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萬達牽手銀聯更能體現新商業文明創新?

ADVERTISEMENT

  導讀:萬達的探索,比BAT的探索更能代表中國線下生態升級,具有更大的指標意義。

  萬達與銀聯的合作,很多人視之為一種對抗阿里與百聯、騰訊與京東等新型商業聯盟的行動。

  無論時間點還是合作空間,形式上確實有這味道。它仿佛就是要發出這樣的暗示:決不能讓阿里、騰訊們在新零售、新商業文明領域專美。

  我也相信,這一案例有比較深的博弈用心:這可是一個高度互補的戰略合作。

  基本邏輯如此這般。

  先看萬達集團。它代表著傳統陣營走出的巨頭,在新商業形態上,與BAT代表的互聯網陣營之間,正在形成不同的發展路徑。

  它擁有豐富的場景資源,業態豐富,比如商業中心、百貨商場、超市、院線、酒店、主題樂園、醫院等。萬達的用戶群龐大,流量可觀。

  而且,萬達集團變革用心非常強烈。尤其是去年10月萬達網絡科技集團在上海宣布成立後,萬達集團產業結構發現了顯著變化,即由原商業、文化、金融三大板塊調整為商業、文化、金融、網絡四大產業集團,全面轉型現代服務業。

  萬達網絡脫胎於原萬達金融集團,專注線上線下融合,打造新一代物聯網服務模式。它旗下包括飛凡、快錢、征信公司、網絡數據中心、海鼎、網絡信貸公司等。萬達金融集團則發力傳統金融業務。

  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表示,這是萬達深化第四次轉型、加速轉型現代服務業的重大舉措,能為萬達2020年實現“2211”目標,成就世界超一流企業打下堅實基礎。

  你能看到,萬達網絡業務服務模塊非常完整。不過,每塊都不是行業最強,尤其還缺乏更多金融科技與工具支撐。之前收購的支付平台快錢,口碑相當不錯,但很難獨立支撐起萬達生態,形成完全閉環。同時,在面向更大範圍的全球市場覆蓋上,也缺乏支付平台的支撐。

  而銀聯不但是官方氣質的支付平台,也是全球最大的銀聯卡交易巨頭。它的用戶群涵括非常完整,並已覆蓋全球160多個國家和地區。

ADVERTISEMENT

  我們能看出,銀聯至少能補足萬達集團以下短板:

  1、技術層面。更廣泛、普及的支付平台;

  2、用戶層面。更為龐大、覆蓋更廣的用戶群;

  3、市場覆蓋層面。可以幫助萬達加速國際化。

  其實,還有更多支撐。這里隻強調一點,也是比較隱晦的一重好處:銀聯身份比較特殊。

  它是2002年經國務院同意、人民銀行批準成立的專門經營銀行卡跨行轉接清算業務的股份有限公司。在對各種金融政策的適應度、專業技術服務尤其風控等關鍵層面,有天然的便利。它能讓萬達集團在這些層面的運營,少去很多不確定性。

  是啊,想想幾年來支付寶、財付通們的遭遇吧。我們不要一直抱怨當局政策如何不合理,要看到互聯網金融創新過程中確實隱含諸多風險。過去兩年,這個領域風險持續釋放,導致支付寶們加速祛魅。

  所以,你能體會到,萬達牽手銀聯背後的穩健考量。這里面一定有它超越與BAT等代表的互聯網路徑博弈的因素。

  當然,在我看來,銀聯可能更需要萬達集團。過去幾年,它在支付領域持續遭遇第三方支付的衝擊,固然有一些政策保護,但面向未來,隨著金融市場開放,如果不能獲得線下生態的支撐,它會被進一步OTT。

  而放眼中國甚至整個全球,我們實在找不能哪家實體商業組織能比萬達更匹配銀聯的戰略合作訴求了。

  關於銀聯可能更主動牽手萬達的信號,你能從它旗下銀聯創投參投萬達網絡體會到。萬達網絡雖是獨立板塊,但可能並不急需融資,畢竟萬達集團現金儲備強悍。雙方既然在資本與技術層面達成合作,一定是互相體會到對方獨特的資源要素,透露了雙方拓展新商業形態的強烈意誌。

  雙方在這個層面的合作也沒有說帶有排他性。但我相信,既然在資本與技術層面達成合作,且雙方高層都已見證,那麼未來,即便萬達保持開放合作,應該也會充分考慮銀聯的利益。

ADVERTISEMENT

  事實上,雙方去年已達成“戰略合作”,隻是沒有更多細節支撐。而2017年春天公布詳情,一定是到了關鍵周期。

  站在萬達一端,確實是個敏感時間點:對立陣營,包括阿里與京東,都在加速衝刺新零售概念。其中,阿里強調,2017年是集團“五新”戰略尤其“新零售”開啟的元年,它以牽手百聯集團為信號,率先釋放了強烈意誌,好像成了“新零售”代言公司。事實上,之前,它已完成銀泰、三江的整合,並成功牽手蘇寧雲商;而京東過去兩年已成功投資、嫁接永輝超市、沃爾瑪,並借物流開放、支付自主開始了一輪全新拓展,勢頭正猛。

  我相信,萬達與銀聯此刻宣布合作深化,有上述用意。

  不過,外界更關注的是,這兩個合作主體有多少成功的幾率。

  有些人不看好它們。尤其站在在互聯網一端的人們。他們認為,過去幾年,萬達、銀聯都像是被互聯網陣營革命與顛覆的對象。

  我並不這麼認為。

  無論萬達還是銀聯,其實都不是什麼傳統陣營企業,也不是什麼純線下企業。它們早就適應互聯網業多年,都有比較完整、獨立的互聯網業務。萬達內部的信息化應用程度非常高。過去半年多,雙方加深著合作。它們欲聯手打造的消費場景全渠道“實體雲服務”,實際上已是雙方在技術、業務層面實踐過的方案,並不是始於這次發布會。

  我們必須從一種新的維度,尤其是新的融合趨勢考察萬達與銀聯的合作案。它們與阿里牽手百聯,騰訊牽手京東,本質上沒什麼區別。

  我個人看好雙方合作。剛才提到銀聯與萬達的要素優勢互補。如果考慮到線下生態,我認為,這個階段,阿里系、騰訊系沒什麼驕傲的資本。萬達與銀聯本身也都是開放平台,它們的合作,也在形成一種新的生態聯盟。未來,一旦打通場景資源,在會員層面實現深度共享,這個新的聯盟會具有更強大的實力。

  確實不要隻從互聯網一端考慮市場博弈。過去幾年,阿里、騰訊比其他企業更重視線下。馬雲倡導的“新零售”,本來就是融入線下的旅程。這個階段,市場上根本就沒有什麼真正的新零售成功案例。阿里、騰訊、京東、蘇寧們截至目前的布局,也隻是初級探索罷了。

  阿里很清楚這一點。否則這個階段它不會發起那麼多針對線下業態的投資與並購。阿里決策層也明白。這里有必要提一個細節。阿里與百聯牽手當天,逍遙子接受采訪時這麼說,現在談新零售模式還早,市場上沒有參考,隻能靠不斷的摸索。

  讓我們再聽一下王健林在這次發布會上的表態。

ADVERTISEMENT

  “互聯網不神秘,在線上線下融合,創造新的商業模式上,所有人都站在同一起跑線。原來的巨型公司並不意味著在這方面有先機,因為現在沒有一個公司宣布自己在線上線下融合方面做成功,現在都在融合,我們是在線下往線上走,大家都在不斷的探索。所以,我覺得沒有什麼神秘的東西,也不存在誰天然占有先機,就看誰創新,或者看誰試驗成功。隻要自己好好的干,未來是光明的。”他說。

  這是非常自信、理性的表達。王健林與萬達破除了過去一段充斥在互聯網業里的一種神秘主義氣息。

  我過去一直批判“互聯網沙文主義”。它的內核就是一種神秘主義與非理性特征。不是因為我們看不懂,而是因為,在資本、技術、市夢率、造富效應等種種背景下,互聯網好像天生就有一種道德優勢,形成了路徑依賴。

  拿新零售來說,這周期,很多人都在談論它,個個都像救世主。但我更信服王健林、逍遙子等人的判斷。就是這個周期,還是初級探索,沒有什麼成功的參考,也沒有什麼神秘的東西,“隻要自己好好的干,未來是光明的”。

  很多人仍在不斷提及過去幾年萬達在電商與O2O領域的挫折。我覺得這里面有認知與視野的誤區,沒有看到這樣兩層話題:

  一、線上、線下合理的融合,成就一種新商業形態,不可能一蹴而就。

  萬達的探索,比其他企業的探索,更能揭示這一過程中的艱困與複雜。應該說,跟阿里一樣,萬達承擔了許多探索的責任,它也在為整個行業繳學費。不踩更多的坑,它不可能邁過去。

  不要隻看萬達,在融合旅程中,互聯網領域失敗的案例比實體更多。過去3年,至少幾十個O2O項目慘烈死去。很多人隻喜歡從資本、運營層面談種種死法,忽視了項目對線下生態缺乏敬畏,它們更多還停留在工具層面,根本沒有真正融入線下生態。當然,也有一些是因基礎設施不完善所致。比如那些面向全國拓展的生鮮電商,之所以失敗,就曾受困於冷鏈物流與商品的標準化。

  二、我們沒有看到萬達的自信,它在不斷破除被神秘化的互聯網路徑。

  繼續看王健林的言論。他說,通過三年摸索,萬達網絡公司已經“找到了自己正確的道路、正確的方向,但是離成功還有距離”。

  “如果萬達網絡集團的這個模式不具備巨大潛力,我相信銀聯不會從資本和技術層面,全面跟我們達成合作。”他說。

  這一句里面確實有很多底氣。

  為什麼我更重看萬達的探索,乃是因為,在公眾眼中,它屬於傳統陣營走出來的商業組織,比BAT的探索,更能代表中國線下生態的升級,具有更大的指標意義。它的一舉一動也比其他同行更受關注。它的探索,即便遭遇階段性挫折,都比純粹的互聯網企業的探索,讓人更能看到新商業形態形成的艱困。

  在我看來,2013年到2016年,中國互聯網業之所以持續發生那麼多整合案,除了我們說的所謂人口紅利弱化,其實更多還是這樣的原因:互聯網業本身已經“傳統化”,過去多年,它對許多產業乃至整個社會層面的驅動,更多是“柿子專揀軟的捏”,許多領域不過停留在服務表層,沒有真正滲透到產業深處。這一點,美團點評的王興、58同城的姚勁波都曾有過精彩的論述。

  比如牛逼的支付寶與財付通吧,看上去,它們快速推進,甚至連東南亞、美國部分場景都已經覆蓋。但是,它們並沒有真正觸達許多交易的幕後,沒有觸達供應鏈環節,也沒有掌控數據。未來,在供應側改革中,也即主要向B端服務轉型的周期,它們會遇到很多難題。

  馬雲說,純粹的電商沒有未來。誠如斯言。純粹的線上模式也已失去血色,正快速祛魅。互聯網想獲得新一輪成長機會,必須走出純線上模式,大規模融入線下世界。

  2017年春天的中國商業社會,已播下許多長久變革的種子。萬達與銀聯、阿里與百聯們的探索,未必全部成功,但一種融合的趨勢已經確立。我相信,經過折騰、挫折、磨合,多年以後,中國一定會誕生超越全球的新商業形態,從而成為引領全球新商業文明的驅動力量。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