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訊飛劉慶峰:今年AI將迎來分水嶺,不再忽悠概念,應用效果見分曉!

ADVERTISEMENT

3月7日,全國人大代表、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在記者見面會上公佈了今年的9項重要提案。

一、設立人工智慧國家實驗室,大力支援人工智慧源頭技術創新。

二、成立人工智慧產業聯盟,打造人工智慧產業生態。

三、推動行業資料開放與共享,製定“人工智慧+”行業應 用標準體系和測試方法。

四、建立“人工智慧+”時代教育課程和社會培訓體系。

五、製定“人工智慧+”時代的社會支撐和法律體系。

六、設立國家級軟課題,研究 “人工智慧+”時代的人文研究和倫理引導。

七、製定“人工智慧+”時代的全球人才引進計劃。

八、建議加強“人工智慧+”時代的全球產業資源整合。

九、設立國家人工智慧產業應用示範區,以示範應用帶動產業叢集發展。

針對上述提案,36氪從與劉慶峰的交談中篩選出了最精華的解讀,詳情如下:

行業競爭

問:從產品線上看,去年無論是語音助手、輸入法、智慧音箱、AI開放平臺,包括切入的教育、醫療等領域,幾家AI巨頭的相似度很大,但今年各家技術路徑的分化似乎越來越明顯了,您怎麼看科大訊飛和其他AI公司在應用層面的差異性?

劉慶峰:今年就是人工智慧的分水嶺,最大的分化就是看它在應用中的差別(效果),忽悠概唸的大潮馬上就要褪去。起初人工智慧大家都在講概念,然後很多人就碰到天花板了,夢想就在眼前你的技術是不是真的能夠突破應用門檻?無論是教育,醫療,還是智慧城市、國家安全以及機器人等等,今年的核心是你的東西是不是真的能解決剛需問題?比如醫院的導診服務檯的機器人,是真能夠解決80% 的工作,提高社會服務的效率,降低成本,還是所答非所問,只是一個吸引要求的噱頭。

而路徑中最核心的是:第一,從國家來說,還要堅定不移地強調源頭技術創新,人工智慧一定是源頭就是商業,如果沒有源頭技術創新,在未來在全球競爭中會迅速被顛覆掉。第二是一定要強調在源頭就創新技術之上的應用技術創新和跌代,通過大資料的餵養,不斷地讓它能夠達到,更滿意的水平,就像我們的訊飛聽見原來是85%的準確率,後來提升到93%,95%,97%。

ADVERTISEMENT

問:您建議國內的科技公司效仿美國的Facebook、Amazon、Google、IBM 和微軟,組建人工智慧產業聯盟。但壟斷性的巨頭對於自己佔有的大資料天然就缺乏分享的動力,聯盟要發揮實際價值的落點在哪?您認為未來將有哪些可能的合作模式,其中又能衍生出哪些商業合作的形態?

劉慶峰:一方面是國家和行業資料應該充分共享出來。另一方面,企業相互之間,如果他跟我有競爭,我訊飛的資料憑什麼給別的公司?但是大家應該在這個基礎上共同建立產業標準,讓創業者可以在我的平臺上做一個,在他的品牌來說,使得使用者在不同平臺上切換使用的成本最低。就好比手機廠商都在相互競爭,但是最好你的充電器一樣,電池規格一樣,不要搞成使用者換一個手機還得要重新買充電器,那表面看是保護企業,長遠對整個產業都是一種傷害。

儘管聯盟這個概念在落地時就存在著企業之間的博弈,但聯盟首先要有自己的章程、使命、願景和價值觀,它更多是製定標準,製定人文體系,法律規範,帶動全行業。

未來聯盟中不是誰紮的深就是老大,應該是看你的技術更多是為自己所用,還是希望對全行業有帶動性。很多龍頭企業把最好的技術封閉在自己的體系裡,搶奪使用者,然後消滅對手。但如果說更多企業把技術開放出來,給一個個領域的創業者,讓他們去創造全新的人工智慧相關的應用,這樣的企業應該在聯盟中得到更多推舉,也應該得到應有的收益。

如果聯盟成立,一堆大佬、院士都要加入進來,我認為也許比較合理的是聯絡機製,不要搞一家,要有一個製衡,就像是聯合國5個常任理事國。

生態佈局

問:對於人工智慧產業鏈的生態建設,科大訊飛的規劃是什麼樣的?

劉慶峰:人工智慧時代最大的好處是什麼?就是因為使用者需求的理想化,使得人工智慧最終的產品形態不再是像手機或者電腦那樣完全是統一的作業系統晶片。因此各個細分領域的技術創業者將擁有更多機會,去打動某個特定的消費人群,而不會像以前那樣被那些掌握入口、流量和資金的平臺迅速清洗出局。

ADVERTISEMENT

所以科大訊飛堅定地推行產業生態。我們把產業生態放在三層:核心層是科大訊飛自己的事業群,比如消費者事業群、教育事業群、智慧城市事業群。第二層是科大訊飛參股或控股的,我們自己選的團隊創業做的項目,比如智慧玩具。這裡很多時候是一些前瞻性的、要虧損幾年的業務方向,我們用一種創新機製來探索。最外一層就是我們的27萬的創業者,很快會超過50萬。目前我們每天的訪問人次現在已經32億人次,兩年之內一定會突破200億人次。

全球化

問:科大訊飛的技術和產品目前在外海進行了哪些佈局?應用和落地效果如何?

劉慶峰:我們的戰略邏輯是先要把中國的語音和人工智慧市場的地位佔住,然後往周邊國家和地區滲透。節奏上,我們先儲備關鍵技術,在進行全球化的準備。目前核心技術已經具備了27個主要語種,去年參加的國際語音合成大賽暴風雪競賽拿到了全球第一。

在產業佈局上,一方面是跟汽車電子相關的佈局,歐洲的主流汽車廠比如奧迪、賓士、寶馬、日系的雷克薩斯,我們都開始合作了。另一方面是教育領域,目前

新加坡94%的中小學都裝了我們的系統,在日本我們很快會成為最大的教漢語

甚至英語的公司。全球範圍內,我們的機器通過超過人工的英語口語評測技術,和英語作文評分技術,在國外的主流的考試和培訓機構都在使用。最後結合國家

一帶一路戰略,我們在做多語言語音雲平檯面向以新疆為中心,周邊的維哈柯阿的語種,實現多元翻譯。

政府扶持

問:在今年的“網際網路+”重大工程擬支援項目名單中,有四個發改委支援的人工智慧平臺項目,分別是北京市發改委支援的百度實驗室,安徽省發改委支援的科大訊飛的實驗室,深圳市發改委支援的騰訊實驗室,重慶市發改委支援的雲從科技的實驗室,訊飛在這個幾個實驗室裡面,扮演的是什麼角色?

劉慶峰:國家的支援市來自多個維度的:訊飛的國家發改委支援的語音及語言國家工程實驗室,這是全行業第一的。在這個基礎上,工信部、科技部、國家發改委去年底,都在支援科大訊飛關於大資料和人工智慧專項項目。同時我們跟北京師範大學共同做了人工智慧大資料和教育相關的國家實驗室。

未來人工智慧今天絕不是一個技術跟一個技術的競爭,也不是一個企業對一個企業,而是一個體系跟一個體系,一個生態跟一個生態,所以這是我們的發力點。

人才培養與引進

問:您的提案中涉及到引進全球人才的問題,科大訊飛目前在這塊做是怎麼做的?如何吸引他們?

劉慶峰:我們去年提出了全球人才引進,這也是未來3年的一號工程,代號春曉行動:在全球範圍的,招募10個頂尖人才,100個行業領軍人才和1000個專業人才。現在我們與加拿大約克大學、佐治亞理工大學都成立了聯合實驗室,跟伯克利也要建聯合實驗室,一些國外的非常優秀的頂尖的跟腦科學和醫學有關的專家,也加盟到科大訊飛。

吸引全球人才核心是兩條:第一,你能不能給他成長空間,包括他做事的空間和待遇。第二,你的文化有沒有包容性,我覺得有了這些就不斷的往前走。我們也有兩種路徑組合,一種請他回到中國,一種在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只要他有研發能力,就可以通過移動網際網路協同工作,分散式地在全球範圍內整合我們的原創技術。

問:人工智慧領域的人才目前供需嚴重不平衡,企業爭奪頂尖人才的競爭十分激烈,不過科大訊飛的高層人才似乎十分穩定,原因是什麼?

劉慶峰:科大訊飛的核心骨幹層高管的穩定性可能在業界是獨樹一幟的。我們統計過,從2008年上市以來,總監級別以上的30人沒有一個離職的。拿到公司期權計劃的累計600多位企業骨幹,上市六年以來的總離職率不到1%。要保持一個組織的活力,一方面 要有凝聚力,另一方面大家要有緊迫感,跟著公司共同進步。我們的管理體系現在在學習華為,讓大家有更強的動力和發展壓力去成長。

至於如何留住人才,最重要的有三條:其實大部分高管考慮職業生涯的第一個要素並不完全是為了錢,就我們那些高管和核心骨幹,在公司上市以後財務已經自由了。關鍵是有沒有一個令人激動的事業讓他去做,當他看到自己的發展的事業舞臺,對社會的貢獻度在不斷提高的時候,他就會覺得自己始終存在著無窮想象的成長空間。

第二,是公司的文化氛圍,大家在這裡是不是開心,訊飛倡導的是像421克拉鑽石一樣的價值觀,得到了員工的高度認可。

第三是你的機製,要讓人才在其中能夠迅速成長。去年我們又實施的新一輪的期權計劃,力度是前所未有的,以前我們三次期權,兩次加在一起,在差不多五六百人,這一次,我們就將近1000人,在業界的人數可能最多的。今天訊飛400多億的市值,我們有5%的比例拿來做期權,我們很高興地看到,所有股東的支援率是99.9%點多。主要是三條,這使得我們今天能夠不斷地留住人才。


» 36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