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移民政策如何影響矽谷?這位專業人士的解答必看

ADVERTISEMENT

  川普總統在任期的第六天簽署了一項總統令,禁止來自伊拉克、敘利亞、伊朗、利比亞、索馬里、蘇丹和也門的公民進入美國。由於七國人口構成主要為穆斯林,這項總統令也被稱為“禁穆令”。

ADVERTISEMENT

  禁穆令簽署後即刻生效,但直到次日白宮才正式宣布,時間差讓很多已經在飛機上的不知情旅客落入危險的境地。禁穆令在全美引發軒然大波,數十萬示威者和律師聚集舊金山、洛杉磯、達拉斯、休斯頓、紐約等城市機場,部分州的州長,以及各地法院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對舉措。

  截至目前,來自民間、司法機構和其他政府部門的反抗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川普的這種施政方式帶來了新的問題:他無法得到兩黨的支持,只能利用總統令來施行新政,導致現行法律和行政命令產生衝突,給普通人一種政策三天兩頭一變的印象;再加上州和聯邦不同級別的立法機構的各種移民法案和 H-1B 改革草案,更讓很多人看不清楚方向。

  在金融科技公司 Affirm 舉辦的一次活動上,移民律師辛西婭·蘭格 (Cynthia Lange) 表示,職業生涯里從未見過一項移民政策能夠引發規模如此龐大的反映,“這也許是件好事。”蘭格為全球最大的商業移民律所費戈曼工作超過三十年,專門在矽谷提供移民谘詢服務和指導,客戶均為重度依賴 H-1B(高技術工作簽)、L-1(外籍企業經理人)、STEM OPT(理工科實習許可)等各類簽證來籠絡人才的科技公司。

  蘭格詳細解讀了川普統治的美國當下和未來可能實行的移民政策,以及它們將對采用各種類型簽證進入美國的外籍高技術人才,以及科技公司未來的人才招聘帶來怎樣的影響。

  移民這事兒川普到底怎麼想的?看這十點綱領就夠了

  川普在移民上的十點綱領 (10-point plan),如下圖。

  

  在此就不對這十點做翻譯了,因為和科技公司有關的只有最後兩條:

  1) Mandate the use of E-Verify;

  2) Reform legal immigration to keep it within “historical norms,” admit foreign nationals most likely to be economically self-sufficient

  第一條說的是強製執行 E-Verify。這是美國社安局開發的一套系統,主要功能是把企業雇員的工作資格表格(比如 I-9、LCA 勞工紙)和該人在政府各個部門的記錄進行比對,如果出現信息不符,就會對雇主發出警報,要求其在 8 政府工作日和有關政府部門取得聯系並解決問題。

  在過去,E-Verify 亮紅燈的結果最多就是警報,公司配合解決問題與否屬於個體自由。而蘭格對 PingWest品玩記者表示,自從川普上台以來,對類似情況的處理變得更加嚴格了:她的一個客戶告訴她,E-Verify 發現該公司一位雇員的 I-9、LCA 信息和 H-1B 簽證上的信息不符,而該公司又不配合解決問題,導致政府特工直接上門逮捕了這名雇員。

  第二條主要說的是隻準許那些“能在財務上為自己負責”的外籍人士入境。這條其實有很多種解讀方法:對低收群體,往往是“未取得合法入境文件的移民”,也即所謂的非法移民而言,顯然是要抓一個遣返一個了;對於那些過去比較貧困,想來實現“美國夢”的人,則要關緊大門;而對於科技行業,這一條可以被解讀為,確保科技公司在本土聘用的外籍高技術人才,工資必須達到一定的水平。

  咋一聽上去是件好事啊!確保高工資?其實它的意義在於斷絕科技公司大批量從海外引進外包人員的可能。比如之前,印度外包公司向美國輸出低薪的印度裔外包工程師,但會給他們在多家公司掛名抽 H-1B 簽證作為補償,使得他們中簽率比其他人要高。

  這已經成為了外包公司的商業模式,而它對其他 H-1B 抽簽者是不公平的(2016 年一共 85000 個名額)。目前打擊這一模式的草案在加州和聯邦立法機構都在討論當中。所以從某種層面上來看,川普的移民政策倒是能夠直接給那些不耍小聰明的外籍高技術工作者帶來福利。

ADVERTISEMENT

  不過,盡管這一條在川普的移民十點綱領當中,卻不能算是他的個人主張。蘭格指出,這一條其實是兩院議員的主意,被川普采納。國會山普遍認為現行移民製度已經“壞掉” ,對其極度失望,希望先從 H-1B 這一直接影響就業的簽證種類下手。

  

  川普在國會演講

  移民政策出台,矽谷外籍人士將受何影響?

  對矽谷各大主流簽證和工作許可,以及它們的持有者在未來將受到的衝擊,蘭格進行了詳細的分析。

  “極端審查”成為新常態:在簽證申請、面試以及入境時,對外籍人士的極端審查 (Extreme Vetting) 將會成為新常態。此前一位 NASA 的外籍員工在入境時,就被海關特工要求解鎖他的電子設備;一位程序員還被拉到小黑屋里解答計算機考題,答不出來或者結果和維基百科上的答案不一樣的話,還不讓入境……

  應對:做好回答問題的準備吧。以及如果有隱私方面的擔憂,干脆入境時不要帶手機和電腦等電子產品。

  準備好現場巡查:為外籍員工提供各類工作簽證的公司以及它們的雇員,需要做好準備。在川普的治下,司法部、勞工部和國土安全部會加強對公司和員工調查。如前面所言,如果簽證、工作資格表格和個人在政府的記錄出現不符,很有可能會被上述部門特工請去喝茶……

  應對:自行內部核查,提前主動解決問題,別等問題上門。

  留學簽 OPT 延期恐將取消:從此前泄露出的白宮內部備忘錄來看,川普政府有意縮短甚至完全取消 F-1 留學簽證附帶的最長 24 個月 OPT (實習許可) 延期,而且 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專業的學生也不能幸免。很多理工科學生在矽谷工作,但抽不上 H-1B,隻好用 OPT 延期的方式來保持工作身份,而未來的情況可能對他們不利……

  應對:蘭格建議科技公司推動外籍學生雇員盡快獲得其他具有永久居留權的簽證和身份。可是說得容易做起來難,希望 H-1B 名額今後隻多不少吧。

  H-1B 會變得更好抽嗎?不好說。前面也有提到,移民製度改革最先被拿來開刀的應該就是 H-1B。但同場活動的另一位嘉賓,矽谷遊說機構 FWD.US 的總裁托德·舒爾茨指出,數據顯示越多高技術人才移民美國,本土公民的平均收入水平越高。所以每年 H-1B 簽證的限額會不會在未來增多,還要看遊說機構能不能在國會山講好他們的故事。

  應對:沒啥應對,靜觀其變吧。不過舒爾茨和蘭格都指出,遊說機構的能力很強大,但往往個體(公司和個人)的故事和敘述對議員們的打動效果更好。

  L-1 簽證發放更加嚴格外籍經理人通常用這個簽證進入美國停留和工作。和 H-1B 一樣,L-1 簽證的審查會變得更嚴格,持有者的工資水平,以及持有者本人在美國勞工市場是否具有不可替代性,都會是審查的核心。

  應對:和 H-1B 一樣,高度依賴 L-1 簽證的公司,應該積極地遊說立法機構。

ADVERTISEMENT

  退出 NAFTA,“曲線入境”工作者將受到影響:NAFTA 就是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成員國是加拿大、美國和墨西哥,此前美國向兩國的專業人士發放專門的 TN 簽證,允許他們入境美國並工作。但川普一直想讓美國跟加、墨兩國談判,甚至有干脆退出 NAFTA 的想法,這意味著 TN 簽證的持有者可能成為最大輸家……

  應對:這兩國的本土公民將受到影響。與此同時,因為加拿大相對開放的移民政策和更短的入籍流程,不少外籍人士選擇先入籍加拿大,再利用 NAFTA 協定去美國工作。本土公民沒得選;過去采用 TN 簽證赴美工作的外籍人士,應該開始考慮換簽證種類,為抽簽做準備了。

  創業者工作特許應該不會被取消:前總統奧巴馬任期內提出的 Entrepreneur Parole,允許外籍創業者不持有任何簽證即可入境,並在美國創立公司——這就是人們大談特談的所謂“創業簽證”,但需要明確它並不是簽證。不過,享受這個特許的前提是 1)公司有可信的投資人 2)公司能夠根據資產水平創造對應的就業 3)財務報表足夠好看。第三點是最頭疼,創業公司你懂的。

  應對:創業者工作特許不會被取消,但不意味著審查會更加嚴格。畢竟你很難指望移民局的特工能夠理解,一家公司不賺錢有時候比賺錢更受歡迎……

  配偶工作機會恐將被剝奪:H 類工作簽證的配偶簽 H-4,持有者在過去享受工作權利。考慮到 H-4 持有者往往不是高技術人才,直接傷害美國本土就業,之前白宮泄露出的備忘錄里也有提到,持有者可能會被剝奪工作機會。

  應對:H-1B 的碼農們要好好工作多賺錢……

  所以你看,在三十多年移民政策專家蘭格的分析中,川普的移民政策對矽谷的影響還是不小的。

  不過前面也有提到,這些移民政策並不一定都是川普自己的主意。其實美國的移民政策,特別是搞技術移民政策從冷戰時期之後就沒有大變過,而它的各種弊端經過日積月累現在已經體現地越來越明顯了,的確到了改革的時候——只是因為川普本人和總統令引起的爭議太大,這些為了實現程序正義和結果公平的政策,對矽谷的負面影響被主觀放大了而已。

  “最好的情況就是沒有新法案……”蘭格說。但她進一步解釋說,這是對於科技行業以及公司而言。當問題細化到了每個外籍雇員的個體層面,動輒十幾年的綠卡排隊期,三四年抽不到 H-1B 面臨卷鋪蓋走人的痛苦,大家都在默默承受著,這個移民系統問題的嚴重性其實是很明顯的。

  “現在應該是一個推出移民改革的好時機了。”蘭格說道。

  相關閱讀:

  川普白宮新聞會拒絕幾家大報記者參會,我仿佛看到了最熟悉的那種公關套路

  Uber的性醜聞背後,是整個矽谷變得越來越像它討厭的那個樣子

  英特爾的廠子,川普的面子

  遊行、暴力和分裂?川普上台後,一場美國頂尖大學“暴動”背後你所不知道的真相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