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黃車”們來了,帶來的是財富還是故事?

ADVERTISEMENT

作者:趙康傑

春天的北京街頭,橙灰色的摩拜單車,黃色的ofo小黃車……各色共享單車紛紛上路,令人應接不暇。這些共享單車的車身、車型等都不相同,騎行起來的舒適度、輕便度和安全性也不同。“個人感覺小黃車騎起來更舒服,但摩拜單車的電子鎖等功能更先進,北京目前遍地都是共享單車,和之前相比,現在的出行方便多了。”一位共享單車使用者接受紅刊財經紅刊財經(ID:hkcj2016)記者採訪時表示。

紅刊財經(ID:hkcj2016)記者注意到,共享單車市場份額的不斷擴大,同時引起了二級市場上不少上市公司的注意,中路股份、紅旗連鎖、信隆健康等上市公司紛紛佈局共享單車市場,力求在共享經濟浪潮下分得一杯羹。不過,也有分析認為,共享單車目前依舊沒有清晰的盈利模式,還需要資本的長期支援,若共享平臺的現金流不夠充分,也會對上市公司造成一定負面影響。

共享單車盛宴

其實,在共享單車模式的探索過程中,最先出現的是政府力量。當時,政府在推廣市政有樁租賃自行車這一惠民項目時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成本,但由於辦卡充值困難、停車樁難找等諸多缺陷,共享經濟一直沒有得到切實推廣,直到“網際網路+”讓“解決最後1-3公裡的出行問題”無限接近可能。

根據第三方調研機構艾媒諮詢釋出的《2016年中國單車租賃市場分析報告》,2016年中國單車租賃市場的使用者達到425.16萬人,預計2019年中國單車租賃市場的使用者規模將達1026.15萬人。東方證券也有研究指出,目前我國已經有24家以上的共享單車品牌誕生。共享單車市場規模不斷擴大,使用者數量急劇攀升,預計2020年整個市場規模將達到2.21億元,年複合增速達156.8%。

紅刊財經(ID:hkcj2016)記者瞭解到,目前的共享單車市場由ofo小黃車和摩拜單車共同領銜,兩者市場份額較高,APP下載量排名靠前。以蘋果應用商店為例,紅刊財經(ID:hkcj2016)記者發現,雖然應用商店並沒有披露應用的下載數量,但截至3月6日,摩拜單車APP留言區共有超過2000條評論,ofo小黃車APP的評論也有超過700條評論。

ADVERTISEMENT

只要有故事,錢從來不是問題。與滴滴快滴的“燒錢大戰”相似,共享單車之爭的背後必然是一場血雨腥風的較量,而這其中也隱藏著各路資本的角逐。有資料顯示,目前共享單車領域整體投入資本已經超過30億元人民幣,聚集30多家投資機構。

表:部分共享單車企業融資時間(截至2016年10月)

而據最新資料,2017年以來,摩拜單車累計融資額已超過了3億美元,此外,僅僅在3月1日當天,就有3家共享單車企業公佈了新一輪融資:ofo小黃車獲得了4.5億美元的D輪融資,新入局的百拜單車和永安行,同樣獲得了A輪融資。

盈利模式須進一步驗證

不過,即便各路資本爭相搶佔共享單車市場,但在盛宴的背後,整體行業盈利模式模糊的問題一直以來都是阻礙共享單車持續發展的一大瓶頸。據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稱,共享單車的主要收入來源為:政府補貼、廣告收費、使用者賬戶的沉澱資金。

紅刊財經(ID:hkcj2016)記者瞭解到,各家單車企業的盈利模式基本都採用了“押金+計時”收費的模式。摩拜單車押金299元,ofo押金為99元,小鳴單車押金為199元,優拜單車押金為298元,每半小時騎車費用為0.5元或者1元,一旦算上運營中的高額管理和維護成本,單車企業也很難依靠押金收入帶來可觀的利潤以及持久發展。而部分“後來者”的入局,則令共享單車的盈利模式更加模糊。其中,永安行聯合芝麻信用在去年11月釋出了“0押金”的無樁共享單車,讓共享單車之爭的未來走向越來越複雜。

不過,在外界普遍為共享單車未來盈利模式擔心的時候,市場上還存在另一種聲音。東方證券研究員竺勁研究認為,在共享單車融資額度不斷提高的同時,整個行業的商業模式,已經逐步浮出水面。他對共享單車進行了簡單的盈利測算:

每車每天使用5次,收入5元,每臺車採購成本1500元,選取折舊年限為4年,每年使用300天。每臺車每天折舊成本1.25+運營成本0.60(包括車輛損耗、維修費、排程費等)=每車每天總成本1.85元。假設每臺車拉動10個使用者,沉澱10個使用者的押金及預付的租金(每個使用者算309元)。按照8%的年利率計算,每車每天沉澱的租金收入是0.82,每車每天毛利率5元+0.82元-1.85元=3.97元。按照總投放100萬輛計算,每天毛利率397萬元,按照每年使用300天計算,每年毛利率11.91億元。

ADVERTISEMENT

不過,儘管行業的盈利模式初現,但竺勁同樣提醒,在共享單車的現有盈利模式中,收費與成本比重控製是其未來發展的核心要素。“低收費與低成本並不能優化共享單車長期盈利模式。而控製好收費成本比,則需要注重覆蓋密度、擴張速度和壁壘深度三個維度。”

擁躉者們並不“堅定”

共享單車市場的不斷擴張也引起了二級市場上不少上市公司的注意,甚至不乏擁躉者。紅刊財經(ID:hkcj2016)記者瞭解到,2017年1月10日,摩拜單車和紅旗連鎖在成都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今後,紅旗連鎖將成為摩拜單車在成都大街小巷的重要集散點。摩拜單車不僅利用紅旗連鎖線下門店資源作為其停車點,以此快速、便捷、合規進行線下網路佈局,同時解決了當前比較棘手的單車亂停亂放、維修不及時的問題。

據最新資料顯示,截至1月中旬,“摩拜停車推薦點”已經在紅旗連鎖51家門店完成了佈局,下一步將會推進到更多門店。竺勁認為,從目前與紅旗連鎖的合作內容來看,摩拜單車僅僅是享受了其停車便利,集中管理的優勢,雙方還沒能進行更深度的合作。如果能將摩拜單車的使用者流量匯入大型連鎖商超促進消費,或許流量就能夠實現快速變現。

儘管有研究員看好摩拜單車和紅旗連鎖的合作,但以上事件並沒有出現在紅旗連鎖的公告中。這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以上合作事宜對紅旗連鎖業績的影響微乎其微。

此外,紅刊財經(ID:hkcj2016)記者還注意到,信隆健康自去年10月起也開始參與摩拜單車的零配件供應業務。信隆健康在投資者互動平臺上透露,旗下的深圳、太倉、天津工廠均有供應摩拜單車配件的生產線,供應摩拜單車的配件為公司的主營業務產品:車把、立管、座管、主車架等。

不過,在紅刊財經(ID:hkcj2016)記者採訪過程中同時瞭解到,雖然目前很多上市公司紛紛進軍共享單車領域,但從公司的角度來看,與單車企業戰略合作的同時還是持有些許謹慎態度的。紅刊財經(ID:hkcj2016)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致電信隆健康,對方表示,信隆健康於去年四季度開始與摩拜單車建立合作關係,目前摩拜單車的需求量遠遠大於信隆健康的零部件供給數量。不過即便如此,信隆健康的摩拜單車業務目前也只是佔據了主營業務的一小部分而已,公司未來並不會盲目擴產共享單車業務。“畢竟(共享單車)是一個新的領域,公司不會盲目地一頭紮進去,還是會注意到一些風險的。”上述工作人員對紅刊財經(ID:hkcj2016)記者表示。

“小黃車”們的種種喧鬧,充斥著“網際網路+”“共享經濟”的種種美好,但作為商業它們依然缺乏清晰的盈利模式,依然是先佔地、後發展。這致使它們的支援者們,既不願放棄,更不敢靠得太近。因為結果對比強烈,要麼一飛沖天,要麼粉身碎骨。


» 介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