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萬年前,私有財產製與原始農業是如何共同演化的?

ADVERTISEMENT

農業出現以前,採用遷徙狩獵者們採用的是族群中平均分配——遷徙的生活方式和分散的資源讓劃分財產到個人和小家庭都很不可行。大約1.2萬年前農業的出現,相對於狩獵來說並不具有生產力優勢,農業的出現需要一個全新的財產分配方式——私有財產製。於是,農業和私有財產製這對互相輔佐缺一不少的新模式是如何出現的就成為了一個類似“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困惑。

美國聖菲研究所的經濟學家塞繆爾·鮑爾斯(Samuel Bowles)和韓國慶北大學經濟學家崔成奎(Jung-Kyoo Choi)使用氣候、考古學等資料建立一個模型,模擬更新世晚期和全新世早期的環境,解釋農業和一個有利於農業的財產權體系如何聯合出現。文章發表在5月14日出版的《美國科學院院刊》(PNAS)上。

研究者採用的演化博弈論與數學建模相結合的研究方法,在史前歷史的研究中是非常創新的,鮑爾斯向果殼網表示,這種創新的研究方法在想要結合世界多地的資料以及結合分析技術、文化和製度的考古學家們中反響良好。在鮑爾斯的模型中,有兩個大前提:

1.農業需要私有財產製。農業需要私有財產製的例證在現代仍然可以找到:至今還沒有進入農業社會的馬來西亞的Batek部族依舊維持著平均分配的財產製度——所有的自然資源都無主直到採集,而超過採集者家庭所需的所有食物都會被在部落中平均分配。當兩個Batek男子發現了可以種植的水稻他們試著耕種了一些,但到了收穫的時節,部落中的其他人很自然的就把稻田裡的糧食都收割了在部落中平分。類似的情況在南非的!Kung族人和委內瑞拉的Hiwi族人中都有出現。在一個狩獵採集的社會中,一個獵人如果試圖將自己獲取的獵物隻留給自己的核心家庭,是一個對於社會規範的極大違背。

2.私有財產製需要農業。隻有當單位面積的土地足夠高產時,分劃財產和維護個人財產權才有意義。遷徙的狩獵採集者的野生食物來源是如此的分散而不固定,在遷徙採集的社會中行使私有財產製會大大增加部落成員之間的矛盾。

鮑爾斯的模型結合了現有的考古學、生物學等證據,採用了更新世晚期和全新世前期前後4萬年的地表溫度資料,預估了遷徙的頻率,不同族群之間的競爭等當時小規模人類社會活動的特點,來模擬新的財產分配製(私有財產製)和新的生產方式(農業)可以出現的條件。模型中有三個階段,分別是生產、分配和文化更新。生產有兩種方式:狩獵採集或農業。這兩種生產方式有4個區別:1.狩獵採集的生產力更高。2.農業需要提前的勞動投入,但如果其他人來爭奪有可能失去;3.農產品可以被很好地劃分歸屬權而獵物和採集的食物不可以;4.因為農業是固定的,所以更易受變化多端的天氣影響。

獨立於生產方式的分配方式有3種:分享者、佔有者和公民。“分享者”見人分一半,如果對方表示物品是屬於他的,分享者會把所有的東西都給對方。“佔有者”把獲得的所有食物都據為幾有,沒有食物的佔有者會和其他佔有者爭奪食物,但農業獲得的食物和狩獵採集的食物相比更不易被奪走。“公民”在遇到分享者和其他公民時的行為和分享者是一樣的,但是如果公民遇上了一個不願意分享的佔有者,就會和群體中的其他公民聯合起來聲討佔有者。公民數目越多,聲討的成功率就越高。這些互動不僅在個人層面發生,在相同民族語言的部落之間也會發生,或是暴力的鬥爭,或是高回報的部落侵佔低迴報的部落。同時,每一代的個人都有移居到別的部落的可能。

ADVERTISEMENT

在文化更新中,個人會和所在族群中佔優勢的一個長老搭檔,如果長老的生產或分配方式的回報更高,這個個人就會採用和長老一樣的生產或分配方式。如果兩個部落互動了,輸的那方就會被分配一個來自贏的一方的長老,生產和分配方式也會被更新成贏方的模式。

這樣一個模型在1000次執行中,農業和私有財產製成功取代了狩獵採集和平均分配隻有31次,同時成功地重現了被廣為研究的農業出現的案例的時間。世界上獨立出現農業的次數其實並不多,農業的廣泛分佈更多是擴散的結果。眾多考古證據表明,雖然在農業剛出現時,生產力並不優於狩獵採集,但如果一個部落能夠同時採用了農業和私有財產製,食物分配的矛盾會減少。並隨著定居和養育孩子的優勢逐漸顯現,以及農業生產力的不斷提高,農業水平更發達的文明會逐漸擴張,吞併那些狩獵採集的文明,例如歐洲人到達澳大利亞、南非的西開普省、美洲的加利福尼亞地區。這些有著絕佳農業生產條件卻在殖民者到達之前沒有出現過農業的地區,也正是農業和私有財產製共同出現的機率並不高的一個佐證。

鮑爾斯在採訪中向果殼網表示,他對於農業在拉丁美洲、澳洲和新幾內亞等地區的發展和著名的地理學家賈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的觀點有分歧,戴蒙德的觀點是這些地區沒有出現農業是由地理結構決定的。鮑爾斯認為這個模型不單可以用來研究農業的出現和財產分配製度的關係,未來也可以用在工業革命和財產分配製度的關係上。這篇研究的審稿人,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考古學家布魯斯·溫特豪特(Bruce Winterhalder)也表示, 這個模型展示的資料是如此的詳細,在今後的考古發掘中可以和發掘出來的證據進行直接的比較,看看這個模型的適應廣度如何。

資訊來源: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Coevolution of farming and private property during the early Holocene

[email protected] 對於這篇文章的幫助。

» 果殼精選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