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FPGA供貨商營收排行榜,國產不見蹤影

ADVERTISEMENT

FPGA供貨商的表現看來超越整體半導體市場...

筆者在先前的一篇文章提到,2016年對半導體產業來說是艱難的一年,最後的統計數字也顯示整體產業成長表現平平;不過在FPGA領域卻看到不少變化,最引人矚目的就是英特爾(Intel)在2015年完成收購Altera。

另一家FPGA供貨商Microsemi則在2015年完成收購PMC-Sierra,接著又將遠端無線電頭端業務(Remote Radio Head Business)出售給MaxLinear,以及將電路板級產品出售給Mercury System。 還有萊迪思半導體(Lattice),在2015年收購Silicon Image之後,新新增的授權業務與ASSP產品營收也開始計入整體營收。

這些事件使得統計FPGA供貨商營收的工作變得更復雜,以下是筆者約略的估計:

作者估計的2016年FPGA供貨商營收排行榜

筆者統計以上數字時,調整了CPLD、ASSP與電源元件等項目的營收,但納入了軟體以及IP;因此我的結論是FPGA領域成長表現超越整體半導體市場的成長率(分別為6%與1.5%)。

廠商的市佔率變化感覺不大,雖然英特爾執行長Brian Krzanich聲稱Altera的版圖擴張;而令我驚訝的是Xilinx並沒有快速拉大與對手的差距;Xilinx已經在前三個製程節點領先Altera,進入16/14奈米的時間比對手快了一年以上,我預期這種主導地位也將帶來更多的客戶訂單以及營收。

而無可否認的,那些高階FPGA元件是傾向於應用在包括ASIC硬體模擬(emulation)、通訊或是軍事等特殊應用;但這些應用通常會帶來顯著的影響。 採用複雜FPGA的設計時間越來越長,但我預期ASIC硬體模擬會最快問世。

ADVERTISEMENT

硬體模擬器業者必須要打造一個複雜的軟體環境,將ASIC設計劃分為可管理的區塊,然後將設計傳遞至供貨商使用的工具;這是個浩大工程,但不需要像是提供給終端客戶時那樣驗證設計並將之與軟體整合。 特別是通訊應用產品往往更復雜,會花更長時間才會進展至量產階段,軍事應用更甚,這些應用可能會在接下來幾季讓Xilinx的營收加速成長。

而筆者猜測,Altera成為英特爾一部份的種種優勢還沒那麼快顯現;人人都知道英特爾意圖利用FPGA做為加速器,以維持在資料中心應用領域的強勢地位。 不過其負面影響可能會是讓Altera較忽略資料中心以外的其他市場──但時間會告訴我們答案。

至於Microsemi,我懷疑我低估了該公司的FPGA營收,Lattice的營收數字又可能估得太高;以上兩家公司都沒有定期公佈營收數字。

Microsemi特別專注FPGA在國防與航天領域的安全性應用,這些設計都會花比較長的時間,但項目投入量產後也會持續較長年限;Microsemi可以從美國增加國防預算的提案獲益更多。 Lattice的產品以消費性應用為大宗,其特徵就是量產快速,但也很快就會衰退;該公司的中階產品陣容也十分堅強。

QuickLogic的FPGA營收出現急遽下滑,主要是因為該公司的生意仰賴大客戶三星(Samsung);該公司執行長預期能在2017年底結束長期虧損,達到損益兩平。 筆者在上面的表格中的「其他」FPGA供貨商,還包括一家風險資本(VC)投資的私人公司Achronix,亦無財報數字可參考。

那... 到底哪一款產品可以稱得上2016年度最佳FPGA? 其實每個人對於「最佳」的定義都會有所不同,總之根據筆者的觀察,去年最複雜的一款FPGA產品就是Virtex UltraScale+,天知道一個團隊是花了多長的時間才設計並驗證那樣一款有280萬個邏輯閘、96個收發器以及60萬個邏輯單元多處理器核心MPSoC架構的元件。

ADVERTISEMENT

你呢? 你覺得2016年最佳FPGA得主該是哪一款產品? 歡迎分享高見!

R



【關於轉載】:轉載僅限全文轉載並完整保留文章標題及內容,不得刪改、新增內容繞開原創保護,且文章開頭必須註明:轉自“半導體行業觀察icbank”微信公眾號。謝謝合作!【關於徵稿】:歡迎半導體精英投稿(包括翻譯、整理),一經錄用將署名刊登,紅包重謝!簽約成為專欄專家更有千元稿費!來稿郵件請在標題標明“投稿”,並在稿件中註明姓名、電話、單位和職務。歡迎新增我的個人微訊號 MooreRen001或發郵件到 [email protected]


» 半導體行業觀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