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網貸行業面臨四大坎 能否避免當年的國產手機大潰退?

ADVERTISEMENT

目錄

⊙為什麼拿國產手機行業發展與網貸行業做對比?

⊙2017年網貸行業發展中面臨的危機因素將有哪些?

⊙未來行業出路在哪兒?

國產手機行業的發展從97年起步到2017年走過了約20個年頭,這個行業在從萌芽、崛起、混亂再到新生的坎坷發展中不僅使得中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移動網際網路市場,為我國網際網路金融的發展的打下了最好的基礎設施建設,基於大資料的互金體系,未來,更將以超出人們想象的速度快速推動中國信用社會的建設。

國產手機行業與起步於2007年的中國互金行業二者之間有著許多共通之處:由模仿海外起步,在國內快速崛起、定位於中低端市場(或信用評分等級較低人群)、營銷獲客線上線下各顯神通,科技發展對行業發展影響至關根本,政策監管對行業影響力巨大等等。

子午財經策劃本期文章,試圖通過回顧中國手機行業,這個集合了中國硬體、軟體和營銷公關領域的頂級人才群,回顧其波瀾壯闊且坎坷不平的行業發展史,為當下的網際網路金融行業從行業發展和產業升級等方向生成有益的思考!

子篇| 國產手機行業“S”型發展曲線

崛起之路

據統計,2016年中國國內手機的保有量已經達到10.1億部,網際網路行業也進入了所謂的“下半場”(指:移動網際網路人口紅利漸盡、增長趨緩、進入瓶頸期)。國產手機的市場定位已成功實現由低端向中高階市場的逐步升級,同時佈局海外市場更是碩果累累。

據研究機構CounterPoint 2016年釋出的報告顯示,全球銷量前五的手機品牌中,中國品牌已佔據三席。在印度,中國手機廠商的市場份額已經超過50%,國內名不見經傳的“傳音”的國產手機佔據非洲大陸40%的市場份額。此外,無論是成熟的歐洲市場,還是新興的東南亞、中亞等市場,國產手機軍團攻城略地,斬獲頗豐。

時間回到97年,彼時,國產手機品牌近乎一片空白。摩託羅拉、諾基亞、愛立信等國外品牌佔據中國市場。我國雖然開發出國產化模擬手機,但無論產品技術或是品牌影響力,國產品牌手機在市場 上難覓蹤影。

ADVERTISEMENT

但到世紀之交,隨著行動通訊產業的大發展,大批真正意義上的國產手機迅速崛起,熊貓、康佳、波導、TCL等集體發力,憑藉優惠的價格(普遍為2000元以下)、豐富的款式(過百種款式)以及端對端的渠道優勢,市場佔有率快速提升。

到2003年左右,國產手機產量由98年的100萬部左右增長到5469萬部,增長率為5500%。國內市場份額前5的企業中,波導、TCL和康佳已佔據3席。

曲折重生

然而,極速發展的國產手機缺乏核心技術儲備,普遍醉心於搶奪中低端的2G市場,包括晶片、攝像頭等核心技術研發力度不足,產品質量不過關,售後體驗差,庫存積壓問題嚴重。當外部環境發生改變,市場繁榮的表象下潛藏著巨大的危機。

03年以後,由於國外品牌渠道下沉至二三線城市,並率先運用手機相機功能,國產手機遭遇全線寒冬。

05年,國家發改委釋出《行動通訊系統及終端投資項目核準的若幹規定》,廢除手機牌照審批製,已有的城牆被拆除。到06~08年間,國產手機幾近失聲,曾經光芒閃耀的波導、TCL和康佳手機品牌全軍覆滅。

一直到09年,世界手機格局迅速發生改變,Iphone3開始風靡,同年,安卓系統1.5推出和國內3G網路的應用和逐步普及,才為國產手機的發展帶來了最大的發展機遇,國產手機品牌走上了新生之路。

午篇| 互金行業繁榮表象下危機湧現

起步於2007年的中國P2P與崛起期前的國產手機走過了非常相似的道路,不同的是,發展的速度更快。到2010年時,網貸平臺數量在10家左右。但到2015年初,運營平臺已達1575家,4年間增長150倍。網貸行業的投資人數數增長364%,借貸人數增長320%。

一路開啟狂飆模式的P2P行業在2015年前後發生大規模平臺倒閉和跑路事件,網際網路金融遭遇巨大的輿論壓力。16年開始,政府部門加強對互金行業的監管,苦於尋求新出路的眾多P2P平臺紛紛轉至消費金融領域,其中線上和線下場景化消費金融平臺(網際網路電商系和消費金融公司)在風控、資金成本和品牌影響力等方面展現出更強的生命力。

ADVERTISEMENT

分佈全國各地的線下小貸公司升級為P2P再到消費金融,中國的網貸行業在16年逐步完成了一次轉型升級。對比手機行業,今天的網貸行業體量逐步增大,歷史累計成交量達到3.8萬億元,但是,繁榮的市場表象之下,類似2003年國產手機崛起時期的危機因素正在累積。

網貸發展四重障礙

1. 最大風險:政策監管依然充滿不確定性因素

從2016年的“網際網路金融專項整治”以來,以資金存管為核心,落實借款上限(自然人小於100萬,法人機構小於500萬)為標誌,網路借貸的監管政策已經基本形成體系。

但是,監管政策尚未嚴格界定現金貸的利息範圍,這將是未來,對網貸行業影響最大的不確定因素。

2.核心優勢比拚 資金成本問題短期難以解決

如同國產手機在與外資品牌比拚的過程中,技術革新的起伏幾本決定了國產手機行業的興衰。

未來幾年,在獲客競爭日趨激烈的現金貸領域,資金獲取能力和強大的信貸風控能力將變得至關重要。當信貸風控成為行業標準時,資金成本壓力將越來月明顯。但是,目前,無論場內或場外,消費金融ABS監管趨嚴,同時,進入2017年,貨幣政策定調“保持穩健中性”,長期來看,網貸行業的資金成本高問題難在短期內解決。

3. 混業經營勢在必行 金融牌照成壁壘

網貸受政策監管因素過高,同時,資金成本短期難以下降。對此,需要豐富產品線,以壯士斷腕的決心豐富產品線,實現混業經營,才有可能在未來強監管或經濟形勢遇冷的情況下熬過寒冬。但是,目前國內各類金融牌照成本普遍過億,未來混業經營門檻已經很高,尋求新的經營模式難度不小。

4.“S曲線”和“二八定律”客觀限制

企業的成長普遍呈現”S型”趨勢:新業務的推出,經過推廣和運營,營收逐步上升;當形成足夠的勢能後,將進入快速發展期。但是隨著行業的逐步成熟,新進同業增多,競爭加劇,企業營收增速會逐漸變緩甚至下降(參考國產手機行業圖示)。目前,業務模式越來越趨同的現金貸平臺將加速“S曲線”的到來。

同時,未來具備場景優勢和流量優勢的公司優勢將越逐步拉大,純現金貸模式面臨的市場空間將越來越有限,“二八定律”逐步顯現。

總結

貸款是一個與人類社會發展幾乎同步的古老行業。長期以來,社會一方面對接受貸款甚至高息貸款在社會生活中的作用,另一方面,各階層普遍又從文學和輿論等各個角度對其大加譴責。

如今,快速衝頂的網貸業務本質上是利用大資料、雲端計算和網際網路等技術對這個古老行業的一次技術升級,但作為社會資源配給的一種模式,如果發揮的作用恰如其分,就將符合社會發展的步調,繼續在這種思辨中前行,如果作用不能恰如其分,無論來自律法還是社會輿論的壓力,都將招來自取滅亡。


» 介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