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獲得者陳玲玲:讀過工商管理,還是選擇探尋生命體的“暗物質”

ADVERTISEMENT

正如宇宙中存在著人類知之甚少的暗物質,在生命體這個“小宇宙”中,也存在著這樣的“暗物質”——非編碼RNA(核糖核酸),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一些重大疾病與非編碼RNA調控失衡相關。中科院生物化學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的陳玲玲研究員,正是一位探尋非編碼RNA的科學家。日前,她榮獲了第十三屆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

“媽媽都不清楚我具體在研究什麼”

曾有科學家給矮牽牛花插入催生紅色素的基因,希望花朵開得更鮮豔,但沒想到花瓣竟然變成了白色。1998年,兩位美國科學家進一步發現RNA幹擾機製導致某種特定基因“沉默”,才解釋了這一科學之謎,並因此榮獲2006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在這一發現之前,很多RNA只是被當作實現遺傳資訊DNA(脫氧核糖核酸)在蛋白質上的表達,是一個“信使”,被認為沒有什麼其他功能。

“RNA的世界真的很有趣,原來以為它們長得一個樣子,像一根長鏈;有一些RNA,甚至超出我們的想象,根本沒有編碼遺傳資訊;後來發現除了線形竟然還有環形。”陳玲玲說這話時,眼睛亮了,話語中透著興奮。

目前,全世界研究非編碼RNA的實驗室越來越多。“我的工作很基礎前沿,連媽媽都不清楚我具體在研究什麼。”正是抱有對神祕未知的好奇之心,在這個被稱為生物“暗物質”領域裡,陳玲玲無懼寂寞甘之如飴。

陳玲玲(右)在實驗室。

最近幾年,陳玲玲研究組相繼發現兩類新型長非編碼RNA,其在正常人的體內大量存在,而在小胖威利綜合徵病人的體內是缺失的。該病屬於基因疾病,發生率約1/15000,患者一般發育遲緩過度肥胖,有猝死之虞。此項研究為發現其病理機製提供了新思路。由於在這個領域做出了許多創新研究,《細胞》旗下的一份老牌期刊《生物化學科學前沿》在40週年慶時還專訪了陳玲玲。

ADVERTISEMENT

讀過工商管理,還是選擇了生物學

“坦白講,我一開始儘管對生命科學特別感興趣,但是也不確定一定能夠成為科學家。所以在美國康涅狄格大學一邊讀生物醫學博士,一邊還讀了工商管理碩士。”今年39歲的陳玲玲一頭幹練短髮,語速很快,確有一些“管理範”。

在美國攻讀兩個學位的日子可謂“沒日沒夜”,但也是她回望過去最感激的一段時光。那時,她白天做實驗,晚上學管理,經常都是下課了再折回去做實驗。在每天和時間的賽跑中,她發現只要實驗的方向正確,總是會往前走一步的。在這個過程中,她發現自己還是更加喜歡純粹的科研。在導師戈登·卡邁克爾的實驗室,戈登鼓勵陳玲玲開拓新的研究方向。在這種自由氛圍下,她不僅發現了一種新的基因調控正規化,更重要的是,她獲得了一種“我能做得到”的信心,這驅使著她想成為一名多產的科學家。

雖然最終成為了一名科學家,但學習工商管理這段經歷在陳玲玲看來,有機會認識了實驗室以外的事情,也豐富了人生。如今,作為一名研究組長,在實驗室管理方面,她的工商管理知識正好派了用場。一家實驗室就像一家小企業,需要聚集想法,籌措資金,以及招募合適的團隊一起工作。

最喜歡在城市中徒步旅行

因為手頭的工作實在太多,從春節至今,陳玲玲經常早上5點就起床工作。平時,她每週工作6天,早上8點到實驗室,晚上6點離開。“在我們研究所,這樣的工作節奏很常見。因為做的是自己喜歡的事情,倒也不覺得累。”

正是不覺其累,當一個科學假設被證明是真實存在的,陳玲玲會覺得特別興奮。而當實驗長時間沒有什麼進展,她也不覺氣餒,再從失敗的實驗中,尋找新的方向。“research(研究)前面有個‘re’(反覆),這正表明科學研究需要不斷探索,前進本身就是一個在曲折中不斷修正假設的過程。”

ADVERTISEMENT

週日的時候,陳玲玲最喜歡在城市中徒步旅行。她所理解的幸福有兩種,一是與家人在一起,以前她從來不懂得有了孩子是什麼樣的感覺,自從女兒前年出生後,她把幾乎所有的業餘時間都用來了陪伴孩子。另一種是挑戰一個長期懸而未決的科學問題,並找到答案。


» 上海觀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