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最信任的人,支付寶的管理者,她小時候曾發誓長大後不要跟錢打交道

ADVERTISEMENT

媒體最近一次關注到彭蕾,是她在2016年底帶領團隊去矽谷,疑似為 螞蟻金服 尋找潛在投資者,為公司IPO做準備。作為 螞蟻金服 董事長,彭蕾可能在為造就網際網路金融領域最大規模的IPO做重要鋪墊。

實際上,就在這個訊息曝出的兩個月前,彭蕾卸任了螞蟻金服集團CEO。在公開信中,她宣稱將“更專注在螞蟻的長期發展和全球化戰略,還有人才培養和文化傳承上。”這同樣被外界解讀為,彭蕾隱退是在為螞蟻上市做籌謀。

很難把彭蕾的行為都與上市掛鉤,很多時候她都站在幕後。

“我平時很少參加這類活動,其實並不是清高或者怎麼樣。”2014年,當時她還是阿裡小微金融服務集團的CEO,在某論壇上,彭蕾曾這樣解釋道,“因為我不太擅長說特別大的話題,特別是一些對未來的構想,或者是對過去做過的事情的意義進行提煉,我更喜歡的是回到當下看看我們需要的是什麼。”

如今,彭蕾身上的標籤不止螞蟻金服董事長,她還是創業教父 馬雲 身邊最重要的女高管。

她是雷厲風行的拍板決策者

社交一直是阿裡心中的痛。在嘗試來往、釘釘不能有效阻擊騰訊之後,2016年11月27日, 支付寶 祭出大旗。

這款以支付功能活躍的應用,新開通的“圈子”功能中的“校園日記”和“白領日記”,因充斥大量的大尺度女性寫真照片,內容也有許多暗示性語言。此事引起很大爭議,有網友認為,其中內容低俗,並質疑支付寶有炒作嫌疑,這些都使支付寶被推上風口浪尖。

支付寶後臺工作人員也曾採取措施,對於低俗照片和狀態進行刪除,對部分賬號採取禁言措施,甚至拉黑。但依然未能阻止事態的發展,截至2016年11月28日下午5時,不到兩天時間,已經有超過1477萬人看過“校園日記”,超過1130萬人看過“白領日記”。

ADVERTISEMENT

情況依然愈演愈烈,在網友和支付寶內部都炸鍋的時候,遠在美國的彭蕾一封內部信澆滅了所有的危機之火。她在內網中發帖提到:錯了就是錯了,自己做錯的事,永遠不要怪別人。並立刻做出決斷,提出四項應對措施:

1、所有打擦邊球嫌疑的圈子立刻解散;

2、惡意釋出突破底線圖片的使用者永久封號並永久不能註冊;

3、團隊內部討論整頓。想清楚並寫下來,我們要什麼不要什麼,嚴格執行;

4、請大家繼續鞭笞。

隨後,“校園日記”和“白領日記”被迅速解散和下線,這場鬧劇才得以停止。

她是毫無爭議的“支付寶女王”

2015年11月28日,在北京央視總部,來競標的騰訊人和阿裡人分兩撥坐在會議室商談。工作人員把兩張疊起來的小紙條分別遞給兩撥人後,氣氛開始變得緊張,兩撥人先是小聲討論,隨後拿起電話開始打電話,十幾分鐘後,招標結束,公證員宣佈了招標結果,螞蟻金服集團以2.688億拿下了猴年春晚的獨家互動合作夥伴。

一個多月後, 馬化騰 在世界網際網路大會現場提到了這次招標,“央視有個投標,我們輸了,對方非常拚。”實際上當時招標現場,騰訊方面電話連線的正是馬化騰。而阿裡電話連線的人不是馬雲,而是彭蕾。

有時候,一件事情的成功似乎真的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巧的是,電話打得及時,如果當時這個電話再晚一會兒,彭蕾就要上飛機了。在聽完現場情況描述之後,彭蕾說出一個數字:“2.688億”。2688這個數字剛好諧音“ 阿裡巴巴 ”,螞蟻金服就是以這個競價贏得了這次招標。而事後得知,騰訊出的價也隻比這個價錢少幾百萬而已。

不過,有意思的是,這樣一個“支付寶女王”,小時候卻曾起誓過長大後不要跟錢打交道。彭蕾的媽媽在農村信用社工作了一輩子,從有記憶起,媽媽就一直特別焦慮,擔心這個賬錯了,怕給人家錢多了,或者是存錢的時候眼睛看不清楚,收進假鈔,或者貸款追不回來,翻山越嶺、跋山涉水的去把錢追回來。從小到大,媽媽的焦慮彭蕾都看在眼裡,發誓這一輩子做任何事情,都不要做跟錢打交道的事情。

ADVERTISEMENT

但命運就是這麼神奇。工作後,彭蕾不僅進入金融領域,而且業績越做越好,穩步高升。進入 阿裡巴巴1 1年後,2010年,彭蕾任職支付寶CEO;2013年,成為阿裡小微金融服務集團CEO;2015年,又成為螞蟻金服董事長兼CEO;2016年9月中旬,美國彭博社引述分析師觀點指出,螞蟻金服的市場估值已經高達750億美元,超過了美國大名鼎鼎的金融巨頭 高盛集團 ;2016年10月,彭蕾卸任了螞蟻金服CEO,將接力棒交給了總裁井賢棟。

卸任CEO後,彭蕾仍然是螞蟻金服集團董事長,2016年10月16日,螞蟻金服成立兩週年年會上,彭蕾說“我沒有離開,只是換一種方式陪大家。”(左為彭蕾,右為井賢棟)

她是傳聞中“馬雲就信任她”的女主角

1971年,彭蕾出生於重慶萬州,1994年從杭州商學院(現為浙江工商大學)工商管理專業畢業,後在浙江財經學院(現為浙江財經大學)做了5年左右教師,期間於1997年嫁給了自己的同系師兄 孫彤 宇。

丈夫孫彤宇1996年便開始與另一個高校的教師馬雲共事,加盟中國黃頁,進入了網際網路行業。

1998年,馬雲帶著團隊奔赴北京創業,其中包括彭蕾和丈夫孫彤宇,那時的團隊幾乎就是後來 阿裡巴巴 的創業團隊,即“阿裡十八羅漢”。彭蕾的工號是007,“很拉風的一個號碼。”團隊跟著馬雲在北京的外經貿部,搭建當時外經貿部的官方網站和中國的第一個國內網上商品交易市場。

到年底的時候,馬雲說,北京也已經來過了,咱們還是回杭州去創業。馬雲對團隊說出自己的想法:每個人自己出錢,你口袋裡有多少錢就拿多少錢,不要去問爸媽和親戚去借,回去以後工資500塊一個月。

其實當時從北京回杭州的時候,基本上每個人都已經有了自己的小金庫,公司做的是政府業務,不是純市場化的,成立公司當年就收穫不小的盈利,這在當時已經是網際網路行業的奇蹟。但回杭州時,沒有一個人表示不捨。

那時候,大家圍坐一圈,馬雲站在中間,講著“我們要做一箇中國人創辦的、世界上最偉大的網際網路公司。”大部分人還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但大家依然湊夠了50萬元創業基金。

1999年,馬雲成立了中國黃頁公司,也就是阿裡巴巴的雛形,但那時阿裡巴巴最初“看起來像是一個釋出商業資訊的BBS”。

創業初期,錢恨不得一分錢掰成兩半花,工資又只有500元,大家一起住民房,吃泡麵。多年後,彭蕾曾回憶道,“有一次,一個送盒飯的小夥子,他把盒飯放下以後,探頭進來看了一眼,嘴裡嘟嘟囔囔地說沒想到這裡還有一個黑網咖。”

那時候的彭蕾明明本可以很舒服的做大學教師,薪水和社會地位都不低。曾有人問彭蕾,對那些創業艱難的日子,為何願意跟馬雲擠在這麼小的公司拚命。彭蕾的回答是:“其實我不是信他,我就覺得他特別有趣,你跟他在一起幹活永遠不會無聊,你永遠會覺得很好玩,很刺激,跟團隊在一起的時候,大家那種精神上的刺激是非常吸引人的。”

曾經有人說,如果現在馬雲離開阿裡巴巴,公司所受的影響大概在30%,如果馬化騰離開了騰訊,公司所受影響是50%-60%,如果 李彥宏 離開了百度,公司所受的影響可能是70%。對於這個評價,馬雲表示認同,他認為,今天阿裡的“味道”已經在這裡,阿裡也有比較完整的接班人體系與 合夥人 體系。

而彭蕾的“阿裡味”就非常明顯,同樣一個問題,常常馬雲和彭蕾的回答是差不多的,甚至有些問題,馬雲會直接讓彭蕾來回答。

2014年9月19日, 阿裡巴巴集團 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正式掛牌上市。在紐約來剋星頓大道W酒店。阿裡巴巴邀請中外近80名記者參加媒體答謝晚宴。有記者提問比較犀利:“阿裡上市之後,很多持股員工都財務自由了,公司如何面對人才流失的問題?”

馬雲笑著說:“好的公司一定要進來困難出去容易,否則就是監獄。”隨後把問題丟給彭蕾,“我覺得這個問題,應該讓彭蕾回答更加合適。”話音剛落,重重包圍著馬雲的記者們把馬雲身側的位置讓出來,身著一襲黑裙的彭蕾補上來,並回答道:“公司的人來來去去很正常,員工認同價值觀,做得開心自然留下,不開心的話離開時最好的選擇。”對這樣的回答,馬雲是 滿意 的,他們之間的默契和信任,早已無需多言。

她是眼光獨到的首席人才官

其實,首席人才官的“養成記”從阿裡創業初期就已經開始了,彭蕾最開始在阿裡的工作就與HR有關。創業初期,最需要的就是人才了,那時候彭蕾常常跟馬雲一起篩選 簡歷 ,事實也證明瞭,彭蕾選人的眼光非常獨到準確。阿裡成立多年,有不少人才都是彭蕾招進來的。

童文紅就是彭蕾看中的。2000年,當時阿裡巴巴只有五六十人,童文紅進入阿裡後負責行政,部門只有三個人,公司沒有專門的前臺,童就兼著前臺和行政做了一段時間。工作一年之後,彭蕾對她的細緻和耐心很滿意,提拔她為行政主管,再後來又升為阿裡副總裁。於是多年後,有了“前臺小妹成為阿裡副總裁”的勵誌傳說。

童文紅現在是 菜鳥網路 董事長,阿裡巴巴集團首席人力官

還有一個令阿裡有了巨大轉變的 王堅 也是彭蕾挖過來的。2004年的支付寶還比較落後,那時沒有網上銀行,當年的擔保交易是買家去銀行或者郵局匯款,再把匯款憑證影印一下,再傳真到當時的淘寶財務部。財務部的同事核對完了以後,再根據訂單號通知賣家發貨。那時淘寶的財務部門,除了電腦,最重要的工作裝置就是傳真機。

雖然不懂技術,但是彭蕾知道支付寶迫切需要一個技術大咖。

“王堅是被我這個不懂技術的人“忽悠”來的一個技術能人。”2008年,阿裡已經成立9年,那時還有很多人認為阿裡巴巴是一家賣貨的公司,但其實阿裡已經有一定規模了,彭蕾去邀請王堅加入阿裡,“當時我想忽悠他加入阿裡巴巴,我說我們現在很差,就希望你來拯救我們。實際上,直到現在,中國TOP的網際網路公司裡面,我們CEO是唯一一個沒有任何技術背景的。那時候我們每天看的是什麼?交易量,有多少客戶數,賣多少錢。”

王堅被稱為阿裡技術教父,也是名副其實的“ 阿裡雲 之父”

但當時王堅的加入在阿裡內部論壇引起很大的爭議,阿裡雲“飛天”計劃更是在內部不受歡迎,“一家公司可以公投的話,王堅有可能是第一個被公投掉的CTO。”當時,很多技術人員都覺得這個飛天不靠譜,他們覺得有好好的一些開源的東西不用,你憑什麼可以去做這樣一個什麼飛天?甚至有很多技術同學吵架會吵到彭蕾這個完全不懂技術的人這裡。業務部門的人也不認可,你那個技術可以那樣厲害,能撐起阿裡巴巴集團整個業務嗎?業務部門覺得,我怎麼敢把我的業務放到上面?

阿裡小貸的團隊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使用了飛天,2014年,阿裡小貸也開始每天有非常多的中小企業,以純信用、無擔保、無抵押的方式貸款全部跑到ODPS上。隨後,飛天團隊到處去說,你試一下,就試一下。在這個過程中,王堅和團隊一直在堅持這件事情。直到2014年“雙十一”,阿裡雲的表現,才讓彭蕾和王堅心裡的石頭落了地。

此後,彭蕾更加堅信技術是一股很大的力量,可以推動整個技術的發展,“技術的發展帶動商業發展的這樣一個力量,其實是熱愛的力量——它讓你相信,讓你那樣的孜孜不倦,讓你那樣的欲罷不能。”

資料參考:

《彭蕾是這麼“忽悠”王堅加入阿裡的》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文/王雨佳

《女一號真身》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文/王雨佳


» 創頭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