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密圈的誕生:又一場知識變現的實驗

ADVERTISEMENT

知識變現是屬於大 V 的遊戲,所有人都這麼想。無論是知乎 Live、得到還是小密圈,最受歡迎的永遠都是那幾個人。

「然而我不相信有絕對的權威,也不相信這種單方面的灌輸能為我帶來多麼大的改變。」

說這話的人名叫 Laurence,他在有讚工作,平時主要負責互聯網廣告和商城服務等產品和推廣業務。平日里,Laurence 都會花兩個小時的時間去閱讀科技新聞,「我每天會看大概幾十篇文章,看的比較快,主要關注科技互聯網圈的一些發展和趨勢。」

2 月 17 日晚上,Laurence 第一次在朋友圈推薦了自己的小密圈,在自己的公眾號里他這樣寫道:

「我會每天在這個圈子提供至少五條互聯網科技方面的訊息,圈子成員也同樣可以提供,不能保證都是最快的,但最重要的價值是圈內成員對於這些互聯網科技事件的討論和觀點。」

第一天,80 人加入了,因為是付費圈,Laurence 因此賺了一萬多。

但這樣的順利反而讓他感到一種壓力。

ADVERTISEMENT

「這種機製就和得到一樣,是在一次性賺夠未來的錢,所以,作為圈主,你必須一直保持穩定且高質量的輸出,這比運營一個自媒體公眾號其實簡單不了多少,而且,我有時會想,如果小密圈對於圈主沒有篩選和控製的話,誰都可以建,豈不是很難把控質量?」

這些疑慮並非沒有道理,但現階段,小密圈還沒能想到這麼遠,它目前還仍然隻是一個替創作者連接粉絲、運營社群的工具。

一個文科生的兩次跨界之旅

吳魯加是小密圈的創始人,他非常相信凱文凱利提出的「一千位鐵杆粉絲」的觀點,即,任何從事創作或藝術的人,例如藝術家、音樂家、攝影師、工匠、演員、動畫師、設計師、作家等,隻要能獲得一千位鐵杆粉絲,就能夠生活無憂,自由創作。

在他看來,小密圈就是一個為創作者連接鐵杆粉絲的工具,這個工具應當既可以給社群中的人帶來價值(知識、人脈、娛樂等),又可以給工具使用者帶來利益(財富回報、知識沉澱、滿足感、影響力等等)。

社群的好處吳魯加深有體會,因為他就是在社群里認識了曹政、黃鑫、馮大輝等一眾好友。

在投身於移動互聯網創業大潮前,吳魯加一直從事信息安全方面的工作,有趣的是,大學時,他學的卻是一個純文科專業,秘書與公關。

ADVERTISEMENT

1997 年,互聯網剛剛進入中國,吳魯加在喇叭廠找了一份銷售的工作,為了方便記賬,公司給他配備了一台電腦。

那時他對互聯網就已經十分感興趣了,公司電腦不能聯網,他就自掏腰包為公司電腦連了網線。那時,每個月光網費就能花掉他 2000 多元,因為心疼錢,每次他都會迅速的打開十幾二十個網頁,斷線看完一輪資料後,再打開十幾二十個。

「那時每次上網都控製不住時間,因為我實在是有太多問題想知道了。」

就這樣,靠著上網查資料,文科生吳魯加一步步闖進了信息安全領域,並結識了許多圈內好友,那時 QQ 的前身 OICQ 都還沒出現,大家就通過 IRC 來聊天(一種通過網絡的即時聊天室)。

這應該是中國最早的一批極客社群,吳魯加也是在這里認識了自己合作了十多年的創業夥伴,黃鑫,兩個人打從認識起就一直保持著密切的聯系,他們還和十幾位朋友一起創建過一個信息安全網站,名為安全焦點。

黃鑫(左一)和吳魯加

2005 年,黃鑫和吳魯加在不同公司,兩人都覺得做起事來頗有些內耗和製肘,就在電話里約好,如果一個月後,現在的工作還是沒有任何改變,就辭職一起創業。然而,還不到兩個禮拜,吳魯加就收到了來自黃鑫的十幾箱行李。

ADVERTISEMENT

「黃鑫是真的把他整個北京的家都打包寄給我了,所以我也就咬咬牙直接辭職了。」

創業的最初兩年,吳魯加還是靠找朋友借來的 15 萬過的日子。

但第三年,他們就靠一款名為鐵卷的專門給電腦加密的工具獲得了成功,直到去年,鐵卷的銷售收入還有 1000 多萬,可見其生命力。

然而,2014 年年底,吳魯加和黃鑫卻放棄了這款如此穩定的產品而將目光投向了移動互聯網領域。

談及原因,吳魯加說道:「這種感覺就像你已經做成了一件事情,這件事情能帶來持續的營收,你知道你肯定能靠它吃飽飯,但你又有了一點厭煩,因為另一半的世界已經翻天覆地了,你卻隻能守著自己的飯碗心癢難耐。」

並且鐵卷這個產品本身也讓吳魯加不太舒服,「我覺得它在很大程度上有點違反人性,作為老板,我當然是不希望商業機密被泄露,但是,假如我從一開始就已經在所有員工的電腦里預裝了這個東西,它是不是代表了我天然就不信任你?這種感覺其實很微妙,作為一個領導導向的產品,鐵卷會讓很大一部分員工對我們有對抗心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