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預測!智人將從世界消失,他們或成整個星系主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3月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要加快人工智能等技術研發和轉化。這也是“人工智能”首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

在此後的兩個交易日里,以科大訊飛、川大智能、科大智能和賽為智能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概念股出現了明顯上漲行情。

除卻政府工作報告以外,“人工智能”近幾日也被反複提起。毫無疑問,終有一日,它將普及於我們的生活。在智能時代的大背景下,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盡可能的了解未來。尤瓦爾·赫拉利在他所著的《未來簡史》中就進行了一些暢想······

編 輯 | 吳璐璐

來 源 | 正和島(ID:zhenghedao)

尤瓦爾·赫拉利在《未來簡史》中預測,在幾百年後,智人這個物種將從世界消失,智神將成為整個星系的主人。

如果尤瓦爾·赫拉利本身就是個機器人呢?如果他的預測是神經網絡的回放功能呢?進一步說,如果我此時此刻的想法也是“算法”早就寫好的程序呢?細思恐極啊。

ADVERTISEMENT
▲ 本文核心觀點來自尤瓦爾•赫拉利《未來簡史》,中信出版社2017年2月出版

當死亡可以通過科技逆轉,死亡將變得毫無意義。當人類與他們生產的機器完全融合,那麼世界也將面目全非。這將代表著“智神”的出現,也將代表“智人”的消失。

在智能時代的大背景下,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盡可能的了解未來,如果不知道自己想成為怎樣的“人”,你現在跟機器人又有什麼區別呢?

▌智人進化為智神,三種方式可通關

01 生物基因改造工程

生物工程的起源,是認為我們還遠遠未發揮人類身體的完整潛力。四十億年來,自然選擇不斷對人體撥撥弄弄、修修補補,讓我們從阿米巴變成爬蟲類、再到哺乳動物、現在成了智人。

ADVERTISEMENT

▲ 美國隊長接受血清注射

不過是在基因、荷爾蒙和神經元出現一些相對來說並不大的變化,就已經足以讓吃生肉的直立人變成現在的我們。誰曉得如果人類的DNA、內分泌系統和大腦結構再多變化一些,結果會是如何?生物工程是要拿來舊有的智人身體,刻意改寫基因碼、重接大腦回路、改變生化平衡,比如美國隊長為了報效國家,自願注射了一種秘密血清,就從一個瘦弱的青年變成了超級士兵。生物工程將會創造出一些超人,這些超人與我們智人的差異,可能就如同我們和直立人的差異同樣巨大。

02 半機械人工程

半機械人工程是讓人體結合各種非有機的機器設備,例如仿生手、義眼,又或是將數百萬個奈米機器人注入我們的血管,讓它們在血液中巡航、診斷病情並修補損傷。這種半機械人的某些能力將會遠遠超出任何有機的人體。

例如,一副有機身體的所有部分都必須緊緊相連,才能發揮作用。如果有一頭大象,大腦在印度,眼睛和耳朵在中國,腳在澳洲,最有可能的情況就是這頭大象根本就死了,就算因為某種神秘因素而還活著,也是眼不能視、耳不能聽、足不能行。然而半機械人卻能夠同時出現在許多地方。像是半機械醫生根本不用離開位於斯德哥爾摩的診間,就能在東京、芝加哥、甚至是火星上的太空站進行緊急手術。唯一需要的,就是夠快的網絡聯機、以及一對仿生眼、一雙仿生手罷了。

▲ 高科技讓霍金用腦電波說話

這聽起來可能很像科幻小說,但其實已經成為現實。2012年,美國的腦神經科學家改造了霍金的睡眠頭帶,並把它變成了一款腦電波讀取設備。頭帶安裝了火柴盒大小的傳感器,字母在屏幕閃現,當霍金想選中單詞時,停止大腦的反應,設備就可以監測、提取出來。隨著技術的發展,最近已經有猴子學會通過植入猴腦的電極控製遠程的仿生手腳。如果你想的話,也能夠戴上電子“讀心”頭盔,在家里遙控電子設備。這種頭盔並不需要把電極植入大腦,而是去讀取你頭皮所發出的電子訊號。如果想開廚房的燈,只要戴上頭盔、想象一些事先編程的心理符號(例如想象你的右手做某個動作),就能把開關打開。

03 無機生命體工程

就算是生化工程,現在也算是相對保守,因為它還是假定要由有機的人類大腦作為生命的指揮和控製中心。還有另一個更大膽的想法,則是徹底拋棄有機的部分,希望打造出完全無機的生命。神經網絡將由智能軟件取代,這樣就能同時悠遊虛擬與真實世界,不受有機化學的限制。經過四十億年徘徊在有機化合物的國度,生命將打破藩籬、進入一片無垠的無機領域,形成我們在最瘋狂的夢中都未曾設想的形狀。畢竟,不管我們的夢想再瘋狂,也還是不脫有機化學的限制。

離開有機領域後,生命或許也就終於能夠離開地球。四十億年來,生命之所以還是局限在地球上的一小部分,是因為自然選擇讓所有生物都完全得依靠地球這個巨大飛岩的獨特情境。就連現在最強韌的細菌,也無法在火星上生存。但如果是非有機的人工智能,就比較容易殖民外行星。因此,用無機生命取代替代有機生命之後,可能就播下了未來銀河帝國的種子,但領導者不見得是《星艦迷航記》里的庫克船長,反而有可能是阿爾法狗的後代。

▲ 阿爾法狗戰勝李世石

我們並不知道這些眼前的道路會把我們引向何方,也不知道我們那些像神一般的後代會是什麼樣子。然而,一旦科技讓我們能夠重新打造人類的心靈,智人就會消失、人類的曆史就會告一段落,另一個全新的過程將要開始,而這將會是你我這種人無法理解的過程。

▌ 這是人類的“滅亡”, 也是人類的“永生”

在二十一世紀,人類的第三大議題就是將“智人”演化為“智神”。我們希望擁有重新打造身體和心靈的能力,首要目的當然是為了逃避老死和痛苦,但等到真擁有了這些能力,誰知道我們還會做什麼應用?因此,我們也可以說人類的新待辦議題其實只有一個真正的議題:取得神性。

縱觀曆史,一般相信大多數的神並不是無所不能,而只是擁有特定的超能力,像是能夠設計和創造生命、能夠改造自己的身體、能夠控製環境和天氣、能夠讀心及遠距溝通、能夠以高速移動,當然也包括能夠逃避死亡而永生。人類正努力取得以上所有能力,甚至更多。

我們可以相當確定智人會朝智神邁進,因為人類有太多理由會渴望這樣的進化,而且也有太多方式能達到這樣的目標。我們可能發現人類基因組實在太複雜、無法做大規模操弄,但這並不影響我們繼續開發腦機接口、奈米機器人、或是人工智能。

並沒有必要驚慌,至少不是馬上。要將智人進化會是漸進的曆史過程,而不是好萊塢式的天啟。並不會忽然出現一群反抗的機器人,而使得智人遭到滅種。反而可能是智人將自己一步一步升級進化,在過程中持續與機器人和計算機融合,直到某天我們的後代回顧這段曆史,才赫然發現自己已經不再是那個曾經寫下《聖經》、建起長城、或會因為卓別林的滑稽動作而發笑的動物了。

這一切正在進行當中。每天都有數百萬的人們決定,要把更多生活的控製權交給智能工具。在追求健康、快樂和力量的過程中,人類慢慢地改變自己的特質,特質於是一個又一個地變化,直到人類不再是人類。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即可購買套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