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豆瓣這個過氣文藝青年避難所,狼叔休·傑克曼來了一場“尬直播”

ADVERTISEMENT

豆瓣開直播了。

週三,豆瓣忽然在app端上線預告,稱將在上午10點整開啟《金剛狼3》男主休·傑克曼的新片訪談直播。

10點整,品玩君開啟連結才發現,狼叔還沒出現,取而代之的是@影誌和@餘小島的影評人在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熱場,此時觀看人數從一開始的5000多已猛增至8000多人。

而介面下方banner廣播則不斷提醒著狼叔的出場時間。

在“熱場尬聊”數度冷場之後,兩位主播告退。切換前,二人表示稍後還會再回來。

於是就轉到專訪現場,然而鏡頭中並沒有人,背景音應該是工作人員和狼叔親熱地打招呼。

ADVERTISEMENT

如是尷尬地看了兩分鐘空鏡頭,畫質明顯不如熱場時清晰。

狼叔現身,坐下來對聊,但沒有看鏡頭,而採訪的姑娘則完全沒有出現。

狼叔和女主持人的英語熱聊了大概15分鐘之後,鏡頭忽然黑了,黑了,黑了……

沒有招呼,沒有兩位尷尬男主播的殿後,直播匆忙結束,留下兩萬多觀眾一臉懵逼。

ADVERTISEMENT

沒預告,沒解說,沒互動,沒結尾……觀看人數掉落至6000多人,不知兩萬多觀眾瞬間關掉直播視窗時是什麼心情……

還有哪家直播比豆瓣更車禍現場的嗎?

值得提醒的是,如果算上今天《金剛狼3》男主休·傑克曼的這場尬聊,這已是豆瓣一個月來的第三次直播了——豆瓣於2月19日開啟了一場主題是孟京輝黃湘麗新劇釋出會的直播。為了增加人氣,豆瓣提前幾周在App端開屏介面和首頁輪播介面都進行了做了廣告。而在直播開始前24小時,豆瓣嘗試了輪播文藝紀錄片來吸引使用者訂閱開播提醒。在因為是週日,直到結束,直播室裡還有一萬多人在發彈幕。

但在“過氣文藝青年避難所”豆瓣圍觀了兩次直播之後,我發現槽點無數。

上線時間不固定,完全不顧使用者觀看場景。前兩次直播都在週末,但到了這次狼叔直播忽然變成週三上午十點。大概是趕上了狼叔隨劇組來中國給《金剛狼3》做宣傳,豆瓣好容易逮到專訪機會,就匆忙上線一期直播,但問題是,這個時間的使用者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課——於是神場景出現了:直播的主角心不在焉,直播的平臺心不在焉,看直播的觀眾也心不在焉。

入口不固定,存在感太弱。如果稍事搜尋就會發現,豆瓣的直播至少從一年前的2016年初就開始了,主題包括了第73屆金球獎頒獎典禮、蒂姆·波頓中國行、《驢得水》主創團隊甚至是2017新年音樂會等諸多主題的直播活動。但不論移動端還是Web端,豆瓣都沒有為直播開闢固定入口,隻在App開屏、首頁輪播banner或資訊流中做廣告。而因為沒有“回播”功能,在直播結束之後,豆瓣會很快關閉相關入口,以至於經歷了這麼多次直播,還有大批豆瓣使用者沒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甚至不知道還有直播功能。

ADVERTISEMENT

不像直播,更像釋出會。檢視歷次豆瓣直播主題不難發現,大部分直播更像是新聞釋出會或明星打通告:熱鬧一下,各自散去,沒有任何意義(這大概是豆瓣不提供回放功能的最充足理由了)。雖然每期話題和主角都足夠文藝,但這種主角隨意換,沒有互動,沒有打賞,強製開啟彈幕的直播,可謂完美避開了當下移動直播行業的所有賴以生存的特性。

直播不打賞,故意不想盈利嗎?打賞應該是時下各大直播平臺最直接的盈利方式了,使用者開心,主播躥紅,平臺賺錢,這沒有什麼可羞恥的,更何況是文藝好面子的豆瓣。過去十幾年,豆瓣從有口皆碑的小而美的“慢公司”,2011年前後,阿北曾說“如果願意,豆瓣可以很快盈利”,但事實上豆瓣既沒有盈利思維,又放任了移動網際網路黃金時代從眼前溜走,還錯過使用者最活躍的時期,如今豆瓣忽然跌落為眾人眼中“做什麼都慢一拍”的負面典型,甚至被投資圈引以為戒。現在,豆瓣想賺錢都吃力。

沒什麼存在感的豆瓣直播,其實隻是豆瓣近年來各種試驗性產品的一例,在視訊化方面,豆瓣電影還曾從去年9月開始,推出了一個名為《瓣嘴》的綜藝欄目,主題是“名人迴應豆友影評的脫口秀”。截至2月10日,《瓣嘴》已經出到第6期,播出平臺分別是B站和騰訊視訊,不過看每一期視訊的點選量,B站最高不過1萬,騰訊視訊最高45萬……

#慘淡#

或者,對豆瓣來說,這些沒什麼存在感的試驗品,即便關掉也不甚可惜,畢竟像阿爾法城和小站這種曾經紅過一陣子的產品,也都關的關,散的散了——唱衰豆瓣並非政治正確,但拜託豆瓣做事用心點兒,別讓使用者都看不下去了。

» PingWest中文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