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兩度抑鬱,他卻有能力讓科技大佬戰勝心魔事業騰飛

ADVERTISEMENT

21

ADVERTISEMENT

【獵雲網(微信號:ilieyun)】 3 月 9 日報道 (編譯:Yilia)

編者注:本文的作者是Backchannel的主編Jessi Hempel,她今天向我們分享了Jerry Colonna的故事,後者是Reboot的聯合創始人,經常幫助CEO們減壓,使他們事業騰飛。以下以第一人稱敘述。

一年一度的創始人會議如期舉行,在那個周日的淩晨兩點,我和一群技術員一起站在Lisbon酒吧外,空氣中混雜著淡淡煙味。酒吧里人潮湧動,擠滿了講著行話的CEO、投資商和銀行家。站在我身邊的家夥大概已經 37 歲了,留著赭色的山羊胡,他說他在博爾德有一家軟件公司FullContact。

我問他:“你知道Jerry Colonna嗎?

“Jerry?”他回答說, “他救了我的命。”

在進一步的交談中,我得知這個男人叫做Bart Lorang。四年前,他去拜訪Colonna時,他的事業和愛情都遭受了挫折。Colonna指導了他兩年。如今,他事業順利,愛情美滿。

事實上,在過去的幾個月里,我已經知道許多人擁有和Lorang相似的經曆。在科技界的公司創始人和CEO心中,Colonna的地位舉足輕重。“當我第一次與Colonna接觸的時候,我還只是個新上任的CEO。在那個時候,他就已經家喻戶曉了。” Etsy的首席執行官Chad Dickerson說道。

大多數成功的科技界創始人都需要一名職業教練。在這些教練中,已經有一小部分人專職去教導矽谷的那些大佬們。其中,最著名的就是Intuit的前任首席執行官Bill Campbell,他是喬布斯、紮克伯格、Google的Eric Schmidt和Larry Page、Amazon的Jeff Bezos、Netscape的Marc Andreessen等諸多矽谷大佬的教練,不過他不幸於 2016 年因癌症去世。人們總是會將Colonna和Campbell相比較。投資人Fred Wilson表示:“相較於Campbell對運動的注重,Jerry則更加信奉佛學。”

ADVERTISEMENT

Colonna作為一名科技教練,已經聲名在外。早在 20 世紀 90 年代初期,他就在第一批互聯網廣告公司工作,隨後他加入威爾勝(Wilson),在紐約成立了風險投資公司Flatiron Partners,該公司在早期的互聯網時代取得了驚人的成績,最終在市場崩潰後戲劇性地倒閉。正因如此,Colonna具有豐富的運營經驗,不管是在公司發起融資時給出合適的建議,還是為公司挑選稱職的候選人,他都能輕鬆勝任。但是,這些還不足以說明他傑出的才能。

在科技界,創始人總是堅定地吹捧他們的產品,承諾每個企業都在發展,無休止地進行工作。Colonna的工作則是為這些人解決心理健康問題。他在工作時會講述自己的經曆。在經曆人生的起落之後,Colonna曾深陷在抑鬱症的折磨之中,並表現出了強烈的自殺傾向。慶幸的是,多年的治療帶他走出陰影,他也受其影響,進而傳播佛教精神。Soundcloud的首席執行官Alexander Ljung說:“多的是教導管理技巧的人,而像Jerry那樣理解領導心理學的人少之又少。”

盡管在紐約和博爾德都設立了辦公室,Colonna的課程在科技界還是供不應求。大約三年前,他和一些誌同道合的同事成立了一家公司,叫做Reboot,已經有 16 名專職教練任職於博爾德、紐約和舊金山。通過Reboot,他開展講習班,並將其稱之為Bootcamps,傳授他的哲學思想。盡管他現在每月向客戶收取高達 5000 美元的費用,還經常試圖削減他個人客戶的人數,並且他從來不為他的課程打廣告,他的電話還是響個不停,各個公司的創始人擠破了頭,想要請他做教練。

ADVERTISEMENT

我曾在在博爾德訪問Colonna,他的辦公室很有佛教色彩,一個黑色的矩形冥想坐墊放置在彌勒佛像前,辦公室的牆上還掛有他和西藏友人的合照。隨後,談及他左胸的蜘蛛紋身時,他坦言,那是他的精神動物。通常蜘蛛紋身代表了女性的能量和源源不斷的創造力。

講到訓練方法時,Colonna表示他更專注於“對自我的探尋”。他相信,只有當人們可以真正了解自己的時候,才能夠成為更強大的領導者,人們總是逃避未知,甚至有時候逃避認知自我。WME Ventures的任事股東Beth Ferreira總結道:“他會挖掘出你不斷逃避的問題。”

Colonna聽著客戶的回答時,會下意識地皺起眉頭,全神貫注地凝視著客戶的眼睛。接下來,他會循循善誘,一點點解開客戶的心結。

Gimlet Media的聯合創始人Alex Blumberg和Matt Lieber都是Colonna的客戶。Gimlet負責創企的托管,是Blumberg建立的創企傳播平台。眾所周知,去年夏天,在Gimlet Media的一檔現實生活直播中,Blumberg面臨著極大的壓力。他請Reboot為其進行了全面的審查。審查結果一針見血,直指他負面情緒的來源:Blumberg希望積極地拍攝劇集,同時他需要在公司未來的發展上投入大量精力。為此,他覺得他必須要以更嚴謹的方式管理自己的時間,但是這也恰恰違背了他處事的原則。

在他 10 月份的那期節目中,他直播了與Colonna的會面。Blumberg說出了自己的恐懼。當Colonna問及他的父親時,Blumberg苦笑道:“他非常自由,事實上,他沒有履行作為成年人所要承擔的責任。”他們又說起父母之間的衝突,Blumberg說他們從未好好交流過。他的父親渴望樂趣,而他的母親希望父親擔負起責任。在談話中,Blumberg意識到自己已經內化了衝突,並且在現實生活中將其重現。

“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你在直面自己,即使這很痛苦,也很難。總有一天,你會恍然大悟,開始了解你的父母。” Colonna告訴Blumberg稱。

Blumberg壓抑住自己的哭泣,顫抖地說道:“我的父親永遠是我的驕傲。”他終於發現自己和父親的相似之處,但他們終究有所不同。

Colonna隨後引用了瑞士著名心理學家容格的話,“潛意識如果沒有進入意識,就會引導你的人生而成為你的命運。”

據說,Colonna曾兩次陷於嚴重的抑鬱之中。第一次是在他 18 歲剛剛踏入皇後學院大門之後,他發現了自己的自殺傾向。為此他在醫院接受了三個月的治療,在治療師和朋友的幫助下,他逐漸找回自我。“我的母親患有分裂情感性障礙,我的父親是個酒鬼,而我在這樣的家庭環境里掙扎著成長。”他回憶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