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裸貸風波:買三年欠三萬 還錢後裸照仍流出

ADVERTISEMENT

  “每天睜開眼都是怎麼還錢”。在北京讀大學的馮蕭,為“買買買”走上了網絡貸款道路,她在借貸寶等多個平台均借過款,最多時共欠款三萬多元。一次為了還之前的欠款,她開始試著裸貸,但對方拿走視頻卻沒有給錢。之後,她的個人信息也遭泄露。


女生深陷裸貸風波

  2016年11月,網上傳出“借貸寶裸條”壓縮包,上百名女性因借款作為抵押的裸照、視頻在網上泄露,馮蕭是其中一個。她曾通過借貸寶借款後全部償還,但此次資料仍被泄露,身陷“裸貸門”。

  馮蕭,20歲,大三,在北京讀藝術類專業。她有三年網貸經曆,通過借貸寶、分期樂、螞蟻借唄等平台均借過款,最多時共欠款三萬多元,“每天睜開眼都是怎麼還錢”。

  馮蕭家庭並不富裕,一次為了還之前的欠款,她通過QQ聊天進行裸貸,但對方拿走視頻卻沒有給錢。近段時間對於她來講,是暗淡的、頭疼的。“我已經還款了,我不欠借貸寶的錢”,馮蕭向記者傾訴,不明白自己的信息為何還會被泄露,她無法理解當初自己的“自欺欺人”,十分後悔“出賣自己”。

  “從買iPad開始走上網貸道路”

  馮蕭個子不高,一米六左右,黑色的長款羽絨服把她包裹得嚴嚴實實,黑色的帽子遮住小半張臉,面容素淨,沒有一絲妝容,看不出牌子的黑色單肩包被她隨手放在一邊,看起來是一個很樸素的女生。

  記者與馮蕭約在一家飯館,“上次我和朋友路過這里,就想來這家吃飯了”,馮蕭坐下翻看著菜譜,“看起來都好想吃啊”,眼睛里放著光,帶著20歲女孩的開朗與稚氣。

  交談間,馮蕭從包里拿出她的iPad和手機,“我的手機不太好用,我平常都用iPad”。iPad的粉色卡通保護殼和紅色的手機,給馮蕭增添了一點色彩,也就是從購買這個iPad開始,馮蕭走上了網貸的道路。

  馮蕭貸款的原因很簡單,只是為了買買買。“我第一筆貸款是從分期樂開始的”,大一的時候,馮蕭在這里分期購買了iPad,當時申請5000多的額度,買iPad花了4000多。

  馮蕭向記者介紹,她所在的學校,每年新生開學的時候,分期樂都會有專門的人在學校做推廣,“學生分期買電子產品,很正常”。第一次的順利貸款、還款,不僅讓馮蕭買到心儀的東西,也讓她相信自己有還款能力。

  看到喜歡的東西,總是忍不住去買

  馮蕭來自縣城,從小在單親家庭由媽媽帶大。馮蕭媽媽再婚後育有一子,養育兩個子女的重擔都壓在媽媽一個人的肩上。馮蕭就讀於藝術院校,每年的學費加生活費需要四五萬,盡管家庭狀況一般,媽媽每個月給馮蕭的2500元生活費,在她們的小縣城中已經不算少。

  “我爸爸基本上不管我,我媽媽每個月只有2000多的工資,還要養三歲的弟弟”。不太寬裕的家庭狀況,讓馮蕭不願意開口找媽媽多要錢。

  “我平時花錢確實大手大腳,看到喜歡的東西,總是忍不住去買”,每個月家里給的生活費並不足以支撐馮蕭的支出,她在學校的月均生活費4000-5000元。

  “我確實喜歡買一些品質比較好的東西,但是聚會、酒吧、夜店都很少去。貸款確實能讓生活過的好點兒,可以吃吃飯、買買東西,不用再把錢掰成瓣兒花”。

  在所有的支出中,購買衣物成為她最大的花銷,大概占到總支出的三分之一。“藝術的女生打扮花的多一些。現在都是看臉的年代,大家都以貌取人,如果自己太邋遢,會錯過很多機會。”此外,馮蕭還有日常交往的支出,“班級經常聚會,每次聚會都要幾百,再加上同學過生日等等,錢不知不覺就花完了”。

  幾乎每天都活在還款中

  剛開始的時候,馮蕭從不輕易貸款,只有在需要的時候,才會選擇小額貸款。雖然背負著貸款,但馮蕭仍表示,有些錢“該花的時候,還是要花”。日常支出的增多加之缺乏消費規劃,使馮蕭一次次陷入“貸款-還款-貸款”的圈子里。

  “放貸人也曾經和我說過很多真實的案例,從貸一兩萬到最後欠幾百萬,但我始終認為自己不會到那種地步” 。馮蕭知道,個人信譽很重要,因此,每次貸款之前,只有放貸人明確告知,“隻要按時還款,就不會把個人信息泄露出去”,她才敢貸款。

  馮蕭前前後後在十幾家貸款平台貸過款,包括借貸寶、分期樂、螞蟻借唄、曹操貸、現金巴士等,每家平台借的錢數從1000元到5000元不等。馮蕭告訴記者,她最多時欠款三萬多元,幾乎每天都活在還款中,“分期樂十號之前還,閃銀十四號之前,信用卡二十四號之前……還錢的日子讓人感覺很漫長”。

  其他平台貸不出錢,選擇了借貸寶

  今年7月份,由於馮蕭在各大貸款平台都有過多次貸款或逾期記錄,已經無法再借款。在一些網站的邊邊角角中,她看到了QQ貸款群的信息,“加了之後發現,QQ里面好多這樣的群”,在這些群中,馮蕭接觸到了借貸寶。

  馮蕭與QQ放貸人在借貸寶平台的交易流程。馮蕭與QQ放貸人在借貸寶平台的交易流程。馮蕭說,她在借貸寶的貸款大都通過QQ上的放貸人來操作。貸款周期通常為一周,最長不超過十天,前後共借過十幾次,每次都是1000左右。


女生深陷裸貸風波

  “在我做借貸寶之前,就有人告訴過我,學生千萬不要用借貸寶,利滾利,很可怕。”馮蕭算了一筆賬,假如從QQ中的放貸人處通過借貸寶借1000元,時間為一周,貸款利息為300元-500元不等,但在放款人放款的時候,往往會押200元,實際到手的錢為800元,到期後卻需要還1300-1500元不等。

  借貸寶平台自稱主打熟人貸款,貸款金額、還款日期、年利率都由借貸雙方自定,在借貸寶平台中,明確規定年利率在0-24%之間。然而,從馮蕭的貸款經驗看,其在借貸寶平台的實際貸款利率已經遠超24%。另外,馮蕭與其放貸人從不認識,這與借貸寶宣傳的所謂“熟人貸款”相背而行。

  馮蕭在借貸寶平台的貸款,是唯一被家里知道的貸款。由於貸款逾期後利滾利,超出了馮蕭的還款能力,一直未還,欠款4000元。今年9月份,催債人員直接給馮蕭的媽媽打了電話,當媽媽問及貸款原因,馮蕭稱,“交房租拿不出那麼多的錢”。最終,媽媽幫她還了這筆錢,讓她度過了這場風波。

  想借一把大的,先把之前的都還上

  “借了十幾個網貸平台,最後實在是很煩,每天睜開眼都是還錢,一心想借一把大的,先把之前的都還上,我再慢慢還一家。”今年8月份,馮蕭為了還其他多個網貸平台的欠款,試圖在騰訊QQ上向私人借貸。她很清楚,這次她是要利用自己的身體進行抵押、裸貸。

  馮蕭知道,名節很重要,“但實在是沒辦法了,就是急用錢”。雖然內心很矛盾,她也會以各種各樣的理由說服自己,“比如,社會不像以前那麼保守,吻戲、床戲都很多;就像談了一場戀愛,身體被別人看了”。馮蕭在各個放貸的QQ群中,密切關注著裸貸廣告。她聯系了幾個放貸人,有的利息特別高,有的溝通存在問題。“有一個女的,我給她發信息,她都是第二天回”。

  通過比較不同放貸人的措辭、態度等進行辨別,馮蕭最終選定了劉風華,“貸款2萬元,每月還1000元利息,本金在六個月之後一次付清,還可以接受”。隨後,劉風華要求馮蕭拍裸露照片、視頻,視頻時長1-3分鍾,馮蕭告訴“北京時間”,按要求,在視頻中不僅要讀出借貸協議,還要拍自慰片段。

  “協議的內容就是,我是xx,今向xx借款20000元,利息6000元,還款周期六個月,到期連本帶利還清,否則後果自負”。至於不還款的後果,放貸人都或委婉或直白的向馮蕭說明過。“肉償、賣淫,我知道,比如他們會說,‘萬一不還錢,我們也會找到你,接下來做什麼,你就要聽我們的了’”。

  不過,馮蕭認為自己具備還款能力,只是可能會還的慢一點。當時她已經在實習賺錢,假如實在還不上,媽媽仍會提供幫助,“隻不過要被毒打一頓”。

  他拿了我的視頻跑了

  馮蕭拒絕了提供自慰視頻的要求,她一再向對方強調,自己有還款能力,不會跑路,“我肯定不能拍,我還是處女,我沒有做過這樣的事。”在經曆過無數次的語音通話後,劉風華同意了馮蕭的要求。然而,在馮蕭將照片和借貸協議視頻發給劉風華之後,對方消失了。無論馮蕭發多少QQ消息、視頻、語音,都再未收到回應。

  “他拿了我的視頻跑了”,馮蕭被騙了,全部的個人信息、裸照、視頻,被 “套”走了。兩人的交流,一直都在線上進行,除了對方的QQ號,馮蕭沒有其他追回自己信息的線索。

  “當時我也會質疑他是不是騙子,但他就會說,‘如果不相信,我們就不要交易了’,另外也會發一些他曾經放款的截圖給我看”,馮蕭對此“選擇了相信,也只能選擇相信”。

  每天幾十個好友申請,要幫我還錢

  到目前為止,馮蕭並不知道,那到底是誰出賣了自己的信息。她曾懷疑過,劉風華把她的照片、視頻一起打包賣掉了。從劉風華跑路的第二天,就陸續有人添加馮蕭為QQ好友,“你是不是借款,我可以幫助你,我們好好聊聊”,類似的好友申請,她每天會收到幾個,偶爾十幾個,她都不予理會。

  今年11月,上百名女性因借款作為抵押的裸照、視頻在網上泄露。可是從11月底,“借貸寶裸條泄露”事件出現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馮蕭的微博、微信每天都收到幾十個好友申請或私信,“有人要幫我還錢,當然他肯定是不懷好意”。

  包括她曾經填寫過的朋友、家人的電話都被打爆了。“我媽媽每分鍾都接很多的電話,時時刻刻有人在打電話,我只能告訴家人、朋友不要理”。12月6日上午,有自稱為網警的人去到馮蕭媽媽的工作單位詢問,“主要了解一些我的收入、消費習慣等等”。

  盡管馮蕭從未通過借貸寶裸貸,但確實提供過詳細的個人資料。當她發現自己的信息被大規模泄露之後,第一時間聯系了當時自己在借貸寶的放貸人,對方否認泄露信息。“如果(通過)借貸寶(貸款)泄露的,自己早已還清借貸寶的貸款。到底為何,還要泄露個人信息?”

  和它永遠再見

  今年8月份,把自己裸露的照片、視頻發給劉風華之後,馮蕭就一直不安,“但那個時候還好,隻要我不理會,就會慢慢的滅下去”。然而經曆“借貸寶裸條泄露”事件之後,馮蕭的不安和恐懼空前增加,想起曾經的自我勸說,都感覺是在“自欺欺人”。“出賣自己,真的很後悔”。

  “這就像一個定時炸彈,這是一個隱患,像陳冠希當時的豔照門,隻要有人想找,一定能找的到。畢竟有很多人已經知道我的全部信息,而且是這樣的信息。”馮蕭低著頭,語氣中透露了無奈。

  二十歲的馮蕭對以後的人生充滿了擔憂,這成為她心中揮之不去的一個心結。馮蕭告訴“北京時間”,自己再也不會輕易去貸款,即使是將來買房買車必須要貸款,“我也一定會特別特別慎重地考慮”。

  對於裸貸女生被一些人打上“虛榮、不正經”的標簽,馮蕭表示,“我這種借兩三萬的,對一個學生來說都已經很過了。那些更嚴重的,就覺得是(她們)自己有問題”。

  還清通過借貸寶的欠款之後,馮蕭開始努力脫離網貸。她說,目前還有一萬多元的欠款,自己會通過實習工作盡快把錢還清,“每次還完一個平台,我都會把APP立馬刪掉,和它永遠再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