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呼籲了很多次的問題:大資料時代科研不能再“兩頭花錢”

ADVERTISEMENT

歡迎點選「中國科學報」↑關注我們!

“把論文發出去,需要花錢,再把資料買回來,還要花錢。我們這是在兩頭花錢,最後把錢都送出去了。”全國政協分組討論會場上,在聽完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研究員蔣華良的發言後,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核建集團公司總經理王壽君不由地感慨。

蔣華良提出的,是一個他呼籲了很多次,卻不那麼容易解決的問題。“我們一直在強調大資料的重要性,但是在大資料時代,我們自己的科研資料都在國外。”蔣華良直言。

在蔣華良看來,大資料時代的當下,誰掌握了科技資料,誰就能在競爭中勝出。“美國是科技強國,也是科技期刊的強國,國際上大多數研究結果發表在美國期刊上。因此,美國掌握了大部分科技資料。”蔣華良說。

科技資料對於新葯研發、新材料研製方面尤為重要。“國外的研究機構和企業,沒有多少人去做實驗研究,他們主要依靠資料分析,很容易就能把所有科研資料都分析一遍,篩除已經研製失敗的資料,然後稍微做一下實驗就可以了。這也導致美國做新材料的速度,基本上是我們的兩到三倍。”

ADVERTISEMENT

而對於國內的科研企業、院所及科研人員來說,想分析科研資料並不容易。“想分析,就要花錢把資料買回來。”蔣華良說。

“國外一些機構專門做資料庫,會把各個研究小組的資料整合起來,如果要用這樣的資料庫,包括打包的資料服務就要付費。”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近代物理研究所研究員蔡曉紅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

她表示,由於自己的科研領域經常需要參考國外資料,自己所在單位也與某些資料庫就建立了訂閱服務的關係,方便科研人員進行資料查詢。

在全國政協委員們看來,要改變這種情況,最關鍵的是儘快發展我國自己的高質量期刊。

“一些好的文章可以優先安排在國內期刊發表。”蔡曉紅表示,希望通過我國科技實力的不斷發展,能夠帶動國內科技期刊的發展,提高國內期刊的影響力,進而改變上述被動局面。

然而,問題在於,當下科技管理部門常常按照SCI排名的方式考核項目執行情況,考察實驗室或者科研機構的科研水平。“我們每年都要填很多表,寫明發表了多少SCI論文,自己要報,單位也要報。”蔡曉紅說,如此考核“指揮棒”的指向,直接影響了國內優秀科研論文發表時所選擇的期刊。

ADVERTISEMENT

要改變當下的局面,考核機製應當發生變化。“現在有些國內期刊也在鼓勵國內科學家優先將論文發到國內期刊,但目前考核體系如此,即便鼓勵也不可能改變大局。”蔡曉紅告訴記者,“我們要先做到不要唯SCI論事,而是真正以科學研究實際的價值和意義來論事,這樣可能才會在整體上有助於整個體系的改變。”

請按下方二維碼3秒識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