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從窮小子到千億身家,他的人生就像狗血TVB電視劇

ADVERTISEMENT

什麼?中國首富又要換人了?

之前不是王思聰他爸王健林嗎?

但是這個地位岌岌可危啊!

在連續五個漲停後,

順豐控股當家人王衛的身家一度超過馬雲爸爸

直逼王健林

這兩天順豐股價下跌

王衛似乎衝擊首富無望

但是卻不妨礙大眾對他的關注

尤其他像TVB電視劇一樣狗血的人生經歷

逐漸為人們所瞭解

書香門第卻跑去當“水客”,低價製勝壟斷深港快遞業!

1971年王衛出生於上海,父親是一名空軍俄語翻譯,母親是江西一所大學的老師。7歲的時候,王衛隨家人移居香港。高中畢業之後,王衛沒有繼續升學。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受鄧小平南巡的影響,香港大約8萬多家製造工廠北移到了大陸,其中5萬多家在珠三角地區。大量工廠北移催生了“前店後廠”模式,香港與珠三角信件往來頻繁。因為分屬不同的關稅區,往往郵寄要花上兩三天。萬一有急件,人們根本等不起。

▲上世紀90年代的香港

那個時候,經常往返於香港與大陸的王衛有時會受人之託,捎帶貨物出入境——這種行為就是我們如今所熟知的“水客”。慢慢地,東西越來越多,當用拉桿箱子也裝不下的時候,王衛開始意識到這是一個商機。

1993年,從父親那裡借到10萬元港幣後,22歲的王衛與5個夥伴合作在廣東順德成立了專送快件的公司——這一年,快遞行業的另外兩個大佬申通與宅急送也先後成立。

▲順豐發跡地砵蘭街,現如今是有名的紅燈區...

由於業務繁忙,人手不夠,王衛不僅自己白天自己出去送快遞,晚上更是忙到深夜分揀快遞。在當時順德並不是很發達的街道邊,會有一間燈光昏黃閃爍的小屋子,王衛帶著幾個人默默地在其中整理快遞包裹,窸窸窣窣折騰到很晚。

剛剛起家的王衛,依靠“割價搶灘”策略,用低於市場均價30%的價格攬貨,吸引了大批中小商家,賺到到了第一桶金。

ADVERTISEMENT

到了1997年,順豐悶聲不響地壟斷了70%的深港貨運,年收入上百萬,而這一年王衛才26歲。

敢為人先,大刀闊斧改革卻遭黑道追殺

眾所周知,國內直營的快遞公司只有兩家,一家是中國郵政旗下的EMS,另一家就是順豐,而其他的都是採取加盟製的模式。

直營與加盟的區別就好似中央集權與分封製,直營的權力在總公司手裡,而加盟的權力就散落在加盟商的手上。

就如同所有公司一樣,順豐在發展的初期採用的也是加盟製度,這讓順豐在資金有限的情況下也快速地擴張到全國。但漸漸地,暴力分揀、打著順豐的招牌做私活甚至挖順豐的牆角另立山頭等現象愈演愈烈,加盟製度的弊病成為順豐發展道路上的絆腳石。

▲快遞業亂象

管理上的混亂讓彼時已經退出公司日常管理運營的王衛,重新出山進行改革——像EMS一樣變成直營模式。

2000年,王衛開始對各地加盟商展開轟轟烈烈的收權運動,將地方站點的經營權收歸自己手中。在加盟商看來,這個舉措完全損害了他們的利益,當然會遭到抵抗。更有傳言稱有人僱傭黑道殺手刺殺王衛,以至於現在王衛身邊永遠都有保鏢隨行。

2002年,王衛收權成功,順豐正式從加盟製轉為直營製,這讓順豐和國內的其他民營快遞公司產生了根本區別,加盟製的那些混亂狀況再也沒發生在順豐身上。

▲深圳順豐總部

慧眼如炬,趁勢崛起

2003年非典爆發,面對SARS的襲擊,多數人被困在家內,而要想不出門就買到自己所需的東西只能依賴網路,原本的公共危機卻變成了網路電商的發展機遇,也成為快遞業最大的發展機遇。

王衛發現,當貨物達到一定數量後,飛機運輸與汽車運輸的成本相差減小,那為什麼不使用更快的飛機來送快遞呢?

趁著SARS期間航空公司生意蕭條、航空運價大跌之際,順豐與揚子江快運簽下合同,成為國內第一家使用全貨運專機的民營速遞企業。順豐的送貨快,也成為人們選擇它的一大理由。

2003年之後,順豐的貨量增長迅速,每年增速都在50%左右。迅速增長的貨量形成的規模優勢,抵消了包機增加的成本。這種良性迴圈,又進一步鞏固了順豐在速度方面的優勢。

ADVERTISEMENT

為了減少航空公司的製約,同時提升自身的服務質量,順豐2007年開始準備籌建自己的航空公司,在2009年拿到民航局的許可證,並在2010年投入運營。

除了率先使用飛機來送快遞,王衛還率先在快遞行業引進了巴槍。經常收寄快遞的人都知道,快遞員手上都有個pda一樣的掃碼槍,它能夠快速掃描包裹上的條形碼,通過網路上傳包裹狀態到順豐總部;同時通過巴槍還能確定快遞員所在位置,通過巴槍分配快遞業務。

初代巴槍是韓國進口的,每把價值7000元,對於當時有十幾萬員工的順豐,這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後來王衛找到清華大學合作研發新式巴槍,擁有更智慧的功能,不僅節省了成本,也讓順豐領先其他友商進入資訊化時代。

悶聲發大財,狂拒投資,和馬雲“相愛相殺”

1997年香港迴歸之前,中鐵快運希望通過鐵路開啟香港的快件市場,但這時中鐵快運才發現當地已經有一家企業壟斷了幾乎所有通港業務。

更搞笑的是,2002年順豐完成直營化改革後,深圳市領導是在北京參加郵政部門的會議時候才才知道自己的城市有一家行業龍頭企業。

在順豐公司內部,王衛也是個神祕低調的人。公司年會不允許給老闆拍照,就連企業內刊《溝通》,也從未出現過王衛的面孔。

▲左為王衛,網路上他的照片屈指可數

企業內部尚且如此,更遑論在公開的媒體上了。迄今為止,王衛隻在媒體上出現過一次。2010年春天,王衛花3億5千元港幣購買了香港九龍塘喇沙利道的一塊地皮,自建兩棟4層樓高的獨立屋,附帶獨立泳池。這樁打破同區地產價格記錄的買賣引起了《壹週刊》記者的注意。最後,狗仔隊終於拍到了王衛的照片,文章以《水貨佬做到買屋仔,買757飛機》為題發表。(有興趣的小夥伴可以去搜來看看)

不僅為人低調,王衛對於自己建立的公司也是十分堅定,曾經拒絕過很多巨頭的橄欖枝。早在順豐剛建立兩年的時候,國際快遞巨頭天地快運(TNT)為了進入中國市場,就曾盛傳要收購順豐,但最後TNT收購的是另一家公司,這個傳聞不了了之。

▲被TNT收購的華宇物流,即如今的天地華宇

2000年後進入高速發展期的順豐,又被聯邦快遞(FedEx)看上了,FedEx願意出資五六十億收購。順豐當時的年利潤才十多億,但是王衛依然拒絕了。

▲聯邦快遞後來收購了大田物流

2003年的時候,馬雲曾在香港兩次邀見王衛,想要阿裡巴巴與順豐聯手。但順豐當時忙於和申通、圓通爭奪市場,王衛無暇顧及其他於是拒絕了馬雲。

等到2008年順豐佔據全國市場份額第二的時候,王衛為了擴充套件業務範圍,開始重視阿裡。他飛到杭州想要尋求阿裡的合作,但是此時阿裡已經發展到順豐的地步,因此馬雲拒絕了王衛的合作。阿裡後來組建了菜鳥物流網路,而順豐也從2011年開始進入電商領域,兩人簡直“相愛相殺”!

說了這麼多,其實也只是王衛人生的幾頁而已。再說下去就沒完沒了啦!

王衛的首富地位,是由一群普通人創造的。中國7億多網民每單20多元的快遞需求聚在一起,讓順豐斬獲了575億元的年收入;十多萬名快遞小哥騎著電瓶車,櫛風沐雨、走街串巷,將數以十億計的快遞從天涯送到海角;而在資本市場,一群外界永遠也不可能知道名字的遊資大佬,則將順豐的股價從一個不可思議的位置,推向了另一個更加不可思議的位置。

成功的人總是那麼相似

卻又各有不同

你怎麼看待他的成功呢?


» 創客星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