錘子科技“破產”後,羅永浩靠什麼養活自己?

ADVERTISEMENT

2月22日,本是個“月朗星稀”的夜晚,然而對於老羅(羅永浩)來說卻“風兒甚是喧囂”。

錘子科技又搞了個“大新聞”,不過錘粉們等來的並不是千呼萬喚的Smartisan T3,而是錘子科技雲平臺研發總監池建強離職的訊息。

大廈將傾

池建強在其個人公眾號“MacTalk”裡撰文宣佈《再見,錘子科技》。文中盡是對自己在“錘子科技”三年工作的總結(負責歡喜雲及其他伺服器端的研發,還包括官網、商城、內部運營系統和各類非安卓軟體),以及對於未來加入“極客邦科技”捨我其誰的雄心。

老羅一個字一個字地閱讀了整篇文章,卻發現隻字未提“老羅”和“羅永浩”,雖然作為“老闆”早已獲悉池離職的訊息,但心中總有些不爽:“MD,這個沒良心的,忘了你當年在部落格上寫《我為什麼加入錘子科技?》時,我說‘你來嗎?’你說‘I do!’的浪漫劇情了嗎?”

老羅放下手機,回顧起了這幾年創立錘子科技的多舛歷程。

老羅好不容易靠自己的影響力湊齊了一撥手機界精英,還買下了曾經摩託羅拉辦公的風水寶地,準備靠“刷臉”在手機圈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沒曾想第一年代工廠(富士康)根本不看自己面子,忙著伺候蘋果爸爸,隨便派了幾個組裝工人,結果這幫人根本Hold不住T1的組裝難度,結果T1長達3個月缺貨,錯過了上市的“黃金時期”,“情懷”出師未捷,價格已遭腰斬。

ADVERTISEMENT

到了第二年,負責T2代工生產的中天信在釋出會前幾日遭遇資金鍊斷裂宣告破產,老闆卷錢帶著小姨子跑了,隻留下一群討薪的員工。為此T2至少耽誤了一個月的生產,外加墊付原代工廠幾千萬的拖欠工資。

到了第三年,T3設計方案被公司內部否決(預計推遲到2017年春季上市),M1/M1L拿不到高通直供的821晶片,只能花錢從隔壁鬧“錢荒”的樂視那裡買來一些庫存。

“屋漏偏逢連夜雨”,負責供應鏈的原CTO錢晨自己都看不下去選擇離職,若不是吳德周接盤,M1/M1L恐怕要胎死腹中。

想著去年年底立下的“今年要賺一個億,五年內進入前五”的Flag。此時迴盪在老羅腦海中的,還是那句“錘子科技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因為站在公司角度來看,簡直可以用為了盈利把所有問題都說通,但是這家公司已經不能再公開宣稱自己天生驕傲了。”

“哎,睡不著可咋辦……”老羅嘆氣道。

在旁人看來,老羅一定是因為痛失了一員大將而鬱鬱寡歡。然而事實卻是已經45歲的他,身體已大不如前,心臟、呼吸都有問題了。

而生性灑脫的他,看著眼前的“爛攤子”默唸:

是時候退出了嗎?

ADVERTISEMENT

另謀出路

反正也是睡不著,老羅坐在沙發上,熟練地又拿起手機、開啟微博,熟練地輸入關鍵詞“羅永浩”,發現有不少“微博問答”的提問。

老羅發現500元一條提問,面對“熱情”的粉絲們仍是應接不暇,除了關於錘子手機的問題,還有詢問老羅的“人生態度”。

頓時,老羅想起了《平民庫裡的百萬富翁》中的臺詞:

“你的經歷,就是最大的財富。”

老羅回憶起自己的人生經歷,高中輟學的他,既“搞過傳銷、倒過私車、賣過大力丸”,也“教過英語、辦過牛博、開過學校、出過讀物、演過電影、倒騰過手機”,更是“砸過西門子、質疑方舟子、手撕王自如”,就連自己的孩子都不是自己親生的(妻子與前夫的孩子)。想想自己也算得上“風雲人物”,動動手指就能賺上幾千塊,也算是一個很好的“副業”。

“畢竟相對於’錘粉’,’羅師粉’的數量可要翻上幾番了”老羅暗自想到。

於是老羅一口氣將問答的價碼一下從500元提高到2000元,他相信“真正的粉絲”無論多貴都會買賬的。況且因為問答的“圍觀”機製,允許其他人在三個月內花1元圍觀,圍觀收入在平臺抽取10%後,由提問者和回答者均攤。

老羅明白自己好歹也是坐擁千萬級粉絲的微博大V,每個問題都能引來成千上萬的粉絲“圍觀”。而提問者也是絞盡腦汁設計問題的可圍觀性,這樣“圍觀”的人多了,提問者不僅能回本創收,回答者也能獲得更高的收入。

發現“致富新大陸”的老羅,嘴角揚起一絲笑意,他覺得今年“掙一個億”的小目標有希望了。

ADVERTISEMENT

黃粱一夢

“既然靠粉絲能賺到錢,那我還搞個錘子?”

靠微博付費問答賺到錢的老羅,覺得只要“刷臉”,就沒有粉絲不買賬的時候。看著早已脫離自己主導、搖搖欲墜的錘子科技,索性一錘子下去,和老羅曾經創辦的牛博網、老羅英語一樣,成為了“歷史”。

沒有了公司的牽絆,老羅打算重回自己最熱愛的演藝事業——說相聲。當然不是在別家的釋出上,因為老羅覺得那樣太Low了。老羅自己承包了一個小劇場,每週兩場相聲專場,場場人滿為患,收入達到百萬級。

轉眼過去兩年,老羅覺得一個人說相聲有心無力,於是創立“羅雲社”,在全國各地開門收徒。又過了三年,他的徒弟們學成出師,活躍在全國各大相聲舞臺之上。

看著徒弟們碩果累累,老羅逐漸退居二線,偶爾參加“今晚有戲”的綜藝節目,拍拍“歡笑相聲人”大電影,接一些減肥茶廣告掙些外快。

五年以後,55歲的老羅想“著書立說”之後功成身退。然而回首自己的人生,還從未在投資界有什麼大成就。鑑於自己的“日本情節”,最終選擇了投資六十嵐千秋的影像工坊,萬萬沒想到六十嵐千秋的“餅”畫的太大,造成資金鍊斷裂,老羅賠得血本無歸。

“人們死後總要歸於大地的。”老羅站在天臺邊上,邊說著邊向前踏了出去。

“呼,原來只是個夢!”老羅從沙發上驚醒,發現手機早已沒電、掉在地上。慶幸的是,這次手機螢幕並沒有碎。

看著窗外升起的一抹朝陽,老羅換好衣服,迎接屬於錘子科技的新一天。

“今天,我們來談談Smartisan T3……”

» IT爆料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