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張小龍就差一個和菜頭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012 年騰訊公司級的季度戰略會上,有三個最優秀的產品經理受邀,向所有業務線一把手分享產品經驗。

一個叫張小龍,你們都知道他那次一口氣講了 8 個小時。一個叫鍾翔平,當時負責備受重視的手機瀏覽器業務。

最後一個叫姚曉光,是騰訊互娛旗下“琳琅天上”遊戲工作室的負責人。

琳琅當時最亮眼的功績是《QQ飛車》,最高達到 300 萬同時在線,一段時間里騰訊自研唯一過百萬的產品;《禦龍在天》那年衝到 50 萬同時在線,也是當年表現很好的自研 MMO 端遊,但也隻為代理的 DNF 十分之一的用戶量。

論名氣,姚曉光在遊戲圈里知名度很高,但跟張小龍沒法比;論戰略地位,作為八個自研遊戲工作室其中一個的琳琅,跟微信、移動瀏覽器的業務也沒法比。

大概誰也沒想到,第二年,姚曉光被決策層欽點負責開拓自研手遊,搞定了非常複雜的跨部門協作,交出來《天天酷跑》、《天天愛消除》等第一批微信遊戲,都很成功。

互娛下面還有一個工作室叫臥龍,常被玩家黑它是“醬油型”工作室,“立項三年,內測三年,修修改改又三年”。2014 年這個工作室被並入姚曉光帶領的天美工作室群,改名天美 L1,第二年他們就上線了《王者榮耀》。

1

17 歲生日那天,姚曉光請同學來家里慶祝。吃過飯,三個人一起打暴雪的《暗黑破壞神》。一個加血,一個加藍,他自己操作鼠標,玩得好不樂乎。

最後打贏大菠蘿那一刻,姚曉光心想,什麼時候我也能做一款這樣的遊戲。

上了大學,姚曉光經常模仿《暗黑破壞神》做些 demo,在網上小有名氣,也有人找他做外包。2000 年初,有個上海的創業者融了 300 萬美金,委托姚曉光和同學做一款叫《炸彈狗史丹莫》的遊戲,說準備做一個像米老鼠一樣的動漫 IP。

倆人興致勃勃做得差不多了,專門去了趟上海。結果對方掂掂錢袋子,覺得資金不充裕,又說不做了。這個人叫陳天橋。

那幾年姚曉光在網上以 NPC6 的名字行走,認識了一批遊戲開發者。其中有一個叫雲風,後來在網易遊戲干了十年。

2000 年底,雲風介紹姚曉光去單機公司“創意鷹翔”做遊戲。姚曉光待一個多月,對這幫充滿理想主義的遊戲人很是佩服,但又想起來他的前老板、後來 17Game 的創始人戴紅跟他講過,“一定要做網遊”。

第二年開春,姚曉光跑到福州,加入了一家叫“天晴數碼”的公司,做一個叫《幻靈遊俠》的回合製網遊項目。姚曉光是公司第一個員工。

天晴數碼的創始人叫劉德建。他後來給集團公司取了個新名字,叫“網龍”。就是把 91 手機助手賣給百度,狂斂 19 個億美金的那個網龍。

劉德建和姚曉光都很拚,每天下午上班,早上六七點才下班。乃至於多年後劉德建在網龍有個經典語錄:“人為什麼一定要晚上睡覺?” 

2002 年初《幻靈遊俠》上線,沒多久就衝到幾萬人同時在線。“智冠”的人聞到錢味,跑來包銷點卡,直接給了天晴 300 萬。

同一時間,剛逃過被“摘牌”大劫的網易發布了《大話西遊》。作為複牌前後的重磅產品,公司預期很高,沒想到客戶端問題一堆,完全被《幻靈遊俠》比下去了。

ADVERTISEMENT

雲風那時正好在網易,做《大話西遊》的客戶端。後來他和姚曉光見面聊天,聽姚曉光說他每個月能拿 3 萬獎金。雲風只有在《大話西遊》第一代快結束,拿到過一次慰問性質的獎金,大概不到 1 萬的樣子。

賺到一點錢的姚曉光,沒多久就離開了天晴。他始終覺得不自由。只要錢不是自己出的,他就感覺很受限制。他對《家用電腦與遊戲》的記者說,自己大概是個“無產階級遊戲製作人”。

姚曉光和兩個同事回北京搞了個工作室,開始自己做一款叫《暗黑在線》的遊戲。熬了大半年,沒有社交,沒有娛樂,天天通宵,把之前賺的錢全部花光。上線測試那天,同時在線最高 4000 多,但用戶沒多久就流失光了。

那時候盛大代理的韓國遊戲《傳奇》風頭無二;網易《大話西遊2》上線之後,一年里股價漲了一百多倍,緊接著又出了《夢幻西遊》……誰還會去玩一款 3 個人開發的、準專業級的遊戲呢?

姚曉光索性不做作品了,開始研究新技術,搞 3D 引擎。又過了半年,盛大拋來橄欖枝,姚曉光終於進了一家大公司,連人帶引擎。

到了盛大,姚曉光往辦公室牆上貼了個紙條,“讓我們悄悄超過 BLIZZARD(暴雪)”。

2

盛大代理的《傳奇》爆火之後,和傳奇韓國開發商的版權糾紛鬧得沸沸揚揚。陳天橋越來越覺得自研重要,找來姚曉光做《神跡》,又找來圈內著名少年天才林海嘯做《英雄年代》。

倆人都是 2003 年 2 月加入盛大的,算是當時盛大遊戲的左倚天右屠龍。林海嘯最早是做外掛聞名遊戲圈的,16 歲浙大計算機少年班畢業,17 歲自己成立公司做遊戲,加入盛大也才 22 歲。

做了一年多,兩款遊戲上線測試。不收費的情況下,數據都能跑到 12 萬、15 萬;一收費,馬上掉到一兩萬。戰略巨人陳天橋從這個時候開始考慮免費遊戲的模式,應該是是要比史玉柱早的。當然這是後話。

《神跡》上線之後,姚曉光住院了。他的左腿已經斷斷續續痛了兩年。這次一檢查,病情挺嚴重的,做了兩次手術,左側胯關節被取出,很長時間內要拄著拐杖,以後走路都會比別人辛苦一些。

整個 2004 年姚曉光花了很多時間養病,期間讀了很多書,還順手牽頭把《網絡遊戲開發》這本書翻譯成了中文,啟蒙不少年輕人製作人。

他也趁機反思了一下自己的生活。過去他幾乎把所有時間都放在虛擬世界上,每天十幾個小時對著電腦。他對記者說,這絕對不是一種健康的生活方式,說生病了發現只有親人和摯友才能陪你走一輩子。說他過去忽略了很多生活里的樂趣,換來的只有一點因為“受人關注”而產生的微不足道的快樂。

但是他轉念一想,又覺得這點微不足道的快樂,其實挺夠了。

《神跡》和《英雄年代》失利之後,不斷有人從盛大這堆優質製作人里淘金。姚曉光 2005 年初複工,騰訊副總裁唐毅斌專門來拜訪他,希望他加入,姚曉光沒答應。

也是 2005 年初,史玉柱用重金和 20% 的股份把林海嘯挖走了,順帶整個《英雄年代》團隊。半年後巨人的《征途》上線,跟《英雄年代》有道不明說不清的關係。

2007 年,巨人上市。林海嘯被史玉柱請出局,但身價已經十億。他和另一個從盛大到巨人的同事嶽弢一起移民到了新加坡,倆人還一起買了限量版的寶馬 750。他最後一次接受采訪,是三年後,媒體說他準備投資酒店行業。

而姚曉光被騰訊持續撩了一年多,終於鬆口,加入了騰訊,第一款產品就是 2008 年發布的《QQ飛車》。

3

ADVERTISEMENT

2012 年下半年,微信已經拿下兩億用戶,無人可擋。馬化騰出去演講,說騰訊要做一個移動互聯網開放平台。講了很多,大家隻記住一句話,“移動互聯網最先規模化盈利的可能在移動遊戲方面”。

那兩年,因為《禦龍在天》,騰訊終於有一款拿得出手的自研大型 RPG,算是挽回了一些面子。但頁遊上的失利,加上《我叫MT》已經在手遊市場里跑出來了,說騰訊不急是假的。

COO 任宇昕說,不能再像頁遊那樣上來就搞開放平台了,得先自己做。負責發行的馬曉軼說,你讓我先忙著別代理國外作品,可以,但你得保證自研作品的質量。

最後定下來,先開發 5 款精品,整合微信、手Q和應用寶的資源全力扶持,不容有失。誰來做?任宇昕看了一圈,也沒有比姚曉光更合適的了。

這其實是個苦差。要在一家千億美金的公司里調度這麼多跨部門的資源,非常複雜。何況集團里根本沒有一支具備手遊開發經驗的團隊。

姚曉光從騰訊上海要了一支專門研究手遊、但幾乎沒有產品經驗的團隊,成立一個新的手遊工作室,取名“天美藝遊”。

這支團隊核心成員本身就是收購回來的,內部有點官僚主義。姚曉光挑了兩個核心產品線的人,集體到出差到深圳開發。後來因為身為《刀塔傳奇》創始人的女朋友而“被離職”的策劃陳小花,也在這個 team 里。

開發期間,有一次張誌東見到姚曉光,問他,“你們團隊夠不夠拚啊? 張小龍他們,前 11 周,沒有一個人晚上 12 點之前回家的”。姚曉光笑笑,“我們也從開發第一天,就沒有人 12 點前下過班”。

不下班不是不想下班。前三款“天天系列”遊戲,開發周期只有 5 個月,還經常有各種突發情況。比如在 SDK 對接的事情快完成的時候,微信那邊突然改了個接入方式。

和張小龍的微信團隊配合大概不是件容易事。原本《天天愛消除》是要作為首款微信遊戲亮相的,結果等到微信 5.0 上線那天,團隊一看,才知道微信自己搞了個“打飛機”,流量一下子被吸到那邊去了。

“我們要感謝小龍,《打飛機》幫助玩家建立了送心、比拚等玩法習慣,為‘天天系列’手遊提供了很好的玩家教學基礎。”姚曉光對來采訪他的記者說。後來這段開發故事被寫進了一本叫《騰訊方法》的書。

“天天系列”最後的成績很不錯。打完這場仗,姚曉光接管的工作室也越來越多。2014 年八大工作室重組,改成四大工作室群,琳琅、天美藝遊和臥龍工作室,都並到天美,由姚曉光總負責。

並入天美之後,臥龍工作室隻花了 7 個月,做了一款手遊版 LoL,叫《英雄戰跡》。結果互娛底下的光速工作室也做了一款手遊 LoL,《全民超神》。兩個遊戲還在同一天開啟測試。狹道相逢,《英雄戰跡》被痛扁了一頓,各項數據都不如對方,去別的部門要資源也要不過人家。

整個臥龍工作室全民皆兵,又花一個多月的時間,把 3V3 模式改成 5V5。10 月上線前,順便把名字也換了,改叫《王者榮耀》。

後面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王者榮耀》最高衝到 8000 萬日活,“醬油型”工作室臥龍在 2016 年初突然拿了公司級業務突破獎。同年拿到這個獎的,還有“春節紅包聯合團隊”。

這兩年微信紅包的研發故事也被當成經典案例,翻來覆去地講。但姚曉光的故事始終沒有被外界熟知。

姚曉光和張小龍一樣,都很低調。張小龍之所以在 2012 年開始封神,除了微信本身和那次 8 小時演講,還得歸功於和菜頭那篇《我所知道的張小龍》。現在姚曉光實力也驗證過了,演講也做過了,也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微信”。

就等你動筆了,和菜頭。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