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答爆火,羅胖賺翻,但它會是一門好生意嗎?

ADVERTISEMENT

文/任倩

知識付費的風,又隨著一條朋友圈吹起來了。裹挾著廣告味兒十足的知識焦慮,不斷刺激著內容創業者敏感又脆弱的神經。當然,這其中也包括相當一部分正在碼字,試圖讓文字變現的媒體朋友們。

前幾日,著名IT評論人洪波在朋友圈發表一篇《我為什麼現在開始出來賣以及這個公眾號還會更新嗎?》的文章,稱自己將開設付費專欄。隨後,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對此評論,“應該等微信公眾號付費閱讀啊”,同時回應了關於“測試太久”的疑問,稱“已經反饋了,爭取加快”。

投資界從中獲悉,騰訊將推出微信公眾號付費閱讀功能的消息經過確認,這款小馬哥親自“監工”的產品,面世的日子不遠了。

實際上,從去年開始,內容付費功能在邀請個別公眾號測試的消息就頻繁傳出,微信官方對此回應“付費閱讀等新功能將采用‘邀請製’進行內測,暫不對外開放申請。”而到目前為止,微信公眾號的變現方式主要還是靠廣告和原創打賞。

ADVERTISEMENT

這一次,微信的步伐確實慢了些。

去年開始賺錢的“內容”其實蟄伏了很久

知識付費類產品先行者很多,甚至有人將過去的2016 年稱為“知識變現的一年”。

微信公眾號推出付費閱讀功能之前,音頻分享平台“喜馬拉雅FM”、羅輯思維旗下知識服務App“得到”、知乎網推出的知識分享社區“知乎live”、果殼網推出的付費問答產品“在行”、“分答”等,都在各自不同的領域進行大膽嚐試,並且卓有成效。

2016 年6 月,喜馬拉雅上線付費音頻《好好說話》,首日銷售額破500 萬;12 月喜馬拉雅聯合馬東、吳曉波、龔琳娜、梁冬等850 位知識網紅、2000 多節課程打造“知識狂歡節”,當天成交額超過5000 萬;

2016 年6 月,羅輯思維旗下平台“得到”APP推出五個付費內容創業產品,“李翔商業內參”上線3 個月7 萬人訂閱,按照統一定價訂閱年費199 元,即1400 萬元收入,目前已有超過88000 人付費訂閱。

ADVERTISEMENT

2016 年5 月,一個叫“分答”的產品刷爆朋友圈,因超級網紅王思聰1 個小時回答32 個提問,收入22 萬元而爆火,僅上線42 天付費用戶超100 萬;

2016 年4 月,知乎在愚人節當天放出一個與朋友圈“紅包照片”很相似的“值乎”,經一些大V轉發刷了屏,開始試水在線付費模式;

2015 年,愛奇藝開網絡劇付費先河,首次采用會員差異化排播、首次讓用戶為連續劇付費,《盜墓筆記》在彈幕吐槽轟炸中狂賺付費用戶,上線22 小時,播放量破億,3 天破10 億;

而早在2013 年,自媒體《羅輯思維》就已經推出付費會員製,5500 個會員名額半天入賬160 萬元。

如果這些數據還不足以證明知識付費的火爆,那以下這些或許可以給我們最直接的刺激。

“石榴婆報告”,百萬粉絲時尚大號,掌握奢侈品話語權,盛產好萊塢娛樂八卦,天天有廣告、一條算10 萬,月入四五百萬元。“石榴婆”程豔開通微信前,同名博客寫了三年。

ADVERTISEMENT

“黎貝卡的異想世界”,剛開通公眾號時就很火爆,第三篇文章就已經達到10W+,短短7 個月,粉絲數已達26 萬。黎貝卡方夷敏曾經是南方都市報首席記者,也是個時尚達人。運營公號以來,她成了空中飛人,曾夢想過的香奈兒邀請她看秀。

“餐飲老板內參”,3 年前5 萬元起家、現在估值上億;母嬰類的“小小包麻麻”一年196 篇10 萬+的稿子,每月電商流水3000 萬元。從最開始第一條廣告500 元,到現在以萬元為單位,現在還有很多人在打聽六神磊磊的一條廣告賣多少錢。

已經蟄伏許久的“內容”,終於在2016 年迎來了集中爆發。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乍聽起來“知識”完全可以助人走向人生巔峰,不過,花錢買“知識”真的值得嗎?

身邊也有唱衰者認為,先行者紐約時報電子版的內容付費在國外並不吃香,而國內以新浪微博為例的付費閱讀和打賞功能,剛推出的時候“火花四濺”,但逐漸無人問津,更有部分用戶線上谘詢如何退出會員,“知識付費”還有存在很多沒有解決的痛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