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際網路和手機是如何讓我們變得害羞的?

ADVERTISEMENT

自上世紀70年代開始,美國有高達40%-60%的人群說自己shy,這種現象被歸因為人們過多使用email、手機甚至是ATM等裝置,導致“社會粘合度”缺失,然而如今的研究表明:人工智慧技術具備雙重個性(shy和sociable),這說明其反而幫助交流障礙人群實現新形式社交。

在對“害羞”的第一次國際會議,英國心理學會於1997年在威爾士舉辦了一次國際會議,斯坦福大學心理學教授菲利普·津巴多是主要發言人。他指出,自從他20世紀70年代開始對“羞怯”調查,他們發現害羞人數40%上升到60%。 他指責這像電子郵件,手機,甚至自動取款機,讓社會缺乏粘合度,他還擔心整個社會會成為“一個新的冰河時代”,我們很容易能夠一整天不與任何人交談。如今津巴多的一些擔心已經實現。看看今天的任何公共空間,你會看到埋在平板電腦和手機裡的面孔。

ADVERTISEMENT

而另一面,人工智慧技術卻是幫助著人類。人工智慧的出現,是為了服務於社會,同時服務於身處社會中的人類,希望未來的生活能夠更加高效、便捷。電話的發明,解決了人們只能面對面溝通的難題;電子郵件、手機社交APP的出現,使文字代替語言,讓人與人之間能夠以一種更為清晰、簡潔的方式進行無障礙交流;而如今人工智慧的出現,甚至將我們的交流物件變成了機器。

對自閉症患者來說,理解對話可能是特別具有挑戰性的,因為解釋非語言交流(如手勢和麵部表情)的意義和他人語言模式的情態意義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兩位研究人員希望能幫助阿斯伯格綜合症患者克服社交障礙。他們開發了一個結合可穿戴技術和AI深度學習系統的工具,這種工具未來可以作為一個實時虛擬社交教練。該系統的執行平臺是三星Simband智慧腕帶。以Simband從31個試驗對話中收集的資料為材料,研究人員對兩個演算法進行訓練後,發現該系統在確定對話的整體語氣方面具有83%的準確度,並能夠為特定類型對話中的五秒語音停頓給出更精細的“情緒分數”。我們的下一步是改進演算法在辨別對話情緒方面的精確度,以便在辨別無聊、緊張和激動等情緒時更精確,而不是僅僅將它們標記為”正面“或”負面。能夠捕捉人類情緒的技術有可能大大改善我們的社交質量。

ADVERTISEMENT

越來越多的研究人員把過多使用智慧手機或網路看做一種癮。但是這並不會讓使用者反社會。實際上,智慧手機讓我們比以前更多地與親密朋友和親屬聊天,讓我們見新的朋友並組織社交活動。2015年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報告顯示,協調計劃以及與家人和朋友交談是智慧手機第二和第三大用途,僅次於查詢資訊。

任何事物都有其存在的價值與意義,人工智慧的出現是科技社會的大勢所趨,就目前而言人工智慧的存在利遠遠大於弊,相信未來它仍然會觸達到更多的領域。(科技新發現 康斯坦丁/文)

本文如需轉載,請聯絡微信:khxx-wk

科技新發現官方微信公眾號:kejxfx


» 科技新發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