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被罰、韓國部署薩德 “中國芯”大而不強怎麼破

ADVERTISEMENT

OFweek電子工程網訊 我的觀點就一個,鬆果晶片作為一款中低端晶片無法支撐起小米提升自身品牌的目的,拳打MTK腳踢展訊什麼的也就是小米宣傳部自high一下。也許靠打“愛國牌”能從華為那裡拉一些“愛國粉”過來吧!

其實之前小米釋出鬆果晶片的時候就想寫這篇文章了,但是又不想被簡單的被米粉定義成是一個“米黑”,而且對於鬆果晶片的揭祕和解讀已經有很多人做了,再湊熱鬧就沒意思了。

這裡吐槽一句:“愛國沒問題,別一愛國就賣我們東西行麼?”

今天這篇文章要說的是由鬆果、麒麟等引申而出的“中國芯”這個話題,在中興被罰,韓國部署薩德,黑天鵝滿天飛的複雜局勢下。作為國家戰略性的半導體產業,能否在未來的中美博弈甚至貿易戰中一方面有自保之力,另一方面有談判籌碼呢?過去幾年依靠國家大規模資金支援與產業政策扶植的晶片產業

到底成算如何呢?

“中國芯”大而不強,基本還在外圍玩!

首先還是說說成就吧:從去年ICCAD的資料來看,2016年我國IC設計公司(無晶圓製造)的數目已經成長到1362家,2016年銷售額過億的IC設計公司超過161家。在 2016 年的十大IC設計企業中,深圳的海思以 260 億元的銷售額位居第一名。

在通訊晶片領域,海思半導體、展訊、中興微電子三家的銷售之和達到 445 億元,佔該領域銷售之和 688 .4 億元的 64.6%;其中紫光展銳的手機晶片全年出貨將超過 6 億套(含基帶和射頻晶片 ) ,全球市場佔有率將接近 30% 。海思“麒麟”的發展也有力的支撐了華為高階手機的發展。其它還有匯頂、OV、全誌、Rockchip等都是國產晶片中的佼佼者。

說完這些成就就要說問題了,雖然 2016 中國 10 大設計企業的第一名和第二名已經進入世界排名前十的行列,但全行業的銷售總和依然只有 228 億美元。在全球3200 億美元左右的產品市場中,中國公司僅佔7.1% 。半導體整合電路

ADVERTISEMENT
仍然是最大的進口商品,與我國龐大的市場需求不相符。

對於我國的晶片業,清華大學魏少軍教授說得比較含蓄:“設計業的主流產品水平不高。雖然部分產品已經擁有了一定的市場規模,但總體上看,仍然處於中低端,在高階市場上還無法與國外產品展開競爭。從產品種類上看,我國晶片設計業的產品範圍已經涵蓋了幾乎所有門類,每年的出貨量不算少,可產品單價很低。少數技術效能達到國際同行水平的產品,也由於成本等因素,無法形成規模。”

國內設計企業還很少能夠根據自己的產品和所採用的工藝,自己定義設計流程、並採用 COT 設計方法進行產品開發。儘管部分企業採用最先進的製造工藝,但做出的產品要比國際同行相差不少。

這裡我把魏教授的話翻譯得直白一點。拿手機PA為例,國內的幾個手機PA廠商發展得轟轟烈烈,包括VANCHIP等幾家都是做得非常不錯的。但是隨著MTK併購絡達,高通收購RF360,國產晶片競爭格局一下變得惡化。比如Vanchip、中普微、國民飛驤、慧智微等國產RF公司一由於技術落後,並沒有濾波器資源,與Qorvo,Skyworks,Avago等第三方射頻器件公司正面競爭困難重重。另外一方面,隨著MTK、高通等主晶片公司打包銷售PA,勢必讓這些公司後續銷售難上加難。從這裡就可以看出,面對中國晶片設計業的崛起,國際大廠並未坐以待斃,而是積極的通過併購擴大自身話語權以及壟斷優勢。

手機PA不是一個孤立的案例,曾經中星微有一顆多媒體處理晶片,所以龍旗、希姆通的老闆都跟鄧中翰談笑風生,但是MTK把這顆晶片整合以後,瞬間中星微這家公司就沒招了,只能轉型。

因為目前國產晶片也就在手機業還算有一定話語權,所以還是拿手機舉例子好了。除了手機PA,手機的FM、藍芽、WIFI、NFC等晶片,從最早的單一晶片到三合一、五合一。現在留下來的手機IDH到品牌廠商,有誰家用的五大類晶片是國產IC?一個最簡單的藍芽IC都進不了手機品牌的BOM吧,人家一整顆整合,沒你啥事了。國產晶片只能做玩具級別的產品。現在滿街走的摩拜單車,國內的哪顆GPS做進去了?有我們中國人什麼事麼?最多配電電容就不得了了。

魏教授的話如果由我來解讀,那就是大部分的國內IC公司目前都還是在跟隨,做Costdown,還在外圍轉悠。真正核心器件,屏、記憶體,都跟中國人沒啥關係。儘管如此,我們的資本市場還把一些IC公司的估值推到虛高的程度。A股正在變成某些企業的提款機。

ADVERTISEMENT

國際形勢日益嚴峻,中國發展IC業引起多方警覺

除了國產晶片業本身的大而不強,徘徊在外圍之外。晶片業發展的整體外部環境也不容樂觀。

與很多產業不同,半導體設計業是一個非常需要開放合作的產業,特別對於國產IC設計業來說,主要的升級換代都依靠整個生態鏈的支援,無論是上遊的IP公司,如ARM、CEVA,還是先進工藝製程,如臺積電、GF,又或是EDA設計工具,如cadence、Synopsys、Mentor等,以上這些生態鏈企業都不是中國公司所掌控。指望閉關修煉就能練出絕世武功,在晶片業是不成立的。特別是ARM被日本軟銀收購,也表明晶片業的上遊並不被我國所控製。

然而,目前我國的半導體發展策略以及規模已經引起了某些區域或國家的警覺。2015年5月,美國FBI對赴美開會的天津諾思微系統公司張浩逮捕,理由是天津諾思微系統剽竊美國Avago公司的FBAR濾波器技術。2015年6月,Vanchip前總經理向上被指控從RFMD竊取商業機密和建立競爭性企業,同意在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地方法院簽訂認罪協議。再結合美國政府對中興的訴訟和罰款,不能認為這些都是孤立事件。

而臺灣政府以及半導體產業也非常警覺大陸晶片業的崛起,很早就在島內鼓吹“紅色供應鏈”威脅論。一直以來,臺灣當局對高科技企業轉移到大陸諱莫如深,即使允許在大陸投資設廠,也要求在大陸投資的工廠必須與臺灣工廠保持“N-1”代的技術落差,而且主導權要由臺灣半導體產業掌控,且在大陸開設的工廠的產能所佔比重不超過企業總產能的10%。“N-1”代的技術落差指的是必須保持臺灣領先大陸一代的技術。

比如臺積電在大陸獨資設立的晶圓廠,根本不把最先進的16nm製程工藝轉移到大陸,即便是將來轉移這項技術,基本上中芯國際等大陸晶圓廠也掌握14nm製程工藝了。聯電在大陸的晶圓廠也是如此,2014年,聯電在大陸某市興建一座晶圓廠,整個項目總投資62億美元,其中聯電出資13.5億美元。但協議中聯電隻轉移40nm工藝,而且40/45nm晶片要到2016年才投產,而在2016年,中芯國際和華力微的28nm晶片已經量產了。

臺灣企業在大陸是如此做派,那麼大陸資本赴臺投資會如何?臺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曾表示,“大陸投資者不能進入臺灣公司的董事會”。事實上,展訊公司曾向臺灣有關部門申請在臺設立分公司從事IC設計,但遭到了臺灣“經濟部”投審會的拒絕。從上述種種舉措來看,指望依靠清華紫光這樣的國家資本來進行收購,以獲得現金技術的想法是很難實現的。從2015年開始,國際上對我國資本開展的國際併購行動高度警覺,最近出現了一系列由於擔心不被批準而放棄,或被否決的收購案。

總結:“中國芯”發展需要心態開放以及時間

如前所說,發展晶片業首先需要有開放心態,動不動抵製這、抵製那於事無補。

考慮到國際局勢的複雜多變,我們也要首先立足於自身,自力更生,應改變前兩年寄希望於靠國家砸錢和收購發展壯大的想法。應該鼓勵更多的民間資本如武嶽峰這樣的懂產業、懂技術的資本來有策略的進行收購。

最後,還是要有耐心,晶片業的投入和產出都需要時間積累。希望業內不要有一步登天的心態,也不要想著通過資本市場來賺快錢。國產晶片公司應該進一步增加自身的國際化視野,採取國際間同行的方式來進行資本合作。更多通過市場本身而非國家政策及資本扶植來競爭。只有在市場的真刀真槍的拚殺中,“中國芯”才能真正成長得足夠強壯,足夠有競爭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