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介面臨重複性危機:超過70%的科學家無法成功複製前輩實驗?

ADVERTISEMENT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科學界目前正面臨“重複性危機”,超過三分之二的研究人員在嘗試重複另一位科學家實驗時均以失敗告終。然而,能夠重複的實驗恰恰是臨床醫生和藥物開發者們在進行臨床前研究的堅實基礎,這樣的結果令他們極為沮喪。

免疫學家蒂姆(Tim Errington)博士是弗吉尼亞大學開放科學中心的實驗室“重複項目”的負責人。該項目試圖重現五個具有裡程碑意義的癌症研究成果。“這個項目的想法是做許多實驗,並且通過做完全相同的實驗來看我們是否可以得到相同的結果。”

如果你認為這種事情很簡單,這是可以原諒的。畢竟實驗應該是可複製的。

作者在文獻發表前已做過實驗,而你要做的僅僅是閱讀文字中的方法部分並按照說明操作即可。

然而可悲的是,重複性實驗似乎沒有什麼進展。經過多年的精心研究(該項目於2011年推出),該團隊只能確認其中兩項原始研究的發現。另外兩項被證明是無確定結果的,而第五項,團隊在複製其結果中失敗了。

ADVERTISEMENT

“這令人擔心!因為複製,本應該是科學完整性的標誌之一。”蒂姆博士說,他對在科學文獻中發表的結果是否可靠的關注已持續了一段時間。

去年夏天《自然》雜誌上發表的一項調查顯示,超過70%的研究人員在試圖重現另一個科學家的實驗時都失敗了。

馬庫斯·穆納福(Marcus Munafo)便是其中之一。如今他已是布裡斯託大學生物心理學教授,而當他還是一名博士生時,他差點因為沒能重現一個關於焦慮的教科書研究而放棄他的科學職業生涯。

“當時我出現信心危機,我認為也許是我的個人原因,也許是因為我沒有好好學習,也許我生來就不是當科學家的料。”

然而事實證明,這個問題與馬庫斯的科學無關,而是與科學文獻在呈現時為了看起來更為清晰明瞭、成果更為穩固,而進行的“整理”有關。

“麻煩的是,這種情況會讓你對這些證據感到樂觀,因為釋出的結果往往是最有趣、最令人興奮的、新奇搶眼,而且是意想不到的結果。”

ADVERTISEMENT

在劍橋大學Sainsbury實驗室主任達姆(Dame Ottoline Leyser)看來,實驗難以被重複,並不是一種欺騙,因為欺騙是相對容易被發現並遏製的。她說:“我認為這是高風險,高回報的結果。”

“這種現象的存在和社會風氣有關,人們對實驗結果影響力的關注超過了對實驗結果本質的關注,人們更喜歡華而不實的發現,而不喜歡枯燥的實驗,而後者卻恰恰是大部分科學的本質所在。”

她說,這種現象是由於資助機構想要抓住爆炸性成果來獲得利益,同行評議期刊想發表最令人振奮的突破,而研究所和大學更是以獎金、論文發表和研究者自己的誌向來衡量成功。她認為,“每個人都該為這種現象承擔一部分責任。”(紅星新聞記者 王雅林 實習生 彬瑪娜姆)


» 紅星新聞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