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途費漫遊費取消,運營商的世界會否地動山搖?

ADVERTISEMENT

  長途費漫遊費取消,而且還要立即執行,很多人覺得電信運營商很沮喪,但可能恰恰相反,取消這些費用也許正是電信運營商管理層求之不得的。

ADVERTISEMENT

  長期的運營分割必須打破,否則就難以抗衡互聯網公司的整體發展模式,而困擾電信運營商的難題就是各地的資費不統一。是市場先整合還是管理先整合,曾經是電信運營商發展中的難題,現在,行政命令一下,破局的時候到來了。

  可以預測,伴著取消長途和漫遊的腳步,運營商會進一步加強集中化管理,在地市公司權限越來越小的情況下會再進一步,各省公司的市場營銷管理權限也會弱化,以後主要的營銷活動政策都會來自集團層面,省市公司更多是經營執行,“頂層設計”會覆蓋三家電信運營商。

  當然,隨著長途和漫遊的取消,以前一些地方長期遺留下來的超低營銷套餐可能會成為新問題,梳理起來難度很大,也最容易造成用戶的不滿,甚至會像曾經的“無限套餐”一樣棘手。總之,套餐變了,收費方式變了,讓用戶多掏錢肯定很難,特別是有合約在身的老用戶。

ADVERTISEMENT

  此外,不管怎麼講,電信運營商取消了長途費、漫遊費,也是一塊利潤損失,這肯定會打擊本來已經在2016年有了向上勢頭的運營商業績,國資委的考核是不是要放鬆一碼呢?據說,有聲音在呼籲,要運營商變成公益事業單位,這其實正是百萬運營商員工所期盼的。

  語音業務本來就已經日薄西山,用戶使用量越來越少,長途和漫遊費用被取消,事實上造成了語音通信的價格下降,運營商很可能迎來語音業務的回潮,讓更多的人更多的使用傳統的語音進行溝通。

ADVERTISEMENT

  另一方面,由於語音收入的進一步不值錢,可以促進電信運營商更堅決的向VOLTE轉型,再也不用背負傳統語音業務收入的大包袱,高清網絡語音業務有可能快速發展起來。我們在現實中也看到了,如今很多人在進行長途特別是跨國溝通的時候,使用的都是VOIP或者用微信等社交工具進行流量化的視頻聊天。

  很多人罵電信運營商無能,在互聯網業務上無所成就,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有關部門對電信運營商的監管要遠遠嚴於互聯網公司,否則,中國移動曾經推出的很多本來可以在市場上領先好幾步的業務卻被閃電下線,而後來互聯網巨頭的類似產品卻至今活蹦亂跳。當運營商沒有了語音業務包袱,監管部門也不會再對其指手畫腳,電信運營商完全可以發展出新型的語音通信產品,視頻電話的時代即將到來。

  取消長途和漫遊費,絕對不是終點,因為這些年來,罵運營商已經成為了上上下下的政治正確,改了一個就會出來下一個,不會有結束的時候。以現在的輿論態勢,即便電信運營商從此宣布以後都不再收費,打電話不要錢,上網不要錢,也一定會有人站出來罵運營商,為何不對用戶進行返現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