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付款普及了,你每一次掃碼支付之後的新生意

ADVERTISEMENT

導語:信用卡在中國二十多年一直都沒能走出少數消費場所。手機支付卻在兩年時間成為幾乎與現金同樣普及的支付工具。

“現在這種二維碼收錢很方便了,掃一下就直接打款給你了,還不用找零錢。”在北京南城的一個社區水果攤前,店家正跟旁人介紹攤位上印著二維碼的塑料牌。

如今在中國,手機付款已經成為了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存在。從星級酒店、連鎖餐廳到路邊飯館或者煎餅攤都會看到二維碼或者掃碼機。

現在就連上門收快遞的快遞員,也會問上一句“您是微信還是支付寶支付?”

信用卡在中國二十多年一直都沒能走出少數消費場所。手機支付卻在兩年時間成為幾乎與現金同樣普及的支付工具。

2015 年春節,靠著紅包活動,微信支付綁定了2 億張銀行卡。但它和支付寶變成線下支付的標準不只是騰訊和阿里巴巴兩家公司的事。

它們的普及離不開櫃台上套著硬塑料等你掃的二維碼、或者店員拿來掃你手機的支付機器。

微信、支付寶讓人們把銀行卡跟手機綁在了一起,但真正讓手機支付成為日常的,是這些機器。

這些設備大多來自哆啦寶、錢方、客來樂、拉卡拉等第三方支付服務商。它們基本都同時支持微信或者支付寶付款,不少也能從京東、QQ 錢包和百度糯米收到錢。

參與者能分到手續費,但不多

不管消費者是用微信還是支付寶付款,商家都需要為這便利付出一定費用。

大部分服務商向商戶收取的手續費率為0.38%,極個別服務商會向商戶收取0.6% 的手續費。這意味著用戶每支付1000 元,商家就要分出3.8 元。服務商收到錢之後,需要分0.2% 給支付寶,剩下的0.18% 才是它自己的。

對比刷信用卡消費,這個費率可以讓商戶少繳納一部分手續費。

以一家生意不錯的奶茶店為例,假設它一個月收入10 萬元,服務商最終留在手里的提成也隻不過180 元。

此外支付寶和微信0.2% 的費率是有前提的。比如支付寶要求服務商所有店鋪在一整個月內的日均交易超過1000 單。每天1000 單不是一個很低的數字。如果做不到,服務商當月的收入就得分0.3% 給支付寶——每10 萬能分到80 元。

而服務商之間還不時有低價競爭。

ADVERTISEMENT

北京建外SOHO 樓下的一家紫菜包飯店的店主說自己用這種二維碼收錢大半年時間,已經換了一次二維碼。最開始他用的是支付寶的口碑,因為當時在促銷,口碑不收手續費。但後來口碑也開始收錢了。現在他用的是考拉商圈提供的支付二維碼,因為沒有手續費。

“0.18% 的返傭費率其實也是挺大一筆錢的,但前提是得你一家收。現在每家做這個都是在分這塊市場。”在提起手續費收入狀況時,哆啦寶的CEO 常大維這麼說。

同時,他們也不覺得微信和支付寶能從支付里賺到錢。常大維告訴我們,微信在推移動支付這件事情上,它的訴求也不是掙那麼多錢,微信可能在這件事上並不怎麼賺錢甚至有點虧。

微信和支付寶貼的錢也是哆啦寶和錢方們的收入之一。

去年4 月,微信推出了補貼服務商的星火計劃,累計投入1 億元營銷經費補貼合作的服務商。每個服務商每月最高可獲得50 萬元的激勵,此外微信支付團隊還為服務商提供物料和技術等方面的支持。支付寶也在去年8 月推出類似的獎勵計劃,計劃三年內投入10 億現金激勵服務商們為自己的多拉商鋪客戶。

2016 年也是他們補貼最大的一年。

去年雙12 是支付寶在線下做補貼動靜最大的一次。支付寶除了在餐廳、超市這些常規的場景下做雙12 的活動廣告外,也在遊樂園、停車場、加油站、景區等地方推廣著當天的隨機立減活動。

事實上,用戶每次用手機支付後獲得的減5 毛、1 塊的減免機會都來自背後微信和支付寶的補貼。

除了掏錢做補貼,微信和支付寶本身能從手續費中獲得的分成也不多,如果隻是用餘額支付,它們可以分到0.2%。但如果用戶綁定了信用卡快捷支付,支付寶和微信還需要分錢給發卡的銀行。

手續費賺不了多少,服務商都去為商鋪做增值服務了

打開微信,你可能不時會發現微信列表里可能新增了些不是自己主動關注的賬號。它們可能來自一家餐館、奶茶店或者微信、支付寶的服務商。

此外但每次掃碼支付後,一些像哆啦寶、樂惠這樣的服務商公眾號,就會跳出來提示告訴你花了多少錢,刷刷存在感。

掃碼支付後自動關注公眾號實際上是大多數服務商為各個商鋪提供的一項服務。這也是各家服務商現在都在談的要為商鋪客戶提供增值服務的一部分。

“錢方最後做的其實還是O2O,隻是比起作為商戶引流的O2O ,我們更想做的是通過給商鋪提供這些企業服務幫他們留住回頭客。”錢方好近的CEO 李英豪這麼解釋著目前為商鋪做增值服務的思路。

為了吸引客戶付費,現在他們把重點都放在了幫商鋪帶來顧客,增加收入的事情上。

幫商鋪粘住消費者,他們做了會員服務

比如在錢方的服務里,商鋪拿到的都是專屬碼,用戶在掃碼支付時就自動成為了商鋪的會員。通過這種方式,它把連接消費者的渠道直接賣給了商家。

ADVERTISEMENT

錢方還專門推出了積分卡。它跟奶茶店發的那種蓋滿十個章就能換一杯奶茶的積分卡一樣,完成一定的消費次數就能獲得一些折扣。

錢方好近商戶版App 主頁面及積分卡頁面

此外,錢方、哆啦寶等服務商還提供儲值卡服務。商鋪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選擇是否發放這種儲值卡。這種儲值卡在一些理發店、足療店、美容院最常見。

它能給這些商鋪積累沉澱資金。哆啦寶的業務員在推銷時,也會重點推薦這項服務。他會直接推薦你花200 元試用一個月會員儲值卡服務,並反複強調這種服務能為商鋪帶來沉澱資金,為商鋪增加收入。

哆啦寶的商戶版App 會員管理頁面

這些服務本質上就是將服務商通過二維碼與消費者之間建立的聯系轉手再賣給商家。

為商鋪提供便捷的內部管理工具

除了滿足支付環節的便捷上,服務商們也在強調自己方便管理的對賬系統。讓客戶在一個App 里就能解決對賬的問題。店鋪里的員工隻要下載了對應服務商的App,登錄賬號就能看到店內流水情況,並在收款時收到付款信息。

這樣商鋪用戶不用來回在不同的支付工具之間查看收入情況,所有的收入情況、消費者到店頻次都能直接在App 上查看。

這目前也是我們從小商鋪那里了解到的,他們覺得最實用的一項服務功能。

讓商鋪投放營銷廣告

這項服務是哆啦寶更願意談起的功能。它是基於目前哆啦寶已有的消費者數據,為商鋪提供廣告推薦服務。

這些廣告會出現在支付頁面下方作為一個貼片廣告出現。這些數據主要來自於消費者通過哆啦寶掃碼支付後產生的數據,包括消費數量、最常去的店、最常消費的位置等。

而這種服務實際就是服務商想用消費者的行為數據從商家那里換取收入。

ADVERTISEMENT

掃描哆啦寶提供的二維碼支付後,支付頁面會跳出的貼片廣告

他們還想為小微商鋪提供金融服務

不過目前這項服務並不由服務商主導做。哆啦寶和客來樂都在談做消費金融,但目前他們談的金融服務其實就是是跟一些理財機構合作,將理財產品推薦給平台上的商鋪客戶。

隻有拉卡拉等少數公司有相關牌照,可以自己賣理財產品或者貸款賺利息。其它公司只能幫別人做的理財產品打廣告。

要小商戶為服務付錢,也不太容易

在望京SOHO 開店一年多的一家餐館食飯的老板,去年就買了錢方好近提供的企業服務套餐。這項服務包括了為商鋪公眾號添加關注、積分、會員儲值、紅包等一系列服務。

這項服務原價每年要收2499 元,但這位老板說去年年底看見它打1 折促銷,於是就花了不到250 元買下了這項服務。

但服務費到期之後,他是否還會續約就很難說了。

在我們采訪的10 家商圈內的商鋪里,大部分商鋪除了用服務商提供的二維碼,其他增值服務基本沒怎麼用過。建外SOHO 樓下一家炸雞店的店長在聊起這種二維碼時,饒有興致的告訴我們這種支付方式對他們來說是有多麼方便,但當被問起是否會用它的會員服務時,他拿出手機看了看,說“是有這麼個功能,你可以看到誰來的次數多,但我們都不用呀,因為我們有自己的會員系統。”

為了爭取客戶,服務商們還在嚐試各種服務方式。錢方好近就做了幫商鋪運營公眾號的服務,但商鋪也不一定會買賬。開在望京SOHO 的V Coffee 開業已經兩年了,這家咖啡店老板現在最看重的就是錢方好近提供的掃碼即關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功能。但當錢方的推廣人員介紹運營公眾號服務的時候,他沒有接茬。

在增值服務這件事情上,服務商們想做的事情變得越來越多,它也意味著投入成本在提高。

在采訪哆啦寶和客來樂時,它們公司前台擺放的面試名單上,顯示著最近幾天的面試名單,大部分都是技術崗。根據去年極客公園發布的《2016 年中國程序員職業薪酬報告》,北京的程序員每月平均工資就達1.2 萬元。

對於服務商們來說,要想在這個市場上掙點錢變得更難了。

現在美團和銀聯也要進來搶生意了

很快,在微信和支付寶以外,還會有新的支付服務出現在店里。

客來樂的CEO 王偉告訴《好奇心日報(www.qdaily.com)》,現在美團內部也準備要大規模推這種二維碼支付了。他擔心美團進來以後會直接影響到他在餐飲商戶那里的業務。因為這些商戶絕大部份都是美團的用戶。

美團點評是一個重要的餐飲入口,美團和點評加在一起的日活就有3500 萬用戶。2015 年大眾點評還做了移動支付產品閃惠,隻是這個業務並沒有做起來。

去年9 月,美團還收購了錢袋寶。它是中國銀聯的合作夥伴,並拿到了互聯網支付、電話支付、銀行卡收單牌照,與這些服務商比起來,它資質齊全,所面臨的政策風險也會更小。

而且美團推二維碼支付也不只是意味著它想掙手續費那點收入。

它現在投資的項目與服務商們要做的增值服務其實就是直接競爭關係。

美團2013 年做的互聯網基礎服務美團雲現在主推的是餐飲雲、酒店雲等服務,這些服務都是針對這些企業提供的解決方案。而美團目前大部分投資都投給了為商戶提供服務的創業公司,比如餐飲收銀系統餐行健等。

美團拿到了小額貸款牌照,它可以向小商戶貸款收利息。

這些都是服務商們想做的事情,但美團在每一樣上都可以比他們做得更好。

另一個曾經反應遲緩,但影響力巨大的對手銀聯也要加入進來做二維碼了。

以前銀聯推的都是信用卡。支付寶、微信興起來以後為了拿回移動支付的市場,它也一直在推雲閃付、 Apple Pay、三星Pay 一類的NFC 非接觸類式的支付工具,但這些都需要特定手機硬件支持,並不普及。

現在銀聯也要做二維碼了。各家銀行已經陸續開始了跟銀聯的合作。招商銀行和浦發銀行這兩家信用卡業務活躍的銀行,它們分別推出了自己的數字支付服務。

按照往常經驗,銀聯的掃碼支付至少會很快出現在各種原本可以刷卡的地方。由於銀行自己在參與,也就不用像微信、支付寶那樣和信用卡發卡行分利息。它們拿到的手續費會更多。

不過不論競爭結果如何,手機支付留下來是肯定的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