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慧故事+三年追平百度,王小川的搜狗如何單騎闖陣?

ADVERTISEMENT

闢穀的王小川人瘦了5公斤。

作為搜狗的CEO,王小川2016年是忙碌的,也是壓力重重的。

從《一站到底》到《我是創始人》,王小川在電視真人秀上頻頻亮相。從網際網路大會的實時翻譯系統到汪仔機器狗,搜狗的人工智慧產品在業界屢屢炸出聲響。但在人工智慧的熱鬧背後,王小川應該還有更重要的使命。比如說,輔助身後,有著多條業務線業績全面下滑壓力的搜狐集團重回網際網路舞臺中心。

2月21號,搜狐集團釋出2016年未經審計的財報:集團總營收為16.5億美元,同比減少15%,以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計算,淨虧損2.19億美元。其中,搜狐門戶營收為1.82億美元,虧損3000萬美元;搜狐視訊營收1.72億美元,虧損2.82億美元;搜狐暢遊營收5.25億美元,同比下降31%。

在搜狐集團中,搜狗的表現,差不多是最顯眼的一抹亮色。

搜狗2016年營收44億元,同比增長19%,淨利潤6.4億元。搜狐集團另外三項業務短期內很難有根本性的逆轉,搜狗收入和利潤的穩定增長,對於搜狐集團今後財務表現的提高,可以說是扮演著“單騎救主”的角色。

儘管據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查詢結果,2016 年 6 月 30 日,騰訊已取代搜狐成為搜狗最大股東,持股比例高達 45%,搜狐持股比例為 38.35%,但搜狐擁有搜狗最大投票權,搜狗的財報短期內依然會並表到搜狐。

2004年成立的搜狗,從PC時代走到現在,百度上市了,360上市又回來了,搜狗仍然還沒有IPO。儘管王小川表示,搜狗的大股東是成熟且健康發展的公司,並不會以流量或營收的數字對他做機械性的要求,但他也對黑智承認,“是要交作業的。”

2017年-2018年,預計會有一批中國概念股公司赴海外上市,是很好的資本視窗,儘快推動搜狗上市,給騰訊等股東們一個交代,估計也是王小川的重要使命。

要實現這兩個目標,王小川必須確保流量的持續增長和商業變現的更高效率,和講好以“自然互動+知識計算”為核心的人工智慧故事。

流量和收入的壓力

2月21日,黑智見到王小川,他開口的第一句話是,搜狗搜尋活下來了。

王小川對搜尋是有情結的,而當年的競爭,他也記憶猶新。2013年,騰訊向搜狗注資4.48億美元,將騰訊搜搜業務和其他相關資產併入搜狗,引發了360和搜狗的瀏覽器大戰,自然,瀏覽器後方指向的,還是搜尋。那個年份,也是搜尋紅海大洗牌的時候,百度一家獨大,中國雅虎停擺,Google空留國內使用者的回憶,網易有道搜尋出局……“360那時發表了一些言論,大意是說,市場隻能容納兩家公司,意思是,它是第二家。”王小川回憶。

ADVERTISEMENT

隨後3年,搜狗靠王小川提出的知名“三級火箭”(輸入法、瀏覽器、搜尋)戰略的指引,將使用者流量從客戶端匯入到瀏覽器,再匯入到搜尋引擎,而它的效能,在搜狗的發展歷程中已經得到了驗證。搜狗的宣傳稿說,根據使用者搜尋量,搜狗已經是國內第二大的綜合搜尋引擎。搜狗的野心也隨之增長。

“三年內,搜狗要在移動搜尋上追平百度。”王小川對黑智強調。據第三方資料機構艾媒諮詢(iiMedia Research)釋出的《2016 Q3中國移動搜尋市場報告》顯示,百度以44.5%的市場份額繼續領跑,阿裡巴巴旗下神馬搜尋佔比達到20.8%,位列行業第二,搜狗以16.2%的市場份額排在第三名。據搜狗財報公佈的資訊,截至2016年12月底,搜狗搜尋整體流量較一年前增長30%,特別是移動搜尋流量增長70%,對整體流量的貢獻達到了四分之三。

王小川很清醒,PC流量一直是往下走的,他自然要把寶押在移動上。如何破局,王小川也在思考。

現在,搜狗的“三級火箭”模式的紅利釋放得“已經差不多了”。對於搜尋這個生意來講,更高的流量意味著更多的收入。

哪裡還有流量紅利?搜狗會繼續通過和手機廠商合作,預裝搜狗的輸入法和瀏覽器。

騰訊作為搜狗最大股東,依然是搜狗最大的資料和流量來源之一。搜狗目前是唯一能夠進行微信內容搜尋的搜尋引擎。此外,騰訊和搜狗一起投資了知乎,獲得了知乎的優質內容,這是搜狗在問答搜尋上發力的基礎。這也是搜狗所要做的“搜尋內容的差異化”。

2016年5月,搜狗和微軟達成合作,對接必應,推出搜狗英文搜尋,以及搜狗學術搜尋垂直頻道。2017年1月,搜狗釋出了“海外搜尋”,瞄準的是海外流量紅利。“本週內我們還要做一次升級,”王小川說,“英文搜尋升級成海外搜尋,最後搜尋的結果也是用中文呈現。”

搜狗的海外搜尋,立足於深度神經元網路的翻譯系統,也就是說,搜狗把翻譯產品加入了搜尋引擎之中。“如果科技工作人員不能用Google搜尋海外科技資訊,中國和世界就是脫節的,國內的科技發展就會受製約。但我認為,即便開放了Google,我們大部分人也是用中文的,而世界上非常多有益的資訊,包括醫療資訊、科技資訊和討論,都發生在英語世界裡。把英文變成中文以後,我相信,98%的中國人才能更好享受全球的內容。”王小川如是說。

2016年,“魏則西事件”引發社會對百度醫療類貼吧和百度醫療搜尋廣告、競價排名的質疑,影響巨大。2016年5月,搜狗趁機上線“搜狗明醫”垂直搜尋,直接劍指百度的醫療資訊搜尋。王小川想做更為垂直的搜尋內容。在明醫裡,使用者搜尋醫療健康相關的關鍵詞時,其中優先呈現的是丁香園、維基百科、知乎社群、中英文學術期刊等網站,以及正規大型醫院、疾控中心、世衛組織及科研機構的內容。搜狗明醫頻道下把這些網站單獨摘出來,給予很高的搜尋權重。

搜狗做明醫,是要切百度最核心的收入。來自醫療的搜尋廣告一直佔百度各行業搜尋廣告的第一位。2015年,百度的營收為663億元,2016年搜狗的營收為44億元,百度是搜狗的14倍多。而在移動搜尋市場份額上,百度隻是搜狗的2.74倍。即便靜態看,這意味著搜狗的營收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不賭今日頭條模式

2017年,中國移動網際網路正悄然颳起一股“學習今日頭條好榜樣”的風潮。原因無他,今日頭條2016年實現了80多億元的收入,2017年預計將達150億-200億元,儼然已成新的BAT量級的公司。而今日頭條隻佔資訊分發市場約20%的份額,可想而知這個市場的規模,可能很快將超越2015年中國搜尋廣告近800億元的規模。在移動網際網路世界裡,革掉搜尋廣告命的可能不是移動搜尋,而是Feed流廣告。

ADVERTISEMENT

百度已經感受到了威脅。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在年初的內部信中,提出要以內容分發作為百度的主要戰略。無論是移動網盟還是百家號,以及百度資訊流廣告的改變,都是百度對今日頭條個性化推薦內容分發方式的學習。阿裡也推出UC頭條,騰訊推天天快報圍剿今日頭條。就連萬能鑰匙、獵豹、APUS等工具類軟體也全面殺入資訊分發市場。

搜狗瀏覽器在中國市場份額不低。據百度統計,2016年3月,搜狗高速瀏覽器市場份額僅次於Chrome和IE。按理講,瀏覽器做資訊分發是最順的事情,但令黑智記者驚訝的是,跟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相熟的王小川,對於資訊分發這個事情居然很冷靜,他告訴黑智,跟風“頭條化”路線,非他所願。他甚至覺得,今日頭條變成了百度的大敵,搜狗是要支援的。

“今日頭條模式對搜尋是有壓力的。”王小川沉吟著回答,“我們也許會去試探,但這不會是我們的重心。今日頭條是個很好的模式,但不意味著你學習它或追隨它,你就也能做好。今日頭條有它成功的機緣和獨特的能力,在流量和內容上也已經形成了壁壘。我們要採取合作的態度,把精力放在其他增長中去,而不是以一種競爭心態去面對,這樣是不行的。”

講好人工智慧的故事

搜狗要用人工智慧(AI)技術,講一個在風口上的故事。

搜尋引擎和人工智慧,天然就聯絡在一起。王小川說,去年早期曾經有媒體問他,搜狗為什麼轉型做人工智慧,他聽了之後“一肚子火”。在搜狗看來,搜尋引擎本身就是一種AI。表面看起來是搜關鍵詞得出結果,但實際上,搜尋的背後,要對海量的資料進行處理和理解匹配;而現在,人們更多地用自然語言的方式,甚至擴充套件到影象、視訊搜尋,搜尋演進的方向是獲取更精準的答案,也就是人工智慧的基礎能力。因此,就如同他說過的,“搜尋的未來是人工智慧時代的明珠”

王小川賦予搜狗的人工智慧核心,是自然語言處理和自然互動

作為輸入法市場份額的老大,搜狗輸入法每天源源不斷地接受到大量的語音識別資料,“我們現在的語音輸入量是國內最大的,1天有超過2億次語音識別請求。”王小川說。而這些,都是進行AI訓練的資料資源。

同時,王小川提到,AI裡面最難的地方是“人的思想和知識的學習”。“人區分於機器的難點在於知識的理解和推理能力,而這種能力是靠語言體系來支撐的,靠語言來對知識和思考進行表達。而搜狗在這裡天生具備兩個場景:一是輸入場景,大家用語言表達;二是用語言獲取資訊。因此,我們在AI場景裡關注自然語言,這也是人工智慧中最難的一塊。”

沿著自然語言處理這條路線理下去,就是搜狗在搜尋業務上的核心能力的組成,那就是將搜尋升級到對話系統、問答系統和翻譯系統

“有了深度學習之後,搜尋場景會有更好的武器來滿足,甚至升級這樣的能力。我們或許不能開創出新的演算法出來,但基於演算法去改良的能力,是足夠的。”王小川說。

ADVERTISEMENT

對於搜狗來說,這是必經之路。輸入法不僅是文字輸入的工具,在移動端,它是天然的入口,可以連線起各種產品和服務。而對於智慧化時代而言,連線各種智慧助手、硬體、家居產品等,語音是新的互動入口。

問答,被王小川認為,是搜尋的未來。2017年初,搜狗開發的問答機器人汪仔登上了《一站到底》的舞臺,就是搜狗自然語言處理和問答系統的一次對外展示。“汪仔識別問題,靠聽、靠看,和人一樣,是非常自然的互動方式。它通過語音識別和影象識別,轉換成文字後,涉及到對語義的理解和匹配。深度學習在文字上的應用,在汪仔身上都有很具體的體現。”搜狗首席科學家許靜芳說。

這也是搜狗未來想要達成的問答搜尋方式:適用於多種互動方式,在理解使用者的問題或資訊需求後,利用海量網路資訊及大規模知識庫,直接給出答案,方便便捷。“可以認為這是搜尋未來的模式,就是你提問題,它不是給你10條連結,而是給你1個答案。”王小川說。

對於翻譯系統,除了海外搜尋外,去年11月,搜狗實時機器翻譯技術在烏鎮世界網際網路大會上亮相,王小川把搜狗在這方面的技術實力和思路對外界做了展示。王小川說,搜狗內部管這叫“重寫《通天塔》的故事”。“語言暢通,會帶來一個新的文明。”

“我們希望在這幾個場景裡,大家都能看到搜狗的聲音,尤其硬體、IoT到來的時代,無處不在會有互動和機器智慧,這是對未來的判斷。”王小川說。

更進一步的AI應用的思路是,王小川表示,利用在自然語言處理和互動上的技術能力,搜狗將向智慧硬體領域進軍。“智慧硬體有三種場景,一種場景是客廳場景或家庭場景,一種是車載場景,一種是移動場景,這三個場景裡我們都有切入的方式,有的是自研,有的靠合作、合資,有的是提供API。”而據他向黑智透露,車載裝置將是搜狗最先發力的領域。搜狗會從自然語言互動等方向切入智慧駕駛,但是不會去做無人車。“這就不是搜尋公司該乾的事兒。”

這是個可以想見的思路。對於搜狗而言,它在輸入法上的位置牢不可破,利用自身在自然語言處理資料和演算法上的優勢,走軟硬體結合道路,是必然的。

但這仍然是一個不確定性很大的未來。對於搜狗而言,無論是人工智慧還是其他業務,搜尋仍然是它集中火力的主要業務,增長的突破口。也因此,廣告仍將是搜狗主要的增長點。而針對搜尋引擎領域的新法規,搜尋行業的廣告也受到了極大限制。依靠內容差異化擴大廣告營收,仍然需要搜狗付出更大的推廣力度。

而搜狗想要憑藉人工智慧展開逆襲,則仍然需要時間。人工智慧在國內還處於剛剛起步的階段,離商用落地,仍然還需要時間。

無論是騰訊,還是搜狐,都對AI有著迫切的需求,但在實現能力上,還有著不足。搜狗在人工智慧上的故事,也會獲得更多的支援,繼續佈局。在去年,搜狗向清華大學捐贈1.8億元,成立了中國首個校企合作人工智慧領域研究院——天工智慧計算研究院,在接下來,搜狗也表示,將不斷推動人工智慧產品落地。

在這個戰場上,搜狗也緊咬百度。他對空降百度的陸奇給出了很高的評價:“陸奇有兩個很大的優點。一是技術理想主義,和他聊天,他一談到新的演算法就兩眼放光,半夜兩三點去讀論文,是個很好的技術人。其二,他不官僚,跟他談東西,他是非常平易的人。這是他的兩個特質,我對他是很尊重的。”

但最後,他卻說:“百度沒有戰略。”

推薦關注黑智微信(ID:VR-2014)

» 黑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