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間在哪?微信直播怎麼弄?

ADVERTISEMENT

微信直播間在哪?微信直播怎麼弄?

當下最流行的莫過於直播平台。各個行業都紛紛加入了直播功能,就連騰訊也不例外。隨著龍珠、NOW、騰訊、企鵝、QQ空間等直播的加入。據可靠消息稱,微信也即將加入直播功能。對此,你怎樣看待呢?

微信直播間在哪?

目前,微信直播並未正式開啟,隻是傳言即將開通直播業務,你覺得這樣功能究竟會怎麼樣呢?

早在一個月前,就有知乎用戶“占坑”提問:微信會推出直播功能嗎?短短幾天之內吸引了各路內、外部人士或吹風泄密,或獻計獻策。微信“取消下拉小視頻”功能尚且有261位知乎用戶評頭論足,更不用說加入直播功能這樣“舉足輕重”的產品升級了。其中,一些小道消息言之鑿鑿,意見一致地指出微信直播早已箭在弦上,隻待時機。

熊貓TV副總裁莊明浩透露:微信相關直播的功能都已經開發好了(本來就沒有那麼難),但這功能最後到底上不上,我估計還是張小龍自己要做些取捨和內部博弈。

盡管如此,“比張小龍更懂微信”的知乎用戶們還是意見鮮明地站成了兩隊。

認為微信不會做直播的人又分為兩派。一派之所以咬定微信近期絕不會趟直播這灘“渾水”,最重要的依據就是張小龍“極度克製”的產品觀。Marsking的觀點最具代表性——張小龍是不會允許這件事簡單粗暴的在微信身上發生的,現在微信已經占據了用戶的大量時間,張小龍本意是希望不綁架用戶的時間。他希望用戶坐車出行一趟,該下車的下車,而不是用戶下車前說車里有空調而不願意下車。

當然,也有用戶指出,“綁架”數億國人的微信早就不是張小龍口中那款“用完即走”的“好產品”,在用戶體驗上,“張小龍一人也無法左右騰訊戰略層的考慮”。

另一派則認為,微信之所以不用急不可耐地衝進直播浪潮,是因為騰訊在直播領域布下的棋子早已關卡盡守,不用出動微信這門重型武器,隻需作為後方支援即可。

創新工場投資經理孫誌超注意到:騰訊為什麼要投資這麼多垂直領域的直播,既然QQ和微信有這麼大的用戶基數和社交鏈,為什麼不都自己做?楠爺的回答是:騰訊會全力做NOW和鬥魚,支持其他關聯交易平台,嚴打沒投資的競爭對手,微信作為基礎設施參與戰爭就行了。騰訊現在不會把基礎設施上直接做電商,遊戲,直播。

騰訊的直播陣營(注:鵝掌tv尚未推出iOS客戶端)

的確,騰訊在直播領域的布局超過了國內所有的互聯網公司,投資和自開發兩手並舉。一方面將鬥魚、龍珠、呱呱納入自己的勢力範圍,另一方面接連推出NOW(全民直播)、花樣直播(美女直播)、 鵝掌tv(手遊直播)、騰訊直播(紅人直播)、企鵝直播(體育直播)等嫡系產品,依靠社交關係鏈在各個細分領域“占坑”。QQ則在動態中嵌入了NOW直播的入口,QQ空間更是在6.5.1版本中加入了“空間直播”。騰訊的直播矩陣森嚴齊整、似乎萬無一失,沒有必要再甩出微信這最後一張王牌。

然而,另一隊人則深信直播將會引領下一波媒體革命與社交革命,當國內外所有的主流社交平台都集體轉向,已然落於人後的微信定會奮起直追。之所以遲遲未見動作,一方面是騰訊在研判戰局盤算著何時祭出這終極一招,另一方面,微信也在謹慎思量,直播這種媒體屬性很重的形式如何嵌入一款私密社交應用中。

目前的答案中出現了幾種說法不一的“小道消息”,一種是微信“做的是公眾號直播,更像是 Facebook Live 的形式,並非所有用戶都可以進行直播。”另一種說法則是“微信團隊在參考Glide,直播可能會從視頻社交入手”。至於哪種說法更“靠譜”,待我們分析之後或許就能得出結論。

其他社交平台是如何做直播的

由於政策及盈利模式的原因,有著“賦予公民記者權力、顛覆電視直播潛力”的live stream在國內迅速淪為了千屏一面的網紅秀場,讓人不禁擔憂同質化的直播平台注定行之不遠。其實,這隻不過是一幫趁泡沫而起的創業公司把外來的一本好經念歪了而已。由於幾何級飆升的流量成本,獨立的直播應用必須快速找到強應用場景及變現通道,在中國“路徑依賴”一般走上早已輕車熟路的秀場模式也就不足為奇了。

隻有嫁接於社交關係鏈,根植於不汲汲於眼前利益的大平台中,直播才能真正展現其革命性和顛覆性的一面,融入人們的自我表達與日常交流,改變人們記錄世界、觀看世界的方式。微信直播之所以深負眾望,就在於它是中國最有可能將直播“拯救”出娛樂化泥潭的平台,人們不需要再多一個“謝謝寶寶的櫻花雨”此起彼伏的地方。

在微信之前,國內外幾大主流社交平台都已經先一步走入了“直播時代”,探索著直播的無盡可能性。在探討微信將會如何嫁接直播功能之前,讓我們先來看一下Facebook、微博、陌陌、QQ空間都是如何將直播為己所用,為數億用戶所用,搶灘下一波社交革命的。

紮克伯格的主頁上這樣寫道:“直播就像在你的口袋里放了一個電視機攝像頭,所有手機用戶都可以向全世界的人進行直播。當你參與到直播的互動中,你會感覺到是用一種私密的方式進行交流。這是我們交流方式的一個重大轉變,它創建了一種新的方式將大家聯系在一起。”

無論是親身上陣示範,還是在戰略優先級上將直播一再提升,直播在紮克伯格眼中毫無疑問是下一個big thing,讓用戶通過對直播範圍的設置(公開or面向某些特定的圈子、群組)在新的分享方式上重建已經崩塌的語境(數據顯示,2015年上半年在日活用戶不斷上升的同時,Facebook用戶發布的個人動態數量下降了21%)。同時,也可以實現對收購不成、始終是心腹大患的Snapchat的反向侵蝕。

Facebook向新聞機構支付了5000多萬美元,激勵他們提供直播內容

一方面,Facebook Live是普通人手中的電視攝像頭,這是一件威力堪比10年前的Twitter一樣的全民記者“神器”。非裔男子Philando Castile被警察開槍射殺,而他的女友用Facebook Live全程直播了整個過程,成為引發達拉斯槍擊案的一根導火索。早在此之前,就有人在Facebook上直播自殺、直播強奸,引發輿論的軒然大波。當然,Facebook Live也讓楚巴卡大媽成為火爆全美的網紅,讓Facebook有可能成為Youtube那樣的網紅製造平台。

另一方面,Facebook Live又劍指電視產業,不惜重金力邀明星和知名媒體機構入駐,就像Instant Article已經扼住了傳統媒體的咽喉一樣,Facebook也希望能成為用戶觀看媒體視頻節目的第一入口,不僅可以切走電視廣告這塊豐腴甜美的蛋糕,同時也可以抵禦Netflix對“刷劇一代”的爭奪。而Facebook Live的新功能通常會先開放給認證用戶,比如最近增加的“邀請好友一起直播”及“候播室”功能。

微博和QQ空間的直播入口

微博雖然在客戶端中加入了“一鍵直播”按鈕,然而卻仍需要下載一直播並實名認證之後才能直播,這道必要的“防火牆”至少可以保證它不會像Facebook Live一樣在社會事件中被推上風口浪尖。

當微博早已從一個“全民記者”平台轉身成了“全民網紅”平台,加入秀場直播的”百團大戰“也就不足為奇了。微博不用像憑空而起的直播新秀一樣用機器人來為直播間充門面,隻需要把粉絲引流到直播間就行了。

另一方面,憑借著平台上的粉絲眾多的明星、媒體資源,微博不用像Facebook那樣用真金白銀來收買就可以搶占內容源頭。而且,徹底轉型社交媒體的微博不用像Facebook一樣需要在好友動態和媒體信息之間找平衡,Facebook不久之前就調整了Newsfeed的算法,社交動態優先顯示,讓一些依賴 Facebook觸達受眾的媒體“很受傷。微博則不存在這樣的顧慮。

QQ空間是國內社交平台中植入直播最徹底的一個:一鍵就可以開始直播,不需要跳轉、不需要下載直播應用、不需要實名認證,而且可以像Facebook Live一樣選擇觀看範圍,還可以邀請特點好友觀看,直播的同時會自動生成一條說說動態。按照QQ空間的定位,直播可以“讓好友與你共同見證生活”、“在整個摸索過程中我們舍棄了秀場類的直播內容,而在生活化的場景深挖,鼓勵用戶參與,旨在更好地服務我們的主流用戶。”

然而,在QQ空間直播5月20日上線至今,我在動態里尚且沒看到一位朋友直播。想象中的使用場景——單身狗無聊了,便開個直播與好友聊天;正在旅行,開直播讓朋友們實景考察;大餐吃到盡興,就拉來好友圍觀——並沒有在QQ空間引爆,因為這樣的場景不過都是“想當然爾”。至於何以如此?隨後分析微信直播的應用場景時具體分析。因為QQ空間比朋友圈多了一個“發現廣場”,所以空間直播也在走秀場路線,點開QQ空間“發現”頻道,映入眼簾的就是熱門直播板塊。

在陌陌2016年第一季度的財報中,直播成了最大亮點,貢獻了30.7%的營收。雖然陌陌副總裁賈維聲稱”陌陌直播中主播與觀眾的關係不再是單向的,二者之間的社交關係有著非常豐富的屬性,可能是朋友、同事、附近的人等等,顯然這種互動是對社交效率的提升”。然而普通人目前仍不能直接在陌陌內部發起直播,而必須下載哈你直播客戶端,雖然陌陌的社交關係直接遷移到了哈你直播,在哈你直播上的關注也會自動在陌陌上出現。雖然熟人出沒的陌陌早就不只是個陌生人社交平台了,不過相比於熟人關係(你會在陌陌上為朋友、同事直播麼?),直播無疑能提高陌生人社交的效率。

一直以來,陌陌不斷在陌生人互相發現、匹配上做文章,比如通過群組創造“人以群分”的相遇場景,通過類Tinder模式的“點點”來鼓勵互相“刷臉”。然而陌陌上僧多粥少的現狀使得女生不堪其擾,很難從一堆狼友中發現靠譜的。直播這種一對多的聊天她們不用再一一地和DS瞎聊,而是直接讓觀眾們通過持續不斷的送禮、互動、守護來刷存在感,博取芳心,隻有表現出了足夠的“誠意”才能進入私聊環節,等於在線上模擬線下的情敵競爭遊戲。在這個過程中,雁過拔毛(抽成)的陌陌成了最大贏家。雖然哈你直播也有紅人主播與公會系統,然而秀場與陌生人社交的結合才是陌陌的獨門秘技。

那麼,微信的直播戰略會借鑒上述這些社交平台嗎?

與Facebook相比,微信更加封閉,不太可能實現“所有手機用戶都可以向全世界的人進行直播”;與微博相比,主打熟人社交的微信也不會為名人、明星大開方便之門,畢竟Facebook還隻是調低了新聞信息在Newsfeed中顯示的優先級,微信則直接將微信公號折疊了起來;QQ空間和微信朋友圈比較相似,然而微信並沒有QQ空間的廣場模式,也不會向全體用戶強推TFboys、吳亦凡等明星直播,普通人的直播也缺少了一個公開展示的平台;被微信放棄已久的陌生人社交應該不會因為直播的出現而被重啟。

那麼,微信直播會以何種方式亮相?

微信直播有可能是live video message

高盛研究員曾經分析過微信成功的原因:滿足了熟人之間一對一(聊天)、一對多(朋友圈)、多對多(微信群)多種強度和場景下的社交需求,單線、雙線、多線編織的社交之網讓人無所遁逃。那麼,直播能給微信的溝通方式增添哪些新的可能性呢?

視頻直播作為文字、圖片之外一種新的交流方式,可以適用於一對一、一對多、多對多等多種情形,而直播形式與現有的視頻聊天、朋友圈動態、視頻群聊有哪些不同之處,進而能開辟哪些新的使用場景呢?

無論是一對一視頻聊天還是視頻群聊,都是對面對面聊天的模仿,注重的是face to face,而直播則有博主和觀眾之分,有主次之別,有“帶你看看我的生活、我眼前的世界”之意。這不是對現實社交的仿真,而是一個營造“虛擬同在”的時空蟲洞,是一份“共同見證”的邀約。如果說視頻聊天是平等交流的話,那麼視頻直播就是“我拍你看”的單向呈現,在陌陌上被女生用來過濾“狼友”剛好合適,在熟人交流中使用場景則十分有限。大學時,在周傑倫演唱會現場激動到如癡如狂的好朋友打來電話,讓我一起感受現場high到極點的氣氛,分享她夙願已了的喜悅,那時如果有直播就好了。然而,其餘大部分時間的庸常生活,又有多少是值得邀人“虛擬在場”的呢?

而即拍即發的小視頻,已經一定程度上滿足了特殊時刻現場直播的需求,小視頻本就是為直播生活而生(所以無法調用前置攝像頭,而且用了眼睛這一引導意象),如果能把現在片段式的10秒moments升級成連續不斷的live stream,將小視頻升級成為直播似乎也合情合理。

Glide官網的產品介紹

有小道消息稱微信可能會參考Gilde,從視頻社交入手來做切入直播。那麼Glide是一款怎樣的應用,和微信現有的小視頻及視頻聊天又有什麼不同呢?

簡單來說,Glide等於視頻聊天和小視頻的合體,通過Glide,你既可以和朋友實時視頻交流,同時也是在錄製一段5分鍾為限的小視頻,如果朋友恰好有空就可以即時收看你的直播,如果恰好沒空,就稍後再看你錄製的小視頻。

Glide 2013年時的定位是video walkie talkie(視頻對講機),如今的定位則是live video message(視頻直播聊天工具)。一定程度上平衡了視頻聊天同時在線(多人同時在線更是求之難得)和即時交流之間的矛盾。借鑒Talkbox語音對講機起家的微信歸根結底仍是一款message軟件。無論是一來一往的文字、語音還是小視頻,終究都是延時交流。

雖然微信早就有了視頻聊天和群聊功能,然而和message的產品架構是割裂的。如果借鑒glide將live video message融合進文字、圖片、語音message中,將直播自然融入聊天之中,不用再糾結在線不在線、同步不同步,確實稱得上是message應用的一次創新。要知道直播的橫空出世正在把message應用襯托得黯然失色,而直播與message的結合或許能夠拓寬message應用的使用場景。

朋友圈直播將毀掉點讚之交的默契?

微信當初之所以將小視頻入口提高到“下拉拍攝”這樣的優先級,也是為了讓這一功能更接近於直播。然而,一年之後,下拉拍攝小視頻的功能被取消,無論是向用戶習慣屈服(下拉刷新已成為用戶慣性)還是小視頻的使用頻率並沒有當初想象的那麼高,總之如今小視頻的入口之深已經讓它難以去捕捉生活中的精彩瞬間了。

而朋友圈中小視頻的比重也遠遠少於照片和文字,如果實時性的優勢沒有了,那麼不能美化、無法拍攝N張優中選優的小視頻確實比不上照片。

朋友圈里面那些喜歡曬美食、曬美景、曬孩子的人其實都有著一顆主播的心,隻不過他們現在直播的還隻是life moments而不是live stream而已(Wechat的朋友圈就被翻譯成了moments)。這些moments既在互相競爭著你的注意力而又相安無事,你盡可以一掃而過。

假設朋友圈中的moments都變成了live stream的入口,那麼你就必須要在一個朋友的live stream和其他朋友們的moments中選擇一個。朋友圈本來營造了一種蜻蜓點水式的點讚之交,一旦引入直播,將有可能毀掉這份默認的契約——你我都隻展現生活中的吉光片羽。

小視頻之所以限制在10秒之內,不僅僅是出於節省流量之考慮,也是為了不擠占其他moments的生存空間。而且由於直播的“過期不候”,要想被更多的人看到隻能像其他直播平台那樣進行“開播提醒”的騷擾,除非是親朋密友,否則微信上這樣的騷擾將會像“為兒子拉票”一樣讓人不堪其擾(諸位可以閉目想象一下)。

所以,面向特定對象的點對點直播雖然應用場景有限,微信還是可以嚐試的,而直接在朋友圈中直播則基本上不可想象,除非是那些恨不得當場示範面膜敷法的微商們。

微信會先為公眾號開直播綠燈嗎?

對標微博的“一直播”,微博利用名人優勢強勢入侵直播,主打的點是“明星拓展、運營粉絲,增加粘性”。很多名人、公知也有微信公眾號,如果後續證實直播有助於粉絲運營,提升影響力,那麼他們肯定希望微信公眾號也有直播功能。

微信群直播本質上其實是message stream(信息流)

知乎用戶henu的觀點得到了一些公號運營者的共鳴。在微博直播做得風生水起的情況下,囿於微信的自媒體們卻徒有羨慕,哪怕有了自己的粉絲群,也隻能做做圖文語音直播,嚴格意義上來講這甚至都算不上“直播”,頂多隻是message stream而不是live stream。由於每位參與者的閱讀速度、在線狀態都不一樣,導致大家的接受進度參差不齊,這樣片段式的直播形態很難產生即時的互動,隻是一種單向的“講座”。這也就是之所以微信群直播如此火爆,不過是因為寄生於微信的社群關係之上而已。

毫無疑問,微信公號運營者對於視頻直播可謂是望穿秋水,已經有數家創業公司在嚐試用H5嵌入等方式為微信公號提供視頻直播解決方案,然而畢竟都非原生,效果差強人意。

那麼,微信率先為微信公號提供直播功能,就像Facebook收買新聞機構、微博樹立央視新聞標杆那樣在幫助微信公號運營粉絲,同時提高用戶的停留時常和黏性嗎?從直覺來說,這違背了張小龍奉行的“好產品用過即走”的理念。而且,與Facebook instant article直接出現在Newsfeed中不同,無論是微信公號還是服務號其實都隻是message而已,藏身於用戶的對話列表中。而為微信公號增加視頻直播功能無疑將改變微信公號message的定位,徹底變成了一個媒體平台,這是微信斷然不允許發生的。

一旦微信公號開啟視頻直播,一條一條的限制就顯得束手束腳了,而一旦放開限制直接會導致微信的信息負載幾何級數上升。微信不會為了公號運營者的便利去拿用戶體驗冒險。

關鍵詞: 微信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