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款被央視春晚、好萊塢和紐約時裝週看上的全景相機,究竟有什麼魔力?

ADVERTISEMENT

文/VR陀螺 雲吞

想要瞭解視覺科技和它的全景相機Z Cam S1(以下簡稱S1),源於偶然得知的一條訊息:拍攝今年VR春晚所用的全景相機,就誕生自深圳這個年輕的團隊。

在與CEO盧健生深入交談之後,我對這個團隊所取得成績越發感到驚訝:

研發不到八個月,客戶大都來自好萊塢工作室;
訂單已經排到兩個月之後;
Indiegogo眾籌資金超過原定目標的265%;
紐約時裝週上,被奢侈品牌相中用來拍攝VR版走秀現場;

視覺科技S1到底具有哪種魔力,使之既能遠銷海外,又能得到央視春晚VR製作團隊的青睞?

緊抓B端切入市場

作為VR影像的捕捉端,相機的重要性日漸凸顯。《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在“2017年全球十大突破性技術榜單”中,360度全景相機位列第二。實際上,2016年球狀全景相機的市場份額佔全球相機的1%,到2017年初其已增至4%。另據Technavio預測,2016-2020年全球全景相機市場增長率將達到35%。

“可能過去大多數人心目中VR就是3D的遊戲,一些需要有沉浸感的遊戲。但是我認為要製造足夠多的內容,最快捷的方法是拍攝,拍攝永遠是比製作遊戲要快的。”盧健生說。

在高階頭顯市場不足、低端頭顯利潤過低的情況下,部分創業公司湧入全景相機領域。2015年至今,國外全景相機市場呈現出傳統相機公司與初創公司共存、產品價格差異較大、解決方案五花八門的特點。尼康、理光、三星等傳統相機大廠,還有一眾初創企業已經推出消費者級別的產品,價格從數百元至數千元不等;諾基亞、Facebook等科技巨頭也推出了高階產品和解決方案,價格高達數十萬元。還有許多內容製作公司仍然在使用拚裝數臺相機的方案,依照相機檔次不同價格不等。

“一體整合式專業VR相機,除了隻租不賣高階的Jaunt,和售價幾十萬但反應平平諾基亞Ozo,國內外基本沒有其他具競爭力品牌產品。”盧健生表示。

ADVERTISEMENT

而國內全景相機領域卻爆出擁有多款全景相機產品的完美幻境資金鍊斷裂,大幅裁員。據VR陀螺瞭解,儘管完美幻境起步早、產品多,但沒有清晰的市場定位,C端營銷力度不夠,缺乏知名度;B端專業性差。

與完美幻境完全相反,視覺科技有明確的市場定位。盧健生表示,現階段將主攻B端市場,暫不考慮C端,注重產品的專業性而非宣傳和營銷。這是因為在專業VR內容捕捉端,現有的整合相機產品如諾基亞OZO售價高達三十多萬人民幣,許多工作室負擔不起,且市場反響一般;而組裝多臺運動相機的拍攝形勢又在視訊質量上不過關。視覺科技瞄準了市場在入門級層次的缺口,推出了S1這樣既具有一體機效能優勢、價格也能讓大部分使用者接受的產品。在Indiegogo上S1眾籌價格為1999美元,約合人民幣稅後16000元。上市僅三個月,銷售區域主要集中在海外。其大多數客戶是好萊塢的專業製作公司和中小型內容工作室,據盧健生介紹,現在收到的訂單已經排到兩個月之後。

S1除了得到海外中小型內容工作室的肯定之外,也得到知名奢侈品牌COACH的認可。今年二月份的紐約時裝週上,COACH用S1來拍攝VR宣傳視訊,讓使用者體驗走秀現場的魅力。

國外市場的小有名氣,也讓S1其受到國內VR影視團隊蘭亭數字的關注。在今年的央視春晚VR直播中,負責執行拍攝的蘭亭選擇了四臺S1對直播現場和後臺進行全景拍攝,在沒有經過任何後期美化的情況下,展示了美輪美奐的歌舞節目。

經過一年時間的摸索,視覺科技從戰略上進行了升級,業務重心由傳統相機轉向VR相機。

“S1帶來的收入佔了公司整體收入的大部分。”

將更多預算和精力放在藝術創作上

雖然公司取得不俗的成績,但他們早也意識到優秀的產品才是核心點。

在一體式全景相機誕生之前,組裝多臺運動相機(如GoPro)的Camera Rig成了VR拍攝最慣用的手法(俗稱攢機、狗籠等)。視覺科技此前的E1、P1等產品也時常被用於組裝類似的Rig。雖然可同時控製多達50臺相機,但多臺相機在拍攝時的幀同步問題、後期對影像的拚接和美化問題才是真正耗費時間的部分。而直到今天,國內外大部分入門級以上的全景相機仍然以這種拚裝形式為主。

ADVERTISEMENT

這也是公司決意為專業VR市場重新打造一款全整合、一體式VR相機的原因。

S1機身上只有兩個按鍵:電源和錄製。視訊會被儲存在四個鏡頭對應的四張SD卡中,再通過乙太網口匯入到電腦中,拚接後生成4K 60fps或6K 30fps的高質量VR視訊。鏡頭方面,S1選用一流的190度高解像度魚眼鏡頭,採用全金屬的設計構造優化散熱系統,大大增強了續航能力。

對全景相機稍有瞭解的人都知道,拚接演算法直接決定了視訊質量,軟體部分的技術含量甚至還要高於硬體。視覺科技不久前推出了光流拚接軟體Wonderstitch,使用者可選擇單獨購買,售價1500美元。

市面上已經有多款專業的VR影像拚接軟體,如用於專業電影電視製作的NUKE、專為VR影像拚接開發的Vahana等。盧健生說,原本團隊打算像以前做普通相機一樣,開發出機器就ok了。後來才發覺,自己做拚接軟體的話,有些事情可以通過自己的軟體解決的更加完美,交付的指令碼也會更加好。而在開發軟體的過程中,又發現有些問題如果事先在相機裡面解決會更好。“VR相機要做得好的話,必須必須從頭到尾端到端整合”。當對整個流程都能自主把控時,解決問題的靈活性也會高很多。

“讓VR內容創作者將更多預算和精力放在藝術創作上,而非耗時的後期上,這是我們的目標。”盧健生說。

實際上,S1的優勢在很多方面來說難以複製。視覺科技團隊自2013年成立以來便一直專注於專業相機的研發,團隊核心人員都有著相當專業的影像和光學知識。2015年,公司推出了全球體積最小的M4/3無反相機Z Cam E1。轉戰VR時,公司在技術上幾乎沒有遇到什麼門檻。


“2016年4月初我們才把(S1)第一代模型機做出來,四月底赴美參加NAB(美國廣播電視器材展)。在拉斯維加斯的大街上我們拍了第一條demo,正式出貨是在同年的12月。”盧健生回憶道。也就是說,從工程機到量產,視覺科技前後僅用了不到8個月的時間。

全過程的投入和參與

加入視覺科技之前,盧健生在手機行業浸淫多年,曾在愛立信、索尼愛立信、摩託羅拉、HTC等公司擔任高管職位。2015年,作為生態鏈打造中的硬體部分,美圖投資了視覺科技。時任美圖移動總裁的盧健生,果斷選擇轉戰VR行業,加入視覺科技負責公司業務管理和市場運營,創始人張帆則帶領技術團隊,負責一切技術和產品開發。在盧健生看來,倒不是說覺得VR會取代手機,而是VR擁有更大的想象空間。目前手機和VR也在不斷交叉,比如Daydream平臺已經讓手機變成VR的觀看裝置之一。

盧健生說,“爆款”內容可遇不可求,但是更重要的是看到整體的趨勢,而不是曇花一現的泡沫。過去大概沒有人會想到手機可以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用來做這麼多事。拍攝也是一樣,過去全景拍攝是受限於技術、播出平臺和觀看裝置,但是現在這些問題都已經解決了,所以接下來肯定會爆發。“沒有看好不看好這個問題,VR內容絕對會爆發,立此存照。”

在他看來,手機行業與VR行業另一個相似之處就在於本人的參與度一定要高。這是瞭解產品和改進產品的必經之路。春節假期時他遠赴摩洛哥,沙漠之中,坐在駱駝上的他一手高高舉著S1,一手抓著繮繩。儘管顛簸,但S1呈現出來的沙漠落日之景質量相當不錯。盧健生說,S1在面對不同的光線時會有智慧的分析和自動的協調,使得四個影象在做拚接的時候已經能夠達到和諧,無須後期的美化。

智慧的S1讓全景拍攝變得簡單,但同為攝影高手的盧健生顯然瞭解專業客戶的心理:他們對拍攝效果精益求精。“我們面對的這些使用者,他們之前在非VR拍攝是本身用的就是最高階別的電影拍攝裝置。他們對影象的要求是非常非常高的。”正因如此,S1可以手動設定四個感測器和鏡頭的白平衡、測光、快門、幀率、解析度等,滿足專業創作者對影像質量的要求。

“很多同行都以為做相機很容易,不就是一款普通的電子產品嘛。但是相機本身多了光學和影像,而影像本身是一個不斷偵錯、不斷優化的過程,這不是可以一步登天做到的。”

在這一點上,盧健生表示視覺科技也是一個學習者,因為全景相機可以應用的場合實在太多,因此每一位使用者的每一次使用反饋都是具有意義的。他在Facebook上專門為S1開設了一個小組,讓來自各個VR內容工作室的使用者提出建議、分享拍攝心得、交流拍攝技巧等。他說,這註定是一個繁瑣和冗長的過程,但也是全景相機製作者的必經之路。

視覺科技接下來的計劃是?盧健生表示,產品方面會往專業市場和高階市場繼續進軍,S1作為專業級的入門產品,奠定了很好的基礎。S1的優化也會繼續執行“軟硬兼施”的方針,在提升硬體效能的同時,努力將拚接軟體的後期製作流程簡化,節省後期製作成本。

結語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作為VR內容捕捉端的重要硬體,VR相機的質量直接決定了VR內容的質量。與任何面向B端的專業級產品一樣,專業VR相機也不僅僅是靠吹噓與賣弄,而是需要實打實的長期技術積累和調整優化。

在VR陀螺看來,2017年,VR內容將會是VR市場上的主角,內容上的爆發也會很大程度上推動整體VR行業的爆發。國內的VR內容捕捉端企業應該抓住這個機遇,在不斷打磨產品之中發力,將整個市場做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