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彥宏,你還記得自己為什麼出發嗎?!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事情發生的時候,誰都不知道,他們此刻正在經曆曆史。

2005年,百度在納斯達克上市,還記得上市團隊從美國歸來之後,李彥宏接受了我對他的電視專訪,他穿著一件標誌性的紅色POLO體恤衫,坐在理想國際大廈12樓他的辦公室內,雲淡風輕地對我講述驚心動魄的上市24小時。

坐在眼前的李彥宏,給人的感覺十分淡定,在他臉上看不到百度上市後作為一名中國新晉富豪的興奮,也看不到公司在資本市場業績壓力帶來的焦慮,他就像一個頁面極其簡潔,內存海量信息的搜索引擎,帥氣平靜的外表之下邏輯嚴密,運行平穩,無懈可擊。

他看起來還是很像一個工程師。

與此同時,他有著斯文的長相、宏亮而富有穿透力的磁性嗓音、流暢的語言表達,讓他看起來有點像經過一些藝術訓練的舞台上的戲曲演員。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他塗上油彩,穿戴好戲服、插上英武的雉雞翎、到舞台上眉毛一挑,擺出一個帥氣的姿勢亮相,很像是個一回身就能引起滿堂彩的俊俏武生。

走路的時候,李彥宏會習慣性把雙手背在身後,慢條斯理地,悄無聲息。

鏡頭前的李彥宏又像是一個不顯山不露水的岸邊垂釣者,穩穩當當地坐在那里,以逸待勞。

李彥宏開始平靜地回憶他經曆的那不同尋常的一夜。

美國時間2005年8月4日晚上,紐約城的夜晚和往常一樣燈火輝煌。一家豪華酒店的LOBBY內正在進行一場扣人心弦的小遊戲。參與者分別是來自中國百度公司的總裁李彥宏、CFO王湛生、投資部負責媒體關係的和坤女士,以及投行的工作人員總共20多人,這些人準備一起玩一個遊戲,他們要玩什麼遊戲呢?猜第二天上市的百度股票價格。

這個時候,GOOGLE股票的價格已經上漲到300多美金,和美國70%的上網普及率相比,中國網民當時才占到10%,13億人乘上60%,這個數字對美國投資者來說有著極為誘人的吸引力。

遊戲開始了,參與遊戲的人每人在一個小玻璃罐內放上了20美金,然後再在一個紙條上寫上一個價格,然後把小紙條折好放進玻璃罐里,這個價格就是自己猜的明天百度股票交易的收盤價格,第二天股票成交後,誰猜的價格最接近,這一罐小小的“賭資”將歸誰。參與“遊戲”的每個人都預料到第二天的收盤價會是一個高價。

經過一夜“煎熬”的等待後,終於迎來了黎明。今天,百度股票將正式在納斯達克掛牌交易,掛牌價27美元。

這一天,紐約刮起了夏天少見的大風。

一大早,紐約納斯達克市場大樓的一間會議室里,李彥宏、王湛生、和坤和投資銀行家們一起等待著股票開盤。突然,一個投資銀行家從外面跑過來悄悄對王湛生耳語:“現在情況有一些變化,買單的人已經下出來幾十萬股買單,但是沒有一股要賣!”

投行的提醒讓王湛生意識到,百度股票可能會出現一個不同尋常的高價。王湛生悄悄把李彥宏拉到會議室的一個角落,他要和李彥宏商議對策,一會兒正式開始交易後他們就再也沒有時間了。

其實在過去兩周的路演中,李彥宏已經感受到了投資者不斷高漲的熱情。本來路演是投資者選百度,後來演變成投資者都想方設法擠進來:“想方設法通過熟人來找我們,寄賀卡和巧克力給我們,希望我們對他有一定印象”。

上午11點整,納斯達克股票交易大廳內,一場更為猛烈的交易風暴驟然刮起,交易正式開始了,交易大廳里氣氛異常緊張,幾百雙眼睛同時緊盯著電腦屏幕上迅速滾動的信息,數字不斷滾動上升,35、45、55,還是沒有人肯賣出手中的股票,隨著叫價越來越高,曾經為雅虎、GOOGLE這些巨頭們提供過服務的首席交易員也有些坐不住了。

李彥宏以前隻在電影中看到過類似的場景,隻見首席交易員不停地站起來拿著電話提醒正要下單的交易員:“告訴你們客戶不要下這個市場價買單,一旦80塊錢買進的話對你們這個客戶不負責任的,現在要賣的人叫價太高了!”

盡管首席交易員在市場上努力做著各種平衡,因為太多人想買卻沒有人肯賣出手中的百度股票,股價依然在持續飆升。

上午11: 40,納斯達克股票交易大廳的電子屏上終於跳出一個數字:72!這是百度股票上市開盤40分鍾後做出的一筆公開交易,比百度發行價27美元翻了將近3倍!

在前一晚的遊戲中,李彥宏自己寫的成交價是37美金。按照以往中概股在納斯達克的表現,股價超出30美金已經算是相當不錯的成績,這已經是他咬咬牙敢寫出的上限,盡管在內心深處,李彥宏真正認可的價格是60美金,但是他不敢這麼寫。然而出乎李彥宏的意料,結果比他最大膽的設想還高了12美金。

掌聲一下子爆發了,現場瞬間如海嘯般沸騰。

大家開始互相祝賀,相互擁抱,照相機哢嚓哢嚓頓時閃成一片。

王湛生大步上前擁抱住李彥宏,向李彥宏表示祝賀:“這是今年最成功一個IPO!”

和王湛生互致祝賀後,李彥宏緊緊地擁抱了身邊的妻子馬東敏。馬東敏可謂是他事業的好參謀,一位得力的賢內助,如果不是她的推動,李彥宏可能至今依然是矽谷的一位工程師,她不但督促丈夫抓住時機回國創業,還為他相中了一位擅長做市場的合夥人,盡管這位合夥人在上市前夕已經離開了公司,能共患難不能同富貴的戲碼每天都在無數公司和家庭中一再上演。

李彥宏眼眶忍不住有些濕潤。

在百度公司采訪的時候,我發現緊鄰李彥宏辦公室的是徐勇的辦公室。不過,僅僅剩下了一個黑色的名牌,來來回回,只有這間辦公室大門緊閉。

斯人已去。

回國創業之前,李彥宏是美國矽谷知名互聯網企業inforseek公司的一位工程師,他的搜索引擎技術在全美能排到前三名。本來, 依照他的性格,李彥宏會做個優秀工程師直到從矽谷穩穩當當退休。

據說,李彥宏去找投資人的時候,投資人曾經問他一個問題,搜索領域前三名的都有誰?李彥宏報了三個名字,其中並沒有自己。結果,投資人沒有把錢投給他。回頭,投資人又跑去用同樣的問題問了李彥宏的上司,沒想到,上司報了“李彥宏”的名字。於是,李彥宏拿到了投資。

性格沉穩保守的李彥宏為什麼會走上創業之路呢?因為他背後的女人,太太馬東敏,馬東敏是一個既有眼光又有推動力的女人。在她的推動下,李彥宏的人生故事有了新的劇本。

1998年,徐勇擔任美國生物技術公司的一名銷售代表,他決定要拍一部關於美國技術發明曆程的紀錄片。借助著名華裔紀錄片導演楊紫燁的支持,徐勇獲得了與英美風險資本家邁克爾莫里茨和斯坦福大學未來校長約翰軒尼詩面談的機會,當徐勇與台灣出生的雅虎創始人楊致遠會談時,他帶了兩個朋友為其錄音:一個叫馬東敏,是他的同行,在一家公司做銷售代表,另一位就是馬東敏的丈夫李彥宏。

徐勇進行采訪,馬東敏和李彥宏假扮“工作人員”靜靜地聽著,“我得到了一些靈感”,十年後,徐勇這樣回憶,“我確信李彥宏也從中獲得了靈感,震驚於一個華裔創造了如此偉大的一個公司”。

沒準正是這次打醬油的經曆深深觸動了李彥宏。這一年,李彥宏開始寫作《矽谷商戰》,李彥宏是個深謀遠慮的人,是個“欲做大事則為之計深遠”的人。這本名為《矽谷商戰》的小書用中國舊式章回體寫就,由張朝陽擔任組稿編輯,在百度成立的初期,在人才招聘方面發揮了一定作用,李彥宏給每一位新進員工人手一冊,算是一種特別的入職培訓。

1999年,徐勇拍攝的《走進矽谷》紀錄片在斯坦福大學首次放映,第二天,李彥宏找到了徐勇,他拿出了一份保密協議,內容有關一項合作,李彥宏請徐勇幫他找投資,事成分給他1%作為回報,或者兩人一起創業,為此讓他簽下了一份保密協議。徐勇認為是馬東敏促使他下決心和李彥宏一起創業,因為馬東敏堅信她的丈夫將會成為一家國際公司的創始人。

為了尋找初始資金,兩人帶著商業計劃找到了鮑勃金,一位矽谷投資行業中的強人,他曾經投資過甲骨文和英特爾,同時也出現在徐勇的紀錄片中。鮑勃金的搭檔格雷格彭納回憶道,李彥宏“試圖建立一個媒體公司,這是他一直來是的設想。我們不相信這個方向會實現,我們感覺如果最後是成為一家媒體公司,那才是一種嘲諷。”

他們所嘲諷的很快將變成現實。真正嘲諷的是,他們失手錯過了也許是自己投資生涯中最好的一個機會。

在搜索領域,李彥宏是一個真正的信徒。1996年,他獲得了超鏈分析的專利,一種根據鏈接到網站的次數來進行網站搜索排名的方式。與此同時,斯坦福博士生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也得出了類似的算法,他們是Google的兩位創始人。

值得一提的是,Google公司成立於1998年9月,李彥宏1998年寫就的這本小書里,曆數了矽谷各大公司的浮沉爭鬥,唯獨對Google的創立隻字未提。在後記中,李彥宏補記了1998年感恩節前美國在線並購網景公司的一樁公案,但是依然未提Google,不知這是不是一種有意的小疏漏。這個細節十分有趣,足見李彥宏是個心細之人。

在楊致遠的感召和馬東敏的推動下,李彥宏和徐勇一起回到中國互聯網市場開始做搜索引擎。百度公司剛剛成立的時候還是做搜索技術服務,主要業務是為新浪、搜狐這樣的著名門戶網站提供搜索技術。那時候,門戶還是互聯網的寵兒,很快,隨著互聯網寒冬的到來,門戶網站已經是自顧不暇,百度的生存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李彥宏決定自立門戶,推出競價排名這種新的盈利模式,所謂競價排名,就是在搜索一個關鍵詞的時候,誰出價高誰就排在前面。

這個想法一提就遭到了投資方的激烈反對,甚至發展到了拍桌子的地步:“我當時投你的錢可不是為了這個投的,怎麼拿了錢以後就變了?”

甚至面臨撤資的風險。

這時,一貫溫和的李彥宏據理力爭,關鍵時刻,李彥宏表現出了他性格底色中極為執拗的一面。最後,投資商終於同意了,百度最大的一個客戶卻不同意簽這份競價排名合同。

ADVERTISEMENT

“丟掉這麼大一個客戶誰來負責?”

負責市場的聯合創始人徐勇也是一個反對者,作為第二大個人股東,這次,他沒有跟老大李彥宏站在一起,這埋下了他在百度IPO前夕離開百度的伏筆。

分歧一一攤在了桌面上,各方吵得很厲害。

李彥宏決心已定。見賊殺賊,見佛殺佛。這大概就是徐新所說的真正的企業家具備的一種“殺手”本能,即使丟掉這個客戶他也要做競價排名。

這次轉型道路的選擇體現了李彥宏性格中作為山西人血液里精明財商的一面,也體現了他性格中作為企業家敢決策敢堅持的一面。在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鍵點上,一個人的選擇幾乎是直覺和本能的,這種直覺和本能體現了一個人的先天意誌稟賦和才華,也體現了一個人後天積累的經驗和視野,所有這些儲備的能量在重要時刻會瞬間爆發,它建立在理性思維的基礎上,但僅憑理性又遠遠無法解釋。在某些改變曆史的時刻,重要人物往往用個人意誌重新改寫曆史。

在這個意義上,把這次轉型稱為百度的遵義會議並不為過。

對於競價排名一直以來外界頗多詬病,和百度的美國老大哥洋氣的Google相比,顯得魚龍混雜,底線不清,商業模式不夠高大上,甚至有些不上台面,顯得很LOW,可是,夜里睡不著的時候,你再看看中國各地方電視上播的那些治療腳氣病不孕不育的小廣告,那可是國有電視台,你能做我為什麼不能做?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生存的法則不是最好的公司活下來,是最適合的公司活下來。整個中國市場大河奔騰泥沙俱下,容不得偉光正和溫良恭儉讓,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只要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商業世界里最後唯一的檢驗只有市場占有率。

真實的商業故事里沒有一帆風順這個詞彙,有的是以命相搏,生生死死。

回想起過去5年來的風風雨雨,看看今天上市的火爆場面,李彥宏百感交集:“過去五年半這個時間,非常非常不容易。真的是經過努力,經過很多很多付出才獲得的。 ”

李彥宏特別不能同意媒體給他貼的標簽:一夜暴富。

北京時間8月6日淩晨00:40,位於北京理想國際大廈的百度總部內燈火通明。這里等待著另外一群興奮的人。

大會議室內,香檳和啤酒已經打開,空氣中仿佛已經聞得到金錢的味道在四處飄溢。

這時候,百度市場副總裁的梁冬接到了一個電話,低頭一看,是老板李彥宏從交易大廳打來的電話。電話里,李彥宏激動地告訴梁冬:“第一筆交易成交是72美元,祝賀大家。”

股票漲幅之大出乎所有人的預料:“這個速度感讓人窒息。坦白說,漲到30、40已經是非常好的一個價格了,當時一聽已經是70多,然後是80、90,很快時間就漲到超過100。 ”

每個人都體會到一種財富帶來的眩暈感。

在所有人的經曆中,誰都沒有過財富如此飆升的體驗。

一向理性的工程師們一下子 變成一群呆子一樣,傻傻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麼,有人捏著香檳杯子在房間里不停地走來走去。

這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喊出了一句話:

“終於有錢了! ”

在財富面前,人們多麼的不矜持。

這個時候,每個人手上都拿一杯啤酒慶祝,酒一直在噴,每個人身上都沾滿了啤酒和香檳。

“這次真的沸騰了!”百度人力總監魯靈敏回憶起這個沸騰的時刻。依然很激動。

作為百度的一名新入職高管,前鳳凰主持人梁冬也十分激動,用他的話說,“感覺到了腎上腺素瞬間的急劇飆升”。作為一個見多識廣的媒體人,他經曆過很多難忘的曆史時刻,但是,這種財富在瞬間兜頭而下的經曆對他來說也是破天荒頭一次:“我們緊緊抱在一起,我其實祝福他們,因為他們才是真正拿到股票的人,在這個公司里面那個叫做期權,我必須要工作滿一年才有的。 ”

前面說了,李彥宏在個性上是一個十分低調和謹慎的人,沒有十成把握的事他一般不會說,也不習慣做事前承諾。盡管路演過程中已經明顯感受到投行高漲的熱情,李彥宏心里十分清楚股票會漲,但是在公司內他還沒有對任何人透露過自己對股票的預期。

百度創建之初就實行了全員持股。

李彥宏寫作的《矽谷商戰》里有這樣一段話。 “因為每個員工都享有本公司股權是矽谷文化的一部分。員工們有權按很低的價格購買本公司的股票,假以時日,當股票飛升之日,就連接電話的小秘書都有可能一夜之間成為百萬富翁。”

按照百度上市這天的股票收盤價格,百度接電話的小秘書果真就成了百萬富翁。小秘書成為媒體報道的焦點,這可嚇壞了小秘書,誰願意如此高調露富?以至於我們去采訪的時候,辦公室已無小秘書,小秘書躲起來了。

對大多數員工來說這樣的上市經曆實在是超出自己的想象,這一夜,就像做了一場美妙的夢,天空飄了下無數金元寶,自己瞬間變成了百萬千萬乃至億萬富翁,盡管這一切還只是紙上富貴。

百度現任副總裁王湛2000年加入百度,當年,他就是被李彥宏的《矽谷商戰》書中描繪的願景所吸引:“我到百度來第一天晚上,我請我女朋友吃飯,那天我很高興,飯前我說了一句話,我一直希望我以後成為賺很多錢,成為百萬富翁,但是我不知道怎麼才可以成為百萬富翁 ,今天我到百度我知道了,因為我有期權,以後這個期權很值錢。”

現在,王湛的夢想也成真了。

在紐約,這天上市團隊中最忙碌的人並不是李彥宏,而是投資經理和坤,和坤負責安排百度上市這天紐約方面的所有活動。和坤的父母都在紐約生活,由於擔心沒時間見父母,和坤一到紐約就給父母打了個電話,最後話到嘴邊竟然是:“我還在北京。”

和坤對父母撒了個小小的謊,她擔心沒有時間見面讓父母失望。

“ 那一天我可能比其他的人更多了一份緊張。 ”

李彥宏給北京的高管們打完電話,交易大廳內人們還在為第一筆交易歡呼雀躍的時候,和坤一把拉起李彥宏說:“我們走。”她要拉李彥宏去哪兒呢?原來,按照事先約定,20分鍾以後,李彥宏要接受美國CNBC午間節目的直播采訪。

和坤拉著李彥宏剛剛走到門口,突然聽到交易大廳內又是一陣掌聲。

百度這次IPO成功改寫了很多紀錄:第一個股價突破100美元的中國概念股,納斯達克股市自Google以來第一個首日股價收盤突破100美元的股票,在美國上市的外國企業中首日表現最佳的企業。

“大家還在為這次很成功的交易在歡呼,可能也在為我鼓掌,我又退回來給大家鞠了一個躬。”李彥宏回頭鞠完一躬,兩個人這才急忙離開交易大廳。

在趕往CNBC直播室的路上,李彥宏又撥通了一個人的電話。他這次給誰打了電話?這一次,李彥宏撥通了百度技術副總裁劉建國的手機。“建國,我們這個股票已經開始交易了,第一筆交易是72塊錢。 ”

這個時候,CTO劉建國正和百度技術部門的工程師們聚在一起等待美國傳來的消息。“我們當時都非常驚訝,我以為他說錯了。 ”

劉建國怕自己聽錯了,他又問李彥宏:“你說是多少?”

“第一筆交易是72塊,謝謝你們努力, ”

說到這里李彥宏已經聲音哽咽,再也說不下去,李彥宏哭了。他為什麼會這麼激動?他想起了剛剛回北京創業的時候,劉建國不但是李彥宏的北大校友,也是他找來的第一個員工。

北大資源賓館1417房間。2000年元旦,就是在這間從門牌號碼上看起來並不會一帆風順的辦公室里,李彥宏帶領劉建國等7名員工開始了他艱難的創業。

新世紀開始之初,沒有人能夠料到,5年之後,百度將在美國納斯達克刮起強勁的中國旋風,更沒有人想到,5年之後,這家公司憑借互聯網在中國首次創造了大規模製造百萬富翁的財富神話。

2005年初秋,當我們來到北京資源賓館拍攝的時候,隻見大門緊鎖,1417的門靜靜地關閉著,整個走廊上鴉雀無聲。走廊窄窄的,采光不怎麼好,大白天也顯得黑黢黢的。早已沒有人在此辦公。退回到5年前,即便再有想象力的人,大概也不敢想像會從這里誕生一個中國互聯網的巨無霸。

ADVERTISEMENT

曆史就是這樣,它發生的時候並不是鑼鼓喧天戴著大紅花喊著口號來的,事情真正發生的時候看起來一切都那麼平淡無奇,甚至顯得寒酸窘迫,說出來也隻會遭到譏笑和嘲諷。那些為明天所做的事情在今天看來會顯得有些不知所雲,那些僅僅站在今天思考,基於目前擁有的資源而設想的商業注定不會是一個偉大的商業。

和隻想賺眼前錢的商人不同,那些有開創性和戰略眼光的企業家們往往是站在明天來思考今天。李彥宏如此,馬雲也是如此。當然,BAT的另外一位馬化騰可能不是,他是從人心的體驗來經營商業,有著更大的超越性。把握了社會趨勢的人是強者,把握了人性底層需求的人是聖者。再大大不過人心,商業最後交易的都是人性。

李彥宏選擇了一個能掙錢的商業模式,做了一個不錯的產品,在合適的時候推出市場,又以最快的速度在市場中搶到了大量用戶,每一步的打法都沒有錯,步伐精準,又在最合適的時間上了市,盡管這次百度上市開出的價格比較低,公司損失了不少利益。但是,已經是足夠漂亮的一份成績單。

這一仗,輸了里子,贏了面子。

這一天,李彥宏說不清楚自己到底在納斯達克大樓前和多少人拍過多少張照片,但是,其中一張照片李彥宏卻記得很清楚。

這張照片中,李彥宏脫下了西裝,把衣服背在肩上,拍下一個微笑的定格。

“把衣服脫下來背在身上,更像一個旅行者,我現在走到了這一站。這個地方不是我的家,我只是到這里來,為了證明自己做到了一些想做的事情。 ”

上市這一天,李彥宏接受了 CNBC、CNN、路透社、華爾街日報十幾家美國主流媒體的采訪,當百度股票暴漲到當天的最高點151.21美元的時候,正在接受采訪的李彥宏並不知情。

就在上市前夕,百度董事會還在為公司被收購還是獨立上市爭議不決,李彥宏堅持百度獨立上市獨立發展的道路。

2003年之前,美國搜索巨頭Google在中國市場還是一枝獨秀,2004年,GOOGLE意識到了百度才是它最強勁的對手,這時候,GOOGLE的CEO施密特悄悄來中國找到了李彥宏,結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李彥宏接受了Google499萬美元的投資,讓GOOGLE擁有了百度2.6%的股份,外界對此紛紛猜測。李彥宏卻有他自己的想法。

“有了他們作為一個小股東,很容易說服投資者百度是中文搜索第一名。”

從一開始,百度和GOOGLE就互不信任。

2004年末,布林和佩奇在訪問中國期間到訪百度。百度的團隊在此期間放假,辦公室空無一人,Google的管理層沒有看見百度的工程師。布林和佩奇拒絕食用百度提供的三明治午餐。布林詢問百度的標誌是否是一個狗爪子?李彥宏當即糾正說,那是個熊掌。

為了防止公司上市後被Google這樣的競爭對手收購,百度上市還首次啟動了“牛卡”計劃,簡單的說,就是把上市後的股票分為A類、B類。新發行的是A類股票,創始人持有的是B類股票,在行使表決權時A類股票為每股1票,B類股票為每股10票,這樣的設置之下,其他公司要想在公開市場上並購百度將會變得非常困難。

枕榻之下,豈容他人酣睡?從決定創業之日起,李彥宏就決不允許百度落入他人之口。

美國時間下午三點四十分,納斯達克邀請百度上市團參加了收盤儀式,李彥宏按下了當日閉市的鈴聲。

“按完閉市鈴以後,主持人交給我一支筆。我用這支筆在那里簽我的名字,這個名字出現在時代廣場大屏幕上。 ”

百度的收盤價格定在122.54美元,百度市值39.58億美元。成為6年以來所有在納斯達克上市首日表現最佳的股票,也成為所有在美國上市外國企業中,上市首日表現最佳的股票。

如果說中華網的上市曾經引爆中國互聯網的第一次熱潮,這次百度的上市則全面引爆了中國互聯網的第二次熱潮。

這天,美國三大電視網之一的CNBC,破例分別在中午休市和下午閉市的時候采訪了李彥宏兩次。采訪李彥宏達20多分鍾。要知道,一般CNBC采訪一個企業家不超過三分鍾,此外,《福布斯》、《財富》雜誌等眾多美國知名媒體也都對李彥宏進行了專訪。

按當天收盤價計算,擁有22.4%股份的李彥宏,一夜間身家已達9.2億美元,躋身中國互聯網三大富豪之列。同時,百度公司產生了9個億萬富翁,五十個千萬富翁,四百個百萬富翁。

“有很多意外的驚喜和收獲。或者給自己人生增添了很多有意義的moment,但是不是the moment,以後的路很長。”

此時,那些在百度第三輪融資中嫌價格太高,而沒有購買的機構投資者後悔不已;而那些認為百度將發行價格提高到27美元合理的投資人,開懷大笑了。

晚上,完成了上市任務的和坤回到了她在紐約的父母家。

依然在興奮中的李彥宏和王湛生在酒店大堂要了一壺中國茶,開始聊上市成功之後下一步公司的發展計劃。“是一個非常豐富的一天,非常幸福的一天。同時也是忽然覺得肩上擔子重了很多的一天。 ”

在北京,第二天,很多公司員工都接到了親戚朋友的祝賀電話和短信。

梁冬用一句富有詩意的話形容百度上市以及它背後的堅持:“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事實上,24小時的背後是2044個日日夜夜的拚搏,生與死的抉擇。

就像一個人一樣,企業也有它的生命周期,當一家企業壽終正寢的時候,證明它存在過的究竟是什麼?

是江湖上依然流傳的那些故事和傳說?

後來呢?那些擁有了財富的人們,他們過的好嗎?

2006年12月19日,被稱為“第一員工”的百度CTO劉建國從百度離職。2007年3月16日,百度首席策略官梁冬離職。6月30日,加盟百度5年的首席運營官朱洪波離職。

2008年元旦,人們正在喜迎新年的到來。這一年,中國將發生很多大事,將第一次喜迎家門口的奧運會,還將遭逢舉國悲痛的汶川大地震。元旦假期,我在手機上突然看到一條消息:百度CFO王湛生在三亞遊泳不幸溺水身亡。

做百度這期節目,除了李彥宏外,我還采訪了百度公司十多位高管以及員工,創下了單期節目的人物采訪記錄。其中采訪時間最長的,當屬這位被稱為“最有魅力的CFO”王湛生。沒有想到,擁有燦爛笑容風度翩翩的Shawn竟然用這種方式告別了人世,年僅41歲。

李彥宏對外表示,2008年是他最難過的一年,尤其在2008年的新年前後,“我是最最痛苦的。”

李彥宏一度反思,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

上市之後,金手銬變成真金白銀。百度高管在不斷流失。

百度成立時共有7位創始人,分別為李彥宏、徐勇、劉建國、雷鳴、郭眈、崔姍姍、王嘯,到2010年,除李彥宏本人外,其他創始人已全部離職。

李彥宏辦公室內陳設相當簡單,辦公桌上空空如也。一個小小的衣架上面放了幾件襯衫。幾乎沒有任何多餘的東西。他會經常上百度貼吧去看看,在那里和網友偶爾有一些簡單互動。在這間並不大的辦公室里,我腦子里突然蹦出一個以前從來沒有使用過的詞彙:好整以暇。

李彥宏說:“一個我可能並不欣賞的人,出了這個辦公室的門我可能不會和他說一句話,但是,如果他是個合適的人,我會用。”

這句話,很多年過去了我都沒有忘。

拍攝的間隙,李彥宏背著雙手站在窗前,凝望著不遠處的北大校園,他說選這樣一個地方辦公,其中一個原因也是離北大近,每當工作累了隔窗眺望熟悉的校園時,會感到一種安詳的力量。

耶穌在兩千多年前說:要盡快同意那些反對你的人。

李彥宏就是這樣的人,當你說出一個觀點,他未必同意,但是可能不會表現出激烈反對,最後,他會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在屬於他的領地,他有著不輸於任何人的耐心,也許他的直覺告訴他,只有以逸待勞方能對周遭保持最敏銳的覺知。他也十分相信自己的判斷,每每在安靜中,專注地等待吊鉤那端傳來的一絲輕微的顫動,他的手感也非常好,手上的力道足以釣起任何一條前來咬餌的大魚。

來源:親見企業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