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起源”受挑戰,現代人類或為“多地起源”

ADVERTISEMENT

我們從哪裏來?全球分布的各種現代人類,其祖先都來自非洲嗎?人類有過多少次“走出非洲”?這些問題,既是考古學家也是普通大眾津津樂道的謎題。近日,中國科學院古人類學家、考古學家高星出席多個學術活動,公布他以及這個領域最新的研究材料和動態。結合證據與推理,他堅持相信,“現代人類皆起源於非洲”的觀點並不確切,而“多地區進化”才是最接近真相的事實。

現代人類皆起源於非洲?此說並非終極真理

相當長一段時間以來,社會大眾對“人”的進化軌跡漸漸形成共識,那就是從古猿、猿人、能人、直立人、智人,進化到現代人,大致是這麼一個過程。高星介紹,另一個廣泛共識是,人類最早的祖先起源於非洲;在久遠的過去,人類有過一次意義非常重大的“走出非洲”。但後來,各地的古人類物種悉數滅絕,隻有赤道附近的非洲古人類幸存了下來。他們第二次走出非洲,遍布全球。

“人們爭論的焦點其實是,‘現代人類’是否都起源於非洲。”高星說。

相當一部分人認為,非洲是現代人類即晚期智人的唯一起源地,他們於六萬至七萬年前走出非洲,逐步替代“北京猿人”等原有的本土古老人群。按照這個觀點,現代人類是有別於直立人和早期智人的一個新物種,大概在20萬年至10萬年前起源於非洲。尼安德特人、北京人那些古人類,都因為某種原因消失了。

“包括我們中國學者在內,世界上很多考古學家、人類學家,不同意這個說法”,高星表示。最近,針對我國河北泥河灣遺址發掘新的進展,江蘇中華曙猿跡象的論證,河南舞陽古人類遺跡研究,重慶龍骨坡和寧夏水洞溝古人類遺址研究等材料的系統分析,結合最新的古基因組測序技術,他發現,原來被認為已經消失的歐洲尼安德特人,實際上有4%到近20%的古基因遺存,悄悄保留在我們現代人的基因序列中。

尼安德特人複原圖

“這說明什麼?說明那些古人類演化過程中的重要鏈條並沒有憑空消失,沒有徹底讓位於外來的新物種。”

高星認為,“非洲說”及“替代說”,雖然在學界有相當多的認同,也有相當多的古老人群基因數據做論點支撐,但並不能代表最終的科學結論。隨著新材料新數據不斷被發現被披露,現代人類“多地區進化”及“連續進化附帶雜交”的論述或許更為可靠。

堅持“多地區進化”不是出於民族心理

高星是遼寧省寬甸滿族自治縣人,畢業於北京大學考古學系,現在為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

他透露,自己在高中階段是一個文學愛好者,立誌要報考中文系,但命運安排他進了北大的考古專業。從那以後他常被安排去人煙稀少、環境艱苦的野外實習,與大自然親密接觸,這種生活令他慢慢找到了考古的樂趣。通過一塊塊從雜土里扒拉出來的石器、陶片去探尋古人類吃什麼、用什麼、怎麼生活,這樣的研究讓考古學很有魅力。

“這是一門嚴謹的科學。”高星透露,他曾在一份研究報告中使用了“平分秋色”之類的詞語,結果被導師批評,說科研報告要避免文學色彩過於濃厚,正確的用詞應是“各占一半”。

在多年學術生涯中,高星悟到,總結考古成果、梳理研究心得,用語固然應當嚴謹,但論文寫作仍應追求生動與精彩。

ADVERTISEMENT

考古也曾經給高星帶來驚險刺激的體驗。有一次在山西銅川的一個先秦墓葬發掘中,他們發現一具頭與身體分割的將軍屍體。當時天快黑了,來不及繪圖拍照,周圍又有很多群眾圍觀,為了安全起見,高星抱著將軍的頭顱從人群中撤離了。

“當時我那個緊張啊,倒不是害怕懷里的人頭,而是擔心不法分子把文物搶跑了。”

盡管考古是冷門專業,但它有些課題是絕對的大熱門,比如人類的起源問題,人類在全球的進化遷徙軌跡等等。“這些牽涉到每個人的關切、關懷,屬於哲學的基本問題——我是誰、我從哪來等等,因此,對這些問題的討論和研究,我們一定要慎重,不能嘩眾取寵”,高星表示。

近年來,隨著我國科研水平不斷提高,學者能力和影響力不斷提升,中國國內關於人類起源與演化的探討與爭論,越來越受到海外的關注。高星表示,他們堅持“多地區進化”的觀點並不是民族主義作祟,而是中立客觀研究的持續結果。

高星

露西是1974年在埃塞俄比亞發現的南方古猿阿法種的古人類化石的代稱。露西生活的年代是320萬年之前,被認為是第一個直立行走的人類,是目前所知人類的最早祖先。

本土人類一直居於東亞人種進化的主體地位

讀+:現代中國人的主體,是不是周口店北京猿人的後代?

高星:從中國目前出土的古人類化石、考古資料和古代環境等方面的證據看來,周口店北京猿人與後來出現的早期現代人人類,如山頂洞人等,是有連續承接關係的。比如,它們之間的頭骨演變以及生理發育等方面,都可能找到連續演化的證據。

北京猿人

讀+:但很多人認為北京猿人徹底滅絕了,他們是基於什麼理由?

高星:北京猿人是否徹底消失,本就不是定論,因此推測其消失的原因也莫衷一是。有一種觀點認為,曆史上有過嚴重的冰川時代,導致了遠離赤道的各人種滅絕。但是種種證據表明,末次冰期氣候並不足以導致本土人類完全滅絕。中國古人類頭骨上有很多共同的、連續性的形態特征,同時,一些化石上也出現了常見於西方人群的形態特征。

讀+:具體有哪些特征?

ADVERTISEMENT

高星:研究發現,在中國乃至東亞的近現代人頭骨中,以不同的頻率存在著頭骨正中矢狀突隆、下頜圓枕、夾緊狀的鼻梁、第三臼齒先天缺失、門齒內側呈鏟形等5項特征。這些特征,均不見於非洲近現代人,但可在中國古人類化石上找到近似的特征。這說明東亞近現代人群演化自本地的遠古人類,而與非洲人群親緣關係更遠。

讀+:還有別的證據嗎?

高星:我們還發現,陝西大荔人頭骨眼眶與鼻腔前口之間的膨隆,南京人頭骨高聳的鼻梁,廣東馬壩人頭骨的圓形眼眶和其銳利的下外側邊緣等,這些現在常見於西方人群的形態特征,反映出我國當地種群,曾和外來種群有過基因交流。

包括元謀人、周口店北京人、鄖縣人等在內,所有在中國發現的更新世古人類門齒內側皆呈鏟形,這跟非洲、歐洲人的牙齒特征都不同。這些基因特征是獨有的,很可能來自中國本土種群。北京猿人是現代中國人祖先,我們覺得還有一個重要的證據,那就是大量的文化證據。

元謀人

現代人皆出自非洲的假說,也不是基於化石證據

讀+:你這個證據鏈條是確鑿的嗎?

高星:人類學家的科研工作,不可能像公安局刑偵破案那樣,將中國古人類的演變拚接成一個沒有缺口的環。我們承認,這中間仍然是有漏洞的。但是從出土化石的證據上看,它們之間前後繼承延續的趨勢很清晰。那些現代人是從非洲人遷徙而來的假說,也主要是遺傳生物學家根據現代人類的基因遺傳變異推導出來的,並非來自於化石證據。

讀+:總體而言,中國本土古老人類與東亞現代人之間,是個什麼關係?

高星:以中國為代表的東亞地區人類演化模式,應該是“連續進化附帶雜交”的模式,即本土人類連續演化,古老型人群逐漸演變成現代人群,其間與來自西方、北方、南方的其他現代人群有過融合與基因交流。在這個過程中,本土人類一直居於主體地位,外來人群起到一定程度的改造作用,但沒有發生整體的替代。

讀+:與歐洲、非洲古人相比,亞洲古人有什麼顯著特征?

高星:中國目前已經發現百餘處人類化石的地點,這些古人類化石表現出許多共同點,並且具有連續性特征,這表明這些化石個體同屬於一個種族。在非洲、歐洲和西亞,當地人類使用的石器一直存在系統性的演變和替代過程,但在中國乃至東亞範圍內,舊石器文化卻呈現緩慢、連續發展的趨勢,沒有像西方舊石器文化那樣發生階段性特點明顯的演替。

這些都說明,亞洲古人相較於其他地區的人類可能更勤勞,文明更有連續性。因地製宜、簡便務實地使用工具,最低限度開發生存資源,不斷遷徙尋找新的適宜領地,從而使得新、舊石器工具需要同時被使用。

讀+:還有沒有別的學者持你這種觀點?

高星:早在20世紀90年代,我國的吳新智院士就提出了東亞地區人類“連續進化附帶雜交說”,他的核心論點是,東亞地區自直立人以來,人類進化就是連續的,不存在演化鏈條的中斷,其間未發生過大規模外來人群對本土人群的替代,該地區古人類與外界有過一定程度的隔離,使其得以保持區域特點,在形態上有別於舊大陸西側的人群。

ADVERTISEMENT

東亞古人類化石的特征包括頭骨正中矢狀突隆、下頜圓枕、夾緊狀的鼻梁、第三臼齒先天缺失、門齒內側呈鏟形等特征。此外,還有長方形的眼眶,臉型比較扁平等特點。這和我們現如今大多數中國人的特征比較吻合的,和其他人種之間則區別很大。

“人類起源”與“現代人起源”,是兩個不同問題

讀+:人類祖先究竟有過幾次“走出非洲”?

高星:1987年,美國3位遺傳學家以現生人群的線粒體DNA研究結果推定,並從母系角度追溯,提出“夏娃假說”,認為早期現代人群可能在10萬年之後走出非洲,10萬年之後先後來到歐亞美大陸,即所謂“走出非洲說”,或稱為“替代說”。而歐亞美大陸10萬年以前的居民,因最後冰期氣候惡化都滅絕了。也就是說,現在全世界的居民,都是20萬年前非洲一位老祖母的後代。

2000年左右,又有遺傳學家以現生人群的Y染色體為基礎,從父系角度追溯,提出“亞當假說”,並認為早期現代人群可能不止一次走出非洲。現代人大概在20~10萬年前起源於非洲,其他地區的現代人都是在非洲誕生的早期現代人群向外遷徙擴散的結果。

對於第一次走出非洲,我們目前沒有異議,但所謂第二次、第三次走出非洲,他們是不是就完全替代了原先的本土種群,我們有不同意見。

讀+:這種爭議的意義何在?

高星:“人類起源”問題,與“現代人起源”問題,是兩個不同的問題。學術界普遍認為,中國乃至亞洲最早的人類,也就是北京猿人以前的古人類,是在200萬~180萬年前從非洲遷徙過來的。這是目前一個普遍的共識。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們都來自非洲。

但如果進而認為,作為晚期智人的現代人類,是有別於直立人和早期智人的一個新的物種,他們再次走出非洲,並且完全替代了各地原先的古老種群,我們就有分歧了。我們是20萬年前誕生在非洲的“現代人”的後裔嗎?分歧主要在這里。

讀+:你覺得你的觀念,有沒有受到自己民族出身的影響?

高星:“多地區進化說”並非隻是中國學者提出。該假說最初由西方學者魏敦瑞提出,後經美國人類學家 發展推廣,目前越來越多的歐洲考古學家成為“連續進化附帶雜交”的擁躉。它是目前在已有材料基礎上得出的科學結論,是在諸多假說中最能合理解釋中國古人類化石和考古遺存特點、能最大程度整合各方面證據和論述的學說,而非出自研究者狹隘的民族情感,也絕非少數中國學者的自娛自樂。

當然,該學說尚需更多更系統的材料加以佐證。

現代人起源的真理隻有一個,必將會有新的理論打破目前觀點的對立,而解決這一問題則有賴於多學科的交叉、多方面的證據和各領域優勢的發揮。

一、非洲起源說

較早提出現代人非洲起源說的,是美國的兩位科學家華萊士和威爾遜,他們在1987年分別帶領兩個實驗室通過檢測細胞線粒體內的遺傳物質脫氧核糖核酸發現,現代人祖先可追溯到大約15萬年前非洲的一個女人“夏娃”。“夏娃”的後裔開始由非洲大陸向世界其他各洲遷移。

至於其他各洲的原始人,有一些科學家推斷他們被冰川嚴寒全部自然消滅,也有一些科學家推斷他們全被非洲人的後裔征服並取代。非洲人後裔來到中國的時間,大約是在5~6萬年前,他們來到中國定居下來,生息繁衍,並取代了原來生活在中國大陸的原始人。

二、多地起源說

現代人非洲起源說在歐洲被普遍接受,但是仍然有不少科學家持不同的觀點,尤其以東亞及中國學者的反駁最為有力。他們提出“多地區進化說”。

這個理論的主要觀點是,在100萬至200萬年前,直立人由非洲擴展到其他大陸後,分別獨立演化為現代非洲、亞洲、大洋洲、歐洲人。也有觀點認為,與非洲一樣,亞洲、歐洲、大洋州都是人類起源的中心,它們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曆史來演化的。另外,還有學者在遊離在兩種觀點之間,他們認為在人類從非洲走出的過程中,並不是簡單的取代當地原始人那麼簡單,而是和本地人的在雜交融合中演化進行。

中國專家最主要的證據是,在中國目前發現的古人類化石,有200多萬年前的巫山人、湖北建始人、170多萬年前的元謀人、115萬年前的藍田人、50萬年前的北京人、35萬年前的南京人、30萬年前的和縣人、十幾萬年前的長陽智人、2萬多年前山頂洞人等古人類遺跡。時間跨度從200萬年到1萬多年的化石證據都沒有間斷過,從原始人類到現代人類的演化進展是連續的,以此證明,中國人是自己演化而來的。

讀加原創,轉載請標明出自讀加cjread並附上以下二維碼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