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學校教室畫面被直播!孩子們一舉一動竟被全國網友監視

ADVERTISEMENT

【新京報原創】

記者隨機點開一個名為“禹州一高238”窗口的直播畫面,位置顯示為河南省許昌市禹州某地,監控範圍從教室講台到後面的黑板,學生的桌子前擺滿書本,正在低頭寫作業,一名老師在教室內來回走動。屏幕下方顯示,點擊量已經有一萬七千多人...

全文2918字,閱讀約需3分鍾。

▲“水滴直播”平台中出現大量中小學教室監控畫面。手機APP截圖

“不論你在干什麼,都會有無數的眼睛注視著你”、“監獄已經誕生”…… 近日,有微博稱,在一款名為“水滴直播”的平台上,來自全國的不同學校教室內畫面被直播,網友表達不滿。

新京報記者在網絡上搜索“水滴直播”,可以發現其官網網頁,主界面最上面一欄,分為“主播、運動、寵物、商家、教育”等多個直播選項。

在“教育”一欄頁面下,依次排列著小窗口,均是學校教室內直播畫面,點開後發現,所處位置為北京、天津、上海、河南等多個區域,涉及學校包括高中到小學、幼兒園等,有注明具體的學校班級,也有僅為“我的智能攝像機”的名字代替。

3月10日晚8時許,新京報記者隨機點開一個名為“禹州一高238”窗口的直播畫面,位置顯示為河南省許昌市禹州某地,監控範圍從教室講台到後面的黑板,學生的桌子前擺滿書本,正在低頭寫作業,一名老師在教室內來回走動。屏幕下方顯示,點擊量已經有一萬七千多人。

“邊上的學生怎麼就趴著睡覺了……怎麼還和同學玩鬧啊……”在直播頁面右側,不斷有有網友在線評論,其中包括很多反對意見,認為這種直播已經侵犯了學生的隱私。

▲“水滴直播”平台中教室監控畫面下的留言中,有網友對此提出質疑。手機APP截圖

ADVERTISEMENT

購攝像機後即可開通直播

資料顯示,“水滴直播”是一款視頻直播生活秀平台產品,無需考核和申請,就可以一鍵開啟直播間,直播的視頻可以被全國觀眾觀看和互動,也可以被分享到各大社交平台。

如何進行直播?新京報記者發現,“水滴直播”實際是基於360智能監控攝像機。

3月10下午4時許,新京報記者致電360智能攝像機產品客服,客服人員介紹,目前有多款攝像機產品,有直接安裝在室內正前方的,學校使用的話,空間大可以考慮設置在屋頂天花板,監控整個室內畫面。

當顧客購買攝像機安裝後,需要下載一款“360攝像機”的軟件,注冊登錄後,選擇“連接我的攝像機”,就可以在手機上實時監控室內的畫面。

這些畫面如何和別人分享?客服人員介紹,方法有兩種,可以申請一個公眾賬號,把鏈接發給想要分享的對象,可以共同看到監控的畫面;另一種就是直接公開直播,畫面會顯示在“水滴直播”頁面上,也可以在網頁或者軟件上直接觀看,每一部直播都有台號,也可以進行搜索。

與此同時,這些監控畫面,在安裝存儲卡後,也可以在手機上進行回放。“隻要把線頭插上,手機打開直播,就可以24小時不間斷地實時直播。”該客服人員說道。

學校為何要開設此直播?

“這不是24小時監控嗎?這已經侵犯學生的隱私了。”“反正我是覺得一點隱私都沒有,在班上說個話什麼的都要注意,萬一有點尷尬的事被圍觀。”有學生表達不滿稱。

新京報記者在直播中選擇北京區域,點擊一家名為“666666七教”的直播界面,畫面顯示教室內排列空蕩的桌椅,學生不在教室,但直播並未關閉。

在直播頁面下面攝像機主人位置,顯示有對方聯系方式,記者撥打電話後,接電話的工作人員稱,視頻地點為朝陽某學校,校內包括幼兒園到小學初中等班級,“聽說這個監控已經設置挺長時間了,我們當時設置時,是為了學校老師之間可以隨時看到上課畫面,方便進行教學交流。”

ADVERTISEMENT

“家長這邊知道嗎?學生會覺得侵犯隱私嗎?”面對詢問,她回答說,“家長當然都知道,這個有沒有什麼私密空間,都是教室的公共場合,怎麼會有什麼侵犯隱私。”

如此直播是否合法?

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表示,若是未經被直播人允許的直播行為,違反我國《侵權責任法》等規定,侵犯未成年人的隱私權。

教室、自習室等封閉空間,相對公共場合而言具有私密性。學生在教室、自習室等私密場所中做出的各類合法行為,如看書、吃零食等均屬於個人隱私。未經授權,老師將其公開在網絡直播平台、使公眾能夠知悉,這是侵犯未成年人隱私權的行為。

韓驍認為,教師應積極保護未成年人的個人隱私。學生日常行為不應處在控製變量等嚴苛科學實驗的狀態下,學生日常行為的內容並非設計嚴格的學術內容。所以不能以“ 學術”之名,掩蓋侵犯他人隱私權之實。

教育學者熊丙奇認為,很多學校為了避免一些責任,讓家長來參與到課堂,其實也是不尊重教師的自主權、學生的隱私權,家長也會因為一直注意孩子在學校中的種種表現而陷入一種焦慮之中,學生也會因為受到監控而壓力增大。結果反而會導致家長和學校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僵化。

該直播公司相關負責人回應稱,水滴直播平台上的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登錄後,主動發起。為了避免用戶的誤操作導致隱私泄露,用戶在公開直播內容時需要三步確認,以免造成不當操作。

此外,水滴團隊對直播畫面、圖片和評論進行審核。對於違反國家現行法律法規及其他涉黃、涉暴的行為,水滴直播一經發現,會對相關內容進行刪除,並對違規用戶進行禁言、踢出、加黑、永久加黑等操作。

▲“水滴直播”平台中教室監控畫面。網站截屏

在水滴直播平台,新京報記者發現名為“笨笨程老師”的直播頁面,地點為河南省許昌市襄城縣,庫莊二中,瀏覽點擊量顯示已經有2萬多人次,擺在教育直播頁面的前排。3月10日,記者聯系到攝像機主人程老師,他表示,自己是該學校九三班的班主任,是自己發起的直播畫面。

ADVERTISEMENT

▲“笨笨程老師”的直播頁面。網站截屏

新京報:為什麼會想到在教室內設置攝像頭並開啟直播?

程老師:在我的主導下,學校給每一個班級都配備了攝像頭,但是否直播,取決於班級的班主任,學校不強製執行,而我選擇了網絡直播,隻有我們班開通了。直播課堂,對老師自身素質的提高十分有益,所以其他授課老師們也沒什麼意見。現在的孩子不好管理,課堂上睡覺、玩手機、做小動作等等現象很多,安上監控後便於老師,特別是班主任,時時刻刻關注到每一個孩子,使他們不敢過於出格,以便促進孩子的成績的提高。

新京報:安裝監控並全網直播,學生和家長們是否知道,是否同意或是支持。

程老師:我們班絕大部分是留守兒童,他們的家長都很樂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在直播之前,我們都有在家長的微信群里通知,孩子們也都知道。

新京報:學校或是學生家長、其他老師,是否支持直播的行為?

程老師:直播一年半時間,沒有哪個家長對直播提出不滿。我一直認為,老師教書、孩子學習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所以網絡公開,沒什麼大不了的。我也想讓家長看看老師是怎麼教的?孩子是怎麼學的?孩子成績差是什麼原因導致的。

而且我們班數學教學,主要采用自主學習,效果很不錯,所以也有很多老師想深入了解我們班,而網絡直播,更便於交流。

新京報:教室安裝直播有多長時間?有沒有達到什麼預想的效果。

程老師:近幾年,我也曾到別的學校進行報告交流,他們對我的教學方法,不太了解,所以,開通了直播後,同行之間交流經驗,也提高了自己的教學水平。

新京報記者 左燕燕 實習生 劉經宇 編輯 張太淩 校對 楊許麗

本文部分首發自新京報公號“重案組37號”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