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經曆過怪上司,何談領會了職場的攻守自如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們都曾與這種人一起共事過:他不知道如何閑聊,不會用眼神交流,甚至時不時會說出一些不合時宜的話。當你的上司正是這種人的時候,場面可能會更尷尬。

  你該如何與一個不擅長人際關係的上司建立關係?又該如何應付他們的社交尷尬?你應視若無睹還是幫助他增強自我意識?

  賓夕法尼亞大學高級研究員、《如何在工作中獲得快樂》(How to Be Happy at Work)一書的作者安妮·麥基(AnnieMcKee)說,不擅社交的管理者可能比你想象的更為常見。她說,“有很多人不曾花時間去培養情商,增強自我意識,或者學習如何審時度勢。一個處於掌權地位的人要是缺乏情商,情況會更加嚴重,因為他會以為自己的權力可以讓他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此外,針對一個人的性格怪癖而提供反饋意見是不容易的。她說,“和對方談論他的交流風格,是非常難受的一件事。上司的上司都會避免這麼做,而對身為他下屬的你來說,這麼做就更危險。”不過,管理學學者、教練兼顧問莫妮克·瓦爾庫爾(Monique Valcour)說,假如你的上司缺乏社交技巧,這種情況雖然是一個挑戰,但是它並非不能克服。她說,“基本上,你有兩個目標:第一,要使你與這個人合作的經驗更舒適、更愉快;第二,要有效地與這個人共事。

  進行自我反思

  瓦爾庫爾說,為一個言談舉止總是令人不適的上司工作,最難的一部分就是這種處境會令人在工作上意誌消沉。“與上司的關係緊張,可能會使你不堪重負。”她建議,要去思考你對上司的行為的“情緒反應”,可以選擇獨自反思,也可以與工作場所以外的朋友或導師一起討論。你要思考的重點是:“我觀察到了什麼?我是感到沮喪還是覺得受限制?這種局面引發了我什麼情緒?”你要記得,上司也是人。要盡力去接受他,他的缺點,甚至他的一切。麥基說:“不要崇拜你的上司,也不要期望他成為超人。你的上司既不是上帝,也不是怪物。”

  積極幫助上司

  瓦爾庫爾說,如果你自己的情商高,而你的上司卻恰恰相反,事實上這可能是一個機會。畢竟,不擅社交的管理者時常會“在社交場合中依賴別人幫助自己溝通。”你可以幫助上司與同事溝通,表達出他的願景,並舍去他話語中的不妥之處。瓦爾庫爾說,“你要想出一些方法,來補足上司缺少的技能,以促進他在工作上的人際關係。”你也可以幫助同事們了解如何與他一起共事,借此支持你的上司。你可以說這樣的話:“‘是的,他說話過於簡潔’,或是‘他不愛閑聊’,又或是‘他可能比較難以捉摸’,但是‘時間久了,我發現和他一起工作的最好方式是……’。”麥基說,不管怎樣,“不要嘲笑你的上司,也不要在同事面前貶損他。這麼做可能讓你覺得暢快,但對情況卻毫無幫助。”不妨考慮最壞的情況:“要是這話傳回到你上司的耳中,他會感到受傷或生氣。”

  深入了解上司

  若要與一個不擅社交的上司建立關係,你就要付出更大的努力。瓦爾庫爾說,“好奇心是你最有效的工具。”無論對方喜歡的是飛蠅釣、集郵、還是外國電影,“你要試著去詢問他對什麼感興趣、關心什麼,以及他的價值觀,借此來認識你的上司”。這些努力可能不會得到回報,不過也沒關係。如果你在個人層面上無法與上司溝通,就不要去勉強。麥基說,即使上司“永遠不會問你的女兒是否在周末的足球賽中勝出”,你和上司仍然可以有著非常穩固的職業關係。

  為上司提供反饋

  一個可取的做法,就是偶爾試著幫助你的上司增強自我意識。瓦爾庫爾說,“要遵循有效反饋的原則。要特別關注對方在某個情況下的言行和其所造成的結果。”換句話說,“不要說,‘你在會議上聽起來像個性別歧視的混蛋’。相反,你可以這樣說:‘你剛才開的玩笑讓一些同事很難過,我之所以告訴你,是因為我知道你有多重視良好的人際關係’。”麥基說,“要再次上升為更大的目標。”你要把這當成是激發上司高級本性的嚐試。你要更具同理心,溫和地向上司提供反饋,而不是與其爭鬥。例如,如果你的上司對你說了句模棱兩可的言論,麥基建議,你可以這麼回應他:“你的一些話有點難以理解,可能會造成一些誤會。你想要對我說什麼?’要坦誠地向對方傳達你的感受,善良的人通常會為此動容。”

  多從正面角度思考

  一個不擅社交的上司也許不是你理想中的上司,但他也絕對不會是你噩夢中的上司。你要稍微換個角度看待你的上司。麥基說,“如果你的上司基本上還善良,只是偶爾會說錯話,那其實並不會太糟糕。他的用意大多是好的,人還是很善良。”她說,要避免對上司的拙劣玩笑翻白眼;相反,“要試著去釋懷”。瓦爾庫爾說,“減少負面影響,並將之減至最小”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就是“找出你們關係中正面之處,來轉變你的態度”。如果你將和上司進行一場會議,不要讓自己充滿恐懼,“心里想著,‘啊,這肯定會把我累壞’。相反,要問問自己,‘我喜歡這個人什麼?我們之間有什麼共同點?我們之間的合作關係好在哪裏?’要注意你們之間的相似之處。”

  不要一味遷就

  然而,麥基說,你還是要記得,“社交尷尬和冒犯行為之間還是有一些差異的。你有責任學習如何準確地解讀上司的行為,同時了解上司話語背後的意圖。這種技巧只有通過實踐才能學到。”但是,時間久了,要是發現你上司不僅僅是不擅社交,而是一個“凶惡陰險的混蛋,那麼你的問題就很不同了”。在這種情況下,千萬不要逆來順受。要是在這種情況下,你還為上司找藉口,甚至是暗中提供支持,“你將會被其他人視為問題的一部分。”她說,為了解決這種狀況,“你需要告知你的團隊和同事,你對狀況很清楚,也知道這種情況是不恰當的。”在某些情況下,你也需要準備好“將此事上報到上級去”,或者通知公司的人力資源部門,又或者,“可能是時候尋找另一份工作了。”

如何應對怪上司?

ADVERTISEMENT

  你要:

  •確定上司重視什麼,並努力就這一話題與他溝通。

  •遵循提供反饋的最佳實踐與原則,借此嚐試幫助上司增強自我意識。

  •尋找一些方法,幫助上司改善在工作中的人際關係。

  千萬不要:

  •在上司背後嘲笑他。這樣做可能讓你覺得暢快,但是往往沒有什麼好結果。

  •指望你的上司像超人一般。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要試著接受他。

  •為上司找藉口。如果你的上司不是僅僅不擅社交,而是越過了界限,嚴重地冒犯了其他人的話,那麼就要有勇氣把此事提出來。

  案例1

  不要八卦,並采取一種積極的心態

  維克·卡普爾(Vik Kapoor)在職業生涯較早時期,曾經與一位名叫約翰(John)的上司共事。約翰是一位高級律師,他不擅社交,時常會開些“令人討厭又不合時宜的玩笑。”

  約翰經常會在午餐時間喝醉,因此他的社交尷尬也變得更嚴重。維克說,“約翰總是會回到辦公室,漫無邊際地跟我們說一堆話,以致所有人都要刻意不理會他說什麼。盡管我們用肢體語言表達出自己完全不感興趣,但這似乎也阻止不了他。

  維克工作得很不開心,也知道他需要另找一份工作。在此期間,他盡力地接受自己眼前的狀況。起初,當約翰開了尷尬玩笑或者產生怪誕行為的時候,維克會盡力勸自己“釋懷”。維克承認,起初他經常會為自己感到難過。

  他說,“在我的心目中,我是一個受害者。我會心想,‘天啊,為什麼這會發生在我身上?我應該得到更好的對待。我覺得被困住了。’對於這種情況,我必須練習去接受,並且聽之任之。同樣的,我也意識到,‘防止’約翰給自己帶來麻煩,並不是我的職責,而這些想法讓我的心情平靜了許多。”

  另外,維克會避免參與有關約翰的辦公室八卦。他說,“我意識到,這根本不關我的事。我在那里工作的原因,是為了真正需要我的人好好工作。我最終決定像同情一位病人一樣同情約翰,而且從未參與過有關他行為的八卦。”

  最後,維克轉變了自己的態度,以更積極地角度來思考自己的現狀。盡管約翰那麼嗜酒,但他也不全是那麼糟。維克會特別選擇在早上找約翰談話,借此更深入地了解他。兩人會經常談論工作,以及各自在工作中的強項和弱點。“就在其他人越來越難與約翰共事的時候,我反而成了他值得信賴的同事。”

  維克最終離開了公司,目前是一家培訓公司 Extra-M 的創始人。他說,“現在,我與一些愛交際的人共事,因此覺得自己快樂多了。”

ADVERTISEMENT

  案例2

  接受上司的性格,並且在有機會時給予幫助

  吉爾·查特韋爾(Jill Chartwell)首次接觸到她那不擅社交的上司,是在兩人通電話的時候。身為一名全球顧問的吉爾剛剛接受了一份新的全職工作,而她和未來的上司拉里(Larry)需要協商一下她的薪酬。她回憶說,“拉里的意思是,我們需要得出一個更合理的數額,但是他卻很難表達自己的想法。當時的場面好尷尬。”

  吉爾上任後,也看到了拉里在其他方面的社交無能。她說,“我是一個喜歡交際的人,很容易與其他人打成一片,但卻很難與拉里溝通。進行一對一談話的時候,拉里不會用眼神交流,說話總是結結巴巴,也完全不擅閑聊。”

  後來,吉爾和拉里共同為一個備受矚目的項目忙活了九個月。在這段期間,吉爾開始非常同情拉里。她說,“我的侄子患有社交焦慮症,所以我非常了解這種情況,而我願意去接受他。”

  時間久了,吉爾也學會了一些最有效的方法,為拉里緩衝社交尷尬。她說,“我們經常一起參加會議,而我總是帶頭使談話繼續下去。我總是會在每個人的筆記本前面放一小塊糖果。拉里會取笑它,而房間里的所有人都會笑。這麼做大家都輕鬆了下來,而這也成為了我們日常的破冰活動。”

  吉爾也知道,當他們在會見重要客戶時,她有責任幫助拉里保持鎮靜。她說,“我總是坐在他旁邊,而當他說話的時候,我常常會把手放在桌子上,做出一個細微的小手勢,提醒他慢下來。”

  進行小組對話時,她會用一些較輕鬆的語言來表達出拉里的願景。她說,“他很難表達自己的觀點,所以我會嚐試幫他表達。我會這樣說:‘拉里的重點是……’,或者‘我來補充一下拉里的話……’,接著再解釋出我們對某一問題的想法。”

  吉爾說,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經驗,但是在項目結束後,她要求調離拉里的團隊。目前,她已經離開了這家公司。

  麗貝卡·納伊特(Rebecca Knight)|文

  麗貝卡·納伊特(Rebecca Knight)是波士頓的自由業記者,也是衛斯理大學的講師。她的作品曾被刊登在《紐約時報》,《今日美國》及《金融時報》。

  朝隱 歐明謂|譯

  《哈佛商業評論·Managing Up》

  編校|馬雪梅xuemeima@hbrchina.org

  公眾號ID:hbrchinese

  長按二維碼,訂閱屬於你的“卓越密碼”。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