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截糊了?直播行業盈利的為什麼是陌陌?

ADVERTISEMENT

文/毛利小二郎

摘要:陌陌的勝利並不是直播行業的勝利,它勝在認清了直播的工具屬性,純直播平台估計只能自求多福吧。

ADVERTISEMENT

陌陌前天晚上公布的財報將直播又推向了風口浪尖,陌陌從披露財報以來,一直是持續盈利的狀態,而且是一直靠著直播板塊盈利。但是,陌陌的勝利卻不是直播行業的勝利。

陌陌2016年全年的財報顯示,直播:

第一季度營收1560萬美元;

第二季度營收5790萬美元;

第三季度直播產生營收1.086億美元,占總營收的70%;

第四季度產生營收1.948億美元,占總營收超過79%。

第四季度在直播上的收入是前三季度的總和還要多,與上年同期的3950萬美元相比大增524%。

陌陌的贏在於認清直播的工具屬性

自從“泛娛樂”這個詞產生以來,就被用爛了,但是讀娛君還是要說一句,陌陌的兩步走戰略成了“泛娛樂”牌桌上的經典案例。

讀娛君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過陌陌是如何從一個“約炮神器”徹底洗白成為一個泛娛樂文娛公司的,其中最關鍵的兩個節點是:2015年年底陌陌完成了從社交到直播的轉型;2016年11月11日,陌陌影業悄然成立。

陌陌的兩步走戰略顯然不能凸顯直播的地位,在單身節那天打出“泛娛樂”這手牌的時候,陌陌更是精心的隱瞞了其對頭部內容的關注。但這點在財報上很明顯的體現出來了,讀娛君注意到一個小細節,與2016年前三季度的“成本和支出”部分有一點細微的不同:

ADVERTISEMENT

第四季度將“與提供直播服務的主播分成增加”赫然列在第一,並單獨成條。前三季度排名第四的支出項“市場營銷和推廣費用的增加,用以擴大服務覆蓋、吸引直播服務及其他服務的用戶”,也被提到了第二。

據悉,陌陌在推出直播後的2016年第一季度的成本增長了115%,而2016年的成本和支出,第一季度為4050萬美元,第二季度為7730萬美元,第三季度為1.095億美元。第四季度為1.5億美元,比第一季度增加了270%的成本。

雖然第三季度也是過了億美元級別,但是第四季度比第三季度成本增加了有37%。這增出的金額,雖然具體金額用途沒有透露,但至少從排名來看,陌陌在頭部內容上,第四季度是下了血本的。

陌陌是盈利了,其他公司的直播呢?

陌陌靠著“泛”與“精”結合的混合雙打走上了巔峰,而與之相反的,卻是年初一眾直播平台倒閉的消息。除了愛鬧直播、網聚直播、趣直播、微播、凸凸TV、ulook要看直播、美瓜直播、貓耳直播,連估值5億元的光圈直播也沒能幸免。業內人士認為,在即將到來的2017年,300多家直播平台如無意外,將倒下200家以上。

而幸存的一些平台,不是靠著巨大的財力支撐,就也是轉型的轉型,賣掉的賣掉。

純直播已然沒有出路

盈利才是王道,直播不僅貢獻了陌陌財報中主要的營收來源,還助力了9158的上市,它直接推動了鬥魚、虎牙等遊戲直播獨角獸企業的崛起。

ADVERTISEMENT

但單一的盈利模式從來不是大眾直播平台的生存之道。在與映客、花椒這些有“實力派”金主的純大眾直播平台的戰鬥中,任何第二梯隊的平台必然沒有生存空間,這一點毋庸贅述。再加上政策收緊、資本方的不長情,再加上BAT、國家隊的攪局,讓小平台無處可逃。

不光是陌陌認識到直播的工具屬性,讀娛君在之前的文章里也提到了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已經有幾十家直播平台轉型為視頻公司,如曾獲得趙寶剛數百萬天使輪投資的糾糾直播等,融資額達5億美元的一下科技秒拍、小咖秀、一直播也是三條腿走路。

垂直直播的機遇

在大眾秀場直播關閉機會之門的同時,將直播作為工具的電商直播、教育直播、醫療直播等垂直平台卻走出了直播的另一種業態。

在電商直播領域,以2016年3月開始上線的淘寶直播為例,目前,淘寶每天有近5000多場直播,而數據顯示,在淘寶直播平台上,每100萬人會帶來32萬的加購率(加入購物車的概率)。”今年2月淘寶與天貓兩大直播平台合並,幫助阿里騰飛。

而在教育領域,新東方、YY教育早已布局,騰訊也以1.2億元領頭了教育直播領域的瘋狂教室。

醫療領域也是熱點,除了協和與映客合作開辟醫療直播欄目,網易直播也在本月初涉足了醫療手術直播,而那些O2O醫療領域的大平台,如平安好醫生等也紛紛開辟直播板塊,做手術直播,醫療課程直播等。

這樣來看,陌陌此次的勝利並不是截胡,而是有預謀的三步走,隻不過陌陌從一開始就沒有把直播作為“戰略目標”,而是作為“戰術手段”。那下一步陌陌的戰術是什麼?又要靠什麼盈利呢?讀娛君認為是遊戲,這不僅在財報上有所體現,在陌陌的官網上也有體現,這個讀娛君會另起一篇,歡迎持續關注。

*本文為讀娛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

ADVERTISEMENT