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做直播一年了,上面的暴力內容有些多

ADVERTISEMENT

國內直播已經過了火熱階段,如今開始退燒,但國外的直播卻一直沒能真正成為熱潮,哪怕是 Facebook 這樣的巨無霸,在直播領域走得也相當不順。

去年年初的一個週四,馬克·紮克伯格一聲令下,Facebook 各個部門抽調出來的一百多名員工隨即開始了“閉關(Lockdown)”項目。這是當時紮克伯格心中 Facebook 的頭號任務,兩個月之後的四月份,Facebook Live 上線,紮克伯格在自己的 Facebook 上說,這是我們交流方式的重大改變,它將提供新的機會,把人們連線在一起。

按理來說,承載著這麼重要的產品,應該多打磨一段時間再上線,但 Facebook 已經等不起了。去年七月,紮克伯格稱視訊已經成為 Facebook 的核心,但圍繞直播的爭議卻從未停止。

暴力內容是 Facebook 面臨的一大挑戰。根據《華爾街日報》統計,人們用 Facebook 至少直播了 50 次暴力行為,包括謀殺、自殺等。很多人要求 Facebook 對這些內容加以幹涉,但幹涉的尺度卻很難把握。去年 7 月,明尼蘇達州女子 Diamond Reynolds 直播她男友遭到警察槍擊奄奄一息的樣子,但 Facebook 刪除了這段視訊,隨即遭到廣泛指責。Facebook 解釋說是出現了技術故障,隨後恢復了視訊。

ADVERTISEMENT

紮克伯格似乎仍然相信,攝像頭將會是未來資訊分享的主要方式。但他在上個月的公開信中也承認,去年的社群管理出現了不少複雜的問題。

Facebook 至今仍然是社交網站毫無爭議的王者,但它在年輕人當中的地位卻遭到了 Snap 的挑戰。Snap 閱後即焚功能成功吸引了一批想與成年人劃開界限的年輕使用者,而且,在日常交流時候,照片和視訊傳遞資訊的效率要高很多。

不過 Facebook 並沒有單獨為直播開發一個平臺,而是將直播作為資訊流的一部分。在直播期間,只有關注使用者和自己的好友可以進行觀看,而一些媒體也利用 Facebook Live 進行新聞事件的直播。換言之,Facebook 的直播以記錄和傳播資訊為主,而非以主播為主——國外也沒有和國內類似的打賞文化。

但是,當 Facebook 上集中了越來越多的網際網路資訊。在社交網路上,資訊經過篩選,往往更加符合個人偏好,如何提高訊雜比,如何給使用者呈現更加真實而有用的資訊,這都是 Facebook 要解決的問題。

ADVERTISEMENT

» 36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