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罵搶手機該管,“創業掃碼”誰來管?

ADVERTISEMENT

原標題:辱罵搶手機該管,“創業掃碼”誰來管?

3月5日,網上開始出現一段刷屏的視頻,視頻內容是一個說著疑似北京口音的小夥在地鐵上當眾辱罵兩名女士,並在地鐵進站後對一名女士進行推搡,最終將其推下地鐵。

據當事人的微博稱,當時上述兩名女士找該男子掃碼(也就是“麻煩可以掃一下碼支持創業嗎?”),該男子多次擺手示意拒絕,但兩名女士仍堅持想讓其掃碼,最後導致爆發衝突。

視頻曝光後,該男子摻雜濃重的外地口音的北京話和視頻拍攝者的微博成為此事的“突破點”,由此導致“外地人抹黑北京人”、“微商擺拍造熱點”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

同時,警方第一時間對此事介入調查,並詢問了當事人。

微商擺拍一說暫且不論,公共場合當中口出髒話而且試圖通過抹黑“北京人”來掩蓋自己,這絕對於情於理都不合適。

可話說回來,辱罵、搶手機該管,創業掃碼誰來管?

真假難辨的地鐵創業者

這個現象並不罕見,甚至可以說,有地鐵乞討者的地方十有八九會出現創業掃碼者。而這些,大部分都是微商、傳銷類。

ADVERTISEMENT

“不好意思,打擾您一下,我在創業,希望您能掃碼關注我一下。”是這些掃碼者的“標準話術”。此前有乘客反映,僅僅五十米的路程,同樣的話,他被問了七遍……

)、微商的個人微信,掃碼者也多數是一些年輕的姑娘。這些人大多出現在非上下班時段的地鐵上,專挑玩手機的乘客,並且每隔幾站就會換乘。

掃碼者有的是在為自己開拓客戶,比如微商。有的,則是為商家服務,“無論兼職還是全職,掃微信都是最主要的,掃一個1塊錢。”月入過萬並非傳說。

因此,這些所謂的創業人員,一部分隻是商家的“地推”。其中,還摻雜這一些做傳銷類工作的人。

這些人多是來自一些提供減肥、增重、養生等業務的“俱樂部”,新進入者要接受培訓,講師則慷慨激昂的講述“掃碼創業,勤勞致富”的美好願景。

比如,曾有文章披露位於通州的一俱樂部售賣康寶萊奶昔,最便宜的一個療程也要5000元。下線每天拚命在地鐵掃碼並發展自己的下線,“等我積累足夠多的客戶,我就能自己開俱樂部了。”

就目前的法律法規而言,並沒有對地鐵“行乞”“掃碼”作出明確規定,隻是在地鐵中會時常聽到拒絕地鐵行乞者的提醒。

飆髒話、地域黑是素質問題,沒的說,必須堅決抵製。可是,遊走在法律法規之外且沒有多少道德束縛的“掃碼者”“創業者”是同情、抵製還是任其在地鐵、街頭髮展壯大?

“掃碼者”或成“一害”

ADVERTISEMENT

就目前有關“掃碼者”的明察暗訪來看,“康寶萊奶昔直銷”似乎在其中占了相當大的比例。這種直銷類似於傳銷,但並不會要求先交錢再加入,而是要求先試用產品(大約每月需要3K左右)。

一旦掃碼成為好友,整個朋友圈將充斥雞湯文和減肥瘦身……

不少網友曾表示,聽到是創業者,又是在北京、上海等這些弱肉強食的城市,不由得會產生一些惺惺相惜的感覺。但掃過之後發現不是減肥雞湯文就是相關產品的推銷,如此反複幾次,最初的憐憫變成了嫌棄和厭惡。

而且,隨著基於二維碼進行手機、個人信息獲取等案件的頻發,這些來曆不明的二維碼也成了乘客眼中的過街老鼠。

以至於。辱罵、搶手機事件爆發後,許多網友開始對掃碼者口誅筆伐。

ADVERTISEMENT

筆者此前在乘坐5號線時,曾看到一位身材瘦削的小夥,熟練的將印有“麻將機、撲克牌”的小卡片卡到地鐵門裝有電視的一側(每次兩張),依靠柔韌的身段,熟練的在人群中穿梭。

也許,這些掃碼者手中的二維碼也是這些小廣告的變種,拓展客戶數量的同時,加重了對乘客的騷擾。

此外,將“傳銷”“營銷”披上創業的外衣對於那些真正的創業者也是一種傷害。

“掃碼者”透支了“創業”的正能量

無論創業方向的對錯、規模的大小,國家“萬眾創業”的口號擺在那,這都是被政府和普通百姓所支持的。

創業是一個正能量的事,無論是張旭豪、戴威這樣的當紅小生,還是餘佳文(超級課程表)、王凱歆(神奇百貨,現在做微商)、馬佳佳(泡否)這樣或創業失敗或充滿爭議的90後。

創業讓他們變得獨立,獲得成長。

年輕人創業的故事聽多了,使得我們對於那些能夠成就一番自己的事業的人充滿豔羨。以至於“掃碼者”喊出“支持下創業吧”的時候,多數人都會選擇支持。

可是,現在呢?每一個“創業二維碼”背後都是一群如狼似虎的微商或傳銷,這些人在收人頭、發展自己的下線,最初的同情和支持瞬間化為滿腔的怒氣,甚至有人想罵聲麻麻批吧……

如今,在地鐵里“禍害一方”的掃碼者任在堅持自己口中的“創業”,可又有多少是真的值得我們支持。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