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Google和推特高管離職去搞醫療健康創業,圖的是什麼?

ADVERTISEMENT

編者按:出於各種原因,矽谷的高管和技術專家們越來越多地進入到醫療保健行業。這種趨勢並不是沒有原因的,網際網路一代的年齡增長,他們自然更加關注醫療健康領域。

當前Google和eBay的高管Stephanie Tilenius 決定要做一個健康教練類的app時,很多她的朋友都表示不敢相信。「每個人都覺得我瘋了,」她說,「有一些人喜歡我做的事情,覺得我是在幫助其他人。但是大部分人都漸漸疏遠了我。」

對大部分的企業來說,醫療健康行業提供了一個不錯的機會——當然也會有一些限制。據估計,這是一個3萬億美金的市場,並且整個市場的大部分還是被傳統的巨頭們壟斷。但是,很多科技類的公司正在逐步地想要退出這個市場,尤其是在目睹了很多高出鏡率的失敗之後,意識到在這個行業,變革還遠遠沒有這麼快。「矽谷的投資者和運營者們意識到醫療保健行業需要高科技,」退伍軍人醫療處的IT顧問Ben

Rooks這樣說道,

「但是他們很快就意識到了,醫療行業不需要快刀斬亂麻的打碎重建,而是需要溫水煮青蛙式的慢慢變革。」

儘管挑戰很多,但是有一群不斷壯大的隊伍正在進入這個行業。他們很多都是前Google和Twitter的技術人才,準備好在這個行業長久耕耘下去。在很多情況下,他們的動機都是很私人的:有家人正在忍受慢性病的煎熬,或者對現有的醫療健康系統不滿。我和四位前科技企業的高管聊過,問過他們為什麼願意投身於這個行業、這個行業和科技行業的不同、以及他們現在正在面臨的困難等一系列問題。

「因為病人們應該得到比『七分鐘看病』更好的服務。」——Stephanie Tilenius,曾經擔任Google 商業和支付方面的VP,也曾任eBay和PayPal的GM和VP。

ADVERTISEMENT

Stephanie在電商領域開啟了自己的職業生涯,她曾在PayPal和eBay工作,並最終爬到了Google的高級副總裁的位置上。但是在她2001年加入eBay之前,她曾經在線上藥店PlantRX做過幾年的時間。這段早期在健康行業的經歷對她來說有著長遠的影響。當她的爸爸生病時,她感受到一股比以往更強大的力量促使她辭去現在的工作,去進入健康行業。「我的父親同時患有多種慢性病,只能挨個醫生那裡跑來跑去。」她回憶道。

那段時間裡,她是一家初創企業Vida的執行長。Vida能夠為慢性病人提供遠程的虛擬關懷。在開創這家公司之前,Tilenius想到了她父親關於「不間斷關懷」的需求,包括他與醫護人員的交流,以及醫護人員之間自己的交流。Tilenius相信如果她的父親能夠得到比「七分鐘醫療」更好的關懷,他的心臟病發作一定可以避免或者延緩。「七分鐘醫療,(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所有的醫生能告訴他的,也只有注意飲食。」

與她在保健技術領域的許多同行不同,她與醫療中心密切合作,拿出了已經進行臨床驗證的程序,用於治療糖尿病抑鬱症和高血壓等慢性疾病患者。她創建了Vida,通過將患者與虛擬健康教練連接起來,激髮長期的行為變化,從而使這些健康目標更容易達到。

起初,她的很多朋友和熟人,都不明白為什麼她會放棄在科技行業的美好職業生涯,而去創辦一家成長和獲利速度可能會很慢的健康類公司。 「人們不明白為什麼我會離開,不知道我為什麼放棄高級職位和報酬,」她說,「在矽谷,人們隻關心快速成長,如果你不這樣做,那麼會有問題。」同樣,許多醫療保健從業者,對技術人員進入自己這一複雜領域持懷疑態度。

Tilenius相信,她將向這兩方的批評者說明,從移動網際網路和雲端開始,新的平台將出現在醫療保健領域,像Vida這樣的公司將是最前沿的。最終,她問:「你難道不想讓我們這些瘋狂的Google員工,通過建立公司和承擔風險,來幫助人們?」

「這是一段尋求目的的旅程。」——Twitter的前全球媒體副總裁Katie Jacobs Stanton,Twitter前任產品管理副總裁、Google前任產品經理Othman Laraki。

ADVERTISEMENT

對於Color Genomics的執行長Othman Laraki來說,技術專家轉到醫療保健行業是不可避免的,因為所謂的「網際網路一代」的年齡正在增加,他們也開始關注起健康。Laraki的公司提供了一個$ 249的測試,篩選人們攜帶的各種癌症相關的基因突變。

Laraki說他辭去了之前的工作,部分原因就是他知道他也攜帶了這些癌症突變的基因。他還通過他的研究發現,那些從早期就意識到疾病風險的人,會採取積極主動的預防措施。 「Color這家公司是從一個簡單的問題開始的。」他回憶說, 「這個測試能幫助我的家人和其他家庭嗎?」

向醫療保健行業的進軍並不容易。他解釋說,這兩個部門之間的主要區別之一是成功的標準。 「在科技,有一句格言是真的,『如果你建立好了一個東西,他們就會來』」,他說。

「在醫療保健方面,產品的質量就像需求列表上的第10個要素(一點兒也不重要)。」其他因素相比起來更重要,例如價格、隱私、患者安全、與行業巨頭的關係等。然而,Laraki有信心,隨著衛生保健領域更多的數據流入和消費化趨勢,這一現象將慢慢開始改變。

同時,他說Color

Genomics已經能夠在其競爭對手上取得優勢,部分原因是它的創始人的技術背景。舉個例子,該公司為其產品進行獨特的定價,創始人們將測試費用控製在大多數患者能夠負擔的範圍內。「這種定價方式並不常見,但它能夠有效吸引大量受眾。」多數基因測試公司則會選擇與保險公司合作,以最大限度提高其利潤。而利潤經常是來自患者的。Laraki表示,通過不斷對該產品進行反覆試驗,該公司還能夠縮短開發一個完全合規的內部實驗室所需的時間,從預期的一年到短短三個月。

Laraki說科技界對Color的反應不一,他收到過諸多類似「那很有趣」或「啊?」這樣的評價。但他和首席市場官Katie Jacobs Stanton說,當那些反應相似的人簡單描述這個機會時,他們在試圖參與這個事件。Jacobs

ADVERTISEMENT

Stanton在目睹父親和兄弟與癌症作鬥爭後,做出了加入Color的決定。但她也有更實際的想法:「我依據著三原則模型」,她說,「這些人是誰?產品是什麼?我能否做出貢獻?」 Jacobs Stanton作為Color的投資人,在確認過這三個原則後加入了公司。

「我想要建造具有永恆價值的事物。」——David Vivero,Zllow租賃公司的前副總裁。

David

Vivero回憶起不久前,在評價醫療法案出台前,患有慢性病的人可能會被拒絕提供健康保險。目前的狀況已經有所改變,但很多人依然經常對衛生保健方面的體驗感到不滿。這提醒Vivero建立一家適合消費者與患者的公司(多數健康公司是B2B模式的)。「我不會說這是我的頓悟」,他說,「我起始於一頁簡單的圖紙,它可以成為通向一個重要的健康決定的窗口,然後它演變進化。」對於Vivero而言,為人父母也是驅動力之一:「現在,在擁有了孩子之後,我想要建造具有永恆價值的事物。」

「當你與一個典型的矽谷創業者交談時,要儘量調整你的思路。保持同理心,以及使每個用戶不出差錯的慾望。」

Vivero對Amino的啟動旨在為患者提供透明的醫生質量和價格,使他們做出更明智的決策。Vivero說,他面臨的挑戰之一是說服經驗豐富的健康技術人員,他們有通過消費者賺錢的途徑。意識到很多公司試圖提高透明度卻遭到失敗後,一些業內專家對他持懷疑態度。他解釋說,「先行者常常背負冷箭。」

但是Vivero相信,如果他們保持謙卑並引進經驗豐富的醫療顧問,技術人員將在改善健康體驗的某些方面有很好的發揮。他說,許多企業家陷入了緊盯萬億美元機會而將資金鋪得太泛的陷阱之中,而沒有意識到一個行業的切面可以價值數億。「當你與一個典型的矽谷創業者交談時,要儘量調整思路」,他建議準投資人們,「保持同理心,以及使每個用戶不出差錯的慾望。」

翻譯來自:蟲洞翻翻譯者ID:Solvabichiv 編輯:郝鵬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