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需美顏!螞蟻拍大頭貼會是什麼樣子?

ADVERTISEMENT

之前我在子彈蟻咬人有多疼?裡就為什麼螞蟻咬人那麼疼的問題,回答了一些關於螞蟻蟄針的內容。雖然螞蟻給人帶來的傷痛主要來自蟄針和蟻酸,但螞蟻的口器也是足夠好好寫一篇文章的。

從演化上來說,螞蟻是穴居的黃蜂;但是螞蟻在結構,行為和生態上的多樣性已經遠遠把它們的黃蜂兄弟(在演化生物學上,或許用姊妹這個詞更好?)甩在了後頭。我還記得在昆蟲分類學課程的最後,教授問大家:“同學們對這門課有什麼建議嗎?比如有什麼想聽但是沒聽到的內容?”“我想聽點關於螞蟻的東西~~”“我才不講螞蟻,螞蟻得花一個學期來講。”

所有的螞蟻的口器都是昆蟲中最基本的咀嚼式,但它們是把咀嚼式口器的潛力演繹得最徹底的一群昆蟲。

這是常見螞蟻基本的三角形上顎,各方面屬性不高但功能齊全,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養得了孩子打得過流氓,實乃居家旅行,殺人越貨必備裝備

南美的行軍蟻——遊蟻屬,雖然惡名在外,但其實對脊椎動物沒什麼攻擊力。它們的工蟻也只是普通的三角上顎而已,主要用來抓昆蟲、抱孩子、幹家務等等。

問題出在兵蟻身上:兵蟻的上顎是誇張的魚鉤形。

這種上顎沒法完成普通的工作,是專門擊退人類這樣的大型動物的。用法也不是用來咬傷人,而是把自己錨定在敵人身上,蜇人的時候不會被甩下來。因為它們能咬的非常牢,所以有時被土著人拿來縫合傷口。

另一類被廣泛採用的奇形設計是“老鼠夾子”,這類上顎被反覆獨立地演化出來,說明用起來不錯

比如猛蟻亞科的:

大齒猛蟻屬

鉤猛蟻屬

這兩個屬很相似,區分的特徵在於後腦勺的弧度~~~

切葉蟻亞科的鼠夾子非常多:比如

Acanthognathus屬

南美的Daceton屬

澳洲的Orectognathus屬

非洲的Microdaceton屬

ADVERTISEMENT

這三大洲幾個屬的趨同進化很有趣我就放一起了。

蟻亞科大多大眾臉,但也有個另類

長齒蟻屬,這個屬還有個特點是視力好,眼睛超大。

這種上顎是怎麼使用的?其實用法和老鼠夾子一樣。螞蟻先把牙齒開啟(角度隨種類不同,有時張角能超過180度),用肌肉鎖住;在獵物進入射程以後啪的一聲合上。如果把大齒猛蟻合上雙顎的速度換算成人的尺寸,相當於人一拳打出步槍子彈的速度。。。

正在獵食的鉤猛蟻屬

還有一類上顎,看起來像老鼠夾,但用法不一樣。俗話說一寸長一寸強,這些火鉗式的牙齒可以輕鬆捉到敏捷的獵物。

蜜蟻亞科

猛蟻亞科Harpegnathos屬

蟻亞科悍蟻屬的牙非常有名,採用了“鐮刀”的設計。悍蟻是社會性寄生蟲,靠掠奪蟻屬的幼蟲和蛹維生。這樣的牙是專門用來把蟻屬工蟻爆頭的,形狀和大小都剛剛好,一口一個嘎嘣脆;副作用就是除了搶劫它們什麼都不能做,從吃飯到洗澡都要奴隸服侍,仔細想想其實是個萌點滿滿的設定。

切葉蟻亞科的Chimaeridris屬,個頭很小但鐮刀看起來更凶殘,據推測可能是大頭蟻屬的社會性寄生蟲,趨同進化的又一次偉大勝利

還有更多鐮刀使,比如同為社會性寄生蟲的Strongylognathus,它們和悍蟻關係也非常遠。

為什麼螞蟻會有這樣多獵奇的上顎?我認為這和它們的真社會性脫不開幹係。演化出奇怪的上顎可能會讓昆蟲無法正常進食,但是螞蟻可以在同伴或者奴隸的幫助下克服這個問題。

比如鈍猛蟻亞科Amblyoponinae在英語裡被稱作德古拉蟻;它們的上顎可以用來製服蜈蚣之類的獵物,但是自己卻沒法好好吃飯。於是呢,工蟻會先把獵物餵給幼蟲吃,然後——去喝幼蟲的血= =

此外還有些非常奇葩的設計:

奇猛蟻屬Thaumatomyrmex,這個牙曾經困擾了蟻學家很久,最後發現原來是專門為捕捉一類長滿刺毛的千足蟲設計的。這種牙可以像魚叉一樣叉住獵物而不會咬一嘴毛;然後再用前足把毛拔掉。

ADVERTISEMENT

最後還有一些迷之上顎,比如迷猛蟻屬Mystrium

來自火星的你,Martialis heureka,最原始的螞蟻之一

Leptogenys屬

龜蟻屬,雖然牙不算奇怪但是配合整張臉,又是一朵奇葩

側面是這個龜樣子。。。

話說我覺得龜蟻屬完全可以加入自然版的神獸隊伍啊。。。

那麼問題來了,咬人技術哪家強?答曰:個兒大的那個。

Atta屬的切葉蟻兵蟻的牙雖然樣式樸素,但是配合巨大的頭部肌肉和身材,整個就一個對人寶具。據挖過Atta巢穴的研究者形容,這些兵蟻咬開人的面板就像是“牛排刀切肉”一樣

說實話我覺得Atta屬對咬肌的執著已經到變態的地步了。。。

大頭蟻屬的變態度也差不多,不過好在一般比較小。放大版的巨首蟻屬自然咬合力更勝一籌

平時人畜無害的弓背蟻長到足夠大也能讓人喝一壺的。

這是最大型的螞蟻之一,東南亞的巨人弓背蟻。雖然其貌不揚,它們仗著個子大,不但咬人一口見血,蟻酸也是加量不加價,看不對眼射你一臉。馬來西亞的Penang Butterfly Farm曾經試圖挖掘採集巨人弓背的成熟群落,不但沒有成功,參與挖掘工作的藍翔畢業生們還紛紛落得咬傷和化學灼傷的下場 (Initial Efforts to Collect and Maintain a Live Colony of Giant Forest Ant, Camponotus gigas (Hymenoptera: Formicidae) at the Penang Butterfly Farm)


» 果殼精選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