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泳池到底里有多少尿?這份報告披露了真相】

ADVERTISEMENT

這個有違社會規範的行為通常都是偷偷地進行,不過許多遊泳者一直都在懷疑這個真相:人們在遊泳池內撒尿。

在開發出了一種測算方法能估算有多少尿液被偷偷排進了遊泳池後,科學家們第一次能完全程度上確認這種違規行為。一個經常遊泳且對衛生條件敏感的人可能不想再讀下去了。

這個方法是以計算水中人造甜味劑和乙酰磺胺酸鉀(ACE)的濃度來估測尿量,這兩種成份廣泛存在於加工食品中並且在經過人體消化排出後而不被改變。

在連續三周對加拿大兩個公共遊泳池的甜味劑測試中,研究人員估算出:在能容納大約83萬公升水的較大泳池(標準奧林匹克泳池的三分之一)中人們排泄了75公升尿液,同時,在另一個較小的泳池中也測出了30公升尿液,較小的泳池為較大泳池的一半大。

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研究生、研究負責人琳賽·布萊克斯托克(Lindsay Blackstock)說:“我們的研究為證明人們確實在公共泳池和公共熱水浴缸中撒尿提供了更多的證據”。

盡管研究人員還無法精確地確認有多大比例的人在泳池中撒尿,但結果顯示,尿液每天都會有幾次升到峰值。

ADVERTISEMENT

“我們沒有監控這三周里來泳池的人數,所以我們無法估算出有多少人在泳池里面撒尿了,”布萊克斯托克補充道。

讀者們並不是很樂意去了解這個結果,但是遊泳的人也許能從對八個公共熱水浴缸的測量結果中找到一些慰藉。研究發現,公共熱水浴缸中的含尿量要高得多。在一個酒店的按摩浴缸中,人造甜味劑的濃度是最糟糕泳池的3倍。

此次該研究團隊測試了兩個加拿大城市的31個不同的泳池和浴缸,發現取樣中100%存在乙酰磺胺酸鉀,其濃度最高達自來水的570倍。研究人員用加拿大人尿液的平均乙酰磺胺酸鉀濃度換算出大概的尿量。

“我們希望通過這項研究促進遊泳衛生習慣方面的公共教育”,“我們應該要考慮他人的感受,在想撒尿時離開泳池去廁所”,布萊克斯托克說。

除了幼童,大多數人都不願承認他們曾將泳池當成一個巨大的公共廁所,這個結果完全不令人驚訝。在一項匿名調查中,19%的成年人承認他們曾至少在泳池中撒過一次尿,專業遊泳運動員們坦白他們也經常做這類事。

2012年倫敦奧運會召開前,美國遊泳運動員瑞恩·羅切特(Ryan Lochte)曾這樣說道,“我覺得隻要一進到充滿氯化物的泳池,你自動就會這樣做”,他的隊友邁克爾·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也同意這個行為可以接受,“我認為每個人都會在泳池中撒尿”,“氯化物能清除這些,所以並不是太糟糕”。

ADVERTISEMENT

然而,雖說尿液是無菌的,但如果尿液中的化合物包括尿素,氨和肌酸酐等會與消毒液反應會產生副產物( DBPs ),會刺激眼睛和呼吸系統。專業遊泳運動員和泳池管理員的哮喘與長期暴露於這些混合物中相關。

科學家們建議,將來也許能用乙酰磺胺酸鉀作為測量指標以確保泳池中的尿液在衛生標準以內。孩子們常常被警告說,如果他們在泳池中撒尿,水里會出現有色的雲。然而實際上,目前並沒有能用於泳池中的尿液指示變色劑。

“這隻是一個用威脅孩子和大人們的話,以敦促大家形成正確的衛生習慣”,布萊克斯托克說道。

這個研究結果已經在美國化學學會期刊《環境科學與科技信報》(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Letters)上發表。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