步,盡到我們應盡的義務。

早在2010年,在國家文化部的指導下,騰訊與其他行業夥伴共同推出了“網絡遊戲未成年人家長監護工程”。本次的“騰訊遊戲成長守護平台”系列服務,正是基於家長監護工程的號召,順應產業與時代趨勢,進一步與加強協助父母,對孩子的遊戲賬號進行健康行為的監護。

整個“騰訊遊戲成長守護平台”項目從去年下半年起開始籌備,直到今天正式發布。這是當前中國互聯網行業首個面向未成年人健康上網的系統解決方案。

通過該平台,每一位未成年人的父母在綁定孩子的遊戲賬號後,都可以及時、有效的了解孩子在相關遊戲產品中的登錄與消費情況,同時也可以對孩子在遊戲中的登錄及消費進行主動設定,進而避免沉迷及相關不健康遊戲行為的產生。

該平台目前還處於測試狀態。我們將會根據實踐的情況,不斷去調整和完善這個平台,也歡迎各位父母在使用之後,向我們反饋您的感想與建議。我們十分願意充當先行者的角色,並與整個行業一起去完善相關機製,從而讓遊戲在未成年人的成長過程中,發揮積極有益的正向作用。

借助該平台的推出,我們希望能夠幫助各位父母與孩子做更好溝通,更多了解孩子,也更加安心地讓孩子們接觸和體驗遊戲。相比成長守護平台本身的工具作用,我們更希望傳達一種理念:父母只有真正走進未成年人的世界,才能與他們共同成長。

我們正處於一個快速變化的世界中,每天都會面臨各種新技術、新產品、新觀念.它們在發展的同時,也不可避免產生了一些矛盾和問題。我們會將盡力,用技術的力量,用理性和情感的方式,去嚐試解決它們。我們相信,為此付出的努力將會使整個行業與社會受益。

幫助未成年人更加有節製的體驗遊戲,也是對我們自己的守護,是對我們所深信的“科技讓世界更美好”這一價值觀的守護。

騰訊有著數萬員工,他們同樣是兒子、是女兒,也有很多已經為人父母。我們將勇於承擔社會責任,因為“成為最受尊敬的互聯網企業”是騰訊始終不變的願景。我們希望所做的這些努力,能幫助更多父母與孩子獲得快樂,同樣,也是為了更加美好的未來。

最後,再次感謝我的父親。是父親讓我認識到娛樂、家庭和學習(長大以後是事業)三者平衡的重要性,也是他給我帶來了這段豐富、但有節製的遊戲生涯。

一個遊戲人,同樣也是一位父親:馬曉軼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