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裸出鏡,李彥宏的野外真人首秀能否成功為百度“洗白”?】

ADVERTISEMENT

作者:耿淩波

最近,李彥宏百度因為一檔探險類綜藝節目《越野千里》,再次成為熱議的焦點。節目中Robin與野外生存專家貝爾在淤泥中匍匐、剝耗牛皮取暖、分食半生的動物內髒,上演現實版“茹毛飲血”。在此之前,作為百度的創始人、董事長,中國十大富豪之一,他一向以溫柔儒雅示人,甚至在一開始被貝爾問及家里人對泥土的反應時,回答都是:“他們就沒看過(邋遢的樣子)。”

然而越是外在表現出精致、成熟、理性,就越讓人好奇,接受與自身形象完全背離的挑戰,Robin的出發點究竟是什麼?

很多人願意把這件事歸結到挽救百度形象上,但Robin在節目中的表現卻更指向他徹底改革百度的決心。期間談到百度的2008年,CFO和CTO相繼離開,“一個很大規模的公司,突然就剩下你一個人在管理,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Robin形容那一年是“很難的一年”。“但後來我們還是一步一步地挺過來了吧。”說到這,他用輕鬆的語氣掩飾內心的如釋重負,臉上卻被自豪和倔強占據。

ADVERTISEMENT

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娛樂綜藝秀,《越野千里》在國外被稱為“荒野冒險極限之旅”,而“站在食物鏈頂端”的貝爾,最擅長的就是從擺脫一切物質“束縛”入手,讓真實的人性、態度原形畢露。錄製到最後,Robin褪去了最初面對鏡頭時的扭捏和閃躲,但卻始終保持著露出八顆牙齒、神情靦腆的標誌性微笑。

他說出了上這個節目的唯一目的,“我看著它(百度)從就幾個人,一直成長到今天幾萬人的規模,所以我是無論如何不想看到它(百度)倒下,不管遇到任何困難,我都會盡一切努力去克服。”貝爾總結說,“事實上你是想說‘永不放棄’”,當聽到這四個字時Robin眼睛里的笑意被點燃了。

“‘心’是野外求生中很重要的東西”,貝爾曾告訴他。而在大時代求存中,回歸初心同樣是很重要的東西。於百度和李彥宏而言,“永不放棄”的態度既意味著對過去的“壯士斷腕”的決心,又意味對未來“全力以赴”的意誌。

Robin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只是重塑百度形象的第一步。

百度從何時開始“壯士斷腕”?

在去年接二連三的負面消息轟炸下,百度經營體系曝光,企業公信力受到重創。李彥宏發表內部信,第一次提到“壯士斷腕”四個字,表達了百度進行整改的決心。

2016年1月9日,由“血友病吧事件”引發的“百度病友吧經營權被出售,進行商業化運作”的消息擴散,網絡上掀起大規模口誅筆伐。

2016年5月1日,魏則西事件爆發,就此牽出“莆田系”醫院內幕。國家網信辦針對該事件成立專項調查小組。

2016年5月10日,李彥宏親擬了名為《勿忘初心 不負夢想》的內部信,信中他指出公司從管理層到員工對短期KPI的追逐,使百度的價值觀被擠壓變形,辜負了用戶的支持與信賴。

公開信發布一周後,貼吧商業化廣告位下線了三分之一。

一個在百度工作四年的老兵,知乎答主未央hit寫道,“那位‘死在百度手里的少年’,讓百度受到了道德的拷問。一切好像在向著正確的方向發生了。”

2016年5月23日,百度重拳出擊,主動封禁近70000家文學類貼吧,開啟自救式的未雨綢繆,獲得國家版權局點讚。

文化產業新聞評論道,“無論百度關閉貼吧的出發點如何,但令人欣慰的是網絡文學盜版終於走上零容忍的第一步。”

然而此時縱觀BAT隊列,百度落後確已成為不爭的事實,但這種落後僅僅是信任危機導致大廈瞬間崩塌嗎?

2016年市值500強公司中,騰訊排名第一,市值16000億人民幣;阿里巴巴排名第三,市值15200億人民幣;百度排名第十五名,市值只有3957億人民幣,約占第一名的四分之一。

相較阿里巴巴與騰訊早年間在移動互聯網上的布局,百度的全面轉型來的太晚了,直到2012年以後,百度才宣布開啟全面移動互聯網轉型。

此外,百度員工還給出一個理由,相較馬雲教師出身、馬化騰程序員起家,李彥宏的Leader形象太不接地氣了。

畢業於頂級學府,在華爾街成績斐然,妻子家境顯赫,有氣質、有修養、有情懷、有夢想,幾乎是一個高大全偶像的代名詞。

而真正的面向用戶、討好用戶,對Robin而言,還尚未嚐試。

“來自貝爾的挑戰”成“這屆百度公關”銳變的節點?

於是曆經多次動蕩,百度公司、李彥宏以及百度公關團隊陸續以新形象示人,並開始一系列主動出擊的計劃。

追溯這次冒險之旅,還要從去年7月中旬說起,彼時百度公關首次開通微信公眾賬號,名字就叫:“這屆百度公關”。在功能介紹一欄里調侃道,“我們就是大家覺得不太行的這屆百度公關。”畫風頗為輕鬆、親民,並用自黑賣萌的撰稿口吻、插科打諢的互動方式火速收獲一批粉絲。

一個月後(8月24日),貝爾通過微博向李彥宏發布《越野千里》邀請函。百度公關就此展開發酵,撰寫了一篇《李彥宏該不該接受貝爾挑戰?這屆百度公關熬通宵做了份評估報告》的稿子。文章從評估目的、評估對象、評估依據等八個方面分析了Robin參與該節目的可操作性、影響性。

最終給出結論:建議婉拒,並建議Robin邀請貝爾參加百度的黑客馬拉鬆。文章一經發布就收獲5萬+的閱讀量,後台留言紛紛表示出對“廠長跟著貝爾去吃蟲子”一事的極大興趣。

隨後Robin發帖“打臉”,表示“百度文化說enjoy being challenged,我喜歡那種‘無法預測下一分鍾會發生什麼’的感覺,有機會去未知的領域冒險,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

ADVERTISEMENT

第二天百度公關便就Robin的回應再做文章:《這屆百度公關:廠長,臉疼...》,閱讀量近3萬,有網友留言調侃道,“點讚率達10%,也是沒哪屆(公關)能做得到”。接著在《越野千里》2017開播發布會上,李彥宏千金Brenda首次現身,“替父出征”。成為當天怒刷朋友圈的熱門頭條。

節目播出前一天,百度公關最後發表文章:《李彥宏半裸出鏡,這屆百度公關現出真身!這是什麼節目啊?!》,成為10萬+爆款文章,“廠長”留言被讚4435次。當天,話題“李彥宏究竟為何這麼拚”更登上微博實時熱搜榜。

結果很明顯,從李彥宏頂著刺骨寒風狠狠摔進泥潭里的那一刻,從解剖耗牛屍體披上鮮牛皮的那一刻,從生吞牛心難以下咽到要被逼出眼淚的那一刻,觀眾心里的抵觸,至少對李彥宏這個人的那部分已經消了大半。

而在節目最後,當被主持人問到人生中最恐懼的事情時,李彥宏在“百度倒閉”、“女兒出事”、“死亡”中,毫不猶豫選擇了“女兒出事”,讓觀眾窺探到千億公司老板內心深處最柔軟的地方。

用決心做先鋒,“好產品”才是信用危機的良藥

然而面對未來,整個企業盡快轉型才是核心所在。今年2月,李彥宏發布新年內部信,表示內容分發、連接服務、金融創新和人工智能等四大方向,將是百度2017年重點發力領域。其中的核心還在內容、人工智能和大數據。

有媒體統計,最近一年,李彥宏在公開場合提及人工智能的次數超過500次。實質上百度看重的不是人工智能本身,而是+人工智能。

投資界報道,“某種意義上,百度是希望利用人工智能來全面優化百度現有或即將開展的一系列業務,比如金融+人工智能、O2O+人工智能、內容生態+人工智能等。”

ADVERTISEMENT

在錯過社交、O2O等風口後,李彥宏希望緊抓住百度擅長的技術,占據住了新時代的入口。此外,在內容分發和投資並購上百度也同樣重視,意圖將全產業鏈布局作為發展重心。

為此,新年伊始百度就收購了兩家90後創業公司,包括李叫獸(原名李靖)的“北京受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呂騁的“渡鴉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並分別任命二人為百度副總裁和百度智能家居硬件總經理。

不到兩個月引入2名90後高管,且分別在百度賴以為生的廣告和未來發展重點的人工智能業務,足以看出李彥宏變革現有團隊的決心。

接著百度又引入陸奇為集團總裁和首席運營官,成為百度曆史上權力最大的職業經理人。在李彥宏發表的公開信中,此次任命被稱為,“百度變革的關鍵一步”。

而就在陸奇宣布加盟的一周前,在百度召開的季度總監會上,李彥宏的妻子馬東敏以CEO特別助理的身份宣告回歸百度,負責投資、人力、財務。

二人的加持意味著李彥宏徹底的放權:前者掌管百度業務部門,後者掌管職能部門。

有百度高層認為,如果李彥宏給陸奇充分授權,或許可以穩住百度下滑的趨勢,之後在國際化、AI以及打造產品矩陣等方面發力,百度或可恢複增長、東山再起。

這一系列大動作凸顯了李彥宏徹底拯救和改造百度的決心。今天的百度可以說是中國智能領域的先驅者,也像是被醜聞籠罩信用透支的賭徒。一半是海水,另一半是更加冰冷的海水。

然而造成一個企業現狀的並不在於一朝一夕,百度如此體量的公司,改變需要時間。《越野千里》中有一幕,Robin滿臉汙泥、身披牛皮像個野人,貝爾給他一面鏡子,讓他看看自己。

並告訴他說,“我看到一個願意去面對困境,願意去付出努力的人,一個不是因為個人的成就,而是因為他的內心和品格被人記住的,看看你自己,其實你並不需要做到這樣。”

百度員工在知乎上複盤2016年的種種變故時提到,“當年如果不是3Q大戰,騰訊被360吊打,也不會有騰訊後來的開放與發展;如果不是圍攻天貓事件,天貓也就真的可能“溫水煮青蛙”,被京東超越了。而對於百度,2016也會是這樣的一年。”

希望用戶還願意給百度時間。對於百度人來說,現在的每一分鍾都很珍貴。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