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信轉身:“浙江模式”能走多遠?

ADVERTISEMENT

  文 / 王雲輝,作者微信公眾號:科技雜談(keji_zatan)

  即使是在面對變革之時,任何企業要突破慣性,走上一條與既往相反的路徑,都堪稱一項艱巨的挑戰。

  作為中國最大的電信IT服務商,亞信正在進行這樣的挑戰。

  多年以來,亞信一直隱身於幕後,以定製服務開發方式為電信運營商提供服務。

  但就在2017年2月21日,亞信卻以前所未有的高調姿態,在一天之內連續發布了基礎架構平台、企業客戶運營產品套件、智能終端應用開發框架、智慧服務與通信平台、計費產品、智測管理平台等7個產品。

  做了多年的定製軟件開發的亞信,為何在此時轉身產品化?

1

  很多電信IT服務業的"老"人,至今都還記得,十年前的一番龍爭虎鬥。

  彼時,大批國際上的計費產品巨頭蜂擁入華,並過關斬將,拿下很多項目,一度讓以亞信為代表的國內開發商們倍感威脅。

  其原因在於,國內IT服務商的業務模式,都是向運營商派駐大量的軟件開發人員,根據運營商的業務需求,提供全套的定製開發服務。

  而這些國際廠商則是向運營商提供成熟的商業套裝軟件產品,再根據運營商的業務與需求差異,進行少量的定製開發和參數修改,就直接投入使用。

  在此之前,這一業務模式已經在歐美市場有成功實踐,而且它很容易複製鋪開。因此,與國際巨頭合作的試點,大都成為了各方關注的焦點。

  如果這些試點合作順利,整個中國電信IT服務市場都有可能向挾勢而來的Amdocs等套裝軟件商敞開懷抱,行業格局也必將重新洗牌。

  其中最受關注的,除了在中國電信的幾單,最有名的當數北京移動的BOSS改造。在2005年,這個項目堪稱國內電信IT服務業套裝軟件的頂峰。

  這個項目分為兩個部分:

  (1)計費部分,由BSS/OSS行業的全球老大Amdocs聯手惠普拿下。

  (2)CRM部分,由全球最頂尖的Siebel和亞信負責。

  然而,此後中國移動和Amdocs鬥智鬥勇了好幾年,最終的結果,還是由亞信全面接管了Amdocs的計費系統。

  為何如此?

ADVERTISEMENT

  系統上線之前,北京移動的評估結果是,Amdocs的套裝軟件至少可以自動配置60%的功能,需要定製開發和修改的部分並不多。

  但實際部署後才發現,中國運營商的資費和套餐政策極為複雜,業務流程也與歐美運營商大相徑庭。因此,Amdocs既有的能力完全支撐不了中國運營商的業務。

  套裝軟件達不到事前的預期,大部分都需要重新開發。對於AMDOCS來說,這意味著需要投入巨大的研發資源,來適應中國市場的特殊性,成本非常大;而對於北京移動來說,既然是定製開發,何苦要國外的套裝軟件廠商來做?

  一開始,Amdocs還樂觀地認為:為北京移動做的定製開發內容,可以放到新版本里,能支持其他的中國省級運營商。但後來Amdocs意識到:中國各地的運營商差異非常大,這種複製不現實。

  一開始,北京移動還給Amdocs調整的時間,但支撐成本不高投入,套裝軟件依然沒有帶來想象的便利快捷。

  最終,北京移動和Amdocs宣告分手,計費系統也由亞信接管,繼續走定製開發的路子。

  它們的情況並非孤例。在此期間,其他套裝軟件的試點,也都出現了類似情況。於是,這一輪以業務為核心的產品化,基本宣告失敗。

  在那個時候,誰也想象不到,在多年之後,曾經堅定提供定製開發服務的亞信,也推出了自己的套裝軟件產品。

  它會重蹈Amdcos當年的覆轍嗎?

2

  時移事易。

  與當年海外巨頭的貿然殺入相比,亞信如今的戰略遷移,其實是為了順應技術與產業形勢變化的應變之道。兩者看似相近,但其實已有巨大不同。

  從2010年以來,向虛擬化轉型、向雲化轉型、向軟件化轉型,已經成為所有運營商IT系統的大勢所趨。

  其原因在於,由於運營商的IT系統對可靠性要求高,而且高度定製化,所以從架構到代碼,很多都是隻要新業務運行穩定,就會保留下來,不敢輕易變動。日積月累之後,整個系統自然從簡單到複雜,愈顯繁冗。

(中國移動核心IT系統演情況)

  浙江移動信息技術部副總經理王曉征甚至將運營商的IT系統問題,總結為了"十宗罪"(詳見下圖):

ADVERTISEMENT

  因此,運營商的IT系統不得不參考互聯網先進架構經驗,將所有網元全面解耦,再重新進行全局化的管理。

  從橫向來講,主要是實現硬件與軟件的解耦、前端交互與邏輯的解耦、核心業務模塊間的解耦、通用應用 (通用能力中心)與核心應用(應用中心)的解耦,最終實現應用的中心化。

  而在縱向上,則主要實現應用軟件與技術組件分離、數據與業務邏輯分離,提供標準化的技術 能力,最終實現技術的平台化。

3

  正是運營商IT系統雲化的大潮,推動了亞信的轉向產品化。

  定製軟件開發模式的一個症結,是複複性開發,即使很多的業務和代碼都基本相同,也必須一次又一次地地從頭開發調試部署,既浪費了人力物力,也耽擱了開發時間。

  "我們一直始終在思考,如何將這麼多年的業務與服務能力沉澱下來,讓它變得更加可持續、可演進、更有生命力,而不是一遍又一遍地翻新舊需求。"亞信軟件副總裁王力平說。

  2016年3月,亞信AIF(基礎架構平台)1.0版本正式發布。

  這個亞信自主研發的企業級分布式雲化PaaS平台,正是其IT系統公共業務能力的沉澱。

  它把運營商IT系統中,可以複用的通用能力和業務邏輯提取出來,沉澱固化後進行封裝,對外提供標準的開放接口,供不同的上層應用調取,從而大幅減少重複開發,縮短了業務開發和上線的時間。

  就像是一組聚會蛋糕--傳統蛋糕是一個整體,吃的時候需要用刀切開,而聚會蛋糕則是預先就做成了不同顏色、不同口味、單獨包裝的小包裝,人們可以根據自己的口味和需求,任意組合,任意取用。

  在去年剛發布的時候,AIF1.0隻提供了服務編排、緩存、流程等環節的5個組件,而到了今年2月,剛發布的AIF 2.0已經包括了16個組件。

  "里面每一個組件都是可以獨立的。"王力平說,每一個技術組件,都是面對不同技術需求設計的,組件與組件之間全解耦,都可以獨立版本演進、發布與部署;而在AIF的統一框架構下,這些組件更可以相互協作,構成一個有機的生態體系。

  比如,亞信此次重點發布的7個產品,不論在平台層、應用層,還是交互層,本質上都是可以獨立的組件。

  比如,AIF 2.0是分布式雲化技術平台,業務基線系統BoB(Baseline of Business)用於業務流程定製;艾撲(IPU)用於運營商APP的運營與開發;亞信智慧服務中心ISAC提升客戶的服務交互體驗;VerisBilling V8.0提供更智能化的雲化計費;智能測試平台AITM打造端到端、自動化的互聯網應用測試與管理,等等。

5

  值得注意的是,推出這些產品,並不意味著亞信就會迅速轉變成為一家軟件產品公司。

ADVERTISEMENT

  "歸根到底,亞信會是一個有產品的服務型公司。"亞信軟件CEO高念書說,亞信推出的所有產品,其實都是基於亞信對行業和用戶的理解,目標也是為客戶提供更快速、更智能、更優秀的服務能力、維護能力與銷售能力。

  一個典型的案例,是亞信與浙江移動的核心IT系統轉型合作。

  此前,浙江移動自2011年就已經開始了IT支撐系統的轉型探索,並在行業中率先實踐底層架構x86化、雲資源池。

  但隻有真正完成IAAS、PAAS、SAAS三層的構建,運營商的IT系統雲化才能說真正完成。而浙江移動此前的工作,主要都還是集中在IAAS層。

  因此,浙江移動自2015年開始引入亞信AIF,著手打造功能完備、管理智能、能真正實現動態調度的PasS層服務集成平台。

  同年12月10日,服務集成平台在浙江移動的DCOS(數據中心操作系統)平台成功上線,成為國內運營商領域,核心IT系統在分布式、雲化、容器化的環境上線並進行生產支撐的首個案例。

  在整個DCOS平台中,服務集成平台作為接口交互平台,通過網狀網(第三方接入)和OSB(自有渠道接入)實現API調度管控,通過CSF(服務總線)、DADB(數據總線)、MsgFrame(消息總線)、ComFrame(流程總線)等各類資產對中心服務進行集成,成為了整個微服務架構的核心承載。

  "這是一次極具意義的試點。"王曉征說,通過服務集成平台的部署運行,浙江移動DCOS化的核心IT系統更加輕盈主動,服務調用可見、可管、可控,系統抗壓能力大幅提升。

  比如,容量管理被動變主動,從"給多少用多少"變成"用多少給多少",可根據業務負載自動彈性擴縮容,應用的擴縮容時間從傳統集成方式的2-3天,縮短到了秒級。

  比如,將應用和依賴統一封裝,隱藏了數據中心硬件和軟件運行環境的複雜性,讓開發、測試、 生產的運行環境保持一致,降低了應用的集成周期和難度,部署方式從"安裝-配置-運行"轉變為"複製-運行",真正實現了一鍵部署。

  比如,所有組件采用分布式架構,應用跨機房分布式調度,可以自動為宕機服務器上運行的節點重新分配資源並調度,保障業務不掉線,實現故障自愈。

  比如,通過服務集成平台的log4x服務日誌模塊,建立服務調用鏈,實現各個系統服務調用的串接,從而能夠快速 了解各服務的運行狀況,通過界面就可直觀、便捷、精準的定位問題。

  比如,徹底打破傳統業務支撐系統的瀑布開發和集中割接上線的方式,改為"化繁為簡、小步快跑,迭代上線",實現了新老架構的無縫對接和平滑過渡。

  比如,浙江移動的第三代架構項目建設內容拆分為15個里程碑,進行25次上線,從而通過內部設計和項目精細化管控,徹底消化了建設上線對系統的影響。

6

  值得注意的是,"浙江模式"的成功,並不意味著AIF就已經一片坦途。

  "亞信與浙江移動的AIF合作,能夠取得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浙江移動自己有強大的技術開發實力。"一位業內的專家朋友如此評價說,這就好像亞信準備了各種好菜,而浙江移動也有不錯的廚子。"

  事實也是如此。

  AIF讓運營商可以輕鬆地編排和構建業務智能系統。運營商的人員隻需要編寫和編排自己相關的業務邏輯,而其他的工作--比如訪問數據、訪問緩存,調度硬件設備等等,都可以交給AIF去做。

  簡單來說,亞信通過AIF和各種組件,將各種公用能力和網絡資源抽取出來,構成一個足夠厚、足夠靈活的PAAS平台,讓運營商的業務和產品以更簡便的方式來調用,從而像搭積木一樣,更輕鬆地實現各種業務功能。

  但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於,很多客戶未必具有編排和構建業務的技術實力。"並不是每一家運營商,每一個省公司,都有這樣的好廚子。"前文提及的專家說。

  盡管如此,對亞信來說,從服務到產品這一步,依然是邁出了成功的一步。

  這些產品最大的價值,是讓亞信全面提升了對運營商的服務支撐能力,未來能以更少的人工、更快的速度,更好的質量來協助運營商完成IT系統的雲化轉型。

  正如王力平說,亞信產品設計過程中,最重要的不是如何標準化,而是如何切實解決客戶的實際問題。

  這也正是如今的AIF,與當年的Amdcos套裝軟件之間最大的不同。

  比如,在整個中心化設計的基礎上,亞信提供了一個混合架構的解決方案,可以將整個系統的解耦分成幾步,一個中心、一個中心地建設,逐漸過渡完成。這已經是工程化的問題,但因為有這樣的考慮,運營商IT系統的雲化就可以更加方便從容。

  比如,此前很少有產品,能夠在產品層面就把運維工作考慮在內,而亞信從注冊、審計、發展、上線、運行到下線,對所有服務都進行全生命周期的監控管理,這讓網絡運維工作真正輕鬆下來。

  2016年9月,AIF在某省運營商網絡上線時,在場運維人員甚至興奮地說,"運維的幸福日子要到了。"

  "我們希望讓平台有溫度起來。"王力平說。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