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低著頭走路而西方人抬頭走路?

ADVERTISEMENT

  這幾天在巴塞羅那、佛羅倫薩和米蘭,走過干淨的十字街頭,到處都有匆匆而過的人群,包括本地人,也有遊客,既有西方黃頭髮藍眼睛,也有東方黑頭髮黑眼鏡。

  如果要說差別,不僅僅在於身高與膚色,還在於走路的姿勢。迎面而來的東方面孔,大多是中國人、日本人和韓國人,多數都會時不時的低下頭,不是為別的,而是在看手機,而路過的西方人卻往往專心在走路,即便手機拿著手機的,也很少低下頭來分心去看。

  其實,說起來很簡單,中國人走路的時候看手機已經成為了習慣,無時無刻不再關注著微信,或者還有人在看著手機視頻。而歐洲的互聯網還很落後,人們上網的粘性遠遠沒有中國人這麼高。

  根據最新的艾瑞mUserTracker顯示,2016年4月,中國移動互聯網用戶6.96億,總使用時長296億小時,人均每日的使用時間達1.5小時。數據顯示,近7億中國移動用戶,每天使用各種手機應用的時間達到1.5小時,考慮到無需聯網服務的電話、短信和單機遊戲等功能,實際使用手機的時間還將超過這一數值。而在所有移動應用中,僅有微信等三大應用的月使用時間超過20億小時。

  國內知名的移動大數據服務商QuestMobile發布的年度報告也顯示,App月度總使用時長持續增長,數據驚人。2014年12月用戶總使用時長為29079億分鍾,2015年為38899億分鍾,到了2016年用戶總使用時長高達50413億分鍾,可見App已占據用戶大量時間。社交類APP用戶粘性較高,其中微信以人均月度使用時長1967分鍾領先。

  有一份報告說,微信的人均打開次數/周=166.9次,QQ人均打開次數/周=109.3次,微博人均打開次數/周=48.1次。官方數據顯示,2016年9月份,微信的日登錄用戶達到7.68億,較去年同期增長35%。其中,50%用戶使用微信的時長達到90分鍾。消息日發送總次數較去年同期增長67%。按用戶畫像來看,95後用戶的日人均消息發送次數為81次,典型用戶為74次,而老用戶為44次。

ADVERTISEMENT

  反觀西方,2014年,歐盟統計局在年度調查結果中宣稱,在16歲到74歲的歐洲人中,將近有五分之一的人仍未使用過互聯網。同時,在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20家互聯網公司中,美國占了11家,亞洲國家占了9家,而歐洲一家都沒有。

  歐洲國家眾多,語言文化雖然有共通的地方,卻因為文字的分割而無法形成統一的大互聯網市場,由此無法快速的普及網絡應用,用戶的使用程度比東亞地區要差很多,與中國的移動互聯網大發展更是差距越來越大。

  不過,如果就此說歐洲的互聯網發展非常落後,也不盡然。比如,在國內最近風頭正勁的共享單車在歐洲的街頭隨處可見,就目測的使用率也很高,雖然沒有轟轟烈烈的造車和融資熱潮,可實實在在的網絡應用並不少。

  實際上,歐洲的互聯網基礎設施並不差,網絡的使用情況也很驚人。數據顯示,在西歐,2013年的報告顯示,每一個網購者花在網購的平均費用是1867歐,而網購者數量占到了居民數量的60%。在東歐,2013年的網絡交易額上漲了近五成,其中俄羅斯和波蘭的表現尤為搶眼。這樣的數據甚至比同時代的中國電商還要好。

  中國人的手機上網粘度主要體現在社交應用上,或者說是娛樂化的社交應用方面,搶紅包和刷朋友圈占用了大量的時間,這些精力的投入其實弊大於利,過度的占用個人最為寶貴的生命時光對任何人都是浪費。

  對於中國互聯網行業來說,如何正確的對待業務發展,把大家從虛耗的時間中解脫出來,而不是肆無忌憚的拖住用戶的眼球,在其中拚命的挖掘掙錢的線索,也許才是未來健康可持續發展的關鍵。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