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付費閱讀的“鼻祖”,閱文集團給大家總結了這些“必殺技”

ADVERTISEMENT

知識經濟成為2016年創業大潮中的“網紅”,既有BAT等互聯網巨頭覬覦,亦有各種創業者紛紛湧入這股大潮。2017年,“知識經濟”的這股大潮絲毫沒有減弱,隻不過身份轉變為“知識電商”了。日前,甚至連注冊量超過2000萬的微信公眾號,都傳出要推出付費閱讀的消息,雖然身份在閃轉騰挪,但“閱讀是一門生意”的本質並沒有變。

若論付費閱讀的模式,閱文集團堪稱付費閱讀的“鼻祖”,就連博客時代的“讚賞”模式都比它晚。2003年10月,閱文集團CEO吳文輝策劃了網絡文學界第一套有償閱讀系統——VIP付費製度,該製度一舉讓起點中文網成為當時網絡文學界的NO.1,而網絡文學的VIP付費製度則一直被沿用至今。當然,具體收費模式上已經進化出多種模式,比如按章購買、打賞、全本購買、包月閱讀等。

通過十多年的發展,閱文集團早就成為中國最大的網絡文學內容生產與分發平台,閱文旗下作者約400萬,作品量約1000萬部,QQ閱讀的觸達用戶達6億,而由網文IP衍生出的影視、遊戲、電視劇、電影等市場,閱文集團占據業內遙遙領先的市場份額。

日前,閱文集團大數據中心推出了《2016年網絡文學報告》,這份報告給大家總結了這些“必殺技”。

1.要足夠重視版權保護,並且保證資源的“稀缺性”

受互聯網免費模式的“荼毒”,大家都習慣了各種“拿”的模式,比如,A平台上的內容會被“有心人”利用各種手段放到B平台上去,而B平台上的內容則又被複製到C,最終到全網泛濫成災。互聯網早期對於版權保護、歸屬等問題的處理並沒有那麼嚴格,諸多人均以此做了很多流量較大的網站。有數據顯示,受盜版的困擾,網絡文學行業每年的損失近百億。

不過,隨著“劍網2016專項行動”、閱文集團發起的“中國網絡文學版權聯盟”等活動的開展,網絡文學正版化已經成為主流趨勢。2016年5月份,百度貼吧發布公告稱,暫時關停所有文學類貼吧,這意味著大量盜版的網絡文學作品從貼吧上下架。另外,QQ瀏覽器、UC瀏覽器、手機百度、搜狗搜索APP等平台上的小說版塊,也紛紛開始了付費閱讀路線。

對於得到、36氪等平台來說,其付費閱讀模式之所以能夠起來,重視版權保護是首因,否則,就算內容再好,若是因盜版問題讓其內容在互聯網上泛濫成災,那願意去得到、36氪上去訂閱購買的人數量會大大減少。版權保護的下一步是資源的稀缺性,網絡視頻正是靠著內容的唯一性,讓會員戰略逐漸成為主流。

針對網絡文學盜版問題,閱文集團2016年共計發起民事訴訟800餘起,下架侵權鏈接數十萬條,維權範圍覆蓋數萬部知名作品,這既保證了作者的利益,同時也保證了平台的利益,保證了平台發展的良性規範。

微信公眾號如果推出付費閱讀的話,那麼,就得保證用戶的內容是原創,並且盡可能在微信公眾號是獨家的,若是其他APP/網站上也能看到這些內容,那誰還願意去付費閱讀呢?

2.要想做大,必須舍得“燒錢”投入

微信公眾號是去中心化的,其隻推出相關規則,而其他人想要賺錢的話,得自己去摸索,微信之所以敢這麼玩,是因為微信有足夠大的用戶基數在里面。可其他有中心化的平台不行,其不會像微信一樣擁有8.46億月度活躍用戶,有中心化,就必須要讓更多人有生存的機會

《2016年網絡文學報告》顯示,閱文集團2016年為作者稿酬發放近10億,集團百萬年薪作家超百人,更新五十萬字作者平均年薪達129182元,遠超2016年全國的平均年薪48938元人民幣。還有意思的一個亮點是,中層作者的收入與覆蓋範圍大增。也就是說,閱文集團為作者們的投入近10億,閱文的投入,既能讓作者們賺到錢,更重要的是,能夠讓作者一門心思地進入創作領域中去。對於內容創作者來說,無論從事哪個職業,首先是得有飯吃,其次是能夠賺大錢,再就是因為愛好寫的更多

既然想要吃付費閱讀這碗飯,那麼,就必須給內容創作者們生存的機會,得有真金白銀的投入,不只是口號,不只是流量,不只是“光環”。想想某些平台春節的征文,優秀獎才幾百元的購物卡,內容創作者們如何靠這點錢生存呢?

2015年9月,今日頭條宣布推出“千人萬元”計劃,頭條號平台將確保至少1000個頭條號創作者,單月至少獲得1萬元的保底收入。

2016年3月,騰訊啟動“芒種計劃”,全年給媒體、自媒體2億元的補貼。

2016年11月,百家號宣布將給內容生產者分成100億元現金。

2016年12月,UC宣布投入10億元專項扶優基金,以創作獎金、廣告分成兩種形式對UC平台訂閱號予以扶持。

新聞客戶端產品在對內容創作者的投入和閱文對網文作者的投入,本質上是相通的,即讓更多加入到這個大生態圈的人能夠生存,從而醞釀出更大的生意。而付費閱讀平台如果想要做成“大生意”,就必須像幾大新聞客戶端以及閱文這樣,花大錢去投入,都生存不下去了,模式再好、環境再好也沒用。

3.簡單、方便、易用的創作工具

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如果沒有一個稱手的工具,對於內容創作者來說,也會造成困擾。當前是移動互聯網的時代,但大多數平台仍停留在PC時代,內容創作者依然只能依靠電腦更新,電腦雖然普及了,可是電腦並沒有手機方便。

閱文在這方面做的挺好。其於2015年10月份推出的“作家助手”產品,讓作者能夠突破時間、空間的限制,隨時隨地進行創作。閱文公布的數據顯示,每年有近70萬人在“作家助手”上更新作品。2016年閱文集團新增的網文作品達50萬部以上,直逼2015年全國圖書出版總量,“作家助手”功不可沒。

一個好的工具,能夠讓創作者“事半功倍”,同時也能夠大大提升作者創作作品的數量和質量。

4.保持足夠的黏性和“持久力”

得到、36氪目前采用的模式是按年付費。用戶向平台方付款,即可獲得訂閱的這些大V內容,有不少人都會衝著平台上某些人物去購買訂閱。但這種模式也有一定的問題,雖然用戶付費訂閱了,但用戶是不是每篇都會看呢?就像買書一樣,很多人都有買書的喜好,可是買了書也是丟到書架上做“展覽品”,並未吸收里面的內容,這會導致用戶對購買內容的質疑,買了這些東西真的有用嗎?

網絡文學和當前大家所提到的“知識”以及新聞客戶端的“資訊”不同,其以娛樂性質為主

,更容易讓用戶上癮,而且每一章節的故事情節都是連在一起的,保持了用戶的黏性。而對於作者來說,這種娛樂性質的內容遠遠不像“知識”、“新聞資訊”這類內容嚴謹,來自用戶們的打賞以及連續不斷的稿酬也會間接促進作者保持更新,有“持久力”的內容,再加上足夠的用戶黏性,當然會讓用戶自願用上付費閱讀。

另外,付費閱讀的終極目標是形成大IP,相對來說,大IP的持久力會更長一些,不至於讓內容單調和淪為信息流的“灰燼”。單純的內容要想在後續做更深層次的影漫遊等多元化開發,並將用戶吸引到更為廣闊的領域,是非常困難的。還有就是IP值錢呀,看看閱文就知道了,一個好的IP能值很多錢。

比較有趣的一點是,百科上“付費閱讀”的定義為“B2C模式在網絡小說產業中的延伸”,應該說現在的付費閱讀不只是網絡文學的付費閱讀了,更加多元化的內容,會以付費閱讀的形式在互聯網上呈現。關於付費閱讀,研究研究“鼻祖”閱文還是沒錯滴。

文/郭靜,用心做一個互聯網領域的原創狗。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