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線兩個月,微信小程序給那些用身體支持它的人帶來了什麼?】

ADVERTISEMENT

剛過了嚐鮮期就被唱衰,究竟是小程序的尷尬還是圍觀群眾的尷尬?

1 月 9 日,微信小程序上線。從上線之初的刷爆朋友圈到被嚐鮮用戶打入冷宮,從一夜之間小程序微信討論群暴增到群活躍度明顯下降,似乎創意不是很多,也沒找到盈利方式,成為了大家對小程序的普遍感受。

據艾瑞谘詢 2 月 10 日發布的《2017 年中國網民針對微信小程序使用與開發狀況調查報告》,有 42.1% 的用戶添加了 6-10 個小程序,體驗後選擇繼續使用的用戶占調查用戶的 11.5% ,選擇繼續開發小程序的應用開發者占 9.2%,有 35.2% 應用開發者感到失望意在放棄。

顯然,現在討論小程序失敗與否還為時過早,與其以偏概全給出便宜的觀點,不如聽聽那些“淘金者”的故事,感受一下小程序上線後給他們帶來的變化。

|偽需求的嚐試

陳偉健是典型的互聯網投機者,94 年生,現居廣州,高中開始搞移動互聯網,做過網站,賣過域名,用他自己的話說,他是“3G 時代玩網站出來的”,賺最多的一筆有 2 萬多,後來分文不剩,大學上了一年就逃課開始“混社會”。

陳偉健告訴雷鋒網,在做小程序之前的上一份工作是幫一家上市公司做在線支付服務商項目,是技術和產品負責人。在小程序還沒有公測前,他就開始著手做小程序商店——“hao 程序”,通過公眾號導流,模仿 iOS 桌面,把用戶收藏的小程序顯示在手機屏幕大小的桌面上,長按可對收藏的小程序進行排序,商店內的小程序有“抄”別家的,也有開發者自己提交的。

hao 程序商店界面

但在 1 月 9 日小程序上線的當天下午,陳偉健就以 1000 塊的價格售賣“hao 程序”的源代碼,總計賣出去 6 份,他不知道買家具體是誰,賣出後陳偉健也懶得再更新“hao 程序”商店。

決定賣掉的原因很簡單,在小程序開閘首日的洪流中,陳偉健覺得自己已經撈完了第一波流量紅利。

在小程序公測前,“ hao 程序”就已經成形,公測二維碼發布後,發現不能通過長按識別在線上分享後,陳偉健看到了線上推廣的局限性,也感受到了小程序去中心化的意義所在,意識到小程序商店隻是個偽需求,便沒有進行擴展調整。

“hao 程序”公眾號於 2016 年 12 月 30 日完成認證帳號名稱與資質審核,截止至 1 月 17 日,公眾號漲粉8600+,陳偉健還順手建了 5 個小程序分享交流群,群人數均在 300+,都是關注小程序或是已經在摸索的開發者。陳偉健對雷鋒網說,“我就一個人,站在風口吹吹風,我啥都不干,就蹭蹭流量。”

ADVERTISEMENT

流量意味著資源。小程序商店暫告一段落後,陳偉健便開始通過自己的小程序猿微信號與小程序分享交流微信群開始招攬客源,轉戰小程序開發。在他看來現在的小程序還不成熟,如果做定製,隻能滿足一小部分客戶,如果做標準化,大家都能用的模塊,可以賣 N 套,暫緩小程序開發者們的需求,他還說:“標準化的小程序時代結束,就是定製化的小程序時代。”年前他接到的較大的一單是本地美容類資訊小程序的開發,通過資訊連接線下服務,並收到了定金,他準備開發完成後將模版重複使用。

年後陳偉健和朋友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搞事科技,用他自己的話說,這是一家搞“創意技術的公司”,不僅提供小程序開發技術服務,還提供創意解決方案。之前美容類資訊小程序的開發也已初見雛形,但問起目前團隊的運營狀況時,陳偉健表示不便告知。

從小程序商店到小程序“創意”開發,陳偉健所做的隻是“小程序產業鏈”的一部分,還有一部分人也已經從小程序統計分析與線上推廣下手,開始嚐試運營。

在小程序到來前,好推二維碼的主要業務是線上 App 二維碼推廣,CEO 王進華曾在騰訊企業 QQ 與手機QQ 瀏覽器研發部門做過兩年的程序員,王進華告訴雷鋒網,2016 年 11 月 15 日,好推二維碼上線了 HotApp 小程序統計平台,開發者通過輸入小程序頁面路徑、APP ID、App Secret 可以對小程序的日活與啟動次數進行精準統計,基於精準統計,可以對線下推廣進行評估,共有500家企業接入,每天查詢的頻次是10家。查詢免費,王進華的計劃是通過線上推廣平台實現盈利。

芝麻任務界面

年後,好推二維碼上線了小程序推廣平台——芝麻任務,線上分發二維碼給個人去線下推廣小程序,收費標準暫定 0.5 元一位新增用戶,訂單酬勞的百分之八十都將分給推廣者,內測的企業有美團、小小票兒、等,最近小程序進一步開放了群分享功能,由原來的一次隻能分享至一個群開更改至可以分享至多個群。王進華表示,得知此消息後,他們加快了芝麻任務的運營與推廣工作。

雷鋒網了解到,除了好推,騰訊移動分析、Talkingdata、GrowingIO 等平台也上線了小程序的統計分析業務,雷鋒網從騰訊移動分析了解到,接入統計分析的客戶已從年前的 200 個左右,增長至 1000 多個。

|到底有沒有線上場景

王進華告訴雷鋒網,基於好推小程序分析平台的數據,目前做小程序的開發者基本來自於線上。而張小龍的對小程序的定義是線下。為了先發優勢,首先衝上陣地的線上開發者,意識到小程序的“不友好”後,也調整著步伐,典型案例就是羅輯思維。

2017 年 1 月 17 日,羅振宇通過微信公眾號宣布退出小程序,雷鋒網試著聯系了相關工作人員,得到的回複是,確實暫時不會做了。

小程序真的不適合做內容嗎?

ADVERTISEMENT

輕芒雜誌一直位居各大內容類小程序排行榜首位,為了“適應”小程序,輕芒根據小程序的設計規範重新設計了 UI ,以新的筆記功能為例,App 上的操作是長按觸發+點擊調整,而在小程序上是點擊觸發+點擊調整,輕芒雜誌負責人範懷宇告訴雷鋒網,這樣的交互設計不僅可以讓輕芒雜誌小程序更流暢,也是一個新的嚐試。

據範懷宇介紹,相比較上線之初,輕芒雜誌小程序的訪問用戶有所回落,但量級仍然超預期,也積累了良好的口碑,回訪用戶比例很大,文章也得到了繼續分享和傳播。根據小程序用完即走,不能分享在朋友圈的定義,輕芒雜誌小程序的傳播渠道隻有微信群,但範懷宇並不期待小程序會給 App 帶來用戶轉化,在他看來,小程序對於輕芒隻是一個全新的平台,共有 3 個人負責,並會不斷地進行功能優化。

Assbook 設計食堂則是通過公眾號創業的典型案例,主打建築設計內容,初期通過內容運營成功積累了 20多萬的粉絲,主要通過知識分發獲利。

小程序正式上線後,Assbook 設計食堂也進行了嚐試。創始人光頭李告訴雷鋒網,現在上線的小圖酷小程序是一個圖片資料庫,初期隻通過微信群和公眾號文末貼二維碼的方式進行過推廣,現在用戶訪問量每天都在自增長。光頭李的計劃是將這個小程序迭代成設計知識的分發付費平台,做隻賣設計知識相關物品的電商。對於小程序線下的定義,他覺得好東西總能留住人,小程序的最終目的是線下場景,而達到這個目的則需要許多輕輕的(線上場景的)小程序進行鋪路。

小程序不支持虛擬商品的支付,無疑堵死了線上創業者想拿小程序直接發財的想法,也為需要相關服務的開發者設置了阻礙。

小密圈是一款社群工具 App,經過幾次更迭最終跑上了知識付費的賽道。在小程序的版本中,小密圈的運營方式受到了許多限制,比如不能成為付費圈子的用戶、不能在加入的圈子中打開圈友分享的外鏈,也沒法給用戶推送圈子動態。創始人吳魯加告訴雷鋒網,小程序開閘第一天,小密圈+小程序的訪問量達到 13 萬 PV,現在每日訪問的用戶在 1500 上下,從用戶打開位置來看,大概有 87.7% 的用戶來自“小程序曆史列表”,7.21% 來自搜索,其他來自公眾號、聊天頂部的不到 2%,並有部分用戶轉為 App 用戶,開了自己的圈子。

在吳魯加看來,小程序無疑是一個舞台,但上不上去,跳不跳得好,都是自己的事情。對於小密圈的玩法,吳魯加有想過是不是要直接把小密圈的小程序開源,讓所有的圈主,可以做一個自己專屬版本的小程序,還考慮過結合小密圈的開放 API,做一些好玩的小工具,但他還不急於做這些事情,覺得現階段,觀察、思考更重要。

由此可見,上述線上開發者在成本可控的情況下,對小程序的態度多是探索與觀望。據騰訊官方數據,微信月活躍用戶達 8.46 億,在巨大的流量面前,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輕易錯過這個平台提供的機會,但線下開發者的反應要比線上慢得多。

|線下為何進度緩慢

多個開發者向雷鋒網分析道:“在 App 已經非常成熟的情況下,線下開發者不會輕易去嚐試單一場景的小程序,線下推廣的鏈條也更長,意味著成本要比線上高得多。”言下之意,推廣成本是線下開發者保持觀望態度的顧慮之一。

相比較開發者不急不慢的步伐,張小龍可能要更心急。早在小程序剛啟動時(2016 年 1 月 9 日),他就一改往日沉穩地行事風格,提前把準備要做的事情告訴外界,並要在一年後,給大家彙報成果。在 2016 年 12月 28 日的公開課上,張小龍坦言,這樣做的目的是想給員工壓力,究其原因,是為了加快小程序推出的進度。

小程序上線後,微信官方公眾號“微信公開課”,不斷地向大家推薦體驗較好的線下小程序,其中包括攜程、鏈家、e 代駕、智慧醫療、百世快遞等,場景涉及交通、醫療、年會活動、會展、景區、住房、快遞等。

快遞 100 小助手小程序的負責人 fonter 告訴雷鋒網,他們的小程序初期上線一方面是為了培養用戶習慣,另一方面則是為了配合微信。言下之意,微信不僅嚐試通過“微信公開課”對開發者進行引導,也主動邀請線下開發者啟動小程序。近日,馬化騰也在兩會媒體溝通會上表示,微信會去幫助扶持線下商戶去用好小程序。

ADVERTISEMENT

由此可見,誰幫誰?在目標一致的前提下,是可以反過來的。

fonter 向雷鋒網表示,對他們來說,小程序要比服務號方便的多,以寄快遞業務為例,服務號的操作程序是:掃碼——關注——找到寄快遞菜單下單,甚至需要指導才能完成上述操作。而對於小程序來說,用戶隻要掃一掃就可以直接填寫相關信息進行下單,快遞員打好單子上門取件時,推送一個支付鏈接,用戶就可以完成寄件操作,降低了服務成本,每天都會有 10 萬訪問次數,基本一半都是來自小程序曆史列表。

快遞 100 小助手小程序目前隻有查件的功能。一位接近微信的開發者告訴雷鋒網,微信小程序將會在 3 月初上線”附近門店“功能,快遞 100 小助手計劃在這一功能上線時,推出寄快遞的功能。此外, fonter 還透露,快遞 100 今年的推廣重點會放在線下,而小程序將會是重中之重,深圳有 30 家門店,除了鋪設推廣物料,還會讓快遞員主動向用戶推廣小程序。

小程序運營文檔中“附近門店”示例圖

據雷鋒網了解,除了即將上線的“附近門店‘功能,小程序現在還支持一維碼(條形碼),並於 2 月 23 日在公眾號“微信公開課”宣布與摩拜單車合作了二維碼新能力的開放,即用戶掃描企業之前在 App 或公眾號中使用的二維碼時即可跳轉至小程序頁面,完成相應功能的操作。

摩拜單車小程序注冊/登錄頁面

以摩拜單車為例,新用戶的使用操作流程將變為:掃描摩拜單車上的二維碼——直達摩拜小程序——手機注冊、交押金、用車,實現掃碼即用,用完即走。摩拜單車工作人員告訴雷鋒網,在這一新能力開放前,新用戶用摩拜單車小程序掃描二維碼後,會引導至 App 下載頁面。

對於這個二維碼新能力什麼時候會開放,微信官方表示,還在打磨優化中,並歡迎有類似需求的企業共同探討開發新能力。

顯然,這項新能力的開放將為線下開發者節省不少推廣成本。在原有鋪設二維碼的場景下,用戶掃一掃就可以讓小程序真正變得觸手可及。除了不斷開放新能力,拓寬小程序的線下使用場景, 微信也沒有鐵了心對線上不友好,2 月中小程序部分模糊搜索的開放,也讓開發者與關注小程序的人們著實興奮了一下。

|小程序動了誰的蛋糕

小程序的上線,不僅給開發者帶來機遇,同時也飽受爭議。有一種觀點便是,小程序的形態介於 WEB APP 與原生 APP 之間,其進展緩慢的原因之一是樹敵太多,App、H5、包括 App Store 都將受到小程序的影響。

北京米多琪文化公司成立於 2011 年,主要業務是以 H5 為主的 WEB 端的開發與推廣,負責人趙理陽告訴雷鋒網,小程序內測前三個月左右,就已經了解了大概,對小程序會顛覆 H5 的說法,他表示沒有太多感覺。趙理陽說:“小程序不能分享到朋友圈,但 H5 可以分享、體驗,H5 是幫企業用來推廣、宣傳用的,而小程序是 App 類的,並且我的同行們都具備小程序的開發能力。”

由此可見,小程序想要實現的應用場景與 H5 並不衝突,較低的技術開發門檻也不會攔住相關行業的開發者們湧入洪流中去占領陣地,重要的是在小程序的運行框架內,如何調整思路找到自己的場景。 對於處在 App 產業鏈中的開發者們也一樣。

據相關數據統計,App Store 中的應用程序至少有 200 萬個, 2016 年各種軟件在 App Store 中盈利高達 200 億美元,比 2015 年增長 40%。根據分成比例,蘋果至少獲得 80 億美元的收入。小程序趨於成熟時,必定會有部分開發者放棄 App,App Store 的盈利也會受到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張小龍在 2016 年 12 月 28 日的演講中,幾乎將小程序要做什麼和不做什麼的原因講的很清楚,除了遊戲。而遊戲無疑是 App Store 與微信的主要收入來源。對此,業界人士的普遍觀點是受到蘋果約束。

一位接近騰訊的業界人士向雷鋒網表示,微信最大的阻礙就是蘋果。就像關於為何張小龍會將“應用號”改名為“小程序”,馬化騰曾在張小龍朋友圈的一條留言便道出了大家了心中長久以來的疑問。他說,“蘋果不讓叫應用號反而是一件好事。”

對於小程序是什麼,要到哪裏去,張小龍早在 2016 年 12 月 28 日的微信公開課中為大家做了詳解。沒有數據、缺乏真實案例、上線至今沒有爆款,種種跡象難免會讓人覺得再清晰的解讀也過於理想化。回看公眾號的發展曆程,從上線到爆發,至少經曆了兩年的嚐試與完善。

回到開頭,小程序到底失敗與否?最安全也最雞賊的回答可能就是還需要時間去證明,但用那句揭示人性的話來解釋小程序這兩個月的遭遇肯定是不會錯的:事情總是在發生的短期被高估,長期則被低估。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