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影到網貸平台,為什麼都那麼害怕差評?

ADVERTISEMENT

文丨墨菲

淘寶店家收到一個差評,常常氣急敗壞回複:“這肯定是職業差評師干的。”

豆瓣電影上《長城》僅有5.0的評分,就有媒體對此猜測,是背後惡意水軍的攻擊。

當遭遇了差評,總有人會祭出“陰謀論”的大旗,認定是詆毀和陷害。

這樣的一幕,同樣在網貸行業上演。

去年,因為融360給短融網一個“C-”的評級,後者認為是刻意“惡評”,而對簿公堂;一年多後,“網貸評級第一案”暫時落下帷幕,海澱法院宣判,駁回短融網的全部訴訟請求。

法院的判決,頗值得玩味——差評不等於惡評,對於差評,我們需要一些“容忍之心”……

01 網貸評級贏了

短融網與融360,網貸行業這兩家知名公司的“仗”,一打就是一年多。

去年2月,在融360發布的評級報告中,將短融網評為C級,再3個月後又評為C-。

在融360“網貸評級說明”中顯示,C-級是:平台綜合實力弱;平台在風控、運營等能力方面較差,管理團隊實力較弱;品牌知名度低。

融360給投資人提出的意見是,“投資需特別謹慎”。

ADVERTISEMENT

結果一出,短融網反應激烈。最開始的新聞中,短融網認為融360的評級沒有依據,對短融網的品牌和信譽造成損失,更有媒體曝出,短融網要“索賠千萬”。

後面遞交海澱區人民法院的訴狀顯示,短融網請求判令“融360刪除涉案文章、登報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50萬元”。

遠沒有索賠千萬那麼刺激。

但即便如此,還是吸引了網貸行業所有人的眼光:評級機構和公司的對簿公堂,這在網貸行業史上是第一次,因此業內將其定義為 “網貸評級第一案”。

最開始圍繞著“評級資質”的問題,雙方爭論不休。

融360是否具備評級資格?融360和短融網,是否存在競爭關係?

而在12月27日的開庭中,法院並不認為這是討論核心,最關鍵的應是,融360有沒有“捏造、散布虛偽事實”。

最終海澱法院宣判,駁回短融網的全部訴訟請求。

海澱法院認為,短融網缺乏充分證據證明融360存在主觀惡意,收集短融網數據信息不真實、不完整,也無法指出涉案評級體系規則存在明顯不科學、不合理之處,以及評級結果使短融網受到不當的市場衝擊而造成商業信譽受損。

法院同時提出,目前尚無明確的法律法規,對網貸評級主體資質作出規定;甚至退一步來說,即使存在行為主體準入資質的法律法規,如果出於規範行業管理的目的,也可以進行“評級”。

也就是說,隻要評級系統科學、合理,使用數據真實、完整,即使是競爭對手,也可以對他人進行評價,甚至給出差評。

ADVERTISEMENT

這一判定,也給網貸行業其他嚐試“規範行業管理”的評級機構一顆定心丸。

可見,這次不僅僅是融360贏了,也是網貸評級的勝利。

02 商業的“黑箱化”

目前,網貸行業的評級機構,有大公國際等專業信用評級機構,也有融360、網貸之家等與行業接近的市場化機構,也有自媒體、個人的評級文章。

民間的標準,畢竟和官方標準不同,不論你怎麼評,都無法讓所有人滿意。

“就算是最公允的評級,也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直言,“因為隻要評級,自然就會有高有低,高評級的平台自然歡喜無比,低評級的平台肯定會對結果不滿。”

在商業領域中,遭遇到不認可後,大多數人的反應,就會將輿論引導到“陰謀論”——背後一定是某些人,出於某種目的,惡意攻擊。

就如淘寶店家對任何差評的回複,都千篇一律:要麼競爭對手干的,要麼是競爭對手雇差評師干的。

這也與當下盛行的“權謀學”、“厚黑學”大有關係。

我們總是將商場、職場視作戰場或者叢林,崇尚“權謀”、“攻略”,這些就是廝殺戰場的武器,如果沒有,就會被對手分割而食。

豆瓣上幾部差評的電影,就成了詆毀國產電影——似乎背後有人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黑箱化的商業和文化,都在如此肆意滋生。

ADVERTISEMENT

在最開始,短融網認為此次事件為“惡評”,屬於商業毀謗。

兩者的對簿公堂,實際上也是對司法的一次考驗——讓法律來回答,是否應該有評級,怎麼的評級是公正的?

法院給出了一個有意思的答案:隻要評級系統科學、合理,使用數據真實、完整,主要意圖是從服務投資人出發,而非攻擊對手,就有價值。

薛洪言認為,一個“有足夠的底氣,接受被評級單位和投資人的谘詢與評判”的評級,首先要做到評級規則公開。

其次,是數據的采集應盡可能全面、客觀。

但鑒於行業信息披露的客觀環境,這一點不應苛求,隻要標明數據源或基於同樣的模型對數據進行加工,都是可取的。

“在此基礎之上得出的評級結果,無論準確與否,起碼都是基於同一尺度,對監管機構和投資人都有一定的參考意義,評級本身所要達到的目標也就基本實現了”,薛洪言說。

回來看融360的評級,評級共包括5個大項合計18個小項,每個小項又對應若干可量化或不可量化的指標。

評級分為“主動評級”和“委托評級”兩種。

以美國為例,委托評級必須接受監管,通常由委托方企業付費,請評級機構出具評級結果。

“融360評級屬於主動評級,不為被評對象P2P服務。我們主動收集信息,為金融消費者服務。” 融360聯合創始人陸佳彥稱,融360網貸評級不收P2P平台錢,也禁止工作人員接收P2P平台的錢,且每一期評級都在報告顯著位置公開舉報電話。

因此,法院判決,短融網缺乏充分證據證明融360存在主觀惡意,不是惡評,且要容忍差評。

法院的深度含義,倒是值得玩味——在面對負面言論時,恐怕我們除了一味惡意揣摩對方,一味陰謀論外,也需要看看,自身是否有值得反思和改進的地方。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