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時間”上線了,但豆瓣仍欠投資者一個好的商業模式

ADVERTISEMENT

對於“豆粉”們來說,“3月7日”絕對是一個值得銘記的日子,因為他們的靈魂聖地豆瓣,在這一天上線了付費訂閱產品“豆瓣時間”,他們甚至還來不及反應,豆瓣的標籤就在“文青”之上多了一個“功利”的加持。不過,雖然有心在“變現”這條路上走出自己的風格,但“豆瓣時間”還需要時間的考驗。而在焦灼的時間的等待裡,豆瓣最需要的大概是給它的投資者一個交代。

公開資料顯示,豆瓣在2006年完成了第一輪金額為200萬的融資,投資方是聯創策源;2009年底,豆瓣獲得摯信資本和聯創策源總額近千萬美元的第二輪投資;2011年9月13日,豆瓣完成第三輪5000萬美元融資,投資方分別為摯信資本、紅杉資本和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豆瓣時間”當然讓這些投資者看到了希望,但好像一切都有點言之過早。

豆瓣“慢半拍”

3月7日固然是“豆瓣時間”上線的重要日子,但也是豆瓣邁入第十二個年頭後的第一天,“豆瓣時間”首期音訊節目來自詩人北島和他的朋友,定價128元。但這個舉措好像並沒有改變外界對於豆瓣,在緊跟移動網際網路的大潮上,始終“慢半拍”的印象。

這個印象的來源有許多案例佐證:錯失APP開發最佳時機,直到2014年8月才有一款APP;圈子相對封閉,由於“不具備媒體屬性”,在自媒體發展風口,流失了眾多優質內容生產者。就算其剛剛上線的知識變現產品“豆瓣時間”,與知乎live、羅輯思維“得到”等大抵相當的產品相比,推出時間也顯得姍姍來遲。

而就在“豆瓣時間”上線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8日,得到App創始人、《羅輯思維》節目主講羅振宇,宣佈《羅輯思維》周播視訊停更,退出其它音視訊平臺,隻在羅輯思維旗下的知識服務應用“得到”App獨家更新。羅振宇此舉當然大有深意,但豆瓣照樣反應遲鈍。

ADVERTISEMENT

再說一個案例,豆瓣曾被拿來跟陌陌一起進行過多番比較——從平臺角度而言,兩者的“約炮”屬性似乎不相上下。就連《創業家》雜誌也曾在2013年釋出過一篇文章《網際網路十大約炮聖地》,而豆瓣位列第一。在上榜理由中,豆瓣被稱作“國內唯一一個約炮基本不看物質條件的地方”。有文章分析認為,如果豆瓣當年推出一款社交應用,使用者們基於豆瓣的關係相互成為好友,然後相互聊天,聊興趣,聊電影讀書音樂甚至最終約炮,然後不斷擴充套件群組、小組、同城等邊界,那麼後來也許就沒有陌陌什麼事了。

可時至今日,陌陌從一個基於位置資訊的“約炮神器”慢慢往興趣社交發展,現在更是找準了直播業務這一聚寶盆,奮力前行,並且財報“亮瞎眼”,而豆瓣,還是那個始終慢半拍的豆瓣。

豆瓣“太小心”

另一個讓投資者對豆瓣“恨鐵不成鋼”的是,豆瓣“太小心”。梳理豆瓣這些年的業務發現,12年來豆瓣並非按兵不動。它經常起個大早去迎接風口,最終卻趕個晚集。

ADVERTISEMENT

眾所周知,豆瓣主要的營收來源是:廣告、導購和內容。商業模式本身沒問題,可豆瓣總是“戴著腳鐐跳舞”,每賺一筆錢都小心翼翼。廣告其實沒什麼好說的,對於此類有調性的產品而言,完全是“賠錢賺吆喝”的買賣。比如B站曾因為貼片廣告的事向使用者道歉,為了循序漸進地做廣告還曾專門上線了AD分區,挖空心思哄B站小學生們開心。

至於導購這塊,豆瓣也確實錯過了幾波紅利。隻說幾年前的線上購票風口——中國電影市場膨脹的那幾年,正趕上網際網路的千團大戰。BAT紛紛入局燒錢,基本上把線上購票的蛋糕瓜分完了。豆瓣作為國內最早做電影資料庫的網站,沒做這塊是否可惜?即便豆瓣沒實力跟巨頭競爭,專心去為各大購票平臺導流也能讓它賺得盆滿鉢滿吧?可是豆瓣什麼都沒做,一轉身就錯過了這個風口。

“豆瓣時間”對了嗎?

回到“豆瓣時間”。在羅振宇及諸多大佬,甚至是小馬哥微信“付費訂閱”(還沒公開推廣)的推波助瀾下,“內容付費”確實被炒成了“風口”,一直錯失良機的豆瓣終於想起來要在這塊有所作為。可是一出手,就得排在得到、知乎、喜馬拉雅FM這類存活多年的內容付費平臺之後,某種程度上說,它的市場被瓜分不少蛋糕並不大。

另外,從“豆瓣時間”目前的節目形式上來看,雖然其承諾除了北島,之後還會邀請白先勇、楊照等名人來串場,但這種從站外邀請名人來做節目的方式,並沒有挖掘使用者價值,“豆瓣時間”的內容付費,本質上還是想做流量生意。而僅僅以“得到”對比,其強大的內容製作及編輯團隊,已經形成了競爭壁壘,“豆瓣時間”並不具備這方面的優勢。

ADVERTISEMENT

此外,對於“豆瓣時間”來說,它還應該考慮一個問題——它所拉攏的名人,很容易被微信截胡,或者出走。豆瓣當然可以通過跟名人的溝通,來讓名人意識到微信無法帶來精準粉絲,出走沒有強大流量支撐來留下名人,而至於其能不能發展“站內達人”來擺脫對名人的依賴,這個是運營者的思維廣度決定的,豆瓣創始人阿北會不會繼續“反應遲鈍”呢?

最後還有一個存疑的地方:對於“豆瓣時間”這種小範圍的興趣交流會,能否大範圍變現,如何大範圍變現,對豆瓣來說,應該是一個很具有挑戰的問題。

綜上,如果所有的這些問題豆瓣都還沒有考慮清楚,“豆瓣時間”的價值和意義是否也是值得商榷的?

» 財經第一聲金融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