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南” Day 1:無論娛樂還是設計 本質上都在談論技術

ADVERTISEMENT

娛樂、設計、出行以及對所有資料的處理方式,都在發生改變。

故事還是好故事,不過講故事的方式得變了

Thomas Hughes還記得自己開車給一個客戶送樣片的情景。那發生在1996年,20年來,他不僅見證了電影發行的革命性變化,技術對這個行業的影響也比他想到得更廣泛深刻。至少,在西南偏南這場主題論壇上,當問到“誰家不用有線電視”的時候,已有大部分人舉起了手。

“我們就像那些慈善的軍火商。”這位鐵獅門行政副總裁在這場名為《技術如何改變娛樂業》的主題討論後說,“我們製造內容然後把它放到各個地方。那些熱情的粉絲總會尋找這些好內容,不管這個螢幕有多大。”

這也是為什麼那些美國的電視網真的開始擔心了,它們想盡辦法製作出眾的內容,不管以什麼方式傳播出去。曾和迪士尼有很多合作的Endemol Shine Beyond USA的創始人Bonnie Pan也認可這樣的看法,她之前還做過Maker Studio的行政副總裁。“每次新的演算法出現的時候,我們都希望每種演算法都能帶來新觀眾。什麼該發,什麼不該發,要重新思考社交媒體的內容如何呈現。”

亞馬遜今年在奧斯卡上的出色表現,也讓人們更意識到技術公司不再只是關於技術本身。Natalie Jarvey在《好萊塢報道者》做了十幾年記者,她說,“過去十年來人們在娛樂業提到技術的時候只是在說YouTube,現在Facebook也在關注視訊,Snapchat上也可以創作短視訊。”

(圖說:亞馬遜工作室推出的影片《海邊的曼徹斯特》收穫了今年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

人、機器和工業設計的未來

如果Pip Mothersill沒去麻省理工學院的媒體實驗室(Media Lab)讀博士的話,她現在應該是個出色的設計師。但她如今的研究課題,卻會讓一些設計師有點擔心失去工作。

簡單來說,在這個到處都被技術掌控的世界,她在尋找計算機演算法和人工之間的平衡。她能夠把顏色精準程式設計,把形狀變成各種語法。人工智慧已經變得無處不在,Pip也在探索它如何可以讓設計做得更有效。

ADVERTISEMENT

設計諮詢公司IDEO的高階設計總監Jason Robinson當然也在意人工智慧,他在家中同時擁有Google Home和亞馬遜的Echo兩個智慧硬體裝置。但他認為,做出一個好設計脫離不了這十條標準。機器和各種工具,應該更好地幫助人們在創意過程中,更好和更接近去實現這一切。

1. 擁抱隱喻。

2. 永遠相信你的直覺——不要懷疑你的第一直覺。

3. 你可以通過畫一個邊界來把複雜的事情簡化。

4. 通過一個五秒速寫,讓它清晰容易辨認。

5. 不要使用超過兩種顏色,除非你的整個設計都倚賴於它。

6. 永遠要考慮語境。

7. 層次。

8. 放大某個細節。

9. 放棄那些最愛的東西。

ADVERTISEMENT

10. 擁抱靈光乍現。

(圖說:Refik Anadol的藝術裝置Infinite Room在西南偏南現場引起人們排起了長隊)

“天空之眼”在看著你

Pavel Machalek認為,最新的《007》當中所描述的一切,已經和NASA能做到的一切非常接近。但是大概就在5年以前,這一切還難以想象。

這個畢業於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博士此前在NASA(美國國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工作,如今創立了一家名為Spaceknow的公司為金融、政府和製造部門提供商業衛星的影象分析。這些衛星就像是“天空之眼”,看著地球上發生的一切。

“我們正在讓整個物理世界數字化,我們能夠在這個基礎上做很多事情,”Machalek這樣說。按照這個捷克CEO的說法,我們正在經歷巨大變化,來重新使用這些衛星資料,使用成本也在逐步下降。

不單如此,Spaceknow正在建立一套人工智慧系統,用各種各樣的新方式來處理它們獲得的資料。整個地球都會被實時抓取,它會掃描、理解和講述70億人的日常行為,這會顯著影響我們和這個地球的關係。它還會重塑商業關係,讓零售商更好地預見未來氣候變化做出設計決策。它的客戶各種各樣,有的想知道在某個港口有多少船到岸,或者有多少輛卡車被調到精煉廠來運油。

它還有很多其它用途。對於新聞業來說,它可能讓人們能儘快發現,敘利亞到底在發生什麼。如果有人編造一些事實,它或許可以提供更客觀的看法。這套被不斷訓練的人工智慧系統能夠接收各種各樣的查詢請求,目前曾經收到的請求有,“查詢一架失蹤的飛機”,或者是“那些非法的攫金者”,等等,以及面對某些政府公開的不實資料提供另一種解釋。

最終,Machalek表示想讓Spaceknow這個系統覆蓋整個世界,讓每個擁有智慧手機的人都可以對真實世界的資料發起請求——大概這意味著你可以看看某個酒吧前面排隊的人有多長。

ADVERTISEMENT

還有什麼能逃過這個“天空之眼”嗎?

第一個破解iPhone的矽谷極客,對自動駕駛有些新的想法

George Hotz,就是那個第一個破解了iPhone和索尼PS3、自己動手把一輛謳歌改裝成半自動駕駛汽車的矽谷極客,今天在西南偏南互動大會上演示了他的新公司——自動駕駛Comma.ai的進展。

Comma.ai原本的產品叫做Comma One,是一套自動駕駛軟體,但是收到美國國家公路和交通安全管理局的信後被叫停。George Hotz就乾脆把Comma One開源,配合一個叫做Comma Neo的硬體(是他用一個一加手機改裝的),使用者可以自己學習搭建一個輔助駕駛系統。去年Comma.ai釋出了一個行車監控軟體“Chffr”,最近又新增了一個小配件,叫做Comma ai panda,外形就像汽車裡儀錶板下可裝的USB外掛,George Hotz表示,1996年以後的所有車型都可以使用這款panda配件,隻要插在車裡,就會啟動並讀取車內所有的感應器資料。

在無人駕駛汽車的定義上,你可能聽說過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從1至5的不同級別的規定,包括Google和其他汽車製造商在內也都遵循這一套規則。但是George Hotz偏偏認為這套規定讓人很困惑,他稱衡量無人駕駛汽車的水平其實只有一個關鍵因素,即人可以脫離駕駛操作多遠。“目前Google是做得最好的。”George Hotz評價說。

按照他的想法,無人駕駛汽車領域中的汽車已經被軟體所取代,軟體功能包括導航、規劃和控製,“我並不想在這個領域裡什麼都做,我隻要資料和使用者。”在演講後和觀眾交流時,George Hotz對《第一財經週刊》說,“無人駕駛汽車的輸贏關鍵就是資料和使用者”。

他還比較了幾個無人駕駛汽車公司的商業模式,認為Google的廣告經營模式會讓無人駕駛汽車體驗變差,例如你的無人駕駛車在途中要拐去一個Google的廣告主那裡。而Comma.ai通過每個月收取24美元的服務費方式是既合理又不打擾消費者的。

» 第一財經週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